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賣進山裡後,我靠空間養家糊口
被賣進山裡後,我靠空間養家糊口 連載中

被賣進山裡後,我靠空間養家糊口

來源:google 作者:安逸星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夏飛霜 秦睿寒

簡介:夏飛霜穿越,開局凄慘無比,從小爹不疼兄嫂不愛的,被哥嫂早早便賣給大山裡窮苦人家的兒子做續弦,婆家人多家境貧寒不說,叔公一家百般刁難,娘家時長打秋風,村民百般排擠,幸好喜得老天眷顧,附帶隨身空間保駕護航,所謂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逆轉人生,養家糊口,帶領村民發家致富,給這個朝代帶來了大大的財富.....夏飛霜與男主初見時水火不容,從此男主開啟了追妻路再到寵妻狂魔,所謂是有錢有權又有閑,人生贏家展開

《被賣進山裡後,我靠空間養家糊口》章節試讀:

夏飛霜看着堆起來的稻草一陣心疼,更是加重了午飯時的想法,她一定要掙很多錢,讓家人吃的好,住的好。

雖然是才來到這個陌生的王朝的第一天,但是夏飛霜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這個異世界裏只有身邊這幾個人還算是她的家人,所以她決定要努力掙錢,一家人好好的活着。

「娘,我們先把這堆稻草抱到院子里晾曬一下吧。」

「好!」

夏飛霜和張氏一人抱了一捆稻草走出房門,婆媳倆將稻草攤開晾曬。

「既然睡不着就出來幹活,在那傻愣着幹什麼?」

夏飛霜頭也不抬的一邊忙着手裡的活,一邊朝着靠在東邊房門的秦二郎喊到。

秦二郎低着頭走到院子中心,沉默不語。

夏飛霜直起身,食指戳了一下秦二郎的腦門道「怎的?怕我吃了你奶和你小姑姑不成?」

「沒有,我就是想知道小姑姑的病你能不能醫得好?我奶奶現在都可以直起腰來了,那我小姑姑你是不是……」

「你當我是神仙嗎?沒有銀子,沒有葯,就靠那幾根針就可以醫遍天下?」

不等秦二郎問完,夏飛霜就給秦二郎當頭一棒。

秦二郎耷拉着腦袋,腳尖有一下沒一下的踢着腳下的土坷垃。

「好了,既然擔心,就一起進去瞧瞧吧。」

「娘,我們進去吧。」

夏飛霜扶着張氏的胳膊,婆媳倆一起走進西邊的屋子,秦二郎不再扭捏,緊跟其後。

東邊房門處秦大郎微微探出頭,皺着一張小臉,顯然也是一副焦急,但是又抹不開面子,一起跟去,只能耐心的等着,希望二弟快點過來告訴他結果。

剩下的三個小的已經在先前夏飛霜的屋子床鋪上憨憨入睡。

自從被秦老太太趕到這邊老宅子後,就一直是秦家老三帶着大郎二郎在東邊房間睡,張氏帶着閨女和三個小的在西間睡,夏飛霜自己睡在中間較好的房間里。

只有白天夏飛霜起來勞作的時候,中午三個小的才可以在夏飛霜的床鋪上睡,這是張氏的安排。

夏飛霜坐在西間床鋪邊緣,先是替秦四妮號了號脈,脈象時而虛弱,時而加速,應該是多日沒有進食和驚嚇過度導致的。

又檢查了一下秦四妮身上的傷口,腿傷有明顯的劃傷和擦傷,應該是摔倒時滾落到尖小的石頭上劃破的,擦傷處已經結痂脫落,露出**的新肉,但是劃傷部分已經開始有潰爛的痕迹,應該是傷口遲遲不好發炎了。

胸口處也有多處擦傷,兩隻胳膊也布滿淤青,想必剛開始的幾天應該比現在還嚴重。

背部一條觸目驚心的傷口,雖然不深,但是看着劃開的口子較寬,應該是被比較大一點的鋒利的石頭劃破的,看得出撕掉了很多皮肉組織,周圍布滿了乾枯許久的血漿。

張氏在一旁看着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滿身傷痕的閨女,心疼的默默的抹着眼淚。

「娘,下午您受累燒一些熱水,給小妹擦擦身子吧,尤其是傷口處,一定要小心,不可碰水,擦洗好給她換身乾淨的衣服。」

夏飛霜又從藥箱里拿出一包參片,這是這個藥箱里除了那幾貼膏藥外唯一珍貴的也是僅有的一點藥材了。

「娘,一定切記每個時辰都要給小妹喂一點水,不求多,能潤潤喉嚨便可,這是參片,給小妹放在嘴裏含着,在她沒醒之前每三天給她換一次,剩下的等我回來處理。」

「飛霜啊,你實話告訴娘,你小妹她可會有性命之憂啊?如今已經昏迷十幾天了還沒醒,開始幾天還能睜開眼睛,灌點米湯,可是這兩日連米湯都灌不進去了。」

張氏一手拉着秦四妮的手,一手拉着夏飛霜的衣袖,淚眼連連的詢問着。

「娘,小妹之所以不醒是因為腦部受到撞擊,導致腦部有瘀血,瘀血壓迫神經所以人才會一直昏迷不醒,您不要擔心,我會想辦法讓小妹醒來的。」

沒有現代的醫療設備也沒有藥材,夏飛霜只能這般先安慰着張氏。

「好了,娘,我和二郎該上山了,我記得爹生前留下了一些捕獵用具可還在?」

夏飛霜見張氏一直抹眼淚,沒辦法只得岔開話題。

「在的,只是有些日子沒用了,就堆在老三屋子裡,飛霜,你要那些物什兒做甚?」

張氏一臉茫然的看着夏飛霜。

「娘,我和二郎一會兒上山時帶着,沒準我娘倆運氣好能抓到個野雞啥的,就算抓不到,找個地方下上那捕獸夾子,興許能有所收穫。」

「你這傻孩子,狩獵那是男人的事兒,你一個女娃帶着個孩子能去做甚?只要你娘倆能平安的回來便好。」張氏嗔怪道。

「哎呀,娘,你就讓我倆試試嗎?我從小跟着爺爺在山上採藥,別說是打獵,就是宿在山上也是常有的事兒,您就放心吧,我保證我娘倆會平安無事的。」

夏飛霜拉着張氏的衣袖左右搖晃着,聲音軟綿綿的撒着嬌。

張氏被夏飛霜纏着也忘記了抹眼淚,最後被面前嬌小的丫頭纏得心中一片軟棉只得答應。

「好,讓你娘倆帶上,左右也不是什麼值錢的物什兒,娘只希望你娘倆若真遇見野獸,用那些東西阻擋一二也好,切不可貿然行事兒。」

「知道了,娘,你就放心吧,別看我是女子,我打獵可是很厲害的。」

夏飛霜攥着小拳頭高興的跟張氏炫耀道,好像真的已經捕到一隻大型野獸一樣。

張氏抬手摸摸夏飛霜的腦袋,又是一副淚眼連連的道「真是苦了你了,飛霜,娘的好孩子。」

夏飛霜見張氏又要抹眼淚,急忙道「娘,不跟你說了,我們得趕緊收拾收拾走了。」

「二郎,你趕緊去拿背簍將那些繩索和獸夾裝起來,再去備一些水,我們山上喝,鐵鍬和弓箭都帶着。」

「知道了,我這就去。」

秦二郎也收起一臉悲傷,立刻又換上了一副嚴肅認真的面孔,似乎要上戰場的感覺。

夏飛霜看着快步走出屋的秦二郎,小聲呢喃道「嘖嘖,跑的比兔子都快。」

又扭頭對着張氏問道 「娘,我穿着襦裙有些礙事,三弟可還有換洗的衣服,換上男裝後上山才能行動自如。」

《被賣進山裡後,我靠空間養家糊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