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第一關:打敗魔神!
穿越第一關:打敗魔神! 連載中

穿越第一關:打敗魔神!

來源:google 作者:貓貓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凌晨 貓貓蟲

張凌晨由於系統出錯,第一個穿越的世界就是死亡率超高的S級難度世界!開局對抗魔神殘影,勇者倒下又如何?我一個人來解決魔神!展開

《穿越第一關:打敗魔神!》章節試讀:

看到自己積分再次增加2000之後,張凌晨才確定黃濤真的死了,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那大高個都讓老油條朱行義陷入苦戰,這比大高個還要強的小矮子黃濤,自己竟然輕輕鬆鬆就解決了,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自己的能力!

不知道在地府的黃濤聽到張凌晨這麼臭屁,會不會在喝孟婆湯之前,再次氣暈過去。

張凌晨走到黃濤身邊,把黃濤的四把輪刃給收了起來。雖然奇門兵器使用的人不算多,很難賣出個好價錢,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他掏了掏黃濤的口袋,除了一些錢和丹藥之外,還有一個和墨盒一樣的東西。

魅影無蹤(已損壞):能夠向敵方發射一團黑霧,在黑霧中敵方視力、聽力下降。

這應該就是黃濤放黑霧的東西,不過已經壞了,不知道回去能不能修好。面對黑霧時如果不是自己正好是克制它的【太陽歌者】,那麼也會陷入苦戰,勝負未知。

除了這個之外,黃濤背上的盒子也十分神秘。張凌晨能夠感覺到這個盒子充滿了邪惡的氣息,再聯想到黃濤的鄭重,張凌晨感覺到這盒子里的東西秘密肯定不會小。他不想在這裡打開盒子,以免突生變故,他打算把整個盒子扔到儲物空間中回去再仔細研究。

但是他打開儲物空間的一瞬間,發現自己儲物空間中的道具【混沌種子】竟然如同被吸鐵石吸引一樣,竟然從儲物空間逃逸,飛向神秘的盒子。與此同時,那盒子也開了一個口,如同打開大門,迎接混沌種子進入。

那【混沌種子】也是自己上一個任務之後掉落的,樣子和一個指節相似,摸的時候張凌晨總感覺像是在摸自己的手指,觸感十分詭異。

這個道具的說明是:被魔神墮化而從身上掉落的一節手指,經歷聖光洗禮卻沒有被消滅,同時具有光與暗的屬性。

功效未知。

這個外觀詭異、功能神秘的道具,本來張凌晨只是想和盒子一樣放在自己的儲物空間中積灰,沒想到現在竟然會蹦出來,並且和這個神秘的盒子東西融合。

手指進入盒子之後,一股滔天的邪惡氣息從盒子中爆發,一隻枯槁的右手從盒子中飛出。這隻右手上發出濃厚的邪惡氣息,如同海嘯一般沖刷張凌晨的神經。如果不是張凌晨曾經直面魔神惡意,換成一般人,此時恐怕早就被衝擊得失去神志發瘋了。

張凌晨雖然沒有被邪惡氣息嚇到,但是這氣息卻讓自己想起了面對魔神的一系列絕望遭遇,整個身子直接出現了應激反應。

他下意識對着這個東西連續放了7個自己提前用技能點學習的凈化。凈化沒有其他作用,只有一條:驅散邪惡氣息。

這個東西看來也是屬於邪惡生物,每次遭到凈化,都和被重鎚狠狠砸了一下一樣,雖然沒有發聲器官,但是張凌晨卻感覺到了這個東西似乎在慘叫。七次之後,這個東西終於被折騰得收斂了氣息,似乎在向張凌晨示弱。然後這右手此時變化一番,竟然形成了一隻黑色的手套。

張凌晨可不敢隨便戴上,他用面板鑒定了一下這個手套,面板寫道:

裝備名稱:冥府之握

說明:混沌種子與黑暗奇蹟般地融合,在凈化的作用下屈服。現在黑暗力量佔據主導,擁有腐化並重傷敵人的力量。

效果:每次攻擊敵人都會給敵人疊加黑暗印記,疊加五層之後引爆,造成大量傷害並且腐化敵人。佩戴時會持續吸血。如果不提供血液,那麼手套會在30秒之內暴走。

張凌晨看着這個效果,有些頭痛,這效果看起來不錯,但是是需要氪命的裝備。

他現在看了看自己的技能,發現唯二的攻擊技能,「光能轉換」正是勇者柯西最後是用的技能,消耗壽命,創造光明能量。按照勇者柯西曾經給魔神打了個大窟窿的戰績來看,很強,就是有個缺點,要命。

冥府之握只要攻擊五次,就能對敵人造成大量傷害,甚至腐化對方,效果看起來也強的離譜。

也有個缺點,要命。

你也乖乖躺入儲藏空間積灰吧。張凌晨把這手套扔進了儲藏空間。

整理好之後,張凌晨發現面前左側有個洞口,洞口有風傳來,一看就通向開闊的地方。他並沒有直接啟程,而是進行了半個小時的冥想。冥想能夠恢復自己使用咒語耗費的精神,前提是不被人打擾。冥想了半個小時,保證自己接下來能夠使用凈化以及治療術,張凌晨才啟程向著洞口走去。

走了沒一會兒,就發現前面有光亮。然後發現自己已經到達了總壇。高台上,一個穿着黑色長袍的人坐在長椅上,胸口插着一把劍,奄奄一息,看着像是分舵的舵主。

他剛想上前打招呼,卻發現朱行義身邊並沒有唐懷昌和林絢的蹤跡,而孫有方和鐵釘出現在正道人士們對面。

孫有方此時已經躺在地上,胸口沒有了起伏,而鐵釘右手被砍斷,他半跪在地上,身前是幾個正道人士的屍體。

朱行義說道:「各位同仁,我朱某識人不明,竟然讓幾個魔道叛徒進入咱們的隊伍,甚至導致咱們三位小友被這妖僧殺害。今天我就替天行道,剷除二人,為咱們三位小友報仇!」

「冠冕堂皇。你倒是說說,你身邊的唐懷昌和林絢去了哪裡?」鐵釘雖然右手被斷,但是卻一聲不吭,反而問道。

「密道中機關眾多,我傾盡全力也沒保住兩位小友。」朱行義看起來一臉自責,但是如果仔細觀察,能看出嘴角的一絲嘲諷的笑容。

「你們剛剛趁我們圍殺舵主之際刺傷兩位小友,事到臨頭難道還要狡辯嗎?」朱行義說道。

「有人用法術誤導了我們。」鐵釘說道。

「胡鬧,我們這等正派人士向來正大光明,怎麼會這等法術?那這三位小友想要扣押你們回去審問,怎麼也被你給殺了?」一個身穿黃色長袍的男人說道。

「我感覺到了他們身上的殺氣。」鐵釘回答。

「哈哈哈哈,你初出茅廬之輩,還能感覺到殺氣?」那黃色長袍男人哈哈大笑。

「我不僅能感覺到殺氣,我甚至還能殺了你,你要不要靠近些試試?」鐵釘露出了一絲笑容,盯上了那個黃色長袍的男人。那黃色長袍的男人突然心下一沉,彷彿被什麼野獸當成了獵物。即使他只有一隻手,但是黃袍男子依然覺得鐵釘真的有可能殺了他。

「哼,不與你逞口舌之快。大家一起上,為三位小友報仇!」那男人迴避了話題,說道。

「這就對了,要殺就殺,別找借口。借口是弱者的表現。不過,你們最先衝過來的人中,我能再帶走一個,陪我上路。」鐵定說道。

他用如同野獸一般的眼神嚇住了大家。在場幾十人竟然在這一瞬間沒人敢上前。

鐵釘看見這群人,心裏已經存了必死之志。遺憾呀,他感嘆道,這一世死法,還不如上一世壯烈。

突然,一道劍從暗處飛出,並沒有刺向鐵釘或者是正道的那些俠士,而是刺向了只剩一口氣的分舵主,這一劍精準擊中頭部,直接釘死了他。這一劍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當然也包括朱行義。朱行義突然反應過來,心裏叫了一聲「不好!」但是卻發現鐵釘以及孫有方的身體正在慢慢消失。

這一劍正是張凌晨刺出來的。他本來想救鐵釘,但是想到一個朱行義已經足夠麻煩了,如果再加上其他人,那麼自己別說救他們了,恐怕自己都很難脫身。

至於為什麼張凌晨判斷朱行義是壞人,原因也很簡單,朱行義此時身上散發的惡意,正是自己剛開始就在隊伍里感覺到的。換句話說,朱行義從一開場,就盯上了自己等人。

正面對抗,又是以少打多,風險太高,而最快逃離的辦法,就是完成任務。上一次完成任務,被傳送到「世界樹」系統的途中,魔神的攻擊都沒讓自己當場去世,那現在朱行義就更不可能攔住自己這幾個人。

就在張凌晨舒了一口氣,以為已經逃脫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身邊的一切都靜止了下來。然後,他發現周圍靜止的情況下,朱行義竟然正在向自己靠近!

朱行義徹底拋下了偽善的面具,一臉獰笑地說:「你竟然敢打亂我的計劃。好,好,好!那麼現在,是我們兩個的恩怨了。」

《穿越第一關:打敗魔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