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曾經的那個少年,護你如昔
曾經的那個少年,護你如昔 連載中

曾經的那個少年,護你如昔

來源:google 作者:我就愛水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遠浩 池穎 現代言情

她少時囂張跋扈,是他黑暗歲月里的一盞明燈他倔強黏人,是她甩不掉的小尾巴然造化弄人,他歷劫歸來,她已斂起鋒芒化身都市精英,明花有主原想,只要她幸福安然,做她一輩子的守護神又何妨?不曾想,渣男一失足成千古恨他欣欣然將人拐走她天生愛自強,他引以為傲;她虐渣撕白菜,他加油喝彩她叱:」怎麼哪都有你!?「他笑笑:」我是曾經的那個少年啊!「她驚駭,轉身就逃......展開

《曾經的那個少年,護你如昔》章節試讀:

李銘在王麗娟軟硬兼施下,勉強地完成了訂婚應酬。

經池穎一鬧,賓客們心理都明鏡似的,說些場面話,道了賀紛紛告辭。

賓客還沒散盡,李銘就迫不及待地往特設休息室取車匙,匆匆走出門口時,差點撞上緊隨而至的許如梅。

她上前緊緊地拉住他的衣袖,聲音焦急嬌軟:

「銘哥哥,你要去哪裡?阿姨不是說你下午要陪我去醫院看奶奶嗎?」

一副楚楚可憐又期待地仰首望着他 。

「她非常渴望見見未來的孫女婿呢!」

李銘正一門心思要找回池穎,聽到此話,甚是煩燥。

他擰擰眉,臉色冷沉地用力拉開了許如梅的手。

「對不起,我下午還有事!」

說完,不再看她一眼,直接大步離去。

「銘哥哥,銘哥哥!」

許如梅不依不饒地追在後面,失望的眼神中升起了絲絲恨意。

迎面遇上許母葛湘和王麗娟。

許如梅停了下來,眼眶泛紅,一臉委屈,邊跺着腳邊向王麗娟訴道:

「阿姨你看,銘哥哥怎麼這樣?說走就走,我們才訂婚呢?」

王麗娟臉色微暗,看了看已擦肩而去的兒子,知道阻攔不住他。

回首堆起滿臉笑容,討好地對許如梅說:

「這孩子,阿姨回頭好好說他。要不,今天下午阿姨先陪你去看奶奶?」

許如梅是她能否做成李家主母的王牌,她一定要穩穩地抓牢。

至於池穎,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必須想辦法把她從兒子身邊趕走。

葛湘見此,連忙上前拉了拉許如梅,不着痕迹地對她使了個讓她稍安勿躁的眼色。

「梅梅不要任性,既然李銘有事,你就應該多體諒,要識大體!」

話是這麼說,語氣里並不見有絲毫的責備之意,反倒陰陽怪氣的味道濃郁。

繼而又親熱地挽起王麗娟的手,笑盈盈地說:

「親家母啊,梅梅這孩子自小被我們寵壞了,以後還要您多擔待啊。」

「那裡那裡,是我們銘兒不懂事。」李母連忙回道:

「梅梅這孩子溫婉大方,進退有度,我們可都喜歡着呢!」

說罷還不忘對許如梅點點頭表示讚賞。

「我們對李銘這孩子也是很滿意的,只是……」

許母稍稍一頓,欲言又止地放緩了語氣:

「未訂婚前,他在外面怎麼樣,我們不好說,但既然這婚都訂了,還這樣與外面的女人牽扯不清,是不是……? ”

沒再往下說,狀若為難地瞅着王麗娟,眼底流露出赤祼祼的不滿。

玲瓏如李母,豈會不明白她的言下之意?即刻表態:

「親家母您放心,我們銘兒只是一時糊塗,他可是個孝順又顧家的好孩子,梅梅嫁給他一定會幸福的。」

肯定的語氣,就差沒有拍心口保證了。

「至於那女人,我會與他儘快處理好的,你們不必擔心。」

王麗娟說到最後,話像是從牙縫裡泄出,透着絲絲的陰狠。

接着神色一正,慈愛地拉過許如梅的玉手輕拍着安撫她:

「阿姨保證,絕對不會讓我們梅梅受委屈的!」

許如梅立刻乖巧又感激地對李母說:

「謝謝阿姨, 我一定會好好對銘哥,好好對您的。」

言罷垂首,不着痕迹地隱去眼裡的恨意,李銘是她相中的,婚已訂,他逃不掉。

王麗娟見她這樣子,非常滿意。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笑口吟吟地對許如梅說:

「梅梅,以後你不要再叫我阿姨了,應該跟銘兒一樣管我叫媽!」

許如梅聽了一喜,連忙嬌羞叫道:「嗯,我都聽媽的。」

******

未及走出宴席大廳,李銘已焦急地拔打池穎的電話,但每次響到自動掛機也沒有應答。

不安和焦躁不斷擴大,他擰眉思索片刻,點開手機,連上家裡客廳的閉路,認真查看過後,並沒有池穎回過的痕迹。

旋即給池穎發微信,仍是沒有任何回應。

稍頓片刻,他再次撥打電話,卻被對方掛斷並關機。

李銘俊容沉黑,向停車場走去。

來到一輛黑色邁巴赫旁,正要上車,眼角餘光掃到一個熟悉的年輕身影,正挽着一位雍容華貴的中年女人經過。

認真一看,竟是凌玲,瞬時明白為何今天池穎會來。

他連忙快步上前,一邊對中年貴婦頷首致意,一邊焦急地問凌玲:

「凌玲,你知道穎穎在哪裡嗎?」

「臭渣渣!你這坨世紀超級大垃圾,離我遠點!」

凌玲怒目圓瞪,憋了半天的怒火終於噴涌而出,指着李銘破口大罵。

「你竟還有臉來問穎穎?你做了什麼齷齪事不知道嗎?穎穎做錯了什麼?你竟這樣子對她?」

一想到眼前渣男的可惡行徑,凌玲氣得雙眼通紅,眼淚盈眶。

「枉費穎穎對你死心塌地,你這樣傷害她良心不疼嗎?既然都與別的女人訂婚了,還找她幹嘛?讓她更難堪嗎?還想得到她的原諒,你配嗎?」

擦了把淚水,又惡狠狠道:

「你這臭不要臉的噁心大渣男,就應該下十八層地獄!以後離我們穎穎遠點,不要再來禍害她!」

一字一句,每字每句都直戳李銘的最痛處。

他心底的愧疚和痛意翻湧,一張俊臉痛得扭曲,雙目猩紅。

「傷害了她,是我的錯。」他啞聲艱澀道。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會向她道歉和解釋的,但我一直聯繫不上她,好擔心。你能不能……」

話沒說完,被凌玲直接打斷:

「你滾!垃圾男!少在這惺惺作態的賣慘了。我想她現在最不想見到的就是你了!就算我知道也不會告訴你的。」

李銘一滯,望了眼恨不得將他吃掉的凌玲,沒有絲毫惱怒。

此時此刻,沒有任何人比他更鄙視自己了。

四周,因凌玲的怒罵聲已引來不少人圍觀和議論。

李銘苦笑着朝她們道了聲:「再見! ”

邁開沉重的步伐,向自己的車子狼狽地走去。

正當他要上車時,凌玲的聲音突然又響起:

「她說現在只想一個人靜靜。」

未了,又衝著他鄙夷道。

「所以你不用到處找人打聽了,你不要臉,我們穎穎還要臉!」

李銘先是一喜,又因凌玲最後一句話,戳得心房打顫。

「謝謝!」他對凌玲啞聲真誠道。

《曾經的那個少年,護你如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