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遲來的歡喜小說
遲來的歡喜小說 連載中

遲來的歡喜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唐黎顧知州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唐黎顧知州 都市言情

這世間苦難百態,我從不想逐一經歷,唯獨想做的,便是守着顧知州從黑髮到白頭。可奈何我心向君心,而君心向明月。展開

《遲來的歡喜小說》章節試讀:

母親原本是每天中午過來給我送飯的,今天卻是推遲到了幾個小時,她來的時候眼睛通紅,臉色慘白,頭髮也在一夜之間突然白了大半。
「媽,家裡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是不是弟弟遇到什麼問題了?」剛見她進病房,我就一時間沒忍住開口問了出來。
母親原本還有些吞吐,催促着我吃東西,打算矇混過去,但她這樣實在太讓我不放心了,追問之下她才終於綳不住抱着我哭了起來,「黎黎,你爸爸被警察抓起來了,我們這個家要完了!」
「抓起來了?」我擰眉,拉着母親道,「爸爸一個農民工,一向老實本分,警察為什麼抓他?」
母親的雙眼布滿血絲,聲音嘶啞,「那些人說他打人,他連殺雞都下不了手,他怎麼會打人啊,明擺着是陸氏那黑心的李經理不想給他發工錢,所以才誣告他的。」
她哭得眼淚鼻涕混合在一起,「黎黎,怎麼辦?你爸爸進去了,你弟弟還在醫院裏等着他的血汗錢救命呢!」
我安撫着母親,心裏也着急了起來。
父母貧困大山裡來大城市打工的工人,幾年前母親因為在工地上出了意外,沒辦法做重活,只能靠着父親賣苦力賺點辛苦錢供養一家。
日子熬了幾年,眼看着我大學畢業,可以幫扶家裡了,弟弟又突然查出了急性白血病。
也就是那時起我遇上了顧知州,成年人的世界,男人靠征服世界賺錢,女人靠取悅男人賺錢,各取所需。
顧知州很闊綽,可白血病是個燒錢的病,父親和我的錢加起來,也就勉強能維持弟弟化療。
如今發生這樣的事情,我腦子裡也亂成了一團,看樣子那李經理明顯就是打算賴賬,故意給父親挖的坑,將母親安頓好,我直接去了警局
見到父親的時候,他恍惚一夜間白了很多頭髮,蒼老了許多,見到我,他愧疚的低着頭,無奈道,「黎黎,爸爸沒本事,拖累你了。」
我搖頭,心口揪得難受,強扯出抹笑道,「爸,你說什麼呢?我會想辦法讓你出去的,你別這樣說。」
他嘆氣,「哎,那李經理是個黑心的,他是個老賴,我們這些老百姓是沒法子的,只能認栽,你別管我了,快想辦法籌錢給你弟弟治病,聽話!」
「爸!」我心裏堵得難受,開口道,「不管怎麼樣,我也不會不管你的,弟弟的治療費我已經想到辦法了,你別多想,我會有辦法把你弄出去的。」
說完,我便離開了警局,心口有些酸澀。
當下最重要的,便是找到李經理,父親絕對不能被起訴
我是在鬼魅打聽到這位喜歡縱情舞夜的李經理的,原本我是打算去他家裡找人的,但跑了一趟之後發現他並沒有在家。
後來打聽才知道,李經理在鬼魅里嗨,好在我這兩年跟着顧知州,多少認識了一些人,才能打聽到。
站在包廂門口,我遲疑了片刻,才抬手推開了包廂的門。
比起走廊上隱約的嘈雜聲,包廂里麥克風伴着杯酒交籌的聲音就尤為響亮了,原本以為這李經理只是找了幾個酒肉朋友來尋樂子。
但我剛進去就愣住了,諾大的包房裡,真皮沙發上坐着的幾個男人中,顧知州格外顯目。
看見這樣的場景,我遲疑了,以為是自己走錯了包廂。

《遲來的歡喜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