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長夜行
長夜行 連載中

長夜行

來源:外網 作者:北獠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北獠 都市言情

非木的,而且異常堅硬,就連你的七星寶劍都無法斬出一絲痕迹。」「師妹,小點聲,吵醒了裡頭的屍體可就不好了,這紫金棺材質特殊,乃是上古紫竹木所制而成,我的七星劍自然不能斬出痕迹。」「既然是屍體,為何還會醒來?」少女聲音帶着一絲絲顫抖。「別問那麼多了,這棺材有一道生門,師傅給我的通靈寶玉便可開啟這道生門,打開此棺,這次師父雖然沒有明說此次來這萬魔古窟究竟是為討伐何等魔物,不過我也了解其中一二,這次師傅他們主要是為了來此誅滅屍王將臣!若我猜的沒錯,能在這萬魔古窟受萬鬼敬仰的此棺,其中定然躺的就是屍王將臣展開

《長夜行》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連綿的細雨,稀薄的雲層。
好在雲層過於稀薄,才讓那微弱的月光滲透雲層。
說來也怪,離了那萬魔古窟海域的月光,不再是那血紅之色,而是泛着清冷地月光,連同那無聲細雨,揮灑至大地。
屍魔的視力是十分適應黑暗的,憑藉著微弱的月光,百里安將這一片地帶在最短的時間內打量了個清楚。
腳下生風,片刻,便抱着小鹿進入到了一座遮風避雨的山洞之中。
將小鹿放下後,看着它身上的短短獸毛被打濕,可憐兮兮地耷拉在身上,百里安皺了皺眉。
環顧的下四周環境,好在山洞內有着不少枯葉與枯枝,應該是被狂風所卷進來,熟練地生好火架,便將小鹿喚了過來。
小鹿倒也乖巧,聽到呼聲,屁顛屁顛地跟了過來,蜷縮在火堆旁休息了。
百里安的心也隨着這一刻變得無比寧靜。
這一刻,小鹿的存在,讓他感受到了生命的鮮活,不禁讓他生出自己也活在這世上的錯覺。
這種寧靜的感覺並不討厭,他雖死去,卻依舊能夠親眼見證人間的生命。
小鹿眯着眼睛,漸漸陷入夢境……
而百里安是屍魔,未到固定的休眠期,他不會如同常人一般陷入沉睡,即便是深夜,他的頭腦亦是清醒得可怕。
無法睡覺,那便只好修鍊了。
盤膝坐好,雙手十分熟練地捏出一個道決,就彷彿記憶中做這個動作做了千百回一般。
如今的他,只剩下百里安這個名字,與猶如錐子深深刻印在他記憶中的修鍊口訣與功法,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何他失了記憶,卻能夠將這些記得無比清楚。
許是與自己沉寂在紫金棺中的那段漫長時間裏,縈繞在他耳旁的那道古老聲音有關吧。
那聲音清楚地告知他修行仙道者,境界共分三大境:凡塵境、渡劫境與入聖境。
而每一個大境之中又分為幾等小境。
凡塵境所含四小境:求道境、開元境、拓海境、承靈境。
渡劫境所含五小境:魂啟境、合神境、融道境、千劫境、通瞑境。
入聖境所含四小境:煉虛境、古劫境、不滅境、聖人境。
如今他這副身體,大概是十六左右的少年身體,可實力卻不過是剛剛入門的求道二品。
可從他棺中的那些陪葬物來看,他身前的資源定當是不為缺乏的,家中想必是修仙世家,他這點實力,在生前可謂是是相當平庸的了。
李酒酒不過也是雙十年華,如今都有開元一品的修為,與之對比,簡直是讓他無比汗顏。
本就平庸的天資,死後不知是否對於他的修鍊之路會造成更加的艱難境地。
先不想這些,百里安拋開繁雜的思緒,正欲凝神靜氣,耳邊卻忽然傳來一道絕非自然環境產生的沙沙聲響。
那聲響極其細微,入耳卻不禁讓人心生出心寒的感覺,那聲音密集且富有一定的規律,彷彿是誰的衣擺落地時摩擦地面而造成的。
百里安還未完全閉上的眼睛猛然大睜,警惕的朝着聲音的源頭看去。
那邊,是山洞的更深處。
黑不隆咚地黑暗如同潛伏着的噬人野獸,沙沙聲越來越頻繁,且越來越近。
即便是熟睡中的小鹿也猛地驚醒,伏在地上驚恐地低鳴着,動物天生對危險的感知,讓它不安起來。
百里安知道,朝着他們接近過來的,絕不是什麼野獸。
而是比野獸還要危險的存在!
踏…踏…踏…
那聲音愈發地清晰,沙沙地摩擦聲隨着時間的流逝,悄然被腳步聲所覆蓋。
只是那腳步聲,對於人類而言,未免也顯得過於詭異些了吧,腳步聲很沉悶,卻不是那種雙腳來回行走的腳步聲,。
是一個腳步聲響起,會隔着一定短暫的時間,再度響起同樣力度的腳步聲。
無論是時間相隔的短暫,還是那沉悶地力度,全然都分毫不差。
就彷彿是一個人再用兩條腿同時走路一般。
百里安還沒有見到那人的身影破開黑暗,心中卻是隱隱的猜到了什麼。
他估計是遇到了同類。
洞外的風雨聲愈發的大,狂風夾雜着大雨,宛若凄厲的鬼哭狼嚎。
風雨聲雖大,對依舊掩蓋不了洞穴伸出的那道詭異腳步聲。
篝火不安的跳動起來,那腳步聲忽然變得急促起來,快得如同一個老手先生在打快板。
快板聲聽在耳中是十分舒心愉悅的,但這種快節奏的腳步聲落入耳中卻讓人不禁毛骨悚然起來。
百里安腳邊的小鹿翻着厚厚的嘴唇不安低鳴着。
百里安卻沒有時間去安撫小鹿急躁的情緒。
因為他看到…一張青綠色的臉龐如電般破開洞穴深出的黑暗陰影,帶出一道筆直前行的虛影,瞬間而至!
一雙慘白卻生長着綠色青筋的手掌,緊緊併攏如利刃一般,十指尖端鋒利入鉤,目標是百里安的咽喉!
百里安想也沒想,反手就去抽出腰間酒酒姑娘送他的秋水劍。
但那青面獠牙的屍魔速度是何其之快,在他一個眨眼的功夫,只來得及驚鴻一瞥他的樣貌便直接出現在他跟前。
屍魔的手臂挺得筆直,利如長鉤的指甲距離他更近。
百里安肉眼甚至還來不及捕捉那利爪的軌跡,耳旁只聽得一陣鋒利利刃劃開空氣的聲音,便知這長長指甲到底有多鋒利了。
可是他腰間的秋水劍不過堪堪拔出一小半而已,根本來不及揮劍格擋。
喉嚨間清晰地感受到一抹如電的涼意。
百里安心中絕望頓生,暗想自己的咽喉非得給這狠物戳出十個窟窿眼一般。
他來不及拔劍,自知難逃一死,心中不禁擔憂起那隻剛剛結識的憨厚小鹿。
「跑!!!」
百里安眼眸大睜,唇中迸發出驚人的吼聲!
下一刻,那吼聲噶然而止,湮滅在他的喉間。
十指利如鋒地將他喉嚨捅出一個深深凹陷的痕迹。
小鹿睜大驚恐地獸瞳,清澈的瞳孔中清晰地倒映出他那凹陷得詭異地喉嚨。
百里眼前的世界都黑了下來,他看不見任何東西。
喉嚨出傳來的劇痛讓他的身體無法停留在原地,那股巨力讓他砰然倒飛而出!

《長夜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