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絕世美女醫毒雙絕
穿成絕世美女醫毒雙絕 連載中

穿成絕世美女醫毒雙絕

來源:google 作者:斯博納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斯博納修 王娜雅

【穿越系統美貌美男醫術高智商團寵】叮~恭喜宿主綁定醫毒雙絕系統,請開始您的新生吧!上一世活得太苦,這一世我擁有醫毒雙絕系統穿越到異世,長得絕美,成為女人公敵,眾美男皆為我沉淪展開

《穿成絕世美女醫毒雙絕》章節試讀:

半個小時過去。

王娜雅已經把「將進酒」這首詩寫好。

小心的把它卷了起來,放在旁邊,還不急着交上去,等最後驚艷全場才好!

顧玉也停了筆,等待上面的墨跡幹了。

他看向王娜雅,見她也已經作好,便笑了笑,端起酒杯朝王娜雅那邊敬酒。

「王姑娘也作好了,顧玉敬你一杯。」

王娜雅把酒倒滿,也端起酒杯回敬顧玉。

「敬顧公子。」

說完便慢慢飲下。

東方覺也完成了,停下筆,看着正在喝酒的兩人,也敬了兩人一杯。

「顧玉,王姑娘,我也敬你們!」

顧玉和王娜雅也回敬了他一杯。

「敬東方公子。」

接下來是公孫澤,他停下筆後,看到他們在相互敬酒,便開口說道:

「幾位都作好了,輪到我敬你們一杯。」

幾人又敬了一輪。

嚴子豪是最後一個作好的,他也舉杯敬了四人一杯。

王娜雅經過這幾輪的敬酒,已經不能喝了,有些小醉了,不過頭腦始終保持清醒。

等了一會,周邊的人已經開始把作有詩的紙拿給小斯,小斯拿到後馬上下樓交上去。

十個評委坐在桌子前,觀看着交上來的詩,桌子的下面有一個抽屜,覺得不好的直接放進抽屜,覺得好的詩就放在桌子上。

一個小時的時間快到了,王娜雅幾人也把所作的詩拿給小斯,小斯快步下樓交了上去。

十個評委看兩百首詩,花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的時間才看完,把覺得好的詩又重新評估一遍又一遍。

最後留下十首詩,十個評委把那十首詩都看了一遍後,開始討論,得出了排名。

雲瀾派了劉芸過來王娜雅這邊,輕蔑的對她說:

「等會這十首詩我們雲瀾肯定會在上面,想來你也作不出什麼好詩,準備好摘面紗吧!」

王娜雅挑了挑眉說道:

「哦?這麼有自信,記住我說的話,若我作的詩,排名在前面,請你們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謝謝。」

劉芸甩了下袖子轉身走了。

她把王娜雅的話轉述給了雲瀾。

「哈哈哈,真是笑話,等着吧,馬上要公布結果了。」

雲瀾胸有成竹的站起身看着樓下的評委。

樓下的評委跟掌柜的說了些什麼,掌柜的轉過身對着全場說道:

「大家都安靜一下,《第一樓》通過考核的名單已經出來了,接下來我會從第十名開始公布,我會念出通過的人的名字,聽到自己名字的人,結束後到舞台這邊領取進入《第一樓》的身份令牌。」

「第十名 雲瀾 」

……

「第五名 嚴子豪 」

「第四名 公孫澤」

「第三名 東方覺」

「第二名 顧玉」

「第一名 王語嫣」

「嘭!」

正在端着茶杯喝着茶的雲瀾,聽到第一名王語嫣的名字,驚得茶杯掉了下來。

對着樓下評委席大喊道:

「不可能,王語嫣怎麼可能是第一名,她明明不會作詩的!我不相信!」

掌柜聽到樓上的女子的喊叫聲,抬頭看了上去,認出她是城主的女兒雲瀾,隨後有些嗔怒的說道:

「雲小姐,話可不能亂說,考核的結果是由《第一樓》的管事們評出的,絕對的公正公平。」

「我不相信她能作出什麼好詩,大家也都很好奇這第一名的詩是什麼吧?讓她念出來給大家聽聽,讓大家心服口服!」

雲瀾不依不饒的說道,還帶起了節奏。

其他人聽了這話也紛紛附和起來:

「對啊,我們現在就很想聽聽這第一名作的詩!」

掌柜的看着眾人起鬨,轉身看向身後的評委們,評委們點了點頭,說:

「既然想聽,就讓她來念吧。」

「哪位是王語嫣王姑娘?請上台來。」

王娜雅聽到他們說的話,站起身回應道:

「我在。」

拿起了那半壺桃花釀,隨後在眾人的注視下,緩緩的走下樓,來到了**舞台前,跟十個評委對視。

《第一樓》的大管事秦楓看着眼前一身白衣戴着面紗,手裡還拿着一壺酒的女人,開口說道:

「姑娘就是王語嫣?請上台來把你所作的詩,念給大家聽吧!」

十個評委都非常的欣賞眼前的女子,現在的她宛如酒中仙子,眼神有些微微迷離。

「當真是絕色佳人啊!」

幾人心裏感慨道。

王娜雅緩緩走上了台,轉過身面對着所有人。

自她下樓後,顧玉嚴子豪等四人都站起身往樓下走去,站在舞台邊看着她。

此刻的她舉手投足間透露着一股詩意洒脫,輕輕撩開面紗,拿起酒壺喝了一口酒,隨後手臂輕柔的朝旁邊慢慢舞動,開口說道:

「那我這就來了哦~」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念了兩句一隻手拿着酒壺,一隻手便舞動了起來,身體配合著扭動着。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念到這,又拿起酒壺喝了一口酒,繼續邊舞邊念: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鏗鏘有力的念着,配合肆意洒脫的舞姿。

在場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全場鴉雀無聲。

「好!好!好!」

「絕了!今日能聽到如此好詩,看到如此舞蹈,此生無憾啊!」

「太好了,今天來到這裡真的是太值了。」

顧玉他們幾人看得都醉了。

「語嫣……」

顧玉喃喃道。

「我想我愛上她了。」

嚴子豪旁若無人的說道。

東方覺聽到嚴子豪這麼說,心裏也感慨道:

「誰說不是呢,我想我也愛上她了。」

公孫澤此刻的心跳動得很快,他心裏已經有想要衝上去抱着她的衝動,他在心裏道:

「王語嫣是我的……,誰也不能跟我搶,我,勢在必得。」

王娜雅停下來後,轉過身和十位評委說:

「幾位前輩,小女子既然上來了,就想要先領了能進入《第一樓》的身份令牌,還請發放給我。」

秦楓覺得這女子又有才又有膽量,十分的喜歡,拿起一塊令牌遞了過去。

「這是你的令牌,拿走吧。」

王娜雅雙手接過令牌,心裏實在是高興,連忙道謝,隨後轉身走下舞台,看到顧玉他們四人站在那裡看着她,她很開心的跟他們說她拿到令牌了。

見到王娜雅開心的說著話,他們幾人的心裏也都跟着高興起來。

「你們也都上去拿令牌吧,我拿到了令牌就先告辭了!」

聽到王娜雅要走,顧玉他們幾人慌了。

嚴子豪差點就要去拉住她的手,焦急的說道:

「等等,王姑娘先別走。」

顧玉也很焦急的說道:

「先別走,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東方覺附和道:

「對啊,就當是慶祝我們都考核通過了,好不好?」

公孫澤也連忙說道:

「等我們去拿了令牌就一起去吃飯吧,我做東帶你去吃好吃的。」

看到他們幾人這麼盛情邀請,肚子也很餓了,一起去吃飯也挺好的,而且還有好吃的呢,就答應了下來說道:

「好吧,那我先上去拿東西,在上面等你們。」

「好!等我們!」

幾人確定了她不會走,還要一起共進晚餐後,心裏美滋滋的,先後朝舞台上走去領令牌。

雲瀾覺得臉面無存,本來還想看着她出醜,結果反倒是成就了她,讓她風光無限,真是氣得她想把王娜雅的臉撕爛。

在看到王娜雅上樓後,她便帶着那幾個小姐下了樓,拿了令牌就馬上走。

王娜雅拿了東西,在樓上等了他們一會,他們就上來了,拿了各自的物品,便帶着她下樓,打算去雲城最好的酒樓吃飯。

文軒館附近不能停放馬車,所以當初顧玉和嚴子豪就在另一條街下了馬車走了過來,碰巧遇到了她。

顧玉想着想着,覺得還真的是有緣分,剛好就跟他問路,剛好就相識了。

五個人走在一起,回頭率百分百,顏值都很高,街上的女子看到他們幾個翩翩公子都犯着花痴。

「哇~是雲城四公子耶~快看過來快看過來~」

花痴女一號,嬌羞的捧着臉,手上拿着手絹使勁的招。

「顧玉啊~是顧玉!溫文如玉,玉公子~」

花痴二號激動的喊着顧玉的名字。

「公孫澤,公孫澤~看過來,哇~好帥啊!」

花痴三號衝著公孫澤使勁的揮着手帕。

「東方覺,東方公子,你好帥啊!看過來,看過來!」

花痴四號衝著東方覺喊道。

「嚴子豪,是子豪啊~帥氣的子豪!看過來!」

花痴五號看着嚴子豪眼裡冒着愛心,喊道。

「噗嗤~異世古代的大型追星現場啊,這些追星女孩,真是很努力呢~」

王娜雅心裏想着,看着那些追星女孩擠在一起,一路跟着想吸引幾人的注意。

四人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了,選擇了無視,對別人的魅力是很大,但是只想吸引語嫣。

「王姑娘,我的馬車就在前面,按照這樣的情況,我們還是坐馬車過去酒樓比較好一點。」

顧玉開口說道。

「王姑娘,我的馬車也停在了前面,你坐我的馬車吧。」

東方覺說道。

「我還是坐顧公子的馬車吧。」

前面就是顧玉的馬車,顧玉先上了馬車,隨後伸手拉王娜雅上了車,嚴子豪也跟着上了車。

東方覺見他們都上了車,轉身和公孫澤走到他家的馬車,上了馬車,吩咐手下跟着顧玉的車。

一行人一前一後的來到了酒樓前。

酒樓名叫——「食為天」。

門口的小廝一看是雲城四公子來了,趕緊迎了上去,給他們引路。

「公子小姐這邊請!」

幾人被帶進了一個豪華包間,這是他們幾人常來的那間。

「王姑娘請入座。」

顧玉紳士的給王娜雅拉開椅子。

「多謝。」

入座後,趁着他們沒注意拿出白色的半遮面面具,戴了上去,隨後把面紗取下,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等到他們注意到的時候都紛紛愣住了,隨後又覺得好笑。

「王姑娘換面具的速度可真快,在下佩服。」

公孫澤嘴角微微揚起調侃的說道。

「咳咳,我的臉過敏了,不想露臉,所以……」

王娜雅尷尬的解釋道。

「可以理解,女子都極為在意自己的容顏。」

顧玉打着圓場說道。

「在我眼裡你是極美的,就算臉過敏了,我也不介意。」

嚴子豪看着她認真的說道。

「王姑娘你的臉會很快好起來的,不要擔心。」

東方覺安慰道。

「這是菜單,看看有什麼想吃的,我吩咐他們去做。」

顧玉拿着菜單給王娜雅看,他極會照顧她的想法,給人的感覺就很暖心。

點了幾道喜歡的菜,其他人也都點了自己喜歡的菜。

接下來他們幾人開始談起今天王娜雅做的詩了。

「王姑娘今天作的詩真的是極好,不知道是否能有幸討得你親筆所寫下的詩,我想把它收藏起來。」

顧玉用滿懷期待的眼神看着她,想要她寫下來送給他。

「好啊,既然你喜愛,我就寫下來送給你,不過我得喝兩口桃花釀後,才有手感。」

見顧玉那麼喜歡自己的詩還想要收藏自己的字,心裏很是高興。

「王姑娘,我也想要。」

嚴子豪委屈巴巴的看着她說道。

「王姑娘,我也想要呢。」

東方覺也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說道。

「王姑娘,也給我寫好不好?」

公孫澤用柔情的目光看着她說道。

聽到他們幾個這麼一說,心裏有點小驕傲,第一次有人求着要自己寫的字,這種感覺很不錯,隨即說道:

「好的呢,都給你們寫。」

幾人聽到她答應了,都很高興。

過了一會小二開始陸續上菜,他們也開始用餐,點了兩壺桃花釀,幾人小酌起來。

大家心情都很不錯。

「這家酒樓味道很不錯,不愧是雲城第一大酒樓,吃到喜歡的食物就是開心~」

小吃貨王娜雅在心裏想道。

飯後,王娜雅叫小廝把東西撤掉,只留下茶壺酒杯,再吩咐人拿來四張字畫紙。

把紙平鋪好,拿出炭筆,喝了一杯桃花釀藉著微醺,開始動筆寫了起來。

第一張後面簽名處加了一行小字,王語嫣贈與友人顧玉。

接下來又寫了一張,後面加上王語嫣贈與友人嚴子豪。

又接着寫了一張,後面加上王語嫣贈與友人東方覺。

接着寫最後一張,後面加上王語嫣贈與友人公孫澤。

顧玉他們把她寫的字小心的捲起來收好,打算回家就裱起來。

「好了,今天跟幾位公子在一起很是盡興,我也該回去休息了。」

王娜雅想回去躺着了,便跟他們說道。

聽到王娜雅這麼說,雖然不捨得,不過也覺得她肯定很累了。

「那我送王姑娘回去吧。」

顧玉站起身走到前面等她,嚴子豪也跟着起身。

「那就有勞顧公子了。」

「我也想送送你。」

東方覺也立馬起身,公孫澤自然也是起身欲一起走。

「好吧。」

王娜雅知道這幾人都喜歡自己,愛送就送吧。

幾人出了酒樓,王娜雅給顧玉的手下說了客棧的位置,顧玉的手下就駕着馬車朝她住的客棧方向馳去。

東方覺的馬車還是跟在後面。

半個小時後,馬車終於在王娜雅住的客棧門前停下,客棧的小廝在門口張望着,只見王娜雅從馬車上下來。

「多謝顧公子和嚴公子相送,後會有期。」

「王姑娘,我以後能過來找你嗎?」

顧玉問出了心裏話。

嚴子豪也把身子坐直,等着她的回話。

「顧公子要是想來找我自然是可以的,明日我要去《第一樓》看書,你可以上午過來找我一起去。」

「好的,明天上午,我來接你。」

顧玉開心的說道。

「那我先進去了。」

王娜雅又對後面的馬車裡的公孫澤和東方覺喊道:

「感謝公孫公子和東方公子相送,我進去了,告辭。」

東方覺和公孫澤回應道:

「告辭。」

幾人目送着她,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才吩咐手下駕車回府。

王娜雅跟他們說完,就轉身進了客棧上了樓,來到房間打開房間門,隨後關好,馬上把面具外衣鞋子都脫掉,躺在了床上。

「啊~還是自己的床舒服,好累,要睡一會。」

躺了一會就睡著了。

《穿成絕世美女醫毒雙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