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明朝當婆子
穿到明朝當婆子 連載中

穿到明朝當婆子

來源:google 作者:豬豬古力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范曉曉 高帆

比現代擺爛生活更痛苦的是什麼?一定是穿越到明朝還白撿兩個兒子范曉曉玩個VR玩穿越,幸好揪了個歷史學博士當墊背,誒,指揮官員幫自己做生意的感覺也不是很差嘛!展開

《穿到明朝當婆子》章節試讀:

我捧着食盒回到廚房,兩個孩子正收拾碗筷準備去洗,見到食盒又重新坐了下來。這是個兩層食盒,樸素的外觀和內飾,裝着一層水果一層易於存放的糕點。

「我還以為是什麼明朝特產呢。」小的那個撇了撇嘴,拿着碗筷站起身去洗,「姐姐,洗碗用什麼洗啊,連洗潔精都沒有。」

「你燒個熱水去油,我看水池旁邊有絲瓜瓤,可以當抹布使,我剛才還留了點淘米水,你湊合洗洗吧。」

大的也起身要去幫忙,臨走前還不忘和我道聲抱歉:「姐姐,我弟弟不懂事,高老師還是很貼心的,這些糕點放得住,他晚上肚子餓想吃夜宵就知道高老師的好了。」

我欣慰地笑笑,讓他別多心,過去我是獨生子女,不怎麼熟悉兄弟姐妹的感情,一穿越倒得來兩個可愛的弟弟,大的禮貌穩重,小的古靈精怪,我一貫認為陌生人之間懂事客氣的階段是人際交往中最舒服的階段。

趁着他倆在廚房忙碌無人打擾,我回到自己的房間翻翻找找,了解了解自己。

我的房間正對着南面,在正東邊開了兩扇窗,若是此時是白天,這裡的採光一定很好,房間不是很大,笨重的木櫃木床使整個房間看起來逼仄極了,如果要在這裡長住,我一定要把床上整塊壓抑的木架子給敲了。

衣櫃的衣服顏色一律是素淡的,但做工倒很細緻,花紋圖案的針腳都又細又平整,我拉開衣櫃下面的抽屜,花花綠綠的衣服一下子冒了出來,原主人原來是個愛美的呀!我像是窺到別人的**一般,有些不好意思,趕忙想把撲出來的衣服塞回去,可是越急越塞不進,忙中出錯,好像底下有什麼東西硌着才塞不平整,我把硌人的東西掏出來,竟然是幾雙繡花鞋,可是這鞋小小的,像是七八歲女童的鞋碼,這倒是奇了,難道我還有個夭折的女兒?那麼這鞋和衣物都是給女兒備着的?可是這些衣服又大小不一的?明天一定要同張月娥問問清楚。

除了衣櫃外,整個房間里能裝東西的也就是一個大木箱了,可惜木箱上了鎖,我又一時半刻找不見鑰匙,只得作罷。

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我催着兩個弟弟去睡覺,自己給高帆留了門獨自在院中等他。

雖然明代的夜生活已經很發達了,但我所在之處為城郊,古代的萬家燈火又比不得現代的電燈,因此,現在這個時刻已是萬籟俱寂,唯有一些早夏的蟲子,在晚春的空氣里有的沒的叫兩聲。

我找出一把摺椅,又從廚房裡翻出一瓶茶葉泡上,正好嘗嘗高帆帶過來的糕點,四四方方淡黃色的小糕點齊齊整整地碼在盤中,入嘴後抿開,細細的粉質化成清甜的綿軟,回味之中還帶着清涼的氣息,因為減肥,我連過年期間都極少碰觸糕點一類的糖油混合物,不知是否是長久未吃的緣故,這些糕點對我來說格外香甜,不僅如此,我又想起這些糕點絕對既是純手工製作又是古法製作的來歷,越發覺得它們自然可親、價值不菲,就着質樸的農茶我又不迭地往嘴裏送了兩塊。

我就這樣悠哉悠哉地等着高帆,古代的空氣,怎麼說呢,是現代農村都不曾有過的清冽,沒有什麼汽油、柏油、硝酸甘油,只有春季將歇時溫暖微甘的柔風,我舒服地眯上眼,想像着對面再過兩個月就會一片金黃的杏林,終於感到中國人對於泥土的本能親近就像魚之於水,古代文學課的老教師和我們說過一句話,他說:「不懂農事的人永遠不會懂文學。」現代的近三十年生活我都不曾如此身臨其境地領悟過的這個道理,直到現在才明白。

就當度假了,也挺好。

我等着等着就開始犯迷糊,才溜過來的高帆看見我的表情心下瞭然,大概是想起哪個天天在他的課上犯困的學生,他也沒為難我,大致和我說了一些他家中的情形便早早走了,我被他一說倒是有幾分精神,也沒之前那麼困了,盤算着我們三人的處境盤算至半夜,這才被席捲而來的困意撂倒。

轉過天來,我囑咐兩個弟弟和高帆去找找世界的盡頭,我則獨自去找張月娥,順便採買些日常用品,走這一遭不要緊,要緊的是我竟然撞見了封建制度下最醜惡的事。

《穿到明朝當婆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