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踹飛前夫!金絲雀重生後成頂流了
踹飛前夫!金絲雀重生後成頂流了 連載中

踹飛前夫!金絲雀重生後成頂流了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肉的袖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梔兒 現代言情 陸景深

前世被後媽洗腦,唯她馬首是瞻,最後親人、朋友,一個個因她而亡自己的枕邊人,女人無數,自己臨死前打給他電話,發現他正在和自己同父異母的姐姐,在床上纏綿她帶着真相、怨恨死去,沒想到竟然重生到了被接回林家的那一天林梔兒發誓,卻不再嫁給那個令人作嘔的男人!她要好好學習,搞事業!終於有一天,她火遍了全國,成為了新一代的頂流,造就一個屬於她自己的時代但是有一天她發現,男人居住所叫的地方,是以自己的名字取的!花園裡的花也是男人為她種的!自己林、陸兩家的婚約,是他親口同意的!展開

《踹飛前夫!金絲雀重生後成頂流了》章節試讀:

在白家的這一個多月,陸景深那個傢伙沒有來過她,反而是自己的爺爺在前些日子來找過。

倆位老爺子對林、陸兩家的婚約,抱有不同的看法,林梔兒又和白老爺統一戰線。

最後兩個人不歡而散,不過林老爺子不捨得生自己孫女的氣,知道白老爺的脾氣,是不會讓梔兒回林家的。

便天天叫劉媽媽帶東西送往白家,其實她的想回去住幾天的,但是怕那個男人又把自己抓回同心恆宮。

前世自己就是因為被他抓去,然後學業荒廢,一事無成,靠着嗟來之食,艱難的生存的。

不過自己當時也是被家裡那對男女給蒙蔽雙眼了,不聽親人、真心對自己好的人的勸告,最後那些人一個一個的離自己離去。

女生用手托着下巴,唉聲嘆氣的看着桌上的兩隻小傢伙。

宛如南柯一夢,她往窗外看去,院子里的老樹,葉子已經慢慢泛黃,微風一吹就落得滿地東西。

她害怕自己的下場就如這些葉子一般,任風欺凌,不得安寧。

腦海中突然浮現了那日,男人離走前,陰沉的臉上,勾起的那抹笑容,她的心中就隱隱不安,心跳加速。

為什麼會甘心就這樣離去,而且這些日子,竟然沒來騷擾,果然這個男人已經視自己為囊中之物了。

自己還是低估了他,這個位高權重的男人,在商業中殺伐果斷,面面俱圓,怎麼可能會怕一個與他不相上下的白氏?

她打開手機里的日曆,在兩年後的3月份給設置了一個提示的時間。

「陸景深,等着瞧吧,我林梔兒是不可能會嫁給你的。」

女生的眼神狠厲又堅定。

9月15號,天剛蒙蒙亮,房媽媽就把昨日白夫人給自家小姐安排的化妝師,把他請到了樓上的房間里。

此時穿着睡衣的女生,正神采奕奕的坐在化妝桌前,沒半點困意。

因為她昨天下午7點就休息了,等他進來,她就讓房媽媽離開了。

女生轉過來面向他,扭動了一下身體,看着他,面上無任何多餘的神情。

用着平淡卻有威懾力的語氣,淡淡開口:「今天是我今天第一天,我想成為全校的焦點,我這張臉,怎麼吸引人,怎麼打扮。」

化妝師意會的笑了一下,點了一下頭,示意自己肯定能讓她滿意。

女生的嘴角微微勾起,後又恢復如常。

化妝師拿出化妝品,熟練的在女生的臉上化。

半個小時後,化妝師就把桌上的化妝品都收了回去,自信的把鏡子遞給女生。

看着鏡子里的自己,平時較柔和的面部輪廓,變得有「攻擊性」,徹底得和這對媚眼融為了一體,在配上妖艷的口紅色號,她整個人都很吸人眼球。

連一旁對女人不感興趣的化妝師,都忍不住讚美幾句。

待他從房內離去,女生從柜子里選了一件絕款的黑色短袖一字肩連衣裙,穿到了身上。

雖然未袒胸露乳,但是這件裙子把她的好身材,展示得淋漓盡致,而且十分的有氣質。

她踩着粗高跟鞋,懷裡抱着兩隻小傢伙,一步步的下樓。

劉媽媽已在樓上等候多時,她的旁邊放置着裝着衣物的箱子。

「二小姐,車輛已經停在門口了,現在可以出發了。」

原本房媽媽是想去通知一下白家夫婦二人,但是被林梔兒制止了。

她讓幾個男人把箱子推在前面,女生和劉媽媽則跟在後面。

把箱子都放置好在車內後,主僕二人正要上車時,一輛豪車開了過來。

吸引了劉媽媽的注意。

豪車在她們旁邊停下,車窗搖了下來,看見那張熟悉的側臉,女生剛剛洋溢着笑容的臉,瞬間黑了下來。

今天阿弄沒有跟着,是男人自己開得車。

劉媽媽看見他,立馬過去鞠躬打了一聲招呼。

「你讓你家小姐過來坐我的車吧,未婚夫送未婚妻上學校,是天經地義的事。」

「哎!」

劉媽媽看見這陸家少爺這樣疼愛自己的小姐,拉着她的手臂,把她牽到男人的車旁。

然後自己乘坐那輛車先走了,此時雪球好像嗅到了自己主人的味道,叫得很頻繁。

男人下車,摸了摸它的頭,安撫了一下它,就把女生手裡的小傢伙給抱到了后座位上。

女生一臉不爽的在原地捏緊拳頭。

「進去。」

男人的聲音比往日柔和了不少。

但是女生卻不為所動,以為她是要把自己抓回同心恆宮的,在原地使起性子,朝他嚷嚷,質問他為什麼要過來?

見女生這般無理取鬧,直接把她抱了進去。

他也繞過去,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男人把車開到一個無人看見的地方,在那裡停了下來,把剛剛的車窗給關上。

然後把女生強制抱到了自己的懷裡,任憑她怎麼掙扎,他都沒有放手。

「唔…」

他按住女生的頭,狠狠吻了上去,女生剛剛的好心情瞬間消失。

她用腦袋碰了一下男人的腦袋,發出互撞的聲音,他才停了下來。

女生趕緊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車上的鏡子,觀察自己的妝容有沒有花。

發現一點事兒都沒有的她,才鬆了一口氣,心裏憋氣悶得慌,沒有說話。

「去學校打扮的那麼好看,是想去那裡找個男人在一起,然後和我退婚?」

怒火衝天的女生,生氣的順着他的話說。

「我把話先說在前頭,要是到哪後,你敢和哪個男人在一起,我就送他下地獄。」

男生的聲音不大,但是每一字一句,都說得清清楚楚,語氣陰沉,令人發麻。

車內的女生,非但沒有害怕,反而有些開心,因為這個男人不是要把自己抓回去,至於他話里的意思,她相信這個男人能幹得出來。

但是自己不會傻到做這種蠢事。

男人看了一眼趴在后座的兩個小傢伙,不解的詢問:「幹嘛要把它們帶出來?」

女生有點心虛,強裝鎮定:「我要把啾啾和雪球一起帶去學校,讓它們陪我度過四年的大學時光。」

男人挑了一下眉,語氣玩味:「哦?雪球是我的,你竟然不想嫁給我,那它和你就沒關係,你有什麼資格帶它去學校?」

「那……那又怎麼了?你知不知道那天我看見它的時候,它就快餓死了,是我把東西餵給它,它才活過來的,現在它就是我的了。」

女生的底氣有些不足,因為這畢竟是他的貓,後面有理所當然了起來,因為她對雪球有感情了,自己又比他養得時間久。

男人「噗呲」地笑出了聲,他沒有生氣,覺得她這個樣子十分的可愛。

語氣有些寵溺,「這兩個小傢伙,你四我三,不同意我就把雪球帶回去。」

女生不情願的小聲「嗯」了一句。

男人的嘴角微微勾起,湊過去幫她系好安全後,準備開車。

林梔兒生怕這個變幻莫測的男人反悔,把坐在后座的兩隻小傢伙給抱過來,牢牢的抱在懷裡。

像護食一樣,生怕別人把它們搶走。

男人的眉毛動了一下,冷呵了一聲,無奈的搖着頭。

連只貓的地位都比自己好,也是沒誰了。

《踹飛前夫!金絲雀重生後成頂流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