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成為聖人是一種什麼體驗?
成為聖人是一種什麼體驗? 連載中

成為聖人是一種什麼體驗?

來源:外網 作者:要離刺荊軻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要離刺荊軻 都市言情

展開

《成為聖人是一種什麼體驗?》章節試讀:

☆免費小說閱讀
[
]
徐吉悠悠的醒來,睜開眼睛,他迷迷糊糊的嘟囔起來:「是在做夢?」
然後,他又笑了:「果真是夢呢!」
若非是夢,眼前的這些事物,怎會如此離奇、誇張?
一枚枚鴕鳥蛋一樣大的寶石,鑲嵌在身前的一座座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基座上。
這些基座看上去彷彿是按照着某種規律環繞着他排列的。
鑲嵌在其上的寶石圓潤天成,就像是傳說中的夜明珠一般,散逸着迷人心神的微光。
不獨如此,寶石之中,還有着淡淡的薄霧,從中悄然流出,並浸染周圍。
故此,身周儘是氤氳的五彩薄霧。
讓人彷彿如在仙境一般。
而更讓他不敢相信的,還是那薄霧之中,若隱若現的一件件五光十色,綻放着如意吉祥之光的寶物。
只能是夢!
也只有夢中,才有如此荒誕的事情。
「要不……」徐吉搖搖頭:「我再去喝點?」
夢中的聲音,清靜寡淡,充滿着磁性,無比好聽,哪怕是最好的播音員,也不過如此!
這聲音不僅好聽。
而且,似乎蘊含著無窮智慧和玄奧一般。
叫人聽着,如飲醇釀,搖搖欲墜,恨不能長久沉浸其中。
「這……」徐吉喃喃自語:「也太誇張了吧!」
這聲音真好聽!
「要是現實我也有這麼好聽的聲音……」
「恐怕早就有妹子來追我了……」徐吉忍不住的想着。
可惜,這只是一個夢罷了。
然後……
他低下頭,看到了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和坐着的蒲團。
衣服好像是道袍?
他眨眨眼睛,想起了那部被他刷了好多次的電視劇。
飛雲真君日常穿的,貌似也是這個款式?
只是……
他伸手摸了摸這道袍。
道袍薄若蟬翼,但摸着卻又有着厚實的感覺。
更重要的是……
這道袍上面,似乎有着隱晦的光華,在慢慢流動。
這哪裡是什麼道袍?
仙袍吧?!
還有,這屁股下坐着的蒲團。
伸手一摸,毛茸茸的,非常舒服!還有着七色之光,在蒲團之中互相交織。
坐着,好似坐在水雲之上,軟軟的,非常舒服。
徐吉咽了咽口水,他感覺事情好像沒有這麼簡單!
這貌似不是夢啊!
夢裏面,怎麼可能有觸感和舒服這種概念?
這又不是春天的夢!
忽地……
徐吉只覺心血來潮。
他左手手指,下意識的按照着某種規律運動起來。
就像是電視里的神棍們算命一樣。
於是,他知道了一個事情。
會有客臨門!
而且,客將自天上來!
徐吉愣住了!
隨即,他恍然大悟!
「我……」
「穿越了?!」
「而且,穿越成了某個仙俠世界的老怪?!」
頓時,他慌得不行!
………………………………
呼呼……
耳畔,有着什麼東西在輕輕響動。
涼風吹在身上。
但炎熱卻依然揮之不去。
等等!
涼?熱?
怎麼會有這種感受?!
巫妖之劫前,就已經證道成聖,無垢無塵,與天同存,與道同在的他。
能歷萬劫而不磨,履因果而不沾。
身為聖人,陰陽五行,存乎一心而已。
休說什麼冷熱了。
聖人萬劫不磨,萬法不沾,早已臻於隨心所欲,無所不能之境。
所以……
怎麼會有涼意?
又為何會感覺到炎熱?!
念頭至此,通天教主睜開眼睛。
眼前的一切,讓他的眼睛都為之一凜。
須知,他的道心,早已經千錘百鍊,不可動搖。
即使是萬仙陣中,遭遇了長耳定光仙背叛,他也未曾動容。
但眼前一切,卻讓他露出了驚訝之色。
他發現自己坐在一個小小的逼仄的凡人屋舍之中。
頭頂,有着一盞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燈,在大放光明。
但偏偏,沒有發覺任何的靈力。
門外熱浪滾滾,好似火爐般。
在身前不遠處,一台奇怪器物,無風自動。
一片片葉子一樣的東西,在被某種力量催動着,高速轉動,不斷吹來涼風。
而他也沒有坐在蒲團上。
屁股下面是一張有些略硬的破舊座椅,就是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
身前是一個透明的琉璃鑲嵌的方形柜子。
柜子里,放着許多看上去包裝精美的物品。
而在這個柜子兩側,堆磊着許多看不懂的東西。
再向前,則擺着兩個大約八尺左右高的長方形的琉璃櫃。
櫃中似乎擺着許多東西。
好像是一瓶一瓶的。
這些琉璃櫃,居然在沒有術法神通的情況下,在這樣的炎熱季節,自動的發出陣陣冷氣。
小小的屋舍,被這些東西塞得滿滿當當,擁擠不堪。
通天教主低下頭,看到了自己穿的衣服。
不是他日常穿的混元先天道袍!
而是一種極為精緻的布料!
沒有道法痕迹,也沒有洞天福地的氣息。
但輕便、透氣、舒適。
伸手一摸,他更加好奇了。
「此物非絲非麻……非先天所有,亦非後天之物所長!」
「此間之物,泰半皆如此!」通天教主的眼睛,掃視着一個個視線內的物品,點點頭,嘆道:「端的奇妙!」
更奇妙的,還是此方天地!
通天教主輕輕伸手,在空氣中一掬,只抓到了一絲肉眼不可見的靈氣痕迹。
這裡的靈氣微弱到近乎不可察覺,恐怕連個後天靈寶的胚子也難以孕育!
通天教主又沉下心來,感應自身。
那歷萬劫不磨,千錘百鍊的混元大道仙體,無影無蹤。
那幾可開天闢地,重定地水風火的無量法力,也同樣無影無蹤。
截教寶庫之中,那萬仙諸寶,失去了聯繫。
彷彿被斬斷了因果一般。
同樣被斬斷了因果的,還有他祭煉的諸多先天靈寶。
這就讓他不由得警惕起來。
「誰在算計我?」他皺起眉頭,下意識的想要推算。
手指掐了半天,一點反應也沒有。
他醒悟了過來:「此身不過凡軀俗體而已!」
「哪有什麼法力?」
「既無法力,如何推算?」
確實,現在的身體,就是一具徹徹底底的凡軀俗體。
人族的凡人之軀!
而且這肉身脆弱的很,和印象中的人族,也是相去甚遠。
須知,人族乃是蝸皇宮中那位所造,又受太上大師兄教化,開道德文明之光。
乃是紫霄宮中欽定的天地新主,萬物之靈。
故此,人族雖然強弱不一,但各項條件卻十分平衡。
雖然肉體比不過巫族,神通法力也遠遜於妖族。
但人族,肉體練得,神通修得。
有巫妖之長,而無巫妖之弊!
於是,竟有人族能通過後天修鍊,與先天神靈比肩。
其中佼佼者如楊戩、雷震子、聞仲等人,更是以後天所生之生靈,超越太古以來的許多強者!
但這具肉身……
神通法力全無,姑且也就算了。
肉身之脆弱,真的是不忍卒睹!
兩條胳膊,比婦人的還要細,恐怕連個百斤重的兵器都拿不動。
一雙綿軟無力的雙腿,怕是跑不了幾十里,就要抽筋。
一身筋骨,沒有絲毫彈性,興許連一丈高的土牆也跳不過。
五臟六腑,更是毫無韌性可言,丈的高牆上跳下去,結果可能是直接死亡。
如此肉身,怕是隨便來條山裡的大蟲,都能一爪子拍碎了。
所以,通天教主很疑惑。
「如此脆弱的肉身,若此界人族,皆是如此,那麼這些人族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同時,他也很好奇。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如此貧瘠的靈氣,怕是西方教所佔據的西牛賀洲,也敢說『造化鍾靈秀』、『福運綿萬古』。
「難道,此地是西方那兩位道友,秘密開闢的婆娑世界?」通天教主皺起眉頭。
封神劫後,西方教的那兩位道友,便各自隱遁到了凈土之中。
這既是為了避免被他找到機會,逮住了落單,做過一場。
也是為了一樁圖謀萬古的大事:開闢西方婆娑世界。
這是那兩位道友的大願之一。
乃是西方教欲要興盛的必由之路。
但通天教主只是稍微想想,就明白這裡不可能是西方婆娑世界。
那兩位道友,也沒有這麼大能耐!
千年之前,才在萬仙陣中交過手。
通天教主對那兩位道友的能耐很清楚。
正想着,門外走進來一個消瘦的男子。
他匆匆忙忙的走進來,腳步虛浮無力,臉色蒼白如紙。
眼中密密麻麻的都是血絲。額前的頭髮也已經脫落了許多。
就好像,被什麼邪物纏身,也如被什麼妖物採補過一樣。
這人一進門,立刻就衝著通天教主說道:「老闆!借個打火機用一下!」
通天教主看着對方。
老闆?
我嗎?
打火機又是什麼?
那凡人卻是毫不客氣的直接伸手,從琉璃板的一角,拿起了一個東西。
然後從衣服兜里掏出一個和琉璃櫃中擺放着的盒子差不多的紙盒,從其中抽出一根細長的包裹着某種干葉的東西,叼在嘴中。
啪嗒一聲,一點火光燃起。
對方叼着嘴裏的東西,送到火光里,點燃了那物,一股讓通天教主感覺很不舒服的味道,彌散開來。
那人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臉上多了一絲紅潤的顏色,看上去好像吸食的是什麼靈丹妙藥一般。
「可憋死我了!」凡人深深的吸食了一口那物燃燒後的煙霧,吐出一個煙圈,神態有些像餓了許久的饑民終於搶到了一口吃的。
「謝了!」凡人男子隨手將東西放回去,拔腿就走。
他一邊走,還一邊嘟囔着:「媽蛋哦,今天又要加班到12點……」
通天教主看着那個凡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口。
他搖搖頭有些看不懂了。
「此人氣血衰弱,陽氣不足,神魂暗弱,已是傷及根本!」
「但他卻不知死之將至,反而不知死活的繼續消耗自身元氣!難道他不知道,再這樣下去,他的自身元氣,就要消耗殆盡?」
像那凡人的情況,通天教主知道,最好的辦法,便是休養生息,恢復氣血,再以靈丹妙藥調理肉身,有條件的話,最好前往一處洞天福地之中,吸取天地精華,溫養肉身。
如此,方有恢復的可能。
但那人非但沒有採取任何措施。
反是繼續消耗自身。
再這麼下去,他必然油盡燈枯,命不久矣!
「而且,他方才吸食之物,也絕非善物!」通天教主回憶着方才所見,便打開身前的琉璃柜子,從裏面取出一包與那人摸出來的紙盒一樣的東西,這紙盒觸感很軟,表面有些硬,上面有着許多的文字與圖案,都很簡單,沒有蘊含任何力量,自然也不可能存在混淆因果、顛倒認知的神通。
所以通天教主只是看了看,便輕易的辨認了出來。
左上角的一個圖案下,是『過濾嘴香煙』五字。
在正中則是『玉蘭香煙』四字。
而最下面,則用着加黑加粗的文字提醒着:本公司提示:
吸煙有害健康!
請勿在禁煙場所吸煙!
翻過去,盒子背面也有着加黑加粗的文字提醒:儘早戒煙有益健康!
戒煙可減少對健康的危害!
「怪哉!怪哉!」通天教主越發的看不懂了。
此方天地,事事都透露着詭異。
文字簡單、易懂,器物精美、方便。
就是沒有力量,也沒有神通。
就和這手上紙盒上的文字一般。
充滿了詭異,也充滿了矛盾!
通天教主將紙盒輕輕一彈,紙盒外面包裹的透明薄膜便被彈開,再輕輕一撕,盒子里裝着的東西,便散落出來。
一根根細長、標準的包裹着干葉子的紙筒狀的物體,散滿了整個琉璃板。
他從中拿起一根放在眼前端詳,又放在鼻前聞了又聞。
接着,通天教主模仿着那個凡人,從琉璃板角落擺着的凹槽物中拿起一個『打火機』。
輕輕一按,啪嗒一聲,有火光出現,便點燃手中的東西,淡淡青煙裊裊升起。
嗅了嗅煙霧,通天教主的眉頭便皺了起來。
「此物果然有毒!」他輕輕說道。
他如今雖只是肉體凡胎罷了。
但眼界和眼力,卻並未遺失。
自太古迄今,無數歲月,他見識過的東西和事情,不勝凡舉。
自然,沒有什麼東西,能逃得過他的這雙慧眼。
於是他知道此物應是此方眾生,採摘了某種有着提神功效的草藥,晒乾後製成的。
然而此物除了能提神之外,恐怕還有着毒性!
特別是吸食,將會玷污肺臟,甚至還可能污穢神魂,叫神魂之中的那一點最為珍貴的先天靈光蒙塵。
即使修士吸食了此物,都可能有損根基。
至於凡人?
若是吸食此物,根基受損,基本上就等於被剝奪了修鍊資格,從此再無窺見長生的可能。
除此之外,吸食此物,對凡人而言,相當於服用某種污穢的毒物。
雖則不能馬上索人性命,但長此以往,日積月累,對壽元的損害,恐怕不亞於為邪魔外道之術所害。
方才那人,本已是油盡燈枯,又不知自愛,吸食此物。
在通天教主眼中,這簡直就是被外道妖邪採補之人,不思修養身體,反而勾搭上了一頭從血海里跑出來的阿修羅,簡直是自尋死路。
只是……
手中之物,緩慢燃燒着。
淡淡煙霧,飄入鼻中。
通天教主的眼瞳猛然放大!
他看向那根燃燒的所謂『香煙』。
他的肉身,竟也在蠢蠢欲動,發出想要吸食的渴望!
這具肉身,也吸食這等毒物!
而且,沉迷此物!
與那剛剛被他批判過的凡人一般無二!
怒意,在通天教主心中沸騰。
落入算計的感覺,襲上心頭。
「若果真被人算計……」
他習慣性伸手向前,卻抓了個空。
青萍劍不在!
但他沒有失望,也沒有沮喪,更沒有低沉。
反倒,激起了無窮鬥志!
「那算計之人可就要當心一點了!」
他乃通天,是截教主!
「若被我脫得此中樊籬,必定叫汝好看!」
大不了,打他個天地殘破,殺他個血流成河!
那時,即使紫霄宮怕也沒有什麼話可說了。
算計聖人?
那就要做好被聖人打破山門,挑落一切的準備!
反正,他如今孤家寡人一個,無所牽掛!
☆免費小說閱讀
[
]

《成為聖人是一種什麼體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