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從被逼婚開始
穿越:從被逼婚開始 連載中

穿越:從被逼婚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作者南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豐 王虎丫

【重生+架空+輕鬆文】病秧子林豐病死在了床上,然而這只是一個新的開始重生穿越到了一個未知世界,一心想逼他嫁入官門的王家小姐,不負責任的便宜老爹,各種糟糕的現狀,卻意外發現自己擁有一雙可以看到禍福氣運的雙眼......精彩即將開始,林豐未來的道路註定不會平凡,一起走下去,發現精彩展開

《穿越:從被逼婚開始》章節試讀:

劉偏將被他的話激怒了,手中鞭子握得更緊,目光死死盯着他,打算慢慢的折磨他!

讓他求爹爹告奶奶,最後再弄死!

周涇倒在地上連連嘆氣,這少年郎真是不知死活,我管他作甚,平白挨了一腳,少不得還得繼續遭罪。

林豐豈能不知自己是在作死,可是他沒得選擇啊。

繼續伐木,估計挨不了幾天,乾脆就賭一把。

他的年紀太小,即使腦袋裡裝了一火車乾貨也沒用,不管跟誰說你現在很倒霉,我有辦法幫你轉運,誰都不會信的。

所以他上來就得來個狠的,告訴劉偏將不光會倒霉,以後還有性命之憂,對方現在不信沒關係,可是肯定把他的話給聽進去了,接下來就看他如何表演了。

這就叫做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後生。

開頭的話是忽悠人,下面就得來點兒幹活。

林豐哈哈大笑道:「我林豐死得不冤,大人身份尊貴,死後還有大人陪葬,死而無憾已,哈哈哈。」

劉偏將一張臉冰冷的可怕,下意識的將手伸到了林豐脖子處,準備用力掐住。

對方的笑聲實在是太滲人了,聽得他頭皮都有些發麻。

這時,一名兵丁靠近過來,抱拳道:「將軍,此子甚是狂躁,說話前言不搭後語,卻是不必理會,不如將此人交給弟兄們,定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劉偏將咽了咽口水,恢復了理智,道:「不必了,本將自有分寸。」

他順勢將大手放在了林豐的肩膀上,用力握住:「小子,你剛才說得話可是真的?」

林豐心裏暗鬆一口氣,魚兒上鉤了。

「呵呵,自然是真。」

「哼,如何證明?」

「為何要證明,反正我已經是將死之人了。」林豐將他的大手拍開,淡淡說道。

「大膽,小子你竟敢對將軍無禮!」剛才說話的兵丁怒道。

劉偏將揮了揮手,示意兵丁閉嘴,林豐現在的表現,反而讓他有些相信對方的話了,要知道當朝國師便精通命理之術,脾氣古怪不說,就算是在聖上面前都帶着三分傲氣,對那些皇子更是不假以顏色。

「本將向你保證,只要你能證明你說的話是真的,那本將便將你奉為上賓,以後這些苦力的活兒自然也不用做了,如何?」

「此話當真?」

「本將絕不騙人。」

林豐心裏暗道,你不騙人,那騙子早就失業了,說好了兩頓飯管飽,結果午餐一小碗米飯。

「證明我說的話其實不難,我可以推算出你的過往。」

「好啊,本將洗耳恭聽。」

「你生在一個富裕人家,這個偏將的官兒是你的家人買來的吧。」

劉偏將眼睛一亮,隨即道:「你接着講。」

林豐心裏暗笑,知道自己說對了,這個偏將一副富貴相,家裡條件肯定不錯,至於買官則是圓滾滾的肚皮出賣了他。

這時,那個兵丁又忍不住插口道:「將軍,您的事整個苦力營基本都知道,這小子一定是聽別人講的。」

劉偏將聞言,臉上又露出了懷疑之色。

林豐暗恨那兵丁多嘴,面上卻依舊平靜:「大人你嘴唇厚長,嘴巴上翹,眼角尾紋平齊,說明大人你有齊人之福,應該有三個老婆。」

「哈哈,露餡了吧,小子告訴你吧,將軍他家裡只有一位正妻,乃是京城米商之女。」那兵丁哈哈一笑,得意洋洋的說道。

劉偏將怒道:「來人,將此人扔出去,重打三十鞭。」

此言一出,頓時奔來四名兵丁,按住林豐的手腳,打算將其扔出。

「錯了,錯了,不是此人,是將張三這個混蛋扔出去,沒大沒小的,本將與林公子交談,豈有你插嘴的道理。」

冷不防的,劉偏將指着那兵丁說道。

林豐說得一點沒錯,明面上他只有一個正妻,而且仗着家裡有錢,兇悍無比,不過星星燃燒的火焰怎能熄滅,於是他又偷偷的在外面養了兩個小老婆。

再看林豐時,劉偏將的臉色已滿是笑容。

張三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當真是一秒天堂,一秒地獄啊。

他真的很想扇自己幾個耳光,沒事幹嘛要多嘴呢?

都是這小子害得,我弄死你。

「小子!」

張三雙眼通紅,怒吼一聲,要衝上去和林豐拚命,但還未靠近,就被其他兵丁拉住了。

「張三,你好大的膽子,在本將面前竟還敢撒野,三十鞭還是太少了,就六十鞭吧。」劉偏將沉聲道。

話語剛落,張三就癱坐在了地上,繼而嚎啕大哭起來。

其他兵丁可不會對他手軟,這張三平時就愛打小報告,多嘴多舌的,着實令人生厭。

很快,營地里就響起了張三的慘叫以及求饒之聲。

林豐冷眼旁觀,絲毫沒有為對方開口說話的意思,在如今的環境下,發善心只會給自己帶來禍事。

心裏則暗鬆了一口氣,好在以前看得玄學經典還是有些用處的,關鍵時刻沒拖自己後腿。

接着,他走過去拉住周涇的手,道:「周大哥,剛才連累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公子言重了,小人怎當得起大哥這個稱呼,以後會折壽的。」

不知不覺,周涇對林豐的稱呼變成了公子,說話既客氣又小心,在他眼裡林豐就是一個有大本事的人,自己卻是高攀不起。

看着林豐將周涇拉了起來,劉偏將笑着說道:「周涇你今天不用幹活了,受了傷就歇着吧。」

周涇簡直懷疑自己是在做夢,他何嘗見過劉偏將和顏悅色的樣子,沒敢搭話,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林豐。

林豐呵呵一笑:「還不快謝謝劉大人。」

周涇反應過來,趕忙跪下去給劉偏將磕頭道:「多謝軍爺恩典。」

劉偏將擺了擺手,拽住林豐的胳膊直往自己的帳篷走去,有些話不可在那些小兵面前言說。

不到一時半刻,營帳里擺好了酒菜,劉偏將先坐下,呵呵笑道:「林公子果真神人也,別站着了,快請坐下。」

林豐拱了拱手,這才坐下,只覺得桌上的酒菜誘惑力極大,不過還是忍住沒有動手。

「來,本將先敬公子三杯。」

林豐點頭,和他連喝了三杯酒,是不是好酒沒嘗出來,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劉偏將面露憂色,接著說道:「公子之前說本將會有性命之憂,不知可否有解決方法?」

是人都怕死,況且他家裡有錢,即使最近走霉運賭坊里輸的落花流水,家底兒還在,只要活着還能繼續享受人生。

林豐心裏暗樂,臉上卻是一副難色,沒有急着出聲。

「林公子,林兄弟,你一定要救救老哥啊。」

見林豐不說話,劉偏將心裏更急,將雙手都按在了桌子上。

「唉,這事兒有些難辦啊,最關鍵我是怕你…..」

《穿越:從被逼婚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