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陳天龍紀秋水全本
陳天龍紀秋水全本 連載中

陳天龍紀秋水全本

來源:外網 作者:護國天龍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護國天龍

妻子被逼改嫁,孩子被罵野種,一樁血案埋在心底二十年……一代天驕強勢歸來,勢要將天捅個窟窿! 護國天龍小說*:展開

《陳天龍紀秋水全本》章節試讀:

第七章沒有入會資格
陳天龍淡然道:「沒有。」
「你看,你看!」
劉桂蘭衝著女兒呵斥道:「丫頭,你傻不傻啊!這廢物說什麼,你就信什麼?沒有龍形徽章,難道咱們傻站在門口看着別人參加招標會?你能丟起這個臉,你媽我可丟不起這個臉!」
紀峰的面色也陰沉得彷彿能滴出水來。
昨天被紀岩一家那麼羞辱,紀峰當然想進招標會長長臉。
可陳天龍別說讓他們長臉了,別讓他們丟臉都謝天謝地了!
「小峰?」
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忽然從紀峰身後響起。
紀峰扭頭望去,面色頓時一變,因為紀家老太君和紀岩一家正迎面走來。
「呦,這不是二弟嗎?」
紀岩昂首挺胸,一臉得意地道:「你們連龍形徽章都沒有,來這兒做什麼?該不會是想要在酒店外面拍幾張照片,在朋友圈裡炫耀一下吧?連內景都沒有,就不怕被朋友戳穿?要不,回頭我在裏面拍幾張照片傳給你?」
紀峰的面色立馬變得通紅滾燙起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劉桂蘭則惡狠狠地瞪了陳天龍一眼!
他們昨晚已經受夠了羞辱,本來今天應該在家休息的。
這下好了,陳天龍將他們一家拉出來,再次遭到了一番羞辱!
「嘖嘖,這不是堂妹,和堂妹夫嗎?」
紀海柔挽着宋勝的胳膊,目光落到紀秋水和陳天龍身上,語氣嘲弄。
「你們兩口子還沒散夥兒呢?」
「幸好我嫁給了宋勝,我要是遇到陳天龍,那還不如撞死算啦!」
紀秋水氣得渾身發抖。
她既氣紀海柔的羞辱言語,也氣陳天龍的廢物無用,更氣自己的心軟!
自己為什麼要相信陳天龍?
昨晚受到的羞辱還不夠嗎?
「不知道是誰找男人的眼光遜色。」
這時,陳天龍冷笑一聲,道:「你們不會以為,有龍形徽章就能順利參加招標會吧?」
紀海柔譏笑道:「怎麼?難道我們有龍形徽章的不能進,你們沒有龍形徽章的反倒能進了?」
「有龍形徽章的確能進,但是假的龍形徽章,估計是夠嗆了……」
陳天龍面帶冷笑,信心滿滿。
「陳天龍,你能不能別再說了!你還嫌不夠丟人嗎?」
只是陳天龍一句話還沒有說完,紀秋水已忍不住爆發了!
她失望地看着陳天龍,甚至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
妞妞的確需要一個父親……
但絕不需要這麼一個小丑般的父親!
「嘖嘖嘖,堂妹啊,這是你自己選的男人,可不怪我們呦,我們得進招標會嘍。」
說完,紀海柔便挽着宋勝的胳膊,笑嘻嘻地向酒店正門走去。
老太君和紀岩看也沒看他們一眼,緊跟着走了上去。
紀秋水眼眶通紅,失望至極。
「都是你這個廢物!」
紀峰怒斥道:「同樣是紀家嫡系,老大一家能參加的招標會,我們卻參與不了!這份羞辱,都是你這個廢物帶來的!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爸。」
陳天龍唇角微勾,自信地搖了搖頭,道:「我剛才說過了,他們一家進不去這場招標會。」
「你放屁!」
見陳天龍還在口出狂言,紀峰怒不可遏。
紀秋水更是失望透頂。
只是就在紀秋水想要說些狠心的話時,一道厲喝聲卻驟然自酒店門前響起。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用假的龍形徽章來矇騙過關?」
因為這場招標會足以促進市裡經濟發展,所以市大佬對此格外重視,派了一大批特警過來把守。
此刻,負責檢查龍形徽章的一位持槍特警,正衝著紀岩一家怒斥!
「什麼情況?」
紀峰和紀秋水頓時一愣,然後抱着好奇心,向酒店正門看去。
「假的?!不可能啊?」
酒店門口,宋勝慌裡慌張地道:「這些龍形徽章是會長給我們提供的,怎麼可能是假的?」
「我說是假的,就是假的!」
特警面如寒鐵,冰冷至極。
眼看宋勝等人還要繼續鬧下去,特警直接豎起槍械,用槍口將他們懟了回去。
看着黑洞洞的槍口,紀岩一家全都咽了口唾沫,不敢再多說廢話。
「怎麼會是假的呢?」
紀海柔此刻滿臉通紅。
因為是宋勝得到的龍形徽章,領着他們來參加招標會,這要是進不去,打得是他們夫婦二人的臉。
「我說過,你們的龍形徽章是假的,進不去。」
這時,陳天龍的聲音從旁邊響了起來。
紀海柔正自煩惱,看到陳天龍立馬怒喝道:「就算我們進不去,難道你們這群廢物就能進了?」
「如果不能進,我們來這兒幹嘛?」
陳天龍冷哼一聲,然後回頭衝著紀秋水三人招手,道:「走吧,咱們進去參加招標會。」
紀峰和劉桂芝冷哼一聲,沒有動靜。
陳天龍猜到紀岩一家進不去,那只是僥倖而已,是因為宋勝的龍形徽章出了問題。
可陳天龍連龍形徽章都沒有,更不可能進得去啊。
紀秋水望着陳天龍那雙柔和期待的眼神,忍不住心頭一顫。
五年前,初次見面時,陳天龍渾身負傷,躺在街道口,豈不正是這個眼神?
咬了咬牙,紀秋水決定再給陳天龍最後一個機會!
「爸,媽……咱們來都來了,反正已經受辱了,就算進不去,也沒什麼損失,是嗎?」
「秋水,我看你就是鬼迷心竅了!」
劉桂蘭聽到這話立馬斥道:「我可不想被人轟出來!我這臉已經丟夠了!」
見父母執意不肯跟上來,紀秋水咬了咬牙,忽然大踏步走向陳天龍。
這是她對陳天龍最後的信任!
她明知道陳天龍不可能帶她進去,但她希望最後一絲信任被消磨掉後,自己能夠徹底放下陳天龍,徹底解脫開來!
陳天龍瞧出了紀秋水的決絕,但他已不會再讓她失望。
在紀家眾人譏諷嘲弄的目光下,陳天龍忽然拉起紀秋水的手。
然後……
昂首挺胸,大踏步邁入了酒店的大門!

《陳天龍紀秋水全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