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溺成癮,司總的嬌妻凶名在外
寵溺成癮,司總的嬌妻凶名在外 連載中

寵溺成癮,司總的嬌妻凶名在外

來源:google 作者:酸菜魚101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彧琛 現代言情 許願

重生前,許願只想逃離掌控欲極強的司彧琛,直到男人遭遇意外,她才知道她失去了什麼重生後,許願只想對男人好一點,再好一點,對外人彪悍無比,對老公則嬌得不行重生前,許願是司彧琛的小寶,小姑娘不小心踢到腳,他都要把地球砸個洞那種,然後不小心砸出了一座山重生後,許願還是司彧琛的小寶,別人叫他落難時的名字,他讓人天涼王破,小姑娘用那難聽的綽號喊他,他:汪……展開

《寵溺成癮,司總的嬌妻凶名在外》章節試讀:

不像許願只顧着哭,楚寧是知道自家女婿這兄弟兼手下一下車就找消防員了解情況去了。

她焦急地追問道:「常磊,你為什麼說彧琛雙腿被擠壓在駕駛室內動彈不得?」

常磊怨恨許願,卻對真心把司彧琛當成半個兒子的楚寧沒什麼意見。

他用力地閉了閉眼,強忍着悲傷回道:「消防員調取了校車上的行車記錄儀,看到了老大在哄許大小姐離開後,掙扎自救的影像。如果不是因為雙腿被卡在駕駛室里,老大完全可以在車子掉下去之前脫身離開的。」

不等在場的人消化完這個消息,常磊又恨恨地看着許願繼續說道:「還有,如果前面老大沒有停車讓許大小姐下車,他完全有足夠的時間趕在這個急轉彎前將校車截停,也就不會被撞出護欄。」

聽了常磊這些話,許願腦袋嗡嗡嗡的,心臟就像被一雙大手用力掐着似的,讓她疼得喘不過氣來。

她之前還對司彧琛或許還活着抱着一線希望,畢竟他水性是真的很不錯。

可雙腿被擠壓在駕駛室里,水性再好又有什麼用?

如果不是為了放她下車耽誤了時間,司彧琛很有可能一點事情都沒有就將校車截停的!

常磊不知道自己的話給許願帶去了多大的震撼,因為失去兄弟的痛,他忍不住將憋了兩年的不滿一下子發泄了出來。

「老大明知道放你下車會耽誤時間,卻還是寧願拼着自己命不要也捨不得讓你陷入一丁點的危險中,而你又是怎麼對他的?」

「你們結婚這兩年來,你動不動就作,心血來潮一個消息就讓老大丟下一會議室的高管,開車一個多小時去給你買點心,又開車一個多小時送到你面前。結果你呢?只丟給老大一句『我忽然又不想吃了』,就看都不看他辛辛苦苦買來的糕點一眼。」

「你自己想想你這兩年耍了老大幾次?我們都勸老大別上當,可他還心情很好地說……」

說到這裡,常磊的聲音帶上了非常明顯的哭腔,「……說他知道你是逗他的,可就是這樣他也開心,因為可以藉著送東西的機會多看你一眼!」

「剛結婚的時候,為了幫你們許家擺脫破產危機,老大拼上了所有身家!為了給你們收拾爛攤子,每天忙得不可開交,還經常被你一個電話叫回家給你做晚飯,然後又餓着肚子趕回公司。」

常磊吼着吼着,不知不覺眼淚流了一臉,聲音也因為嘶啞大聲不起來了。

他忽然雙手捂着臉蹲下身,不甘心地喃喃着,「許願,你他媽的沒有心,你沒有心!」

「你不喜歡老大你可以拒絕他的求婚啊!明明是你心甘情願答應的,為什麼婚後又一副不甘不願的樣子,拚命的作踐他?」

「老大說遇上你是他的幸運,可我們看來,他是倒了八輩子血霉才對!」

「你是出生優渥,是許家千嬌百寵的大小姐,你可以看不起鄉下長大的老大,可你不該看不起他對你的愛啊!」

「若不是被人惡意掉包,老大他也是正兒八經的大少爺!被人故意養在鄉下二十年,回到司家又因為什麼都不懂被人欺負,進入商場後面對的又是爾虞我詐,他這輩子就沒被善待過!」

「七年前他在宴會上被人用舊名字侮辱,就因為你站出來幫他說了一句話,讓他感受到世間唯一的一點點善意,從此他把你放在了比他命還重要的位置!」

「許願,許大小姐,因為你的一句話,琛哥命都給你了,你開心了嗎?」

「恭喜你,從此以後你自由了!」

常磊聲音越來越輕,可捂在臉上的雙手指縫間流出的淚水卻越來越多。

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居然如此過分的許願怎麼可能開心!

聽着常磊的這些指責,她難過得恨不得立刻死掉。

可是哪怕她心痛得死去活來,腦袋卻還清醒着,連暫時的昏厥都沒有。

所以她只能清醒的承受着自責、後悔、愧疚,以及後知後覺的,失去愛人的傷心和追悔莫及。

楚寧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淚流滿面,她無暇顧及女老師和消防員若有若無投過來的怪異視線,及時扶住差點癱軟在地的許願。

她很少去關注小輩的感情生活,司彧琛又從沒對她抱怨過女兒半點不好,所以常磊說的這些她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可是楚寧毫不懷疑常磊的話,因為從許願平時恣意瀟洒的狀態,就能看出她一直生活在他人的寵愛中。

楚寧不是溺愛孩子的媽媽,她知道許願錯了!

可是看着面前傷心後悔到生無可戀的女兒,楚寧實在不忍心在這時候繼續責怪她。

楚寧嘴唇開開合合好幾次,最終只能哽着聲音安慰道:「願願你振作點,不管彧琛怎樣,他肯定希望你好好的。」

聽到楚寧的話,哀拗到連哭聲都發不出來的許願忽然開口了,「媽媽,我把世界上最愛我的人弄丟了!」

許願聲音嘶啞艱澀,發出的聲音很輕很輕,可在場聽到的人無不被她聲音中蘊含的巨大悲傷影響,跟着心臟發酸。

隱隱約約間,他們似乎也都感受到了那種永失所愛的遺憾和痛苦。

空氣忽然變得安靜,沒有人忍心再指責許願,也沒有人覺得能有什麼語言可以安慰她。

最後還是常磊搓着臉站了起來,雖然依舊對許願沒什麼好臉色,但還是紅着眼出言勸道:「你們先回去吧,這裡有什麼發現,我會及時通知你們。」

見許願搖頭似乎想留下,常磊自嘲地輕嗤一聲,「快走吧,不然我待會還會忍不住罵你。要是被老大知道我罵了他的心尖尖,不知道會多生氣,又會多自責難過自己沒保護好你!」

一句話,惹得許願又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疼。

想到那個男人對自己的愛護,她知道常磊說的絕對是真的,或許還曾經在她不知道的時候發生過,許願只能含淚點頭。

不管是生是死,她都不想那個男人再為自己傷心難過。

楚寧朝常磊點點頭,「那我先送願願回去,這裡就先麻煩你了!我讓我的助理送了些熱飲過來,另外還請了非官方的搜救隊,這會應該都在路上了。等他們到了,你看着安排。」

常磊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沒有客氣地說你也不用再過來這樣的話。

許家人在司彧琛這得到了很多,卻幾乎沒付出過什麼,這種時候要是再不來一個人守着,那就太讓人心寒了!

如果之後許家沒人來,他就算拼着死後被老大責怪,也要把那份股份讓渡書燒了。

然後把司彧琛留給許願的公司股份以及那些動產不動產,加起來總價值幾千億的資產全都捐給孤兒院,一分錢都不給許家!

《寵溺成癮,司總的嬌妻凶名在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