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寵妃打臉日常
寵妃打臉日常 連載中

寵妃打臉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下微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莊子 艾公子

索綽羅·雲汐重生了,也清醒了,原來,她以為的付出在別人看來不過是一場笑話……堂姐謀得是榮華富貴!家族謀得是往日榮光!而她名義上的丈夫謀得是錦繡前程,亦是舊情難忘!唯獨她錯付真心,以至於被剝奪一切既是如此,那她便收起真心,專干毀人不倦的事,只是要對付他們,她總得找個能借力的人……只是意外頻發,結果雖然比她想得好,可是越是靠近那一位她就越感覺熟悉,甚至還有一種又被人謀算了的感覺……PS:此為小說,身份無從考據,切勿當真展開

《寵妃打臉日常》章節試讀:

「啊?」綠袖一臉詫異,隨後好似想到什麼一樣,點頭應聲道:「格格,該不是大格格她們又做了什麼事吧!」

雲汐也沒想隱瞞,她既然想着要改變,這身邊的人自然是瞞不過的,不過艾公子留下的信件她覺得還是越少有人看到越好,否則她這個『私相授受』的罪名怕是跑不掉了,所以她一邊將手中的信湊到燭火前燒掉一邊三言兩語地將信里的內容說給綠袖聽。

綠袖一聽雲汐的話,小臉上滿是驚愕,似沒有想到大格格竟會對自家格格下此毒手。若說之前種種只是小女孩之間的矛盾,那這又算什麼呢!

「格格……大格格,大格格怎麼可以這樣?」綠袖一臉驚愕過度的模樣,似不知道該怎麼評價雲綺的所作所為了。

「她硬是求着瑪嬤把我一起送過來不就是打着這個主意嗎?只是我好命,在莊子上呆了這麼久也沒被傳染上,這叫她心裏如何能過得去?」雲汐輕笑兩聲,眼裡飛快地閃過一絲譏誚。

在沒有徹底見識到雲綺的狠毒之前,誰又能想到這樣一個年紀小小又柔柔弱弱的女孩子竟有着這樣一副黑心腸。

「可……可也不能這樣啊!好歹格格也是她的妹妹啊!」綠袖被這個事實嚇得都有點口吃了。

「呵呵!妹妹?綠袖,你可曾見過有那個姐姐日日都盼着自家妹妹去死的?」雲汐一聲輕笑,笑聲里滿是諷刺。

什麼姐妹!

說穿了,雲汐倒是真把人當成姐妹在看,而雲綺從頭至尾都只把她當成對手又或者敵人在看,否則自家姐妹,怎麼就隨時都想着要害死自己的妹妹呢!

「格格,那咱們該怎麼辦?難道就一直這樣被動挨打嗎?」綠袖看着她家格格慘白的面容和複雜的表情,眼圈不由得又紅了。

「當然不。既然雲綺不把我當妹妹,那我何必把她當姐姐。你打發人去打聽打聽大姐姐院子里的動靜,不管是吃的喝的還是用的,又或者是莊子里剛被提上去侍候的,都打聽清楚了。」雲汐說這些時,眼裡不由得閃過一絲算計。

她這個人看着軟弱,可一旦認清了事實便不會再像過去一樣盲目地任人擺布了。雲綺既然千方百計地想她死,那她自然也不必跟她客氣。

雲綺既然讓人往她院子里藏『髒東西』,那就說明她的病比自己想像中的好的快。不過這倒是給了她一個機會,出痘的話,保養不當,這臉上多多少少都會留下一些麻點,若是男人,倒是無所謂,可若是女人,選秀時便會成為所謂的缺陷。她記得在她們來莊子上時,瑪嬤曾將好不容易得來的雪肌膏交給曲嬤嬤,防得就是怕是雲綺因着天花的關係落下疤痕。

若她在這上面做文章,仔細一想,倒是十分容易,畢竟她滯留人間千年,經歷了那樣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有些東西即便上一世她不曾接觸,可漫長的時間也讓她學到了不少東西。

到時她倒是要看看她索綽絡·雲綺沒了那張臉是否還能像從前一樣得瑪嬤的寵?又是否能還能像從前一樣讓舒穆祿·巴彥念念不忘?

「格格放心!奴婢這就去辦!」綠袖眼睛一亮,頓時來了精神,她家格格一直退讓才使得大格格她們越來越得寸進尺,現在她家格格開始振作起來了,那就證明她家格格不會再白白地讓人欺負了。

「還有,別讓曲嬤嬤她們發現,畢竟有些事情在沒有辦成之前,咱們還是小心為上。」雲汐瞧着綠袖這振奮的樣子,不由地提醒道。

「格格放心,奴婢謹記格格的吩咐。」綠袖用力的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好了,今天就這樣,下去休息吧!」雲汐揮了揮手,然後一身疲憊地往內室走去。

綠袖滿腦子都想着怎麼辦成雲汐交代的這些事,便叫了連翹進來侍候雲汐休息。

等到屋裡再次恢復一片寂靜,雲汐原想着今天發生了這麼多事,自己可能會因為想要捋順思緒,又或者想要算計雲綺而輾轉難眠,卻不想,才躺下去沒多久,她便直接進入了夢鄉。

也對,從睜開雙眼的那一刻起,重生的喜悅和驚愕還未散去,便接連受到各種驚嚇和刁難,為了不讓自己被算計,她可以說是耗盡心力。

此時的她真的是太累了,也是時候好好地睡上一覺了。

次日,沒有人打擾的雲汐一覺睡到日上三竿,睡醒後的雲汐精神好了許多,腦子裡的那一團亂麻似的思緒似乎也因着精神好的關係被捋順了不少,至少莊子里發生過的那些事情她都已經想起來了,不會再因為沒有防備而顯得驚慌失措。

綠袖等人早早地守在屋外,一聽到屋裡的動靜便推門而入,依次端着洗漱用具走了進來,服侍雲汐起身。

雲汐用過早膳,正準備問一下雲綺那邊的情況,連翹就走了進來,說是曲嬤嬤來了。

「曲嬤嬤可是有什麼事嗎?還是說大姐姐那邊又有什麼吩咐?」雲汐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曲嬤嬤,顯然是沒有想到她會這個時候過來。

「是大格格,前幾天大格格身上的痘就發出來了,這幾天已經全部結痂了,老夫人之前給得雪肌膏也用上了,而且上午大夫也來看過,說是沒事了。三格格,你看你是不是去看看大格格?」曲嬤嬤看着端端正正坐在桌前的雲汐,心裏罕見地多了一絲猶豫。其實她會過來,除了雲綺的吩咐之外,曲嬤嬤最想知道的大概是昨夜她讓人藏到這屋裡的東西有沒有被發現?

雲汐眼裡泛過一絲冷笑,她就知道雲綺是不可能消停的。這不,昨天才往她院子里塞了『髒東西』,今天就忍不住想直接拖她進內室了。

「曲嬤嬤的意思是大姐姐已然全愈了嗎?若是這樣,何必讓我再走一趟,咱們直接收拾收拾回府不就好了嗎?」雲汐單手拖腮,目光清亮地望着曲嬤嬤,絲毫不退讓。

「這……」曲嬤嬤有些勉強地笑了笑,隨後又道:「三格格,這要回府,怕是要等大格格臉恢復如初吧!」

「恢復如初?曲嬤嬤的意思是大姐姐的病根本就還沒全愈?既是如此,曲嬤嬤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讓我去大姐姐的屋裡,到底是何居心?」雲汐一聽她這話,心裏一陣冷笑,面上卻天真懵懂,好似真的不懂她的用意一般,問得直截了當。

曲嬤嬤看着根本不上當的雲汐,整個人顯得有些焦慮,明顯她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雲汐這個往日上不了檯面的三格格身上連吃兩次虧。

「三格格說笑了,老奴能有什麼居心?老奴不過就是希望大格格的病能好得更快一些!」曲嬤嬤乾笑兩聲道。

「是嗎?既然是這樣,那就勞煩曲嬤嬤好好照顧大姐姐,而不是總往我這小院里跑。」雲汐說罷,直接端起手邊的茶盞。

曲嬤嬤見狀,一時之間竟不知道是該走還是該留。大格格交代的事情她還沒辦成,可這三格格明顯不像從前那般好糊弄,若早知道她會夾在中間這般為難,她說什麼都不會跟着來莊子的。

雲汐一點都不在意曲嬤嬤心裏是否為難,微微抬起頭,目光看向躊躇不前的曲嬤嬤,唇角微勾,她雲綺上一世能成功謀奪她的一切,不就是仗着自己是長房嫡女,長得不差,才藝過關,又有心計手段嗎?

那這一世她就把她雲綺身上的這些標籤一點一點地都給撕下來,且看這個寄予了全府希望的賤人還有何面目張牙舞爪地隨意決定別人的命運!

「曲嬤嬤,我身體不適,需要休息,大姐姐那邊就麻煩你多多照顧了。」這一次雲汐是直接開口送客。

《寵妃打臉日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