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白日升天道,我帶着地星一起穿越
白日升天道,我帶着地星一起穿越 連載中

白日升天道,我帶着地星一起穿越

來源:google 作者:不吃兔的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不吃兔的貓 奇幻玄幻 聞三道

在不久遠的將來,人們過上了科技爆炸發展帶來的嶄新生活忽然有一天,地動山搖,百川倒流,日月無光,人們失去了與外太空的一切聯繫,地星上的人們陷入了永無止境的黑暗之中在惶惶中,人們發現,新的世界的大門不知不覺中向他們打開,所有人,不如說整個星球,都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宇宙聞三道,作為一個普通的中學生,隨着星球一起被傳送到了異世界,他發現,這裡,可以修真;這裡,也很殘酷一道新的大幕,正在緩緩拉開…展開

《白日升天道,我帶着地星一起穿越》章節試讀:

「啊!達咩!」三道驟然驚醒,一般自己做夢,就意味着睡的很熟,然而午睡時間就只有短短的三十分鐘,這隻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他遲到了。

可是三道的慌張只持續了不到一秒,隨着他從睡夢中醒來,視線重新回歸現實,取而代之的卻是無比的恐慌。

「我的天吶!」一向無比淡定的聞三道,此刻也不禁發出了驚呼。此刻的他,正坐在一個巨大如房的哈士奇上面,周圍是深邃無比的黑暗,點綴着點點亮光–那是星空!那是無盡的宇宙!

哈士奇背上,除了目瞪口呆的三道,還有一個鬢角霜白,長發飄逸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淺青色道袍,正在高聲唱着莫名其妙的歌謠,「大道千衍生,浮生不知滅。我乃浪蕩人,瀟洒游不羈!」

「哈哈,小兄弟,你醒了,莫怕,這哈士奇上被本道隔出了一個結界,安全無比,絕對不會缺氧的。」道人察覺到背後的異動,回過頭來,朝着三道颯爽地笑道。

三道一直被稱為班上最淡定的人,稍微調整了一下心態,便不復慌張之色。「這裡是太空無疑了,敢問閣下是哪位先人前輩,又為何將我俘獲至此。」

青袍道人輕輕一笑,手指三道背後,「說來話長,你且朝身後看去?」

三道轉身看去,只見一顆蔚藍色的星球安靜的漂浮在深邃的黑暗中,看來是地星無疑了。

三道剛感到有些疑惑,這等於什麼也沒說啊,難道道長嫌說來話長,索性不說了?

「你且再仔細瞧一下。」道長見三道這反應也不奇怪,眯着眼笑了笑。

地星在軌道上沉穩而平靜地運行,隨着它的行進,原本被遮擋在其身後的景象緩緩拉開了帷幕。

陡然,耀眼無匹的光芒從地星背後傳來,似有萬千大日在同時散發著熾熱的氣息。三道頓時閉緊了雙眼,待感覺那光芒不再那麼刺目,才緩緩睜開,方才的一切逐漸清晰起來,他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地星的背後,儼然是散發著熾熱光芒的太陽。震驚之處自然不在於太陽本身,而是那烈陽的數量。足足有九個之多,每一個,都在散發著無匹的光芒,甚至連虛空因此產生了肉眼可見的扭曲,一道道不可言狀的波紋在九星之間擴散開來,輻射着微渺的地星。

地星此刻,就像一個小小的芝麻粒一般,被九個烈陽包圍着。

星空中的蕩漾着熾熱的波動,讓人絲毫不懷疑,下一刻地星就會如同掉入熔岩的螻蟻一般,瞬間蒸發,消失,灰飛煙滅。

不好!三道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九個烈陽的炙烤,區區地星是斷然承受不住的。

可想而知,地星此刻的地表,必然是成了人間煉獄,寸草不生,生靈塗炭。一想到自己的母親,妹妹還留在地星之上,縱然是淡定如三道這般,也是發出了狂吼,狠狠地盯着那幾個烈陽!

「哈哈,小友不必驚慌。」青袍道人撫了撫自己的鬍子,笑道「真正的烈陽,怎麼會這般大小?這分明是某位高人的本命法寶,九星烈陽珠。這麼做,估計是為了破開地星上修真之人無法長時間降臨的禁制,以期尋求傳說中無數紀元之前,唯一求得世間無上真理的帝者初所遺留下來的超脫的線索。」

「那地星上的人們……」三道聽到自己家人可能沒事,多情收斂了神情,有些疑惑不解。

「放心吧,小友。初的禁制,豈是這麼容易破的,地星上的人,每個人都是有着初的守護加成。話說你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吧?」

道人驅使着哈士奇虛空趕路,說道「不久前這修真界域數位無上尊者耗費千載歲月推算出了唯一超脫的機會,於是各自耗費萬年修為,將機緣所在之地從你們科技宇宙整體拖拽到修真界,嘖嘖,這可真真是大手筆!」

話音未落,宇宙中便傳來了幾道茫茫而深邃的聲音–「哈哈哈,初,你埋葬下的機緣,終於要被我無終道人求得!哈哈哈哈!」

「胡說八道,這機緣明明是我魔手尊者的!」

「明明是我先的,這機緣,這超脫,要讓我天眼老道先一睹為快!」

話音未落,一隻巨手從星空深處陡然衍生而出,狀如虎爪,狠狠地向地星拿捏而去!!

」敢爾!!」又是一聲巨呵,不知從哪冒出一支拂塵,一眼看不盡邊際,向著那伸展開來的巨手鞭去。

拂塵和巨手發生碰撞的一剎那,在星空之中盪起劇烈的能量波動,使得被九日環繞的地星不自禁地發生了顫抖。就連早已飛馳遁去的三道和青袍道人都不免受到了影響,被巨手和拂塵碰撞迸發的波動狠狠地撞擊!!

一下子,青袍道人身形不穩,連帶着包裹着二人和哈士奇的能量盾都出現了龜裂,眼看着就要破碎開來。

「這些老不死的!」哈士奇突然口吐人言,朝着碰撞中的巨手和拂塵瞪了一眼,接着仰天長嘯,周身散發出柔和的能量波動,穩住了即將碎裂的能量護罩。

「坐穩了,小子!」哈士奇回頭看了一眼三道,冷冷道「叔叔我啊,要開始加速了!這鬼地方天知道來了多少老不死的,不趕緊離開這片星域,到時候被牽連到,連個毛都不剩了。」說著,哈士奇從虛空中召喚出一個玉符,猛然咬碎。

隨着玉符的破裂,青袍道人頓時慘叫連連,「啊啊啊啊!!十萬星幣的傳送符啊!!你說用就用了,我好心痛。」

「閉嘴吧!保命要緊!」哈士奇給了道人一個白眼。

玉符的碎片在星空中四散開來,自然而然地組合成一個傳送門的符文,散出縷縷奇異的波動,將兩人一狗包圍在內。

三道只覺得渾身輕飄飄的,周圍也頓時安靜下來,四周的一切都在發生不知名的扭曲。下一個剎那,三道還沒反應過來,就已陷入了無邊的黑暗和寂靜,三道頓時承受不住,兩眼一白暈了過去。

在暈過去的前一瞬,三道恍惚間看到一雙巨大的眼睛盯着地星,無意間用餘光瞥到了這裡。

「三隻小蟲子,也敢窺探。」眼睛的主人冷冷說道,虛空中一道莫名的聯繫射向兩人一狗,似乎沒有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剎那間渡過大半個星空,來到三道身邊。

當然,這些三道是不可能感知到的,因為他早已受不了挪移的壓力昏死過去,但是青袍道人和哈士奇卻慌了神,他們能感覺到,眼睛的主人釋放了某種超過他們理解範圍的咒術,只要他們中了,必死無疑。

就在那莫名聯繫即將徹底將三人扣繫上之時,眼睛的主人突然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那雙覆蓋整個地星的眼睛也倏然閉上,絲絲縷縷的鮮血從緊閉着的眼睛中流出,飄逸在星空之中,散發著不祥的氣息。

那纏鬥着的拂塵和巨手也停了下來,獃獃地看着巨眼主人發生的突變,似乎意識到了不妙。

「來都來了,那就留下點伴手禮吧」地星之上突然響起了一陣蒼老無邊際的聲音,「我都死了十三億兩千八百六十五年三個月零四天了,沒想到,還有這麼些人惦記着老夫的遺產。也罷,你們就留下點什麼吧」

地星中突然射出三道鎖鏈,蔓延開整片星空,將巨手和拂塵,巨眼狠狠捆住,不容得絲毫掙扎,剎那間拖入地星深處!!

「這九顆珠子太多了,一顆就夠。」地星中又伸出一隻巨手,潔白如玉,五指如筍,也看不出是男人的手還是女人的手。

就是這樣一隻玉手,將九顆烈陽一把攥住,握成一團,然後鬆開,將一顆散發著熱烈波動的烈陽釋放出去,讓其圍繞着地星轉動,始終如一地給地星提供着熱量和光芒。

哈士奇和青袍道人看的目瞪口呆,那即將繫上他們的咒術隨着剛才的巨變已然消失,危機算是解除了。然而容不得他們多想,傳送玉符的效果已經開始真正生效,須臾間,周身時空變換,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星域。

《白日升天道,我帶着地星一起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