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伴離
伴離 連載中

伴離

來源:google 作者:木易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付宇 洛亦 現代言情

三年來洛亦看着付宇的溫柔和寵溺都給了另一個女生,但洛亦不逾矩,不過線洛亦以為他們永遠都不會再見,直到1年後再見,滿身酒氣的付宇把洛亦圈在懷裡,「不是喜歡我嗎?試試?」洛亦小心翼翼地經營這段來之不易的感情,卻在他的好友嘴裏聽到,「你和她不也就是玩玩嗎?」BE/雙c/前暗戀後追妻火葬場展開

《伴離》章節試讀:

洛亦在感情方面一直拎得很清,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會因為那個人做再感天動地的事情就改變對一個人的心意,也不會因為不能得到而放棄。

在洛亦的世界裏,只有不再喜歡是放棄的理由。

他有女朋友不是洛亦放棄喜歡他的理由,他交很多個女朋友也不是洛亦嘲諷他的原因。

洛亦並不覺得很少的感情經歷是衡量一個人是否是優秀伴侶的標準,畢竟不是每一個人從一開始就能遇見那個傾其一生都想去愛的人。

所以中間有幾段感情來過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什麼事情都要從陌生到熟悉,不是每個人天生就知道怎麼做男朋友。

那句話怎麼說來着

--去愛吧,像沒有談過戀愛一樣。

如果男生能對每一個女朋友都投入真心,像第一次談戀愛一樣去悉心相處,洛亦不至於這麼反感他。

讓洛亦徹底死心的是他對感情輕浮的態度,「我喜歡你」這句話,明明是他人夜不能寐,轉轉反側,心裏演習了一萬遍,怎麼去把這句話說出口,涵蓋了青春少男少女懵懂心事的一句話。

我喜歡你,在每一個你轉身的剎那裡;我喜歡你,在每一個下課鈴響起的間隙里;我喜歡你,在每一個你微笑的眼彎里;我喜歡你,在每一個張口無言的沉默里;我喜歡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怎麼...到他嘴裏就變得這麼輕鬆。

洛亦躺在床上,陷入回憶的沼澤,「叮鈴鈴叮鈴鈴」鬧鐘響了,瞬間把洛亦的思緒拽回現實。

到兩點了,洛亦起身關掉鬧鐘。下一秒章華就準時衝進洛亦的房間,「起床啦!誒?已經醒了?這麼稀奇,平時要喊你好久。」

「嗯,鬧鐘聲音太大了。」

洛亦下樓,外面艷陽高照,電動車的座位已經被曬得發燙。洛亦的屁股還沒坐上去就感受到了濃濃的熱意。好像在說,「敢坐上來,你的屁股不保。」

夏天的衣服又只有薄薄一層,洛亦不敢輕易坐下,就從包里拿出了水瓶,把裏面的水都倒到座位上。然後再用紙擦乾淨,洛亦摸了摸,溫度降下來不少。

洛亦騎着小毛驢往學校趕,後面有一輛電動車加速超過了洛亦。洛亦望着那人的背影,是付宇。他換了一身衣服,和上午在停車場看到的已經不一樣了,應該是因為太熱了吧。

鎖好車,洛亦就往教室走,剛進教室就看到有一堆人湊在公告欄旁邊看什麼。

洛亦繞過他們回到位置上,問呂文斌:「他們看什麼呢?看課表也用不着這麼積極吧。」

「不是,老師剛剛來教室把新排的座位表貼上去了。同桌,以後咱們就不是同桌了。」呂文斌使勁擠出一個惋惜的表情。

「別裝了,很假。」洛亦毫不留情的戳破他。

換位置了,洛亦在想自己會換到哪裡呢?有點好奇,但公告欄前面擠得人太多了,洛亦不想人擠人,好熱。

洛亦轉頭問呂文斌:「同桌,你幫我看了我的新位置在哪裡嗎?」

呂文斌「啊」了一聲,然後說:「忘記了,不好意思啊,我光顧着看我自己的了。」

不靠譜的傢伙,洛亦心裏想。

第一節課下課之後,公告欄前沒什麼人了,洛亦過去看座位表。

她先往前四排掃了掃,沒看到自己的名字。然後視線掃到後面,好傢夥,邵春曉給她安排到第一組的倒數第二排,還是靠牆角的位置。明明知道洛亦的身高,還這樣安排,洛亦合理懷疑是遲到的懲罰。

洛亦轉頭望向自己的新位置,正好看到付宇在座位上埋頭寫作業,誒?這個位置不就在付宇的斜前面嘛?

洛亦意識到這一點之後迅速轉身掃描付宇的新座位,哈哈,果然沒有天降的好事,他被分到第三組的最後一排。

隔了一個銀河了,可以說是。

洛亦有點小失落,眼睛往下耷拉,突然看到座位表下面寫着一行字。洛亦定睛一看,上面寫着,為了公平起見,在每周日上午課結束後,按照奇數排往右移一列,偶數排往左移一列的規律換座位。

教室一共有10列座位,洛亦坐在第一組的第一列,付宇坐在第三組的第二列,但是付宇坐在最後一排,洛亦坐在倒數第二排。做同桌是不可能了,但是可能可以做前後桌。

洛亦開啟大腦風暴,這輩子心算都沒有這麼快過,也就是3個星期之後,付宇就正好會移到洛亦的斜後面,他們就成斜前後桌了。雖然不是前后座,但是這樣她也挺滿足的。

洛亦有點開心,嘴角微微一翹,剛剛還在埋怨邵春曉給她安排的破位置,現在覺得這個位置好像,大概,也許也不是那麼糟糕。

快點下課吧,洛亦有點心急。

下午最後一節課是地理課,聽得洛亦滿頭霧水,一愣一愣的。

特別是地理老師的連環發問,「里約的首都是哪裡?」

「印度的首都是哪裡?」

「孟加拉國呢?」

....

洛亦地理不好,初中就背不下來這種地名,地理老師提的問題她連嘴巴都張不開。

但是其他同學整齊劃一的回答:「巴西。」

「新德里。」

「達卡。」

「。。。」洛亦嘴巴張合,但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她怕老師發現她不開口就直接把她喊起來公開處刑。

洛亦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局促了一節課,終於下課了。

大家都開始收拾書包準備換位置了,得趕在晚自習之前換好,大家也都急着吃飯,所以動作十分迅猛。

特別是呂文斌,他長胳膊長手,直接唰唰唰一頓整理,把書摞的高高一疊,然後抬起來往洛亦桌子上一擱,桌子都被壓得抖三抖。

洛亦看完他一系列操作,有點疑惑,「什麼意思?不會是想讓我一個女生幫你搬書吧?」

呂文斌哈哈哈的笑,「當然不是啦,我怎麼捨得把我可愛的同桌當廉價勞動力使呢?」

「那還差不多。」洛亦撇撇嘴。

然後就聽到呂文斌說,「我就坐你這個位置。」

「。。。」洛亦翻了個白眼。

「好啦,別生氣啊,好同桌,你座位在哪?我幫你搬。」呂文斌拍了拍洛亦的肩頭,還豎了個大拇指,「包在我身上!!」

洛亦也不和他客氣,手往第一組倒數第二排的角落指,「在那...里...」

「你結巴什麼啊?」呂文斌問,「那位置挺好的,開小差都不會被發現,知足吧。」

洛亦把手指收回來在鼻子下面蹭了蹭,心虛地說:「沒什麼,搬吧。」

其實是剛才往那邊指的時候,付宇就站在那裡,洛亦往那一指,付宇就看過來了。

付宇還有點疑惑,他也伸手指指了指自己,沒發出聲音,用嘴型說:「我?」

剛剛付宇幫前面的女孩子搬書,就站過去了,餘光瞟到有人往這邊指,轉過頭就看到洛亦睜着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小小的手伸得筆直,一根手指指着他。他以為洛亦是找他有事,所以禮貌性地問一下。

但是洛亦好像很怕他,目光對視的瞬間立馬把手收了回去,然後低下頭,但是好像又覺得不回答付宇的問題有點不禮貌,又慢慢地把頭抬起來,然後對着付宇搖了搖頭當做回應。

突然的對視讓洛亦有點手足無措,瞬時心跳有點快。怎麼隨便一指都能指到他,洛亦雙手捧着臉,試圖鎮靜下來,剛剛應該沒表現的太驚訝吧。洛亦在腦袋裡復盤了一下,嗯!應該沒那麼明顯。

呂文斌已經把洛亦的書都搬起來了,洛亦的書包也被他背在身後,他聲音有點顫抖,「姑奶奶,你還在幹嘛,我的手都快斷了。」

「哦哦哦,好了好了,走吧。」洛亦把手放下,回過神來。

洛亦帶呂文斌走到新座位旁邊,原本座位上的女生還沒有整理好,桌面十分雜亂。呂文斌只能先把書放在女生的桌角借力,然後解放雙手用腿頂着。

「媽呀,這真不是人乾的活,累死了。」

但是洛亦現在完全沒有心思搭腔,因為付宇就站在她旁邊,很近很近,洛亦的身高只到他的肩膀。他們現在並排站着,洛亦的肩膀擦到他的手臂,夏天衣服料子薄,洛亦能感受到他精瘦的肌肉。

那個女生看到洛亦來了,知道她是來換位置的,就更加手忙腳亂。本身大家都不熟,女生很害羞,「對不起啊,再等我一下,馬上好了。」

她這句話是對大家說的,但是說完之後眼睛落在付宇身上。

洛亦注意到了,她張口說:「沒關係,你慢慢理,理慢點也沒關係。」

聲音從頭頂傳入洛亦的右耳,「嗯,慢慢理,我一會兒幫你搬過去。」

哦,原來他還不走是因為要幫這個女生搬東西啊。

不是有女朋友嗎,怎麼對其他女生都這麼好?又是幫洛亦遞書,又是幫張靜拿班牌,現在還幫別的女生搬書。

拜託大哥,你女朋友知道了真的不會生氣嗎?**空調!!

洛亦就這麼想着,突然冷哼了一聲。是在付宇說完幫那個女生搬書之後,聽到洛亦的冷哼大家都無言地望着她,靜默了兩三秒,大家還在望着她,好像是要她給出一個為什麼冷哼的解釋。是在嘲諷誰?

洛亦有點不知所措,眼睛轉了三個軲轆,腦袋裡一直在想說辭。

「額...」洛亦準備先發出一些聲音緩解尷尬。

「怎麼?你是看不起我,覺得我跟他一樣會累得夠嗆?」帶着點挑逗的聲音從洛亦的頭頂傳過來,洛亦能聽出這句話不是帶有攻擊性的,好像是在替她解圍。

洛亦往右邊抬頭看着付宇,他的臉上帶着笑,然後用輕鬆的口氣說:「放心吧,就這麼點距離還不至於把我給壓垮了。」

「是嘛,那真是沒想到。」洛亦也笑笑說,說完還指着呂文斌說:「我以為大家都和他一樣呢,剛還信誓旦旦地說包在我身上,現在不還是累得喊娘。」

呂文斌能忍嘛,立馬就炸毛了,「有沒有良心啊,洛亦!我好心好意幫你搬書,你就這樣說我。」說完還做了一個委屈的表情。

周圍的人都被逗笑了,洛亦說:「好啦,一會兒請你吃飯。辛苦了。」呂文斌這才喜笑顏開,

「你說的啊,不準耍賴。」

「嗯。」洛亦點點頭。

經過這麼一來一往,大家都把剛剛洛亦冷哼的事情忘記了,洛亦舒了一口氣。

還沒舒完旁邊的人就壓低嗓音問:「怎麼?同學,你對我有意見?」

他們這樣一來一往對話還是第一次,洛亦得想好措辭,不能讓話掉在地上,得讓它繼續下去。

「沒,怎麼會。我還沒好好謝謝你幫我解圍呢,還是3次。」洛亦的語調比較俏皮,能讓人和人之間的距離迅速拉近,好像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之間打趣一樣。

付宇學着她冷哼一聲,然後說:「這一聲,還有你剛剛指我那個眼神,都不像是要謝謝我的樣子啊,同學。」

最後同學兩個字,付宇放慢了語調,拉長了詞尾,滿滿的調侃。

說什麼才好,洛亦心裏飛快的盤算,說什麼才能拉近他們的距離,但是又不顯得刻意。

「你理解錯了,我是在給我的同桌指我的救命恩人。」洛亦打趣到。

付宇笑出了聲,好像對這次對話很滿意,正好那個女生的書整理的差不多了。

她看見洛亦和付宇還在說話,又不好貿然打斷,只是遞給付宇一個眼神。洛亦也看到了,緊接着付宇就兩手端起那個女生的書,手臂的肌肉迅速收緊,呈現出好看的線條,女生提着書包跟在他後面。

路過洛亦的時候,付宇看着她說,

「你很有趣,洛亦同學。」

《伴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