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成妖:人族皇子非要嫁我
穿越成妖:人族皇子非要嫁我 連載中

穿越成妖:人族皇子非要嫁我

來源:google 作者:雲狗雙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緣 趙延年

【穿越腦洞】我正蹲在坑上思考人生許是因為蹲太久,腿腳發麻剛想換個姿勢緩一緩,沒想到鞋底一滑,身體整個往後仰去通往異次元的漩渦中,大意失足的我面上閃過驚訝、懊惱、懵逼……忽然想起穿越時正要做的事情,最後定格在警惕的表情——喂喂喂,我可不想丟臉丟到異世界啊!……一萬年後,妖族崛起勢不可擋妖主君緣無辜歪頭:我只是區區一隻蘑菇小妖怪而已男主:嗨,老婆,快看看我!展開

《穿越成妖:人族皇子非要嫁我》章節試讀:

皇宮某處雜草叢。

「吱——」

草叢後面忽然躥出幾隻驚慌失措的黑老鼠。

蘑菇背着對比自己身形十分巨大的包裹從老鼠洞里鑽出來,頭上還帶着那頂綠油油的小帽子,紅紅紫紫的汁水從包裹里滲漏 出來把蘑菇奶白的小身子染的斑駁,紅一塊紫一塊,像被誰打了一頓,整個妖的形象土得可愛。

扶雲殿外把守的人比往常多了好幾倍。

蘑菇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卻感覺到空氣中的壓抑浮躁。

大白天的,蘑菇不好在人類面前長腿亂跑,至於為什麼不直接用法術遁到小鬼頭床底下,她堂堂妖主怎麼就走不得正門?

然而跑東跑西溜了半天,蘑菇忽然想起一個問題。

小鬼頭的房間在哪邊來着?

是哦,她又不是導航轉世,這可怕的巨人國,那——么大,她這——么嬌小的小妖怪怎麼可能去個一次就記住這彎彎繞繞堪比迷宮的路線?

蘑菇很快想到了解決方法。

小鬼頭是皇子,她往氣息最駁雜的方向找准能找准。

皇子的寢殿外擠滿了人,大門是不能走了,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爬窗。窗外的種植着一棵養了幾年的可食用的名貴茶花樹種,樹底凸起一個奇怪既視感的小土包,墊腳倒還可行。

蘑菇叉着腰,站在土包上頭蹦躂兩下試了試腳感,仰頭往上看去,是綠葉蔥蘢的茶花樹,枝頭僅存三四朵形容嬌美的粉茶花,此情此景,好像七百多年前也有這麼一遭。

這讓小妖怪突然意興闌珊。

撓了撓頭,沒心情攀岩了,在牆腳徒手挖了個洞直接穿牆而過,背後的大包裹隨意地撂在了牆洞外頭。

「皇上駕到——」

一抹明黃的身影踏入內殿,將這間寢殿襯得更為逼仄,剛在書房結束議政的寧熙帝着一身常服,面容深沉地走進來,發冠束起的髮絲微亂。

「參見父皇!」

坐在阿年床頭的太子聞聲驚詫之餘稍微安下心起身迎接,皇帝按住他的肩,道一句「不必多禮」,安慰地拍拍兒子,望向床榻,父子倆幾分相似的面容帶上了同樣的憂慮。

一旁伺候的杏兒震驚之餘,心底生出對皇帝對六皇子不聞不問這麼多年的怨恨。

她從小就留在皇子身邊,可以說是看着他長大的,若不是她性情溫和,不善與人爭長短,單論資歷,擔任殿中掌事一職,李善是怎麼也比不得她的。

不,天家之事不該是她這區區一介小宮女能想的,這是大不敬。她快速收拾好臉上的表情,向皇上請安行禮,低眉順眼道一句「奴婢去換盆水」就退了出去。

也許,這次會是修補天家父子親情的好機會。

皇帝看着床上那張蒼白病態的小臉,雙腳不自覺走了兩步。

回過神,停下。

扭頭詢問太子:「御醫開的葯都用了嗎?他的身體好些了沒有?缺不缺哪些珍貴藥材,御醫怎麼說的?」

太子一一耐心回答:「已經用過葯了。燒退了,意識卻不清醒,庫房裡各種用得到用不到的藥材都有,並不缺什麼。御醫診斷說,阿年體質虛弱,雖不中邪,精神內傷,癥結於中,熬過高燒已於性命無礙,靜養即可,只是……」

皇帝的一顆心剛落地,復又重新提起,七上八下沒個着落,連忙追問。

「只是什麼?」

太子頓了頓,深吸一口氣,頗有些艱難地吐出後面幾個字。

「只是阿年本就…… 恐怕、傷及壽數。」

「傷及壽數……」

不安的預感落了地,皇帝反覆咀嚼這幾個字,雙眼無神地喃喃:「怎麼突然就傷及壽數了呢?」

蘑菇剛從牆外穿進來。

見這句話,一下子愣住。

「為什麼就傷及壽數了呢……」

「我又沒有吸他的精氣,小鬼頭之前還好好的,看起來也只是身體虛了些……」

「我這個債主才剛找到人,他就想着要逃債嗎?」

怒火點燃她的胸腔,也許還有一些她自己也道不明的情緒促使她上前。

蘑菇觀測了從牆洞到床位的距離。

天家最尊貴的倆父子離床一丈開外,正好方便了她這個外來妖。

蘑菇動作敏捷地迅速爬上床,鑽進錦被裡,從床尾哼哧哼哧爬到床頭,被子開了條縫,從裏面探出半個圓溜溜的菌蓋。

錦被下露出來的臉蛋蒼白無比,毫無血色,幾縷髮絲從耳邊垂落,伴隨着急促的呼吸一起一落,雙眼緊閉,皺着眉頭很是不安,像是失去了意識。

阿年只覺得一覺睡得昏昏沉沉,想醒也醒不來。

心口像被什麼東西堵着,又悶又疼,還有些苦。好像做了個夢,夢裡光怪陸離,看不太清,似乎還聽見了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聲音。

他怕疼、怕鬼、怕喝苦苦的葯,但在這片看不見聽不清的黑暗裡,阿年彷彿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他知道所有人都覺得他活不長。父皇是,母后是,兄長也是。他們總覺得他年紀小不懂事,可皇宮裡的長大的孩子哪有真的天真之人。

父皇寧願陪四哥一起讀書,帶五哥一起騎馬,也從來不願意來看看他。母后表面上一直表現得和善大方,卻也看得出待自己與其他兄弟不同,話語中不乏暗示,不贊同自己同太子哥哥往來。就連太子兄長有時看過來的眼神,偶爾也會流露出些微悲哀。

每個人都待自己像是即將破碎的玻璃,不敢伸手,處處透出小心翼翼,生怕那瞬間裂開的碎渣會把自己割出血。

他想再見到小妖怪。

可小妖怪死了,被二哥一箭射死了。

他甚至忍着淚,丟下李善逃了課,獨自跑到演武場去找小妖怪的屍體,偷偷把祂埋在了窗邊的茶花樹下,這位置只要他打開窗一眼就能看見。

不過沒關係,他也要早死的,等到了地府他會遵守承諾繼續做小妖怪的小奴隸,那樣他們就能一直在一起了。但,等去到陰曹地府見了面,小妖怪會不會知道害死祂的人是他的二哥,然後再也不願意和自己說話了?

蘑菇靠過去,輕輕戳了戳近在咫尺的臉頰,卻怎麼也弄不醒昏迷的小鬼頭。

只是似乎感覺到什麼,緊蹙的眉頭逐漸舒展開。

《穿越成妖:人族皇子非要嫁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