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成為血族後:我收了一個病嬌使魔
成為血族後:我收了一個病嬌使魔 連載中

成為血族後:我收了一個病嬌使魔

來源:google 作者:姜陸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緹璐 現代言情 艾森莫德

鎮魂歌響徹街道,他們將會趁夜而來,賦予你永生的靈魂風華無雙驚才艷艷,翻手為雲覆手雨——抱歉,這不是他,這是她清冷克制卻只想做信仰之人最鋒利的劍——猜對了,這,才是他今夜這猩紅的幕布已經拉開,木偶戲正在上演……誰又是真正執棋之人?「萊特,吸血鬼去談戀愛是不用顧及人界的規則?」「陛下為何這麼問?」「我對我的使魔很感興趣」「?」說人話:吸血鬼女王和使魔侍從不得不說的甜寵二三展開

《成為血族後:我收了一個病嬌使魔》章節試讀:

「唔你真的好可愛!」姜緹璐忍不住對着安洛rua來rua去,「你叫什麼名字啊,以後可以常來玩哦。」

「嗚嗚嗚小殿下她叫我常來哎!」安洛高興的嘰嘰喳喳。

「安洛。」艾森莫德緩緩吐出兩個字,冷的感覺下一秒要將安洛掐死。

「哎?」姜緹璐疑惑的看着艾森莫德,不知道他怎麼會知道這個小鳥的名字,但是還是捧起小鳥對着安洛說:「安洛你好!我是姜緹璐!」

怎麼會有人可以拒絕軟軟乎乎可可愛愛的肥啾呢!

「你好你好!」安洛高興的說著,但是落到姜緹璐耳中便是一陣嘰嘰喳喳。

安洛高興的撲騰小翅膀,看到一旁小殿下越來越冷的眼神,趕緊裝作一隻普通小鳥一樣撲哧撲哧飛到了窗檯旁邊。

「哎,你要走了嗎?」姜緹璐看到小鳥站在窗台上扇動小翅膀。

「啾啾啾……」安洛裝作是普通的小鳥給予回應。

「好哦,那下次常來玩哦。」姜緹璐走到窗戶邊,「下次給你準備好吃的。」

安洛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但是迫於一旁越來越濃烈的威壓還是只在空中停留了一刻便飛走了。

「啊……第一次見到這麼可愛的啾。」姜緹璐將窗戶關上,這才轉頭看向艾森莫德。

那股香氣仍舊很濃郁,要不是她剛剛吃了抑製劑,這氣息只會在她感官中更加放大。

姜緹璐想着,黑色眼瞳中划過一絲紅,還是被艾森莫德精確的捕捉到了。

「你……」艾森莫德想了想安洛說的,艱難開口,「你要吃掉我嗎?」

???

姜緹璐懵在原地:「誰跟你說我吃人的?」

就算我是吸血鬼,你也不能把我當成食人魔吧!

「我不會吃你,你放心。」姜緹璐扶額,欲哭無淚,看着這個站在自己面前略顯局促的男人,不是很懂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不過……」吸血鬼的頑劣惡作劇因子開始躁動,她瞬間壞心思地湊上去,見到男人的瞳孔一震,像是墨水裡的銀粉漾開。

她在艾森莫德的脖頸旁輕嗅,緩緩開口:「你聞起來真的很像一塊香香軟軟的小蛋糕。」

艾森莫德並沒有說話,或者說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如果寢屋的光線再好一些,大概能看到他泛紅的耳朵,神情卻依舊鎮定自若,唯獨臉上兩抹淡淡的緋紅出賣了他的心情。

姜緹璐看着他,忍不住笑出聲:「好了,逗你的。」

她一退回去,艾森莫德剛剛那種奇異的感覺也就消散了。

「咳咳咳,言歸正傳。」姜緹璐看了看外面的天,「我還好多東西沒問你呢。」

姜緹璐思索半天,也不知道從何問起,血族敏銳的嗅覺讓她知道他的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感嘆魔物也有這麼好的恢復能力,一下子想到了什麼,忽然亮出拳頭:「走,我們出去打一架,讓我看看你的實力。」

「小姐……」艾森莫德也不知道如何稱呼她,只覺得叫全名不太禮貌,便隨着城堡里其他人的稱呼,「魔物是沒有REWOP的,我現在可能無法和你……切磋。」

「沒事,我也不太用能力,我們就赤手空拳打一打。」姜緹璐絲毫不在意什麼REWOP什麼的,拉着艾森莫德往外走,嘴裏還在嘟囔着,「萊特說我自己領回來的要自己帶,那我就先從我拿手的開始吧。」

他們來到城堡外一片姜緹璐慣常訓練的場地。

「不許留情哦。」

姜緹璐右腳踏着空氣,整個人騰空而起,帶着一陣勁風,左手出拳朝男人打去。艾森莫德見姜緹璐來勢兇猛,也輕巧一躍,避開了姜緹璐的正面攻擊,只是用手淺淺護住了她拳頭的攻擊後向著前方推掌。身體微側,用右腿抵擋住了姜緹璐左腿企圖將他勾倒的行為。兩人相觸,驀地彈開,沙塵飛揚,震得樹葉瑟瑟作響。

「不錯啊。」姜緹璐第一次碰上可以和自己這樣對打的人,開始更認真的對待,緊緊盯着艾森莫德的行動。

艾森莫德仍舊是防禦的狀態,心底也不免讚歎第一次遇到體修這麼厲害的血族,這般打法在魔界也是不多見的。

須臾,姜緹璐迎面沖向艾森莫德,側身而動,右腿橫掃,凌空一腳飛出,徑直朝着面門而去。

艾森莫德竟是用手去接她腳的攻擊,一個借力打力,局勢瞬間反轉,姜緹璐一時間也沒想到居然會被自己的力量推出去,整個人不受控制的被彈向遠處。就在她以為要摔下去的時候,忽然落入了一個懷抱,艾森莫德穩穩接住了她,準備往下落。

就在快落地的時候,姜緹璐又從他懷裡動身,一瞬間反制了艾森莫德,結果一下子沒站穩,兩個人倒在了草地上。

男人一聲悶哼,姜緹璐趴在他身上趕緊起身不太好意思:「我輸了,你還好嗎?」

又是濃郁的香氣,她微微喘息,眼瞳差一點被紅色覆蓋,感覺不對趕緊晃了晃腦袋驅散這種感覺。

「我沒事。」艾森莫德從草地上起身,看到姜緹璐神色不對,微微頷首:「小姐不用擔心,你這個水平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很厲害的了。我沒有能力,正好也可以靠這個保護小姐。」

他剛剛看的很清楚,那明明是吸血鬼想要吸血進食的樣子……

但是她卻忍了回去。

「艾森莫德,你先回去。」姜緹璐突然轉身就走,「我等一下再回去。」

說著人就消失了。

姜緹璐來到了城堡頂樓。

眼中的血紅已經遮掩不住,她整個人跌落在地,一隻手緊緊按着胃部,強忍着那股飢餓感。

怎麼這次來的這麼快!

果然就和零食不能當飽一樣么……

兩個虎牙逐漸變成獠牙,姜緹璐趕緊拿出藥盒,慌慌張張倒着葯,也沒注意滑落了一片在地上,趕緊吞了兩片葯下去。

眼底的紅漸漸沉寂,但是獠牙卻並沒有再收回去,一張嘴便能看到。姜緹璐看着天台一片水面自己的倒影,不由得苦笑。

「也沒錯,我本來就是吸血鬼。」

她沒有注意到遠處的一棵高大的樹上,艾森莫德坐在樹上將這邊的動靜看的一清二楚。

姜緹璐對着那一小片水面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便轉身回了寢屋。

並未注意到天台上飛來一隻烏鴉,銜走了那個粉紅色的藥片。

一開門就看到艾森莫德站在窗邊,姜緹璐佯裝無事發生往床的方向走去,快到中午了,她得休息了。

她剛躺下,眼前就落下一片陰影。艾森莫德經過了強烈的思想掙扎,還是按魔界的習俗決定履行自己現在作為一個魔物的任務。

他將窗帘拉上,走到床邊單膝跪地:「小姐,如果你喝不慣其他的血液,你可以喝我的。」

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他只覺得臉上一陣灼燙如火燒。

姜緹璐沒想到他已經發現了這件事,眉頭緊蹙,直戳了當的拒絕:「這不關你的事情,你去好好休息。」

將艾森莫德趕進了裡屋,姜緹璐忍不住疲累昏睡過去。

下午兩點,日光更甚。城堡里寂靜不已。

被姜緹璐趕進屋子的艾森莫德卻沒有睡意,他想着這幾天的經歷,着實覺得有一點恍如隔日。

突然,裡屋的暗門打開,把他一驚,他欲起身,卻被一個人捂住了嘴,見來人是熟睡着的姜緹璐,神色一變。

姜緹璐閉着眼睛,湊到他脖頸不知聞着什麼,然後雙手雙腳笨拙地爬上大床,懷裡還抱着一個枕頭。

「嗯……好香的麵包………」她環抱住艾森莫德,臉在他懷裡蹭了蹭,又睡過去了。

艾森莫德整個人僵硬不已,幸好兩人之間還隔了一個枕頭,要不然怕是更尷尬。

他默念着從安洛那裡聽來的人界的清心經,感受着女孩柔軟的頭髮,心更是靜不下來了,只希望白天趕緊過去。

——

萊特拎着一排人界的快遞盒和一個精緻的小袋子,滿臉冷漠地敲着一個木屋的門。

「誰啊——」

一個穿着黑衣服的女人打開門,一雙如樹葉新綠的綠眸毫無波瀾的看着萊特:「你來了。」

萊特也面無表情的晃了晃手裡的小袋子:「送你的,都是些沒用的小玩意兒。」

又將快遞盒摞在她面前:「還有你的快遞。」

「哎呀呀呀,來都來了還幫我拿快遞。」女人一改之前冷漠的語氣,開心的接過小袋子,看到裏面高大上,很好看的沒用小玩意,笑意不減:「我最喜歡沒用的小玩意兒了。」

眉間三片葉子的烙印也忽閃忽閃,用來固定一頭長髮的樹枝也開心的開出了一朵花。

女人和秦景煦所見的醫師面貌並無二致,只是多了一個烙印而已。

「西爾維婭,好久不見,你還是這樣。」萊特看到她一屋子囤積的東西,不由得扶額,「我還以為你在人界待久了可以改變一點,事實上並沒有。」

甚至學會了買快遞!

「這不是我一壓力大就犯倉鼠囤積症嘛。」西爾維婭癟癟嘴,「況且我買的都是有用的東西。」

萊特肩頭的烏鴉和屋子裡西爾維婭的渡鴉互相唧唧咋咋的,像是嘮家常,叫的好不熱鬧。

「對了,這麼多年,你怎麼突然來找我。」西爾維婭拆開一個個快遞盒的花盆放在一旁,「上一次你找我應該是五十年前了,咱倆一直是靠鴉鴉通信的。」

萊特伸出手,手心放着一枚粉紅色的藥片:「我是想來問問你,這個是什麼。」

西爾維婭瞟了一眼,輕描淡寫的說:「這是我前兩天做好的seBI-374,可以抑制吸血鬼短期內不去吸血的衝動。」話音剛落想到了什麼,整個人轉過來看着弔兒郎當的萊特,音量都大了好多:「別告訴我這是你吃的!」

萊特眼中划過什麼,轉了轉手腕的佛珠,似是露出一絲嗤笑:「怎麼可能。」看到西爾維婭剛剛略顯震驚的表情:「怎麼,純血種不能吃?」

「也不是不能,只是你們純血種本身就對血液要求很高,這種東西也就是墊墊肚子,普通吸血鬼能頂好幾天。你們……就和人類健胃消食片類似,還是一下子會餓,只能管一頓飯還有助消化作用。畢竟這屬於血獵的研究,他們都不知道吸血鬼還有純血種的存在,他們的分級還停留在低級中級高級。」

「呵,有意思了。」萊特似乎想到了什麼,忍不住呵笑。

「怎麼了?」

「好奇某些人還能撐多久,硬要和本能抵抗。」萊特指尖微微捏着藥片,食指和拇指一動,藥片化為齏粉隨風散去。

「你不會認識那個人吧,別折騰人家了。」西爾維婭將萊特給的小東西一一擺放在自己的置物架上。

「不會。」萊特像是解答了疑惑,喝盡桌子上西爾維婭屋子裡機械人泡好的茶,「茶的味道不錯,真出事了我會出手。」

「走了。」

伴隨着烏鴉的叫聲,萊特消失在了木屋門口。

——

艾森莫德依舊處在煎熬之中,他不知道姜緹璐什麼時候會醒來,保持着這個姿勢就靜靜的躺在床上。

突然感受到姜緹璐動了,他趕忙低下頭去查看她的情況。這一看正好和姜緹璐的臉碰上,兩個人的鼻尖撞在了一起,唇瓣淺淺擦過。

他的唇角忽然感受到兩片淡淡的溫熱,彷彿雨後嬌嫩欲滴的銀梔子花,每片花瓣都柔和而溫軟。

他一瞬間甚至忘記了呼吸。

而後反應過來的艾森莫德趕緊移開了臉,企圖呼吸新鮮空氣,卻聞到一股似有若無的花香,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感覺渾身都不太對勁,像兒時發燒一樣,但頭腦卻十分清醒——一種難以遏制的、無法形容的感覺幾乎爬滿了他的每一寸肌膚,頭上兩個類似羊角的東西悄悄冒了出來。

「唔……」姜緹璐感受到鼻子一陣疼痛,迷迷糊糊睜開眼,入目便看到一對黑色的微微泛紅的山羊角。

「角……你是羊嗎?」她還不太清醒,用手去碰了碰那一對角的尖,卻被男人扼住了手腕。

「別……不要碰……」艾森莫德說著,以往清亮的聲音都變得低沉起來了。

姜緹璐終於是清醒了,一開始還錯愕兩個人怎麼睡在一張床上,但是看艾森莫德這個樣子也沒空管那些了。

「我……我能幫你什麼嗎……」姜緹璐企圖掩飾自己的尷尬,卻看到艾森莫德把枕頭塞到她懷裡,略顯僵硬地把她抱下了床,然後自己蓋上了被子縮成了一團。

一開始還不小心露出了一個角,隨後也被蓋住了。

……

姜緹璐抱着被子關好門躺回自己的床上,覺得有什麼話還是一會兒再說吧。

現在就是社死,非常的社死。

《成為血族後:我收了一個病嬌使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