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傳統俗套愛情故事
傳統俗套愛情故事 連載中

傳統俗套愛情故事

來源:google 作者:祺剪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斯怡 柯荊野 現代言情

非典型俗套校園愛情故事校草學霸愛上我之這哥們長得挺凶徐斯怡在追逐陳尋澈的那幾年裡從沒得到過任何的回應與施捨作為天驕之女,她在這段未果的明戀中一直輸給林萃雯驕傲如她,逼迫自己放下這段沒有迴音的感情後遇到了柯荊野——那個有錢的長得又帥又凶的學神此後,徐斯怡的人生軌跡就像是與柯荊野的交合一般作為學院新生代表與優秀代表合作表演迎新節目合作的優秀老生代表——柯荊野報名參加學生會學習部,複試負責人——柯荊野學生會團建迷路最後找到她的人——柯荊野逛街時倒霉遇到陳尋澈和林萃雯在約會又遇到柯荊野就連去拜訪恩師也能遇到柯荊野……這就像中了魔咒一樣!可是遇到柯荊野之後她總覺得他很熟悉,難道是學霸之間的息息相惜?好友言詩對她說「不是!這不是活脫脫的現代愛情故事嗎?你們被月老繫上了紅繩!趕緊隨了月老的願吧!」徐斯怡汗顏「這也太俗套了吧?」管它俗套不俗套,談就對了!展開

《傳統俗套愛情故事》章節試讀:

月亮和地球,究竟誰離不開誰

2019年的高考之後熾熱的陽光彷彿變成了毒太陽,除了會把人晒黑,就再也不能將少年的揮斥方遒的熱情召喚出來。

然後夏天就這麼平淡的過去了

九月的高空可以看見一望無際的藍天,像是經過夏季涼雨的洗禮,乾淨純潔。在距離地面九萬里的空中,一架從京市飛往金城的飛機上,徐斯怡感受不到一絲秋意。

去大學報到前一天,徐斯怡把那些關於陳潯澈的所有日記本都拿去碎掉了。碎紙機發出嘶嘶聲音的那一刻就代表着她那些自以為是的少女心事都跟着一起被撕掉了;畢業之前,她曾想着,把這些東西留作紀念。後來言詩的一番話才讓她明白:原來她不是想留着紀念,而是不肯放下那些美好的關於她對陳潯澈的執念,關於她對他那些不為人知的迷戀,關於她對他所有的秘密。

言詩問徐斯怡:為什麼會喜歡陳潯澈?

徐斯怡說「因為,他叫我去找他」

當他跳下窗檯那一刻,徐斯怡就知道,自己無處可逃。

十二歲時,徐斯怡被父親公司競爭對手雇來的綁匪綁架,她當時蹲在倉庫的角落,看着周圍的陌生環境,那些綁匪就在倉庫外面守着;突然就有一個男孩子從窗台上跳了下來。

徐斯怡有些震驚,奈何嘴巴被膠布封着,她看着那個男孩子走近自己,徐斯怡聞到他身上有着一絲像春雨後空氣中散發的味道。

這種好聞的味道讓她忘記了防備,除了獃獃地看着他,她好像什麼都不會做了。

那個男孩子一言不發的將綁在徐斯怡身上的繩子解開,隨後將食指貼在緊閉的嘴唇上示意她不要說話,徐斯怡點點頭;然後他才將膠布撕下來。

徐斯怡一邊小口的呼吸一邊觀察那個男孩子,可是他戴着帽子,除了下巴和露出一點飽滿的嘴唇,她看不見他的臉部。

她有一種莫名的衝動,想把他的帽子拿下來,看看他的樣子;或許她這輩子會很難去忘記那張臉。

可惜她不能,因為她要保持落落大方處變不驚的模樣,展示在他面前。

不一會兒,那個男孩子拉着她的手,走到窗檯下,小聲的對她說:「我托着你,外面有桌子,你不用怕」

他的聲音不是很好聽,可能是因為處於變聲期,聲音有些像拉錯音的小提琴發出的聲音,有些嘶啞,像是枯草被風吹起。

徐斯怡點點頭,隨後她就在他的幫助下爬上窗檯,果不其然,外面有個桌子;她跳了下去,不一會那個男孩子也下來了,他越過徐斯怡,看了看四周,然後對徐斯怡說:「記不記得回去的路?」

徐斯怡搖搖頭「我是被矇著眼睛帶來的,你帶手機了嗎?我可以聯繫我父母」她伸出手。

那男孩沒說話,拉着她的手往前走,他們走到距離倉庫很遠的馬路上他才停下來,說「手機在跑出來的時候掉了,我不清楚這裡,或許你可以等有車經過,然後把你捎回去」說完他便撒開她的手,往前走了。手被鬆開,身前的人走開徐斯怡才感覺到四周有些涼風,她反應後跑到他身旁拉住他的袖子,問「你叫什麼名字?」

她看着他露出的嘴唇一張一合「過幾天就知道了,和你一起被綁架的」他停頓了下來,她看見他嘴角勾了一下接著說「想報恩啊,那就自己來找我」說完他就繼續往前走了,徐斯怡垂下頭,前面傳來一句「別停留在這裡,那些綁匪很快就會發現」那道聲音越傳越遠,傳到徐斯怡的耳邊,傳到她的心裏,傳到她的夢裡;陪她度過很多個有他的夢裡。

徐斯怡聽了他的話沒有停留而是四處轉轉,果然等到了回市區的車。

幾天過去後,在家休養的徐斯怡下樓去廚房找水喝時聽見鐘點工們在討論八卦「原來那天和小姐一起被綁架的是那個房地產老闆家的孩子啊」其中一個聲音驚訝的說:

「對,就是那個姓陳的房地產老闆,還好那孩子和小姐一樣聰明,自己跑了出來···」

徐斯怡聽到這裡,就跑回房間迅速關上門靠在門後;原來當時他說的是真的,過幾天果然就可以知道,他沒騙她。

徐斯怡休息幾天就回到了學校,不久後她知道了那個男孩子名字叫陳潯澈。

她在之後的六年時間裏,都無法忘記這個名字;她用了幾乎所有的力氣和勇氣去靠近他;靠近這顆拯救了她這個滿是創傷的月亮的她的地球。

在這六年里徐斯怡就真的做到了像月亮繞着地球一樣圍繞在他周圍。

「所以你就在沒有確定的情況下就喜歡了那個陳潯澈?」言詩提出這個問題並不奇怪;她和陳潯澈的交集並不多。

徐斯怡笑了笑「大概是被迷惑了吧」在那樣的情況下,她很難去判斷自己是喜歡救了她的善良大男孩還是後來對她惡語相向的陳潯澈。

言詩輕輕握住她的手「沒事的,以後就沒有他了,只有一直美麗自信的徐斯怡!」

她像月亮一樣令人嚮往,讓人着迷,不會因為一個路過的小行星而失去光芒;她一定會遇到屬於她一個人的地球。

在金城,華南大學是許多學生夢寐以求的學府,多少學生擠破頭腦都進不來,徐斯怡如願成為了今年的理科狀元,而言詩以全省美術專業第一的成績進入了華南。

開學時,好看的學妹免不了學長的搭訕,優越的外貌優勢和新聞上美女狀元的名氣令徐斯怡在校道里就被不少男孩子搭訕;當然也有不少人問言詩,但她與被保送到華南計算機系的鄭智霄有了約定,因此兩人都拒絕了那些桃花。

有些人註定會出現,但有些人就註定只是出現而不是陪伴,做到當機立斷,是徐斯怡最驕傲的事情。

軍訓第一天,太陽公公就像是要與新生們作對,將它的光芒發揮到最極致,照在那一張張快要蔫了的臉上;徐斯怡宿舍有一個海南的女孩子因為地域差異原因 有些水土不服加上太陽火辣辣的熱情招待就有些身體有些不適。

她悄悄的對站在旁邊的徐斯怡咬耳朵「斯怡,我有些不舒服」

徐斯怡看着她蒼白的臉色立即舉起了手「報告,黃麗銀要中暑了」她的聲音不大,但是教官聽到了,他走過來的同時黃麗銀倒在了徐斯怡身上,徐斯怡立即作出反應扶住了她,面露難色看着教官。

教官給出命令「班長把她背去校醫室,你 去校醫室照顧她」

三人到達校醫室時,發現校醫室里有挺多人,而且都是穿着軍訓服的女孩子。校醫正在幫一個膝蓋擦傷的女孩子上藥,她讓兩人先把黃麗銀放在床上休息一下。

看着正在忙碌的校醫,班長劉賢把黃麗銀放在床上,校醫室里還有兩個志願者幫忙,徐斯怡發現其中一個人正是她高中時的學長——柯荊野。

他在高一留級留了三年,經常逃課,徐斯怡高一時與他一個班,但兩人同班不到兩個月他就跳級到高三,還成為了理科狀元;這件事在附中至今都是令人讚歎的事,徐斯怡因此還曾經把他當成一個超越的目標。

柯荊野成為許多女孩子夢中男友最大的原因當然還是因為那張臉:

他的骨相凌厲,五官尖銳;精緻的丹鳳眼細長深邃,高眉是整張臉上最濃墨重彩的一筆,線條柔美的小翹鼻增添了一絲嬌俏,配合唇形明晰的薄唇,使得面部乾淨的同時又擁有魅惑感。

他在華大貼吧有一個『華大蠱王』的小外號,據說是被他面無表情的盯着會有一種被下蠱的感覺。。

他此時正在幫一個女學生擦酒精,這是徐斯怡第一次這麼清楚的看着他,之前同班時他不經常在教室兩人並無交流。

確實是一張可以讓人沉迷其中的臉,人是肉眼動物,會控制不住的嚮往美麗的事物,無一例外。

徐斯怡看着那個正在臉紅的女孩子瞬間就明白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女孩子在這裡了。

看着正在發獃的徐斯怡,劉賢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現在怎麼辦?」

她看着他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逐漸恢復血色的黃麗銀「你先回去吧,我在這裡照顧她」劉賢走後,她看了看校醫,如果是簡單的處理方式她還是知道的,眼下只能這樣了。

不一會兒,徐斯怡走到校醫跟前詢問「老師,我可以幫這個同學塗藥,您可以先看看我同學嗎?」校醫看了一下她然後點點頭「剛消毒,過會給她塗消炎水」然後校醫就去看黃麗銀了。

看着那個膝蓋擦傷的女孩子的傷口,傷口不大,傷的也不深,看來是個血量多的女孩子;她抬頭看了一下站在這個女孩子身後的三個女孩子,傷口在膝蓋骨下面,應該沒傷到膝蓋骨頭,不至於三個人扶過來。

隨後徐斯怡輕輕的用棉簽戳了一下傷口,那個女孩子沒有任何不適的表情,徐斯怡笑了笑接着就幫她上藥了;這個過程旁邊的柯荊野全程目睹,他看着她偷笑的模樣不由的想到了家裡的貓。

「學長,你們每天都來這裡幫忙嗎?」站在後面的其中一個女孩子問;柯荊野沒回答,反倒是另一個學長笑着回答「每天都會有人來,輪流來的」這個學長雖然長得沒有柯荊野好看,但也是看着不錯的。

那個女孩子見柯荊野不說話,輕輕彎下腰再問一次「那學長是哪個學院的?」她期待的看着柯荊野,後者終於停下手上的活,看了她一眼,然後站起來,走到到放置藥物的柜子面前放酒精。

那個女孩子站在那裡不知所措,這時校醫說話了「你們這些小姑娘也太明顯了,都是打聽到今天是建築學院的院草來當志願者才來的吧,今天為止都多少個輕傷的來問了,你們要是沒提前了解過他們怎麼還會回來這裡?」說著就笑着搖搖頭「弄得我的校醫室今天早上堵得呀」那些女孩子聽到這一番話,臉瞬間就紅了。

見此情景,另外一個學長對着校醫說「哎呀,陳老師,你直接這樣說,學妹們多害羞呀,阿野下次都不敢來幫忙了哈哈哈」

「聞以楓,試試用繃帶綁嘴巴?」柯荊野這時終於說話了。

他說完又轉過頭來問徐斯怡「她的葯上好了嗎?」看樣子是想趕走那些女孩子了;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啊。

她點點頭「沒什麼問題了」回答完,她又對那個女孩子說「洗澡時,小心別碰到傷口,過幾天就好了」說完她對那個女孩子笑笑,那個女孩子也笑着點頭。

校醫又說了一些注意事項,那些女孩子就走了。

是聞以楓最先發現黃麗銀醒了。

「學妹?你那同學醒了」他叫了一聲徐斯怡。

聞聲後,徐斯怡快步走到校醫室床前。

睜開眼看見徐斯怡「斯怡?」黃麗銀別過頭又看到了校醫室里的其他人。

「現在感覺怎麼樣?」徐斯怡和校醫同時開口;校醫這時也坐在床邊,看了一下黃麗銀不一會就問「貧血還有點水土不服,現在還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了,謝謝校醫!」黃麗銀微笑着道謝,一旁的聞以楓摸着下巴「水土不服?南方的小學妹?那可以申請不參加軍訓哦」他對着黃麗銀笑得人畜無害;黃小姑娘看到這個笑容瞬間就覺得自己的臉像被燒起來,她木訥的點點頭。

徐斯怡見此笑了「我現在去和教官說」她正要轉過身,卻被一雙手扳了回去,她還沒作出反應,頭頂就傳來聲音「你留在這裡照顧她,這件事要校醫室開證明才行」柯荊野說話時熱氣彷彿撒在她的每根頭髮絲,讓她忘記了回答柯荊野的話。

等到徐斯怡反應過來身後的柯荊野已經移到了她的身旁,徐斯怡抬頭看他,內心腹誹,說話就說話,突然動手很嚇人的····

感覺到有視線,他垂下眼與她對視,這一刻她感覺四周有星火閃爍,柯荊野眼睛似乎藏着東西,但她看不清;徐斯怡的視線往下移,他的唇瓣緊閉飽滿紅潤,挺軟的吧?

徐斯怡:怎麼有點流氓啊·····

回過神,她滿臉懊悔的表情,皺着眉頭攥緊手,內心罵自己,你在想什麼呢!我佛慈悲····

看着她一系列的行為,柯荊野嘴角勾了勾,左邊的梨渦不由分說的一躍而起,掛在他的嘴角。

中午去食堂的路上,聞以楓突然停下來,柯荊野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怎麼?」

「我忘記問那個學妹是什麼專業,哪個學院的了!」他氣的踢了一下腳邊的空氣,姻緣就這樣錯過了。

柯荊野輕笑「貧血的那個?」

「不然呢?另一個?我可不沒那麼不自量力;哎,聽說她是咱們建築設計的學妹。你去幫我問問唄,能有幾個女孩子拒絕你啊~」聞以楓眯着眼睛面露微笑的看着柯荊野。

「你都知道 她是建築設計的你還會沒辦法知道另外一個的?」柯荊野忽略了聞以楓那猥瑣的表情,自顧自往前走。

聞以楓在後頭喊他「老柯別跑那麼快,你剛才是啥意思?你讓我去問那個學妹?這多不好意思啊······」

「你自己想,問我多沒意思」柯荊野等他靠近了才雙手背着頭說。

摸着下巴想半天,聞以楓張口又閉嘴,湊不齊完整的話。看了半天柯荊野,恍然大悟般的拳頭拍掌「那學妹也是十八中的!野哥你不也是十八中的嗎?」他雙眼好像放光似的看着柯荊野。

「是又怎麼樣?」柯荊野說。

「你們肯定有什麼校友群之類的吧?幫我問問唄~野哥」聞以楓討好地摟住柯荊野肩膀。

柯荊野皺眉「我為什麼要問,你怎麼不自己問?」

「一個月早餐!野哥!我包你一個月早餐!」

柯荊野嘴角抽了一下「我缺那一個月早餐錢嗎?」

聞以楓了解柯荊野,這種誘惑不到他;他眼珠子一轉,過了一會兒又說「你倆不都是理科狀元嗎?又都是咱們連建築學院的,野哥你難道不想知道,是怎麼樣一個女孩打破了你之前所認為的除了你之外十八中不會再有理科狀元的想法嗎?」

聽說京市的理科狀元不是十八中的而是四十三中時,柯荊野沒有太**瀾。在他之前十八中從沒出過狀元,面對室友調侃,他臭屁的說:「十八中除了我不會再有理科狀元了」 他當年確實震撼高考圈,按照十八中的教育水平和他對自己的自信他一直這麼認為。聞以楓抓住了柯荊野的高傲心理。

柯荊野聽完聞以楓的說辭,眉頭一挑,終於放慢腳步,側過臉來正眼看着他。

聞以楓知道,這傢伙肯定有點感興趣了。

《傳統俗套愛情故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