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傲劍狂尊
傲劍狂尊 連載中

傲劍狂尊

來源:外網 作者:林天林雨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林天林雨

天生絕脈,受盡冷眼,十九年寒暑礪劍,孕育心中劍種。試問諸天神佛,誰能接我一劍?展開

《傲劍狂尊》章節試讀:

林天顧不上去處理院中的屍體,回到房中,體內刺痛陡然加劇。
下一瞬間。
他感覺自己的神魂,彷彿進入了內視狀態中。
可以清晰看到氣海中的那顆青銅劍種。
此時已然裂開。
如同種子一樣,在血肉丹田裡生根發芽。
朦朧的光暈,綻放如蓮花。
緊接着。
林天眼前一花。
眼前變得虛無起來。
無天,無地,無日月星辰。
只有無盡的虛空。
虛空深處,黑暗盡頭,卻有一道劍影,閃爍不定。
隱約可見天地萬物,在劍光之中,不斷生滅。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你是十萬年來,第一個踏入此地之人……」
劍光翻湧之間。
林天聽到有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劍中傳出。
卻是不見人影。
只是劍光重疊之間,隱約可見一張人臉。
但卻看不清五官。
彷彿是被什麼神秘的力量遮蔽,或是抹滅了。
「你,是劍種之中的存在?」
林天強定心神,開口問道。
那聲音微微停頓。
似是誇讚:「悟性不錯,心性也尚可,難怪可以孕育劍種。」
「你到底是誰?」
「一個向天拔劍的失敗者而已,我的名字,是禁忌,你無需得知,也不能得知。」
「那我如何稱呼你?」
「如今的我,只有一道殘魂,寄居劍種之中,就叫我劍魂吧。」
那聲音繼而又道。
「這一枚劍種,乃我畢生劍道領悟所凝結,其中甚至蘊含一絲劍道法則,乃不世奇珍,可惜流傳十萬年,也沒有人能將其孕育。」
「你能將其孵化,探尋到我的存在,這或許便是緣分。」
「林天,可願拜我為師?」
林天聞言,沉默了片刻。
說實話。
他沒有想到,劍種孕育之後,裏面居然還有這麼一道劍魂存在。
對方來歷不明。
但林天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強大。
哪怕只剩下一縷殘魂,那劍影也依舊流露出恐怖的威勢。
劍影光輝中,哪怕泄露一縷,估計也能將他神魂抹殺。
對方,必是一位古老的頂尖強者。
被迫寄生於劍種內,而自己現在融合了劍種,等於是性命一體,倒也不用擔心對方會害自己。
這對他來說,或許是個機緣。
但林天也沒有馬上一口答應。
而是問道:「我若拜前輩為師,能學什麼?」
「世間所有,我皆知曉,但都不過微末之術罷了。你若拜我為師,傳我衣缽,授你一劍,可斬蒼天!」
斬天之劍?
林天啞然。
這傢伙,好大的口氣啊!
世間一切,他都知曉,但卻覺得都是微末之術。
而其所修鍊之劍法,竟是為斬天而存在。
此人若是所言屬實,十萬年前,恐怕也是傲視九天之上的恐怖存在了。
林天心中權衡。
他如今處境堪憂,隨時面臨林家的報復。
如果落入林家之手,就要被挖骨換髓,再也無法修行了。
想到這裡。
便是重重點頭,躬身道:「徒兒林天,拜見師尊!」
「好!」
劍魂大笑一聲。
似是欣慰。
隨即,整片虛空動蕩,劍光萬丈,如同烈日光輝。
其中一道,將林天籠罩。
林天只覺得體內一陣刺痛,像是有千萬柄利劍在穿梭,匯聚成河,從氣海而出,遊動四肢百骸,全身經脈竅穴都是如同刀絞!
「師尊……」
「無需慌亂,為師正以一縷劍魂之力,為你洗鍊封閉的經脈,鑄就劍胎!」
劍魂的聲音傳來。
林天試着感應了一下。
果然,體內劍氣所過之處,雖然疼痛,但卻有一種通達舒暢的感覺。
確定沒有危險之後,林天也就放鬆了心神。
很快。
體內劍氣流轉,將他全身經脈完全打通。
而後重歸丹田氣海。
融入到生根發芽的劍種之內,凝練出一柄金色的小劍雛形。
「我已幫你疏通全身經脈,此時的百脈俱通,直達先天之軀,修行任何功法都能一日千里。氣海中的金劍,便是劍種所化無始劍胎!」
劍魂的聲音,略顯虛弱。
顯然是洗鍊經脈,耗費了僅有的部分力量。
林天連忙道謝一聲。
嘗試呼吸吐納。
頓時感覺滾滾靈氣灌入體內,直接化為純凈的先天罡氣!
「劍氣貫體之後,我竟直接打通了體內玄關,達到了先天層次?」
林天驚駭無比。
武道修行,先要煉皮,鍛骨,熬髓,而後達到神力金剛之境,換血大成。
此乃肉身之境。
尋常人,少說也要數年苦修,搭配無數靈藥材料和功法,才能成就。
而在換血之後,則要打通體內玄關。
就像是以前武俠小說里的任督二脈一樣,打通之後,精氣洗鍊,才能踏入先天之境,將靈氣淬鍊,化為純凈強橫的先天罡氣!
至此,便可化靈海,凝真元,演化神通,開闢法相,擁有翻天倒海之力。
再往上,便是渡劫神話,成神之路了。
「好,太好了!」
林天心中大喜。
踏入先天,自己便算是擁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
想那林家少主林雲,從小衣食無憂,各種資源不缺,如今也沒有摸到先天門檻。
自己雖然起步晚,可是十多年的積累,如今得到回報。
也是算是後發先至了。
能夠在二十歲前,突破先天境界,放眼鳳陽城,甚至整個楚國,那也算得上是天才了。
「僅僅先天而已,只是讓你有一個不錯的起點,有什麼好得意?」
劍魂的聲音,隨即傳來。
「你氣海中的無始劍胎,成長潛力無窮,我的劍法也在其中,你可自行領悟!」
「如今的你,還太弱小,需要儘快提升實力,不可向任何人暴露我的存在,否則必招致災禍。」
說完。
劍魂光芒沉寂。
似乎是陷入了沉睡中。
林天躬身一拜。
隨即心神沉入到內視中,氣海金光小劍,猛然震蕩。
竟是自動騰飛起來。
在氣海中閃爍,似是演練出一套神妙劍法。
「天元劍法!」
「天之極,元之初,一元生,萬象新……」
「天元劍體、兩儀劍氣、三絕劍勢、四象劍靈、五行劍意……」
無數變化,無窮神通。
林天看得目瞪口呆。
這才確信,劍魂沒有誇大,天元劍法,果然是為斬天而存在的,擁有不可想像的潛力。
當即也不多想。
趕緊收斂心神。
跟着那劍光遊動的軌跡,運轉體內罡氣,以此不斷淬鍊肉身,嘗試修鍊天元劍法第一重,淬鍊天元劍體!
在圍棋中,天元,意為宇宙中心。
乃天地萬物演化之源。
天元劍法也正是秉承了這個理念,由此無始劍胎而起,第一步,便是匯聚自身精氣,淬鍊肉身,修成天元劍體。
劍體一成,不但力量大增,更是防禦力驚人。
初成銅劍之軀,可抵消任何拳腳勁氣衝擊。
進而鐵劍之魄,可無懼尋常刀劍暗器。
大成金身,更是可以用四肢拳腳為劍,甚至一根頭髮,都能媲美利劍。
吐氣為劍,髮絲殺人。
甚至,在未來天元劍法修鍊到極致時,劍體也會不斷蛻變,達到百鍊淬火,不死不滅的程度!
林天本就自幼修鍊劍法,有劍術根基。
而今洗經伐髓後,踏入先天,修鍊起來更是事半功倍。
只是短短半日。
他便已初步練成了天元劍法第一重。
鑄就銅劍之軀。
功法全力催動之下,全身上下泛出金屬光澤,力大無窮,劍法威力,也由此大增。
「以我目前的實力,對付林家一般的高手,倒是足夠。」
「但林家還有不少靈海境的高手,單憑我現在的力量,還不足以真正正面對抗。在這之前,我需要為自己尋一道護身符。」
看着院子里的屍體,林天心中盤算着。
這時候,妹妹林雨走了出來,已經收拾好了東西。
她什麼也沒有問。
只是道:「哥,這些人欺負上門來了,死有餘辜,你不用放在心上。不過林家肯定還會派人再來,我們走吧,走得遠遠的,再也不回來了。」
她擔心林家人會來報復,到時候,林天就要被挖骨換髓了。
「走去哪裡?天大地大,總要有個容身之所。」
林天搖了搖頭。
認真地看着妹妹道,「傻丫頭,我現在劍法已成,從今天開始,咱們再也不受任何人的欺負!」
「真的嗎?」
林雨眨巴着眼睛。
她不懂修鍊,也不知道哥哥所說的劍法已成代表着什麼。
但她卻知道林家有多強,有多狠。
所以還是有些擔心。
「哥,你就算劍法練成,可畢竟林家人多勢眾,他們這次目標明確,是要你的血髓,我怕……」
「不用怕,我已有應對之策。不過這裡死了人,的確不適合再住了,咱們先到城裡找個地方安頓,等我辦完事,咱們就能離開這裡了。」
林天笑着安慰了一句。
然後,帶着林雨離開,先到城中找了一處相對安全的客棧,把妹妹安頓好之後。
林天則是起身出門。
朝着城中走去。
在鳳陽城裡,有一座登天劍樓。
乃是楚國最大的宗門,大河劍宗所立。
楚國三十六城,每一城,都有這樣一座劍樓。
任何二十歲以下的武者,可自行登樓,若能使古劍發出劍鳴之聲,便代表擁有劍修資質,可以得到一枚劍令,成為大河劍宗弟子。
林天此行,就是為了鳳陽城中的這枚劍令。
古劍鳴,劍令出。
大河劍宗便會派出當地「尋劍使」,前往接引,成為劍宗弟子。
林天只要拿到劍令,就等於有了大河劍宗做靠山,這便是他的護身符。
林家就算再強,也僅僅局限於一個鳳陽城而已。
必不敢開罪強橫無比的大河劍宗。
思索間。
林天已然來到了登天劍樓前。
只見廣場中央,一座樓閣拔地而起,高聳入雲,宛若一柄神劍矗立。
樓高九重。
每一層,都有一柄古劍。
專門用於測試劍修天賦。
越往上,天賦越好。
也更能得到大河劍宗的重視。
傳說,三年前。
楚國天海城,就曾出過一位絕世天驕,直入劍樓第六重,引發劍鳴六聲,震動全城。
甚至引來了大河劍宗一位長老,親自接引。
從此一飛衝天。
「也不知擁有無始劍胎的我,能夠到達第幾層?最好是高一點,這樣大河劍宗才足夠重視,威懾林家。」
林天想着,來到樓前。
此地有專門負責看守的守衛。
驗明身份年齡,確定沒有問題之後,便開放了大門。
林天起身,剛走到門口。
卻見一男一女,正迎面走出來。
「林天?你這廢物,怎麼跑到登天劍樓來了?」

《傲劍狂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