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巐祭誅魔
巐祭誅魔 連載中

巐祭誅魔

來源:google 作者:夕木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千栩 夕木乙 奇幻玄幻

【單女主+無系統】六陸世界,魔族占其二在人族生活的北赫大陸,一個魂體被封的少年被帶入龍章煉骨堂,開啟了一條雙淬的回歸之路通關幽幽林,探秘混沌界,仙域尋遺書溯往追昔,不過是一場歷經千萬年的人魔拉鋸展開

《巐祭誅魔》章節試讀:

屬於女孩的哭聲從遠方不間斷的傳入少年的耳中,少年咂咂嘴,靠着一棵樹坐了下來。

他從懷中掏出那顆圓圓的果實——靈果,圖秋雅給他的。

少年放在嘴邊咬了一口,很香,於是又忍不住咬了第二口,第三口……直到吃得只剩果核。

少年將果核隨手往後扔去,也沒管自己使了多大的力氣,只是在兩三個呼吸間,他的右邊肩膀被狠狠地杵了一下。

少年本可以憑他的感知力躲開,但在聽清楚來的是誰後就放鬆了,是位老朋友。

「阿黃啊,誰又惹你生氣啦……呃……」少年笑眯眯地看過去,當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後,尷尬地眨了眨眼。

一隻擁有着紫色瞳孔的銘山鹿站在他的身邊,漂亮的鹿角上卡着一顆被吃得只剩核的靈果,其角度之准,其力度之牢,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

「哈哈,哈哈,我馬上取下來。」少年一臉討好地湊過去,將果核從這隻銘山鹿的鹿角上取了下來:「好了,好了,您又恢復了您英俊瀟洒的身姿。」

被少年稱為阿黃的銘山鹿偏了偏頭,斜着眼睛看向少年,彷彿露出了一臉鄙夷。

「你是來找我的嗎?知道我每次從那邊出來,都會經過這裡?」少年始終笑嘻嘻的,完全不覺得不好意思,就像剛才的事沒發生一樣。

阿黃用鼻子發出了一聲輕哼,將四肢彎曲下來,並用鹿角指了指自己的背。

少年會意,嘴角牽出柔和的弧度,走過去,躺在銘山鹿的背上,輕輕地哼起了不成調的曲子。

好一會兒,少年的聲音漸弱。陷入沉睡前,他低喃了幾個字:「如果沒有你們……」便再沒了聲。

阿黃卻在這時發出了一聲如嬰兒的輕嘆,將鼻子湊過去,蹭了蹭少年的手。

她的蘇醒是因為這個少年,如果沒有他,她還不知道會強制沉睡多久。

應該是在六年前,這個少年滿臉是血地闖入了她沉睡的山洞,暈倒在一隻雌鹿的屍體邊,而他臉上的鮮血順着鬆軟的土壤往下流,非常巧地滴在了封印她的琥珀上,她從未被其他異族用鮮血喚醒過,或者說她沒有被任何族群用任何一種方法喚醒過,卻偏偏被這個少年解開了沉睡的封印,這大概就是她尊父口中的時機。

之後,靈骨未全的她暫時用那頭死去的雌鹿的屍體做掩飾,並通過尊父留給她的龍角改造了這隻鹿的外形,開始試着照顧這個昏迷的少年,可惜她雖然沉睡了近萬年,從閱歷上說卻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幼靈,連自己都可能不太照顧得好,何況是眼前這個異性異族?

幸好,第二天,這個少年就醒了,他把她當成了救命恩靈,跟她說了很多話,她便知道了他是因為跑去淬鍊魂體才把自己弄得七竅流血暈死過去。

少年說他的師父不讓他去,他便偷偷地去。他還說他這個便宜師父想收他為徒想了好久,之前他不肯,因為他父親就是很厲害的驅魔師,他想跟着父親學本事。

可弟弟出生後,父母對他的態度就變了。以前父母會把好的都留給他,弟弟出生後就要什麼都讓給弟弟,再後來父母開始頻繁地責罵他,甚至責打他,很多時候他都不明白他做錯了什麼,即使是這樣,他也沒答應他師父。

直到他父親再也不教他任何東西後,他才認了這個便宜師父。

他說他師父對他很好,雖然也嚴格,也會批評他,但他感受得到他師父對他的關心,這種關心是他很久沒得到過的,所以他不想讓他師父擔心。但他也想變得更好,最好是能成為雙淬者,開始真正的修鍊。

結果,連續兩年都沒成功。

她認真地聽着少年的絮絮叨叨,感受着久違的生命的氣息,彷彿又回到了沉睡前有笑有淚的孩提時光。

之後,她就跟着少年去了很多地方,少年每次見到自己都會很驚訝,大概在奇怪為什麼自己會跟着他。

她自己也在想,是啊,為什麼?

大概是自己缺乏安全感,而這個少年喚醒了自己,又對自己有着滿滿的善意,便本能地去追逐這份安全感——當然,她也有想將這少年踢飛再也不去找他的時候,比如,這少年給她取名為「阿黃」的時候。

於是,她看到了少年這幾年的變化,那個曾經會委屈地抱怨着爹娘把愛都給了弟弟的男孩,變成了不再計較爹娘的愛給了誰,用笑容偽裝一切的少年。

在驅魔方面,他擁有着超出常人的天賦,也有超出常人的狠勁,只是,她偶爾也會懷念當年那個會毫不保留地展示自己脆弱的男孩,那才是真實的。

昏暗的空間內,少年在壓抑中醒來,他環顧四周,發現四處空茫茫一片,只看得見自己。

少年一點也不驚訝,熟門熟路地往前方某處走去。從他有記憶開始,就經常做着類似的夢,他從起初的害怕、不解,到開始探索這個夢境,日漸認為這絕不是普通的夢境,而是某種暗示。

所以,每當「夢境」出現,少年都會主動採取行動,爭取探索到更多的信息,讓自己能夠儘早解開這個奇怪的暗示。

前方出現了一些模糊的聲音,少年湊耳聽了半晌,仍是聽不清楚,也許是夢境的關係,也許是對方刻意為之。

少年沒有停下腳步,他知道接下來還會有很多畫面出現。

最先出現的是一處看不到盡頭的山谷,山谷上空雲霧環繞,像一些深沉厚重的過往被輕掩一般,完全不是盛輝界才有的景象。

少年置身其中,穿過了很長的一條小道,來到一座恢弘的建筑前,一個大大的「千」字浮現。

少年一直在猜測這個「千」字代表什麼,是數量?是代稱?又或是一種字謎?

在他能夠看到這個「千」字時,他已經有了那個便宜師父。他問師父「千」是什麼意思?他師父說了很多種解釋:有大魔族中隱魔的數量,有法器的名稱,有古老勢力巐競中的一個家族姓氏,有鴻鼎界被一些雙淬者用來奠基的心法,也有被雙淬者用來修鍊的術法等等,聽得少年無處分辨哪個才是真正的答案。

奇怪的是,在他將疑惑問出來後,他的這個「夢境」中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再出現這個「千」字,以至於探索的進度一直停留在這座恢弘的建筑前。

少年那時候才領悟到,或許不能將夢境的內容說出去。

之後「千」字再出現,少年用手輕輕碰觸到這個字的上方,才有了新的進展。

眼前畫面轉變,是讓人覺得眷戀又不敢深陷其中的溫馨:一個美麗的母親親吻着懷中的孩子,笑容中是隱藏不住的喜愛,旁邊站着一個高大的身影,面容模糊,卻能夠感受得到對方同樣的歡喜,在這位母親的另外一邊還站着一個俏麗的姑娘,她的表情相對豐富,開心中夾雜着幾分好奇,一副想碰奶娃娃又不敢碰的樣子。

少年垂下眼眸,緩慢卻堅定地繼續往前走,這一圈溫暖化為漣漪慢慢消散。

接下來便是一幕幕讓他在第一次見到時心緒久久無法平靜的畫面:

一個大魔族挖出了一個人族的心臟。

一個大魔族吸幹了一個人族的血。

一個大魔族打碎了一個人族渾身的骨頭。

一個大魔族剝下了一個人族的皮。

一個大魔族抱着一個襁褓里的孩子一同墜落……

他雖然從沒有見過真正的大魔族,但他非常堅定地相信那就是大魔族。

這些畫面只有真正看到,才能體會到其中的殘忍和血腥。

少年閉眼深吸了一口氣,甩掉那不自覺產生的壓抑。

場面再次更換,少年來到一處狹長的溶洞中,明明是夢境,卻感受到了沁入皮膚的冰涼。

少年無心欣賞溶洞奇幻的景色,往深處走去,因為他知道在溶洞的深處,有個人在等他。

果然,一道高大的身影在少年來到後轉過了身,此人眉眼模糊,頭戴銀、貝、葉為飾的發冠,耳垂上有奇異的紋路,周身隱隱有着迫人的威壓。

少年沖此人揮了揮手:「我來了。」

對方單手一划,在少年面前現出一幅圖,圖上的內容看上去像是在介紹人族軀體上的經脈分佈,但更奪人眼球的,是那些在經脈上面閃爍着的光點。

似乎是穴位,又比穴位數多很多,粗略一掃恐有數萬個。

他自己胡亂的起了個名,稱之為奇穴。

少年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猜這應是對方想教自己些什麼,於是每當看到這張圖,他都會努力地去記上面的內容。

這些年下來,已經記得相當牢固。

對方似乎也想考一考少年,偶爾會隱藏一部分內容,讓少年用手將之補充完整,每次補充完畢,就是夢境的結束。

而這次,當少年再次將這幅圖補充完整後,夢境竟然沒有結束。

少年有些開心,終於有了新的進展。

他朝那人走近了幾步,問:「你是誰?」

對方沒有回答。

少年又走近了幾步,壯着膽子用手推了推對方。

對方終於有了反應,「他」抬起一隻手,手心朝上攤開,露出裏面的血精。

少年將血精拿起湊近了看,看到裏面刻印了兩個字——千栩。

「千栩?是你的名字嗎?」

對方輕輕地揉了揉少年的頭,發出了一聲嘆息。

明明眉眼如此模糊,少年卻清楚地看到,一滴眼淚從對方的眼中滑落,直直墜入地面。

少年莫名感到一陣窒息。

腳下的地面忽地震動起來,少年的兩腳中間迅速裂出了一條縫隙,縫隙越來越大,以至於少年來不及反應就已墜落。

「啊——」

少年驚坐而起,大口大口地喘氣,汗水順着額頭流了下來,滴落在乾燥的土地上——這不由讓他想起了夢境中,那人的眼淚,也是這般滴落在地。

一陣溫暖的觸感通過少年的手臂傳入全身,讓他意識到此刻已經回到現實。

「抱歉,做了個噩夢。」

少年平復好心情,站起身,朝正關切地看着他的銘山鹿笑了笑。

「我沒事。」

少年看了看時辰,六星齊聚的景象已經消失,上空有了一絲魚肚白,差不多又是人族活躍的時刻。

「我打算跟着師父去紅遞城,聽說他在那裡建了一處煉骨堂,很多單淬者都在他那兒提升實力。」少年看着銘山鹿,問道:「你跟我一起去嗎?」

銘山鹿點點頭,幽深的紫眸蘊含著深邃的光芒。

《巐祭誅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