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不得了的修仙世界
不得了的修仙世界 連載中

不得了的修仙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孤流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懿 奇幻玄幻 孤流水

一個而立之年的碼農,一個殘破不堪的遊戲,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一個似是而非的系統,仙界的是非,凡間的宿命「系統,你是人還是鬼?」「都不是」「那你是啥?」「請宿主努力修鍊便能得知真相」「為啥我就一個新手禮包?」「這就夠了」遊戲碼農暢遊自己的世界,或是命運,或是責任,亦或是一個玩笑展開

《不得了的修仙世界》章節試讀:

天星城悅來酒樓,此時酒樓已是熙熙攘攘,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二樓的一張臨街靠窗的桌子,此時兩人正對坐着喝着茶,背靠着街道而坐的是一位威嚴的老者,身着青袍,鬍鬚花白。

老者看了對面中年人一眼,緩緩說道:「不久前天星森林方向靈氣有些躁動,程鵬,你現在過去探查下情況。」

聞言,中年聞言連忙站了起來,朝着老者一拱手便朝着樓下走去。

此時劉懿再次試了幾次《隱靈訣》發現靈根與修為能夠自由隱藏顯現,並且還能調整靈根品級,劉懿頓時心情大好,直呼牛X,隨即收功停止了修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哼着小曲朝着山下一搖一擺走去。

不多會只見一道長虹從天邊快速飛來,嗖的一聲就從劉懿頭頂飛了過去,微微吹撩起劉懿的頭髮。

劉懿仰頭一臉羨慕地看着站在飛劍上的白衣人,「什麼時候我也能這樣自由飛翔哈!」,劉懿感嘆道。

突然,劉懿變得有些疑惑,只見那個白衣人踩着飛劍轉了一個大彎然後直直地朝着自己飛了過來。

劉懿瞬間感覺有些緊張,「這大佬不會是來找我的吧,殺人越貨?我又要回亂葬崗了?開局就送人頭?」。

劉懿上下打量了下自己,暗道:「不至於吧,全身上下就這配置,大佬應該不會眼瞎吧。」。

看着白衣人漸漸地靠近,劉懿越發局促不安起來,就這麼直勾勾地盯着白衣人來到了自己的前方上空,隨即白衣人一揮手,收起飛劍,跳了下來,站在了劉懿面前。

白衣人理了理衣服,打量了下髒亂的劉懿,沒有修為靈氣波動,露出一個微笑說道:「小兄弟,不知為何這身打扮孤身一人在此,有沒有聽到或者看到這天星森林有什麼異動呢?」。

來人正是悅來酒樓老者派過來查探天星森林的程鵬,程鵬一路探查到了這,也沒發現有什麼異常,正好看到走着六親不認步伐的劉懿,心中滿是好奇便過來看看,順便看能不能打探點消息。

劉懿看着和顏悅色的白衣人,暗暗鬆了口氣,原來不是攔路搶劫的。聽到白衣人的問話,略想回道:「大哥,我就是在這邊來遊玩的,不小心摔了。異動的話也沒有什麼異動發現。不知大哥怎麼稱呼呢?」。

劉懿笑着套着近乎,這可是會飛的大佬,直覺覺得還是很厲害的那種大佬。

程鵬聽完表情古怪,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聽多了前輩這個詞,這還是第一次聽到一個少年叫自己大哥的,特別聽到說來這邊遊玩的,表情更甚。

程鵬心想着:「天星森林是普通人遊玩的地方嗎?難道沒看到前面的亂葬崗嗎?再說你這也不像是摔的,更像是長期是這樣的。」。

程鵬輕咳了一聲,再次探查了下劉懿,確定是普通人,便沒再糾結說謊之事。

再次笑道:「小兄弟還真是不拘禮節,瀟洒自在。你看我也大了你一兩輪,不嫌棄就叫我程叔吧。小兄弟怎麼稱呼?這天星森林還是有些危險,小兄弟還是莫要遊玩過深才好。」。

劉懿撓撓頭,尷尬一笑,竟將前世那一套叫哥的方式帶過來了,心想,「這大哥看起來也就三十多歲,竟然說大了我一輪,沒想到我變年輕了這麼多。」

「程叔叫我劉懿就行了,晚輩也只是好奇,聽說這裡景色挺好,便過來看看,剛好正準備下山。」。

程鵬點點頭,看來這少年是不知道天星森林的異常了。「小兄弟,程叔還有事先走了,有緣再見。」,說完便召喚飛劍飛身要走。

劉懿看着要走的程鵬,脫口而出急忙喊道:「程叔,別呀,有緣千里來相見,這便是緣份吶,能不能告訴我您住哪裡,我可以去找您呀。」。

好不容易遇到這麼和藹可親的大佬找上門,怎麼甘心讓大佬就這麼走了,自己這孤身一人開局,雖有系統,但是要混出來還是很艱難呀。

程鵬聽完一個踉蹌,差點沒摔下飛劍去,這是遇到什麼極品了。

轉身俯看着那一臉希望的少年,眼神有些猶豫。不一會便拿出一塊木牌,朝着少年扔去,落在的劉懿手中。「小兄弟,程叔現在有事,你去這裡來找我吧。」,說完便化作長虹朝着森林深處飛去。

劉懿看着手中掌心大小的木牌,雪白古樸,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個蒼勁的「令」字。翻看另一面,便同樣篆刻着蒼勁的「玄陽」二字。

這個應該是門派名稱吧。劉懿心想,「看來這世界也不完全符合自己的遊戲世界的,得找個城市問問玄陽這個門派是在哪裡了。」。

「系統,你能儲藏物品嗎?」

「不能。」

「那我當初禮包的50靈石怎麼沒出現?」

「你沒領取。」

劉懿語塞,還要領取哈。。。,不用想,後面肯定買引靈珠系統直接扣除了。劉懿於是從褲腿扯了塊布,將令牌包起來放到了衣服裡邊口袋中。

做完這一切,劉懿直接唱了起來,再次一搖一擺地朝着山下走去。

「今天是個好日子。。。」。

「我去,那老頭不會騙我吧,這都走了好幾個小時了,還是沒看到老頭所說的天星城,再走下去太陽都要下山了。」,劉懿喘着粗氣自言道。

此時劉懿又累又餓,頂着烈日,還好不是前世的身體,要是那死宅的身體,估計早就趴下了。

抬頭遙看着眼前望不到頭的寬敞大道,劉懿深吸口氣,艱難地朝前走去。終於在天空一片紅霞之時,看到了一座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城牆包圍的城池,在晚霞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宏偉滄桑。

劉懿艱難走到了城門不遠處,不由地癱坐到了地上,喘着粗氣,一身疲憊之意席捲全身,搖搖欲墜。

而在此時,在城門口乞討的十幾個人看到劉懿後,以一中年男子為首帶着其餘乞討眾人紛紛上前將劉懿圍住,周圍眾人見狀紛紛後退圍觀起來。

為首的中年皺着眉頭男子打量着劉懿,「胡豪,這是怎麼回事?」。

「老大,我也不知道啊,昨晚我和小五駕車運他出城的時候確實死了的,也是我和小五親自扔在了亂葬崗的,這個小五可以作證。」,青年男子連忙拉着另一個青年解釋道。

「是的,老大,我和豪哥確實親手扔的。」

而此時劉懿一臉懵逼地看着眾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才想到自己貌似沒有這具身體前主人的任何信息,「不是說好穿越會融合前主人的靈魂信息嗎?」。

中年男子只是狠狠地瞪着兩人,「再給你們兩一次機會,將他給我處理乾淨了。」。

《不得了的修仙世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