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陳年遇你
陳年遇你 連載中

陳年遇你

來源:外網 作者:陳晚禾江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晚禾江遲

所有人都認為他愛她,但是卻沒人知道他在陪她產檢的時候還在和別人聊天……<br />  她時常不明白,他不愛她為什麼要娶她呢?<br />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愛是可以演出來的。展開

《陳年遇你》章節試讀:

江遲覺得有塊石頭壓在他的心頭,悶的他有些窒息。 他扯掉領帶,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 她和陸星遠才認識多久?了解他多少?怎麼了就到了能夢到他的地步了。 …… 次日陳晚禾一醒,仍舊看到江遲坐在那辦公。 愈發的煩躁起來,「江遲,我們已經離婚了。」 「是你逼我離的。」 「我何德何能可以逼迫你?」 江遲停下手裡的工作,抬眼看向她,「你和陸星遠是什麼關係?」 「跟你沒關係。」 「你了解他嗎?」 「我不需要了解。」 陸星遠於她而言是一個給她帶來善意的朋友,是一個讓她從深淵裏看到的一抹光。 風花雪月不足以來描述他,甚至會褻瀆他。 「陸星遠也有他難以忘懷的人,不要輕易……」 「你是不是有病?」陳晚禾打斷他,怒目而視,「江遲,你是不是覺得這世上的男人都像你一樣噁心來禍害別人?你是不是覺得男女之間就只能有那種關係?」 江遲看着她那炸毛的樣子,忽然覺得自己是多慮了。 心情一下輕鬆不少,垂下眼掩蓋住自己那幾不可察的笑,沒說話。 陳晚禾以為他是無話可說,瞪了他一眼,也沒在說話。 …… 這次陳晚禾的傷比較麻煩,孩子沒出生之前,她不能出院。 醫生說過她需要保持情緒平穩,江遲雖然在病房裡陪着,但兩人基本上不說話。 陸星遠再來的時候,江遲也不在發表意見,雖然心裏不舒服。 這天陳晚禾像往常一樣和陸星遠出去散步,微信突然響了一聲。 和江遲離婚之後,她的微信除了陸星遠偶爾給她發幾條消息,幾乎沒人會給她發消息,時常她一睡一下午,醒來的時候手機上都沒有一條消息。 陳晚禾以為是哪個訂閱號發來的消息,所以就沒看。 但是停了一會,手機又響了下,陳晚禾以為是趙凡找她什麼事,就拿出手機看了下。 沒想到是一條好友申請,驗證消息:我是文思。 文思?陳晚禾沒什麼興趣,沒有通過,將手機重新放回了口袋裡。 陸星遠將她一系列的東西看在眼裡,問道,「怎麼了?」 陳晚禾搖頭,「沒什麼,一個無關緊要的消息。」 然而沒多久,手機鈴聲直接響了起來。 不用想都知道是文思打來的,陳晚禾照樣拒接,可她拒絕了,她就又打了進來。 陳晚禾煩不勝煩,正準備關機,手機被陸星遠接了過去。 「陳晚禾,你可真會啊?」 陸星遠,「不好意思,她現在有事沒空接你的電話。」 聽到個男聲,文思停了幾秒,問,「你是?」 「這個不重要,你找她什麼事?」 「你是她新歡?真看不出來,她動作挺快,看着一副清純無害的樣子,沒想到玩的挺開,可真能裝。」 陸星遠輕哼一聲,「文小姐原來不是有涵養,有素質的豪門小姐,是個粗俗不堪的潑婦啊,看來你平時裝的挺好?」 文思還從來沒被個男人這樣說過,平時哪個男人見了她不得舔着? 「你算什麼東西,我什麼樣要你管?」 陸星遠,「那你又算什麼東西,管別人的家事?是不是平時當三當慣了了,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你!」文思氣的話都不知道怎麼接了。 陸星遠只接按了掛斷,然後把文思拉黑,將手機遞給陳晚禾,「這種人該怎麼懟就怎麼懟就是了,懟完拉黑就完事了。」 陳晚還是第一次聽陸星遠這樣,平時的他溫和也嚴肅,說話幽默也風度翩翩。 沒想到還有樣的一面。 陳晚禾覺得新奇,接過手機說,「沒想到陸醫生懟人也這麼厲害,你還有什麼技能沒解鎖嗎?」 陸星遠笑,「以後你會慢慢發現。」 這句話說的模稜兩可,陳晚禾眨了眨眼,岔開話題,「你有女朋友嗎?」 「我要是有女朋友,還會出現在你這嗎?」 「是無人動心,還是愛而不得?」 陸星遠愣住,望着遠方即將落幕的太陽,誠實回答,「愛而不得。」 還真有難以忘懷的人啊?江遲怎麼知道的? 陳晚禾莫名鬆了口氣,有喜歡的人就好,她剛剛差點就誤會他對她有意思了。 「哪有什麼愛而不得,你可以去爭取啊?一個大男人就別要面子了吧?」 「對我的事這麼感興趣?」陸星遠好笑的問。 「只是好奇,什麼樣的女人能入得了你的眼。」 陸星遠身高和相貌都是上乘,職業也不錯,身邊一直有很多女孩子圍着,包括這醫院裏都有很多小姑娘喜歡他,但是他好像沒有一絲邪念,溫和又疏離。 所以陳晚禾是真的好奇什麼樣的女生會讓陸星遠念念不忘。 陸星遠的眼神有些迷惘,緩緩說道,「算了,感情的事就不聊了。」 …… 回去時,屋子裡多了些人。 陳晚禾以為是江遲的工作需要,打算無視直接去床上躺着。 沒想到其中兩個人見她回來了,直接就跪在她面前,看穿着打扮俱都很講究,女人雖到中年,但看起來很年輕,男人乾淨得體,應該不是普通人。 那中年男人求她道,「求你開口讓他放過我女兒吧,只要你開口,要我做什麼都行。」 江遲臉色沉冷,「張峰,把他們送走。」 一聽要把他們是送走,那中年女人抱着陳晚禾的腿哭着說,「求求你,可不可以原諒文思一時衝動犯的錯誤,她真的不能去坐牢啊……」 陳晚禾的腿被她弄的生疼,那上頭本來就有傷,被她這麼一扯,疼的不行,眉頭不自覺的就皺了起來。 江遲把陳晚禾拉過來,護在身後,非常冷漠的看着文思的父母。 「這件事沒得商量,自己做的惡自己承擔責任,別人沒有義務原諒她。」

《陳年遇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