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北境戰神
北境戰神 連載中

北境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楊天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楊天

被害入獄,養父身死,至尊戰神王者歸來,誓要報血海深仇......展開

《北境戰神》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第8章
喪宴上,不知不覺成了周可的專屬秀場。
討好周可的人絡繹不絕,不時有人向周可敬酒。
再看楊天,根本就沒有人搭理他,偶爾投來幾道目光,都帶着鄙夷。
待在楊天身邊的林雪,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好幾次想要起身離開喪宴算了。
被這麼多人擠兌,她根本就沒臉再繼續待下去。
滴滴……
楊天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林雪沒在身邊以後,就站在門外,接了電話。
「少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上頭已經決定,這一次,華都頭號負責人,決定讓你來接任。」
電話那頭,是王雲兵的聲音。
王雲兵,就是那天送楊天回來的隨從,也是楊天部下。
「你不知道我的態度嘛,告訴上頭,我現在不想擔任誰的負責人,讓他們愛找誰找誰去。」
「別,少帥,這是上面的命令,我不好違備啊,而且你也知道,如果不到萬不得已,上頭是不會找你接任的。因為實在找不到其他合適的人了。」
「那行吧,馬化雲的壽宴我就不參加了,我不喜歡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王雲兵一聲苦笑:「您這不是為難我嗎?您不參加,那還有什麼意義。」
「那我不管,要是想讓我接任這個位置,就要按我說的來。」
「成成,您先別著急,我再找上面反應一下就是了。」
楊天掛斷電話,正準備回到林雪身邊,剛剛出去的林飛龍,也經過這兒。
聞言不由樂呵呵的道:「這是給誰打電話呢?一個人在這兒太尷尬,找人聊天去了?」
「臨時有點事情。」
「你這種貨色還能有什麼事情?」
林飛龍不屑一笑:「你看看你,你再看看姐夫,同樣都是當兵的,這差距,一個在天,一個在地。我都已經跟姐夫說好了,明天,參加馬化雲宴會的時候,他同意給我也搞一張請帖,帶我去見見世面。而你呢?就只能跟小雪乾瞪眼,真是窩囊,不過你也別灰心,到時,我會給你們兩個講述一下宴會是多麼豪華,讓你們兩個間接的體驗那種體面感覺的。」
楊天驚訝,問道:「請帖不是已經搞的差不多了嗎?他能給你弄到請帖?別到時候你參加不了,甚至周可都沒有資格參加,那豈不是很沒面子?」
「垃圾,再怎麼樣,也比你這個廢物強的多。總比你什麼都做不了強!」
附近的林雪,也聽到他們二人的談話,頓時滿臉不愉。
她直接直到楊天面前,拉着楊天的手就說道:「我們走吧。」
「往哪走呢?妹妹,別急着回去啊,爺爺的喪宴還沒完呢,你們這就回去,也太不尊重去世的爺爺了吧。」林飛龍陰陽怪氣。
林雪沒有回答,而是拉着楊天,迅速離開沁園春酒店,逃也似的上了車。
車上,楊天沒說話,靜靜盯着外面的繁華都市,一直面無表情。
直到快到家時,林雪才酸酸說道:「你知道,今天你給我的親戚,留下了什麼印象嗎?」
「什麼印象?」
「廢物,窩囊,逃犯,一無是處,無可救藥,甚至說你準備吃我的軟飯,讓我養你一輩子。」
「嗯。」
「嗯?」林雪氣不打一處來,緊咬薄辱:「你聽到這些,難道就一點表示都沒有嗎?還是說,你早就已經習慣了?」
楊天出身不好,她作為女人,心中理解。
可是,這不是楊天對自己懦弱無動於衷的理由啊,她多麼想,楊天能夠奮勇直追,暴發上進心,就算最終什麼都沒得到,可態度已經拿出來了不是嗎?
楊天繼續面無表情,面前風景流逝,突然問道:「你知道我回來這兩天,對身邊發生的一切,有什麼感想嗎?」
林雪微愣。
楊天繼續道:「我在戰場上,每天面對着枯燥武器,與敵人屍體。有時候,抽支煙,喝杯酒,都是奢望,這七年中,我的眼裡,只有血與火。」
「對我來說,這些,真的只是無關緊要的小事,反而讓我覺得很有意思,那麼多人在我面前,如同在演一場戲,我甚至有些想笑。」
嗯?
林雪輕張小嘴。
難道,今天這麼多人對楊天嘲諷,自己的哥哥羞辱楊天,在楊天眼中來看,就像是一場戲劇,幾個小丑的表演?
他,不是沒有羞恥心,只不過對這些外在的嘲諷,下意識漠視了而已?
林雪突然覺得,面前的楊天,和印象中的楊天,有些不一樣了。
現在的他,是心比天高,還是心裏受到創傷,準備回來養老呢?
到了林家別墅,二人不再多言。
客廳里,林啟明身邊,擺放着許多禮品,文玩等。
此時的林啟明,眼睛在眾多物件中移挪,滿臉愁容。
「爸,這是誰買的?」林雪驚訝問道。
林啟明頭也不回的說道:「已經確認了,明天首富馬化雲的宴會,由我代表部門前去參加,這些都是準備的禮物。」
他似乎想到什麼,對林雪道:「小雪,我正頭疼送什麼禮物合適呢,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林雪面露苦笑:「我一個女孩子,哪裡懂這些。」
突然,楊天笑着開口:「爸,這些禮物都太普通,也太俗。」
「哦?」
「比雲頂科技有實力的公司肯定有,而且不少,他們送出的禮物,未必就比這個差了。所以這些,只能淪為大流。」
「說的有道理,那你覺得我送什麼好呢?」林啟明原本沒有詢問楊天意見的打算,不過楊天的話,卻觸動了他。
「北境秘釀!」
聞言,林啟明深深皺起了眉頭:「北境秘釀,就是我們華都那種低端劣質白酒,十二塊一瓶的?」
「對。」
「為什麼?」
楊天笑着說道:「北境秘釀的由來,正是起源於北境,這酒,品質不好,但卻是北境子弟兵最喜歡,也最難得的白酒。如果那位大人物來自北境,又待民如子,他就絕對會喜歡這種白酒。」
「這麼一說,似乎不失為好主意,那我就找人買一箱吧。」
林啟明決定試一試。
這時,楊天手機又響了。
對面再次傳來王雲兵的聲音:「少帥,上頭已經答應,只要你願意接任一把手,這場宴會隨你折騰,不過就算你不出場,那你得找個人接替一下。」
「那行,我就任命你為這次宴會負責人好了。」
「對了,幫我弄兩張請帖吧。」
「汗,您這個正主做嘉賓,我這個下屬替您主持,那我在台上豈不是跟小丑一樣了嗎?」
「你弄不弄?」楊天淡淡問道。
「好,我弄,我弄,包你滿意!」
「順便,給我更改一下入場要求,並取消一個人的參加資格。」
「怎麼?」
楊天臉上,帶着不懷好意的笑容:「林飛龍,就不讓他參加了,想辦法,給我讓周可和他的老婆出點丑。」

《北境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