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傳統俗套愛情故事
傳統俗套愛情故事 連載中

傳統俗套愛情故事

來源:google 作者:祺剪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斯怡 柯荊野 現代言情

非典型俗套校園愛情故事校草學霸愛上我之這哥們長得挺凶徐斯怡在追逐陳尋澈的那幾年裡從沒得到過任何的回應與施捨作為天驕之女,她在這段未果的明戀中一直輸給林萃雯驕傲如她,逼迫自己放下這段沒有迴音的感情後遇到了柯荊野——那個有錢的長得又帥又凶的學神此後,徐斯怡的人生軌跡就像是與柯荊野的交合一般作為學院新生代表與優秀代表合作表演迎新節目合作的優秀老生代表——柯荊野報名參加學生會學習部,複試負責人——柯荊野學生會團建迷路最後找到她的人——柯荊野逛街時倒霉遇到陳尋澈和林萃雯在約會又遇到柯荊野就連去拜訪恩師也能遇到柯荊野……這就像中了魔咒一樣!可是遇到柯荊野之後她總覺得他很熟悉,難道是學霸之間的息息相惜?好友言詩對她說「不是!這不是活脫脫的現代愛情故事嗎?你們被月老繫上了紅繩!趕緊隨了月老的願吧!」徐斯怡汗顏「這也太俗套了吧?」管它俗套不俗套,談就對了!展開

《傳統俗套愛情故事》章節試讀:

高中畢業前,言詩經常會告訴徐斯怡「我要去染一頭粉色的頭髮!我還要去酒吧!還要大醉一場!」還會慫恿徐斯怡「小魚,不然你也染頭髮好了,咱們姐妹頭,你染淺藍色!然後我們一起去酒吧!」然後她就會遭到徐斯怡嚴詞拒絕「我媽和你爺爺會打斷我們倆的腿」

被管教久了的小孩總會想着做着叛逆的事情。徐斯怡當然也是。

徐母叫她控制身材,不許翹二郎腿、不許駝背、不許剪頭髮……徐斯怡一直都按照她的規定去做,但徐母總是不滿意。

徐斯怡第一次的逆反行為是在十五歲;那時言詩最喜歡的說唱歌手在京市參加音樂節,好不容易有一次可以近距離看偶像,言詩當天晚上就拉着徐斯怡逃課去石花島看音樂節了。徐母找不到女兒,打了好幾通電話,但徐斯怡都沒接;本以為晚上回到家會接受懲罰,結果母親只是讓她早點休息。

後來徐斯怡晚上的時間都是在母親的舞蹈室度過的。母親說「既然你不喜歡在學校上晚自習,那就跟着我一起練」

言詩高三有一整個學期都不在學校去參加集訓,有一回她買顏料填錯地址填到了學校便讓徐斯怡去幫她拿包裹。

看着收件人姓名上寫着『王琳凱女朋友』時,徐斯怡再次打電話確認「這個名字叫『王琳凱女朋友』的包裹對嗎?尾號是2525」

「沒錯沒錯就是這個,那先幫我拿着啊等我下個月請假回去找你拿」言詩理所應當的承認,然後說要繼續畫畫就把電話掛了。

晚上回去,徐斯怡發信息問她「為什麼要用這個收件姓名不用自己名字?」

「我是防止拆完包裹丟掉之後要是有人看到信息啊,再說了我本來就是小鬼女朋友,未來的」

這麼一想也沒錯,當天晚上徐斯怡就把自己收件人的名字改成了『特朗姆果酒』

沒想到這個都已經用了這麼偏的名字,包裹還能被拿走。

得到快遞員肯定的回復後,徐斯怡內心還是有些不相信。她沒有多的愛好,拼圖是為數不多的一個。

村上隆 Korpokkur in the Forest 森林之花限定拼圖是她好不容易才找到渠道買的。

說不難過是假的。

「說不定那個快遞員沒仔細找,明天咱們再去看看啊」言詩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徐斯怡嘆了一口氣「明天再去問一次吧」

言詩看她臉上沒有那麼多烏雲後,雙手抱住她的手臂「好啦,我們去吃飯吧~」

「今天和我一起吃嗎?鄭智霄呢?」平時徐斯怡要找她一起吃飯都要看她有沒有時間,鄭智霄除了上課幾乎霸佔了她所有時間,今天言詩來找她聊聊天她就已經覺得很不可思議了。

言詩的小臉一下子耷拉下來「他最近有編程比賽,怕他分心我不能去霍霍他」他們兩個人互相很黏彼此。

「原來我是你的『備胎『啊,只有鄭智霄比賽沒時間陪你,你才來找我一起吃飯」徐斯怡裝出很委屈生氣的樣子,雙手抱胸。

言詩立馬就笑的甜甜的「他哪能跟你比啊,他就是冷宮裡的棄妃,你才是我的愛妃」然後一把抱住徐斯怡。

徐斯怡推開,她又抱上去,又推開,又抱上去……

言詩樂此不疲的抱着徐斯怡被她帶着走,嘴裏還說著「不管不管不管~我們先去吃飯!」

自從徐斯怡把姜盈盈微信推給聞以楓後,姜盈盈時常會抱着手機笑個不停,然後跟室友說「聞學長也太好笑了吧哈哈哈哈,他竟然不小心用洗面奶刷牙哈哈哈哈」

說完也不等大家接話,又繼續聊天。

徐斯怡還在因為包裹丟失而傷神,杜音注意到之後就告訴她「其實可以去學校貼吧里問問,可能有人不小心拿錯了」

話音剛落,徐斯怡的手機就響了。

看到陌生號碼她掛斷了,結果對方又打了一次,徐斯怡才接電話。

「喂?」

「呃,你好」是一個男聲,一個非常好聽的聲音,不低沉很明亮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有點像鹿晗的聲音。

徐斯怡不解地問「請問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昨天拿了一個包裹,但是發現我的包裹未簽收,才知道自己拿錯了,請問你的收件姓名也是『特朗姆果酒』嗎?」

徐斯怡的雙眼立刻就亮了起來「對,我是,我剛好有一個包裹丟失了」

「包裹我還沒拆開,你是哪個學院的?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去還包裹」對方倒是很好說話。

「我是建築學院的,現在就有時間」

其實這會才八點多,她想拿到拼圖,如果對方不方便她也可以自己去拿。

沒想到那個男生還挺樂觀「我是音樂學院的,離建築學院也不遠,那我一會去哪裡找你?」原來是音樂學院的。

「那就在三食堂吧,我現在去就去」三食堂剛好在兩個學院中間的位置。

結果對方拒絕了「沒記錯的話,建築系的女生寢室是在第六棟吧?不然我直接去寢室樓下給你?」

既然他這麼客氣,那徐斯怡也就不客氣了「嗯也好,那我就在寢室樓下等你」

「我大概十分鐘到」聽他說完,徐斯怡就掛了電話。

說是十分鐘到確實十分鐘就到了,徐斯怡才剛到樓下不到一會兒,手機響了起來;一接通對方就說話「我已經到了,你穿些什麼顏色的衣服?」

「灰色衛衣白色褲子」

「好,我看見了」

徐斯怡還在伸頭望,背後就被人拍了一下,回頭是個長得挺白凈的一個男生,他笑着問「你好,是『特朗姆果酒』嗎?」

男生穿着一身黑,但是臉上掛着笑容

「嗯對我是」徐斯怡說。

男生一邊把包裹遞給她一邊自我介紹「那個,我是音樂學院的,叫符遠,拿錯包裹實在不好意思,因為我的收件名也是這個名字。」

接過包裹,徐斯怡點點頭「沒關係,我叫徐斯怡」

「取同一個名字還挺有緣分的」

徐斯怡扯着嘴角輕輕笑了一下表示禮貌「沒事,我已經改掉了,麻煩你過來跑一趟,謝謝。既然沒什麼事就都回去吧」她很想看一下拼圖有沒有壞。

符遠見眼前的女孩沒有想聊天的意思,也就點點頭道了聲再見就轉身走開了。

徐斯怡慢悠悠的從六棟走回七棟,符遠沒記錯,建築學院女寢在六棟,但是建築設計因為女生太少直接被分到七棟了。

徐父很喜歡買拼圖給自己的寶貝女兒。在他的認知里,拼圖是益智又有趣的東西,可以讓孩子發動腦筋。就是因為徐父源源不斷的送拼圖,徐斯怡就愛上了拼拼圖。她不覺得做這件事情是在浪費時間,這對於她來說是一種浪漫。

滿心歡喜拆開包裹發現拼圖還好好的時候,徐斯怡臉上的笑意更加濃烈。

杜音走過來看着她「我就說是有人拿錯吧,現在拿回來了開心吧?」

徐斯怡點點頭,這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實在太幸福了。

「是誰拿錯的?」姜盈盈也湊過去問

「音樂學院的,叫什麼符遠」徐斯怡把拼圖放好在柜子里,等明天她就開始拼。

杜音和姜盈盈對視了一下同時開口「符遠?!」徐斯怡抬頭「對,符遠」

「天啊,斯怡,符遠好牛的!他唱歌超級好聽!!!超有實力!」杜音有點激動。

徐斯怡沒太在意「哦,這樣啊」

「你肯定也不知道,他這種小眾帥哥受眾人太少。」杜音擺擺手繼續看小說。

「下周百團大戰哎,家人們你們打算去哪裡高就啊?」姜盈盈忽然問。

杜音沒抬頭「我已經一隻腳踏進宣傳部了,社團那些我就不參加了」

徐斯怡摸着下巴說「聽說學習部很輕鬆?我應該會去試試看」

接收到目光後黃麗銀拿着毛巾擦頭髮的手放慢了速度「應該會去秘書部吧,劉英學姐告訴我去整理資料,應該挺輕鬆的」

姜盈盈聽完大家的想法之後才說「我想去試一試組織部」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高中就是在學生會組織部,還有一部分原因是聞以楓就是組織部部長。

「老柯,芳姐說她給你發信息你沒回,咋回事兒啊?」聞以楓進門書包一放,整個人大大剌剌就坐在椅子上。

柯荊野打開手機迅速的回復消息之後問聞以楓「百團大戰是什麼時候?」

聞以楓剛想說請你履行好自己作為部長的職業好吧;抬頭看見柯荊野的眼神又慫了下來「就是今天啊,都結束了,半小時前結束的」

「嗯,行我知道了」說完他又低頭搭模型

「不是,大哥,你沒去給學生會長臉就算了,你不會連面試都不去吧?」聞以楓看這哥一副悠閑的樣子就覺得他特欠揍。

柯荊野把模型放到一邊「林芳說了,後天讓我去面試,就算我不去百團大戰,大家也都知道我在學生會」很好,語氣依舊欠揍,但說的很對。

建築學院男女比例失調,但是面試那天也有很多女孩子。

「哎呀,我忽然好緊張啊,要是等會說不出話怎麼辦?」姜盈盈的手壓着胸口。

杜音拍拍她的肩「好好表達清楚就行了,都是自己院里的學姐學長,他們不會很為難的」

杜音沒有跟着三人一起坐,而是在門外走廊等着。

姜盈盈死死拉着徐斯怡的手,三人坐在停靠前的位置。

教室外面忽然一陣騷動,隨後徐斯怡就看見柯荊野和聞以楓走進教室,坐在了面試負責人的位置上。

《傳統俗套愛情故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