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寧宋娉婷_
陳寧宋娉婷_ 連載中

陳寧宋娉婷_

來源:外網 作者:陳寧宋娉婷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寧宋娉婷

展開

《陳寧宋娉婷_》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第5章
陳寧跟宋娉婷帶着女兒,開着宋娉婷的那輛大眾polo小車回家。
路上,宋娉婷忍不住的詢問陳寧:「你跟董天寶什麼關係,我聽到他叫你少爺。」
陳寧淡淡的說:「以前,他曾是我的手下。」
以前?
宋娉婷俏臉上露出恍然的表情。
據說董天寶是這兩年在中海地下圈子崛起的,成為中海東城區的地下霸主。
估計是董天寶發家之前,曾當過陳寧的手下。
不然以現在董天寶今日的身份地位,陳寧肯定是高攀不起的。
她不由輕聲的勸說道:「那麼說起來今天真是我們的運氣,如果不是你正好跟董天寶認識,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陳寧,我知道你愛酗酒,脾氣暴躁。」
「但請你以後遇到事情不要這麼衝動了,不是每次都這麼好運氣的。」
「而且董天寶這次是看在你們昔日情分上,給你面子。」
「須知人情不能用盡,做事不能極端,你下次再闖禍,他未必會念舊情幫你了。」
陳寧聞言哭笑不得,真是第一印象害死人。
五年前宋娉婷第一次相遇時候,他是醉酒落魄街頭的流浪漢。
因此在她心目中,他就是愛酗酒脾氣暴躁,沒有多少本事的傢伙。
陳寧微笑的說:「我今天已經很謙和了,就算今天張萬龍叫來的人不是董天寶,他也一樣是這下場。」
謙和?
宋娉婷不敢苟同。
陳寧今天現在她公司打了大客戶黃老闆。
在幼兒園,張萬龍夫婦更是被他收拾得很慘。
這可跟謙和這個詞完全搭不上關係。
宋娉婷見陳寧如此自大,忍不住有點生氣,提醒他說:「陳寧我們能不能現實一點,我知道你以前是流浪漢,也知道你沒有太多本事。但我既然同意你跟女兒相認,就不會嫌棄你貧窮。」
「我相信我們只要肯腳踏實地,勤勤懇懇的工作,一定能夠給女兒帶來幸福生活。」
「反倒是你沒有本事,還死要面子逞強,讓我覺得很不靠譜。」
「我爸爸媽媽對你的印象非常惡劣,等下回到家,你千萬不能再表現得這麼自大,不然他們會更厭惡你的。」
陳寧聞言,哭笑不得。
他知道,現在他把自己說得再厲害,在宋娉婷眼中都是吹牛。
沒多久,陳寧按照導航,開車來到海棠城中城。
這城中村建築都非常老舊,進入這裡,就彷彿回到了八十年代。
宋娉婷一家就住在棠下城中村一座破舊的公寓樓內,這公寓樓連電梯都沒有。
陳寧抱着女兒,跟宋娉婷走到6樓。
宋娉婷拿出鑰匙開門,同時對陳寧說:「進來吧,家裡很小很亂。」
客廳里,宋娉婷的爸爸宋仲彬戴着老花眼鏡,正在看報紙。
廚房內,宋娉婷的媽媽馬曉麗,正在做飯。
宋仲彬見到女兒帶着個陌生男子回來,他眼睛裏露出驚訝的表情。
因為這是宋娉婷第一次帶男人回家,以前每次家裡說要給她介紹相親對象,她都堅持此生不嫁,獨自撫養清清。
宋仲彬放下報紙,站起來迎上去,望着抱着宋清清的陌生男子,疑惑的問:「這位先生是?」
宋娉婷眼神有點忐忑,她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陳寧懷裡的宋清清,已經得意洋洋的脆聲說:「姥爺,他是清清的爸爸,清清爸爸回來了,清清以後也有爸爸咯。」
「什麼,你就是五年前欺負我女兒,把我們一家害得這麼慘的畜生!」
宋仲彬是性格溫順的老實人,但得知眼前此人,竟然是五年前玷污女兒,讓女兒未婚生子的混蛋,他罕見的動怒。
「你這畜生人渣,你還敢來找我女兒,我砍死你!」
又是一聲充滿悲憤的怒罵,馬曉麗拎着一把菜刀,異常激動的從廚房衝出,要砍陳寧。
宋清清被嚇得哇的一聲,哭起來。
宋娉婷也連忙上前死死抱住母親,哭着說:「媽,不要——」
馬曉麗被女兒死死抱住,無法靠近陳寧。
她用菜刀指着陳寧,一邊哭一邊罵:「畜生,人渣,都是因為你,我們一家才會被老爺從祖宅趕出來,我女兒一生都給你毀了。」
「小婷你不要攔着媽,媽跟這畜生拼了。」
宋仲彬見老婆情緒非常激動,女兒跟外孫女也哭得一塌糊塗。
平日悶性子的他,此時大吼一聲:「都夠了!」
宋仲彬這聲怒吼,讓馬曉麗激動的情緒壓下去了一些。
宋仲彬趁機拿掉老婆手中的菜刀,然後摟住妻子,冷冷的望着陳寧:「你滾吧,永遠都不要再出現。你給我女兒,給我們一家帶來的傷害已經夠多了。」
陳寧哪不知道宋娉婷這幾年來吃的苦,他抱着女兒,眼神堅定的跟宋仲彬對視,認真而誠懇的說:「我不會走的,我知道娉婷這些年受的委屈。我要給她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讓她們苦盡甘來,擁有整個世界。」
璀璨的未來,苦盡甘來,擁有整個世界?
老實巴交,腳踏實地做人的宋仲彬聞言更瞧不起陳寧。
他最討厭不務實,好高騖遠,滿嘴跑火車的年輕人。
這種浮誇的大話,也就能騙騙他女兒這種年輕的女子。
馬曉麗更是直接絲毫不給陳寧面子,一邊哽咽一邊罵道:「我老公讓你滾你沒有聽到嗎?」
「你這種無賴我見得多了,走投無路,想要賴上我女兒,賴上我們家?」
宋仲彬也冷冷的說:「你若是再不滾,那我就要報警了。拼着傳出去再丟人一次,我也要把你送進監獄。」
事實上,如果不是覺得報警會讓人重新談起當年女兒被這流浪漢強暴這件事,給女兒帶來二次傷害,宋仲彬早就報警了。
現在,若是陳寧不願滾蛋,想要靠一嘴謊言,就賴上他女兒,賴上他們家的話。
那麼宋仲彬不介意報警,追究當年陳寧玷辱女兒的責任,把陳寧送進監獄。
淚眼婆娑的宋娉婷,此時抹了一把眼淚,堅強的昂起俏臉,說道:「不,爸媽讓他留下。」
什麼?
宋仲彬跟馬曉麗都露出震驚的表情,齊齊的望向女兒。
馬曉麗更是焦急的說:「小婷你瘋了,你相信他的鬼話?」
宋娉婷搖搖頭:「不,我知道他在吹牛。」
「但是,清清已經開始懂事。她需要爸爸,她真是太需要父愛了。」
「爸媽,給他一次機會,讓他暫時在我們家留下吧。」
陳寧懷裡的宋清清,此時也緊緊摟着陳寧的脖子,哭着說:「姥爺姥姥,清清要爸爸,清清不要爸爸走……」
宋仲彬聞言,眼神首度露出沉思之色。
他最終還是不相信陳寧這種滿嘴炮火車的流浪漢,能夠給外孫女帶來什麼父愛跟幸福。
不過望着女兒祈求的眼神,望着外孫女哭着要陳寧的可憐樣子。
他,心軟了。
嘆了口氣,算是默許了宋娉婷的請求。
馬曉麗見丈夫也答應讓陳寧這個混蛋住進他們家,再也控制不住,悲呼一聲造孽啊。
轉身跑回房間,砰的一聲關上房門,隱隱約約傳來她的哭聲。
晚飯,馬曉麗都沒有出來吃。
宋仲彬也是心不在焉的吃了兩口,就端着一碗飯菜進房,哄老婆了。
客廳里只剩下陳寧、宋娉婷跟女兒三個。
宋娉婷一邊給女兒喂飯,一邊眼神複雜的對陳寧說:「家裡只有兩個房間,你可以跟我還有清清睡一個房間,但你要打地鋪,可以么?」
陳寧點點頭:「好!」
飯後,宋娉婷找來一套她爸爸沒有穿過的衣服給陳寧,讓陳寧去洗澡。
陳寧剛剛去洗澡,忽然外面傳來砰砰兩聲重重的拍門聲:「開門!」
宋仲彬跟馬曉麗從房間里出來,宋仲彬驚疑不定的說:「好像是浩明的聲音,快開門。」
浩明是宋仲彬大哥宋仲雄的兒子,也是宋娉婷的堂哥。
宋仲彬一家人連忙的開門,然後就看到門外站着幾個衣着光鮮的男女。
為首的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這男子身材高大,兩鬢斑白,一雙鷹眼格外凌厲。
正是宋仲彬的大哥,宋家生意的實際管理者,宋仲雄。
宋仲雄身邊除了幾個保鏢之外,還有一對年輕的男女,是他的兒子宋浩明跟兒媳婦葛美麗。
宋仲彬見到宋仲雄,忍不住露出驚喜的表情:「大哥,你們怎麼有空過來,快請進。」
宋仲雄瞥了一眼破舊狹窄的客廳,冷漠的說:「不進了,臟。」
一句話,宋仲彬跟馬曉麗表情異常尷尬窘迫,有點抬不起來。
同是宋家子女,宋仲彬一家跟宋仲雄一家相比,可以說是雲泥之別。
宋仲雄目光落在抱着女兒的宋娉婷身上,目光越發的冷漠:「聽說你跟當初玷污你的那個流浪漢在一起了,還指使他打傷了我們公司的大客戶黃老闆?」
宋娉婷聞言急了,連忙的說:「大伯,您聽我解釋。」
宋仲雄強勢的打斷道:「我不是來聽你解釋的,你當年跟流浪漢發生關係,未婚生子,讓家族蒙羞。我念在親人情份,沒有讓老爺子把你們逐出家族,還留你在家族公司上班。」
「沒想到你現在竟然倒貼流浪漢,就算你嫁不出去,也不用這樣吧,我們宋家的臉面都讓你給丟光了。」
「我這次來是想告訴你,親自去跟黃老闆賠罪道歉,求得他的原諒。」
「不然的話,你不用來公司上班了,你們一家也等着被逐出家族吧!」
宋仲雄說完,便帶著兒子跟兒媳婦,還有幾個保鏢,揚長而去。
宋仲雄等人離開之後,馬曉麗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哭出來:「真是欺人太甚了,他們已經把我們一家趕出祖宅,現在還要把我們逐出家族。」
宋娉婷俏臉蒼白,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宋仲彬低着頭,默默的抽煙不說話。
馬曉麗哭着用力的拍打他:「你啊,為什麼這麼軟弱?你大哥掌控了偌大的家族生意,你什麼都沒有撈到,你吭都不吭一聲。」
「你大哥一家,在老爺子耳邊說我們家壞話,詆毀我們女兒,導致老爺子把我們家趕出祖宅,你也還是不吭聲。」
「現在他們上門來欺負我們家,都要把我們家逐出家族了,你還是屁都不敢放一個,你算什麼男人啊,嗚——」
陳寧就洗了個澡出來,沒想到家裡大變樣。
他皺眉詢問怎麼回事?
卻沒有人回答他!
最後,還是女兒宋清清來到他身邊,拉了拉他的衣角,怯生生的說:「爸爸,大姥爺剛才來過,要媽媽去給人賠罪,不然就要媽媽失去工作,還要把我們家逐出家族。」
陳寧聞言心中一冷:宋家這些人,在找死!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

《陳寧宋娉婷_》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