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陳玄蘇雲溪
陳玄蘇雲溪 連載中

陳玄蘇雲溪

來源:外網 作者:無雙通天戰神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無雙通天戰神

六年之前,陳玄遭到兄弟背叛,含冤入獄,父親跳樓身亡。六年之後,陳玄化身無雙戰神滿載榮譽歸來。這一次,他要庇護妻女,斬殺仇敵!展開

《陳玄蘇雲溪》章節試讀:

陳玄揚起手掌,一耳光狠狠抽在護士臉上。
「啊!」
護士一聲慘叫,針管掉在地上,整個人都懵了。
好半天,她才緩過神來,掃了眼陳玄,全身連半個名牌都沒,護士一手捂着腫起老高的臉,一手指着陳玄,大着膽子質問道。
「你是哪裡來的窮逼,居然敢打我?管尼瑪的閑事!」
「我是這個女孩的父親,這個女人的兒子!」
陳玄幾乎是吼出來的。
這護士的話,他剛才聽的真真切切。
「我的女兒啊,她才只有五歲,不僅如此,她現在命不久矣,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居然要抽她1000毫升的血。

「我的女兒,不死也是脫層皮,生不如死。

「我的養母,老實本分了一輩子,不過是個風燭殘年的老人了,居然還要被你打臉侮辱。

「你這女人還是個護士,老弱婦孺你怎麼下得去手。

「還敢問我為什麼打你?」
「啪啪!」
又是兩個響亮的耳光,陳玄直接抽的這護士嘴角染血。
之後,陳玄掐住護士的脖子,直接把她提了起來。
「要我的女兒生不如死,那我就讓你先死!」
陳玄冷冽的氣息,猶如狂暴的猛虎,讓人戰慄不已。
他手下越來越用力,護士拚命掙扎,但怎樣也無法掙脫,很快,她就呼吸困難,兩眼翻白。
「你……你放開我!我可是朱志勇醫生手下的人,朱醫生可是你女兒的主治大夫!」
病床上,陳藍藍咬着嘴唇,緊緊縮在宋萍懷裡,她大大的眼睛看着陳玄,這個叔叔,就是她的爸爸?
宋萍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身影,瞬間,淚眼婆娑。
她的兒子,終於回來了…
但聽到護士提到朱志勇,宋萍只覺得心在顫抖。
陳玄要捏斷這護士脖子時,宋萍趕忙撲了過去,死死拉住陳玄,要是殺了這個女人,陳玄不僅要蹲大牢,誰還來救藍藍的病?
「兒子,快住手,住手啊!」
雖然大夫早就給藍藍判了死刑,但是宋萍從沒想過放棄,只要人還活着,還在這醫院裏,陳藍藍就有活命希望。
可如果陳玄得罪了朱志勇,她的孫女被趕出醫院,就徹底沒活路了。
而且陳玄也是好不容易才出來,若是再有個差池,她也不想活了。
陳玄看着宋萍滿臉的苦澀,護士臉上的怨毒也轉為囂張。
現在知道怕了?
等着吧!她和朱志勇可不僅僅是上下級的關係,她還是朱志勇的小情人,她一定要讓這一家子窮逼不得好死。
可護士的囂張落在陳玄眼裡,換來的只是譏諷。
在他眼裡,朱志勇又算什麼東西?
「朱志勇是嗎?好,我饒你不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饒,狗仗人勢的東西,我就碎掉你的聲帶,免得你的狗叫污了別人的耳朵。

陳玄手下用力,狠狠一捏,隨後將護士扔手紙一樣甩了出去,護士悶哼一聲,只覺得喉嚨撕裂般的痛,一股腥甜瞬間充斥她的喉嚨,她想要叫,卻發現自己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嗚……嗚!」
護士捂着嗓子,驚恐的看着陳玄,她居然真的發不出聲音了,她的聲帶,真的被陳玄碎掉了!
「還不快滾。
」陳玄冰冷的聲音如君臨九天,不帶有一絲情感。
護士連滾帶爬連忙衝出病房。
瞬間,病房裡恢復了平靜。
「你真的是爸爸?」藍藍仰着小臉,眨眼看着眼前這個親切的叔叔。
陳玄看着女兒,大眼瞪小眼,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應答,最後,只好重重的點頭。
那鄭重其事的模樣,就像是在君主那接受斬殺北國十萬來犯之敵的軍令一般。
「藍藍,有爸了,藍藍有爸爸了,再也不是野種了!!」藍藍坐在病床上,歡快的踢打着羸弱的小腿,慘白的臉蛋上浮現一抹紅暈。
慘白的臉蛋,掛着幸福的笑容。
見到藍藍的模樣,陳玄只感到撕心裂肺的疼,在他不在的日子裏,藍藍究竟遭受到多少歧視與鄙夷。
不過,今天他回來了,所有的一切都將過去。
他不僅會治好他的女兒,更會讓他的女兒成為世間最燦爛的小公主。
但,藍藍的話也勾起了陳玄的一抹記憶,他記得那個護士說藍藍有娘生沒娘養?
陳玄揉了揉藍藍的小臉,對宋萍悄悄問道:「媽,雲溪呢?怎麼就您和奶奶在醫院?」
「媽媽,她……我好久沒有見媽媽了……」藍藍搖了搖頭,有些傷心。
陳玄抑制住心裏的憤怒,偏頭望向宋萍。
宋萍臉頰閃過一絲掙扎,沉默了下來。
這種沉默,陳玄看在眼裡,也是讓陳玄不由的捏起拳頭。
「媽,你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陳玄嗓音變得沙啞與陰沉。
見到陳玄的模樣,宋萍才嘆了口氣,「你回來比什麼就好,其實雲溪也不容易,你回來後,好好陪陪藍藍。

「媽!」
「唉……雲溪已經跟別人訂婚了,今天是拍結婚照的日子。

「轟!」
陳玄只覺得一道驚雷在他腦子裡炸開了。
藍藍可是蘇雲溪身上掉下來的肉,現在奄奄一息,蘇雲溪她竟然還去拍結婚照?
若他沒回來,藍藍就只剩下五天的生命,蘇雲溪就連五天都等不及了嗎?
突然,靠在陳玄懷裡撒嬌的藍藍身體一僵,直直朝後倒去,不省人事,那本就慘白的小臉,更是白如宣紙,隱隱還有些發紫。
面對邊疆百萬之敵也未曾有一絲慌張的陳玄瞬間臉色大變!
「藍藍,藍藍!別嚇爸爸!」
陳玄一把抱起藍藍,給藍藍把脈。
他的眉頭越擰越緊,現在藍藍的身體就像是生命力流逝殆盡的老人,破敗不堪,而且,這孩子的身體里並沒有任何絕症,不應該如此啊。
陳玄有些搞不明白。
突然意識到什麼,他猛地俯下身子,將藍藍的小褲子往下輕輕一拉…
只見,藍藍的左腰處有一道宛若蚯蚓一般的疤痕!
陳玄瞬間眼眶通紅,臉頰爬滿猙獰!
怪不得藍藍的身體如此破敗,藍藍左腰的傷疤。
這…這完全是腎臟摘除手術留下的!
究竟是誰這麼殘忍,藍藍才五歲,竟然將她的腎給摘了下來!!!

《陳玄蘇雲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