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為何擺爛這麼難
穿越之為何擺爛這麼難 連載中

穿越之為何擺爛這麼難

來源:google 作者:念你長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東方宸斐 古代言情 蘇璃

輕鬆小甜文擺爛小老闆x佛系王爺員工一:「老闆,今日又不營業?」蘇璃躺在長椅上悠然道:「今天心情不好,休息一天吧」員工二:「今日又心情不好了?」蘇璃吃着冰飲,看着話本說:「天太熱了,休息一天吧」全員無語,所以你為什麼要開店啊!侍衛:「王爺這菜色如何?」「尚可」侍衛:「王爺今日不上朝?」「本王身體不適,你去朝中告個假」侍衛看着正在練劍的王爺,嘴角抽搐觀看說明:1:男女主雙潔,無女二,無男二2:都是日常生活,沒有什麼大反派,也沒什麼大風浪,不喜勿入2:新人作者,寫的不好,求見諒4:架空歷史,請勿考據展開

《穿越之為何擺爛這麼難》章節試讀:

「老闆,你不會又不開門吧今天?」

「額,開開開,誰說不開門了,去把牌子取下來,今天就演《千金小姐和她的忠犬侍衛》吧,你和慕雪兩個人演男女主,正好。」之前蘇璃閑着沒事,專門給喬洛他倆編了這個故事,當時跟他說的時候,還問能不能寫到結婚生子,蘇璃一聽就懂了,特意加了不少吻戲。

喬洛一聽,臉紅地說:「這不好吧,小雪她哥哥會打死我的!」

「你倆都要成親了,他不會打你的,再說了,會有紗帳遮擋,下面的人看不清的,哈哈哈哈。」蘇璃看着他一臉八卦的說。

「那為了店裡的生意,我就挺身而出吧。如果小雪哥哥要打我,老闆你可要幫我!」喬洛『勉為其難』地說道。

「你就裝吧你,誰還不知道你心裏樂得跟花似的。」

「我去寫牌子!」似乎是怕蘇璃反悔,喬洛連忙去把今日預告寫好了,然後貼在門口的一塊木板上。

隨後陸陸續續的就有人來了,蘇璃也熱情地打招呼,看着戲還沒開始就已經快坐滿的大廳,蘇璃打了個哈欠,準備回後院去躺着,忽然往街上的人群中看了一眼後,連忙提起裙擺就溜。

「哎,老闆你跑什麼呀?」喬洛剛從屋裡走出來就看到蘇璃像做賊一樣,偷偷的往後院跑。

「等下瑄王問起我,你就說我不舒服,去休息了!」蘇璃頭也不回的說。

喬洛莫名其妙地撓了撓頭:「瑄王不是挺好的嗎?你怎麼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喬洛站在門口左右看了看,果然在人群里看到東方宸斐和十一兩人一前一後,正往這邊走過來。

「王爺,您來了!快裏面請!」喬洛熱情地招呼着,熟練的帶着人去二樓。

東方宸斐走在樓梯上,不動聲色地打量了一圈。直到喬洛給他上了茶水,他也沒有看到想看到的人。

「你們老闆呢?」最終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

「我們老闆啊,呵呵,早上起來說有點不舒服,在休息了,王爺可要我去喊她?」喬洛一本正經地說著。

站在後面的十一偷偷地撇了撇嘴,剛剛還看到站在門口呢,撒謊也不找個好理由。

等喬洛走後,東方宸斐轉頭看着十一問:「十一,本王很嚇人嗎?」

「……,不是王爺您嚇人,是和你看戲太,就是,有一點枯燥而已。」十一看着自家王爺小心翼翼地說。

「所以她才躲着本王?」

「大概是吧。」別說人家想躲了,連我都待不下去,十一在心裏瘋狂吐槽道。

東方宸斐沉默了一下,然後轉身就走了。

十一看着王爺的背影,心想王爺不會生氣了,要去找蘇老闆質問吧!

事實當然是沒去了,回府之後,東方宸斐就一個人鑽進了書房,一下午也沒有出來。

而此時的蘇璃正在院子里擺弄自己種的花,看着灰濛濛的天,想着晚上應該會下雨,先搬進房裡吧。

果然,到傍晚時分,就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客人都沒有帶雨具,便趁着小雨都走了,而喬洛最期待的一幕戲也就沒有演成,一晚上都垂頭喪氣的。

「這老天是專門和我作對嗎?偏偏挑快結束的時候下雨!」喬洛看着陰沉沉的天,滿臉的怨氣。

「嘖嘖嘖,你看你跟個怨婦似的。」蘇璃吐槽道。

「阿璃姐,你別理他。」慕雪掩口而笑着說道。

「喬洛哥哥是因為今日沒有抱到小雪姐姐才傷心的嗎?」蘇玄英一臉懵懂地問自家姐姐。

「小孩子家家地別亂說話,老闆,你看你都把玄英帶壞了!」喬洛捏着蘇玄英的臉說。

蘇璃把蘇玄英的臉從他的魔爪中解脫出來,才看着喬洛說:「這怎麼是帶壞,人家玄英沒說錯啊。」

「就是就是,還嘴硬不承認呢!」其他幾人也一起調侃道。

雖然外面下着雨,街上清冷一片,但是觀書閣里卻溫馨一片。

入夜後,這雨越下越大,一點也沒有停的跡象。而觀書閣的門口卻趴着一個人,在嘈雜的雨聲中,「叩叩叩」的敲門聲也讓人聽不真切。

就在那人要放棄的時候,屋裡的燈亮了,一個清潤的聲音從屋裡傳來:「是誰在敲門?」

「我是石青縣的阿奇,救救我。」那人聲音嘶啞,急切地說。

屋內江淮書聽到後,連忙打開了門。

只見大雨里,阿奇渾身滿是泥濘,虛弱的趴在門檻上。

江淮書急忙上前想去扶他,誰知阿奇慌慌張張地一邊後退一邊用手捂着口鼻,說:「不要碰我,別過來,淮樹!」

「阿奇,你怎麼了?那你自己可以起來嗎,先進屋,這雨太大了。」江淮書也不再上前,只讓開身體,讓阿奇自己先進屋。

「我可以的。」阿奇艱難的爬了起來,一步一踉蹌地扶着門進了屋,期間江淮書想上前去扶他,但是阿奇都是特別激動的讓他不要碰他。

「阿奇,你先坐,喝點熱水,我去喊老闆過來。」江淮書把門關上後,又拿了一件乾淨衣服給阿奇,才往後院走去。

江淮書敲了一會門,才聽到動靜。

「老闆,是我,出事了。」他怕吵到別人,盡量貼着門輕聲說。

蘇璃穿了件衣服,打開門就見江淮書一臉凝重地站在門外,心裏頓時有股不好的預感。

「怎麼了?」

「石青縣來人了,是阿奇,他很奇怪,我一碰他,他就特別激動,你快和我去看看。」江淮書打着傘站在門外說。

蘇璃聽到這話,心裏咯噔一聲,轉身進屋,在一個木盒中拿了幾個口罩,遞給江淮書一個,自己戴了一個,然後又拿了幾副手套,皺着眉說:「難道是傳染病?」

江淮書撐着傘,帶着蘇璃走到店中,就看到披着衣服坐在板凳上瑟瑟發抖的阿奇。

「阿奇?你怎麼樣了?」

阿奇聽到聲音,又連忙捂住口鼻,背對着蘇璃,聲音低微還帶着哽咽地說:「阿璃姐!石青縣發生瘟疫了,季縣令把我們都關在城裡,不許出城,也不許外人進去。什麼消息都傳不出來,街上到處都是官兵,我們不能出門,他們每日會送一頓飯。如果發現有人生病,就會把人帶走,有人說,帶走的人都被活埋了,我和周礫趁着晚上,爬山路出來的,路上有人追我們,周礫為了掩護我,被抓回去了,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什麼!」蘇璃腦子裡嗡了一聲,這好端端的怎麼會發生瘟疫,即使是在有各種疫苗的現代也是談虎色變,更何況現在。

江淮書嚴肅地看着她說:「老闆,現在怎麼辦?」

蘇璃看着虛弱的阿奇,先是溫聲地安慰了一下:「阿奇,你先去休息,剩下的我來想辦法,好嗎?辛苦你來告訴我這個消息,你先睡一覺。」

蘇璃讓江淮書把阿奇帶到後院,找個房間安頓下來,幫他洗個澡,再換身衣服,把身上的臟衣服都拿去燒了。蘇璃又去找來烈酒,把店裡都擦了一遍,等把阿奇安頓好,又叮囑江淮書把身上的衣服換下來用烈酒消毒,然後回自己房裡先不要出來,也不要接觸店裡其他人,先自我觀察兩天。

一直忙到破曉雨停了,蘇璃才躺到床上睡覺。在現代被捅了無數次喉嚨的蘇璃,做起這些事,簡直不要太熟練。

早上,蘇玄英照常去喊自家姐姐起床:「姐姐,該起床了!今天是晴天哦」

蘇璃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一會總是做夢,夢裡她看到石青縣好多熟悉的面孔,被關在屋子裡,往外露出半張灰白的臉,朝着她喊「救命。」蘇璃猛的一下驚醒了,剛好聽到蘇玄英喚她。

「是玄英啊,姐姐馬上就起了,你等下去把大家都叫過來,我有事和你們說,你淮樹哥哥就不用喊他了,他不舒服,讓他休息吧」蘇璃對着門外說道。

「好的,姐姐,我知道了,我馬上去叫他們都過來。」蘇玄英乖巧地說道。

等了一會,人都到齊後看到蘇璃緊閉的房門,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蘇玄英這才覺得姐姐有些奇怪,他拍門喊道:「姐姐,你怎麼了,你開門呀!」

「玄英,姐姐沒事,你別急,先聽姐姐說完。」蘇璃先安慰了一下蘇玄英,然後把昨晚的事和大家說了,並且說了一些她在現代學到的防疫知識,還有她準備回去的事情。

「這,好端端的怎麼會有瘟疫呢,也沒有聽說哪裡有乾旱洪澇呀?」王大娘擔心的問道。

「姐姐,我不怕生病,你把門打開讓我進去好不好?」蘇玄英拍着門帶着哭腔說。

「玄英,小男子漢可不興哭鼻子啊,姐姐還有任務要交給你呢。」

「阿璃,我與你一起回去。」顧謙面色凝重地說。

慕雪跟着說:「我也要回去!」

「阿璃,我略懂一點醫理,讓我和你一起回去吧,我總能幫上忙的。」李晴兒也柔聲說。

大家都要和蘇璃一起回石青縣。但是都被她嚴肅的拒接了。

等眾人都散去後,蘇璃才把蘇玄英單獨留了下來,然後讓他去一趟瑄王府,說一下這個事情,希望他可以幫蘇璃寫一封進城的信,再借幾個大夫,她先回去看看什麼情況。

大約一個時辰後,蘇玄英就回來了,什麼都沒有帶回來,只帶回一塊令牌。

「王爺有說什麼嗎?」蘇璃看着手中的玉牌,墨綠色,背後是一個斐字,正面是一隻威猛的老虎,刻得栩栩如生。

蘇玄英回想這當時的場景說:「王爺聽了以後,就說你可以帶着這個令牌先去漓州,漓州有一個糧食店,叫六穀倉,讓你去那買糧食,還有大夫,晚上會過來。」

蘇璃摸着玉牌,心中一動,他竟猜到了自己的想法。靠蘇璃自己的人運糧食過去,太不現實了,她正準備打算從青州附近的地方買糧食找人運過去,先把吃的問題解決了,再研究怎麼抗疫。

蘇璃先是說服了蘇玄英呆在京城,然後就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傍晚時分,兩個男子來找蘇璃,說是瑄王爺派過來的。大夫沈吟和他的徒弟白蘇。蘇璃看着這兩個人,心想,既然他讓他們過來,就說明了這兩人的能力。

和他們說明情況後,蘇璃讓沈吟給阿奇,江淮書和自己檢查了一下身體,除了阿奇趕路餓了這麼多天比較虛弱,目前都很正常。

由於阿奇比較虛弱,只能把他放在京城修養,只是讓他自己在屋裡觀察幾天,找大夫確認無事了再出門,並且,這段期間大家都呆在店裡,不營業,也少外出。

當天晚上就帶着和她一起接觸過阿奇的江淮書,還有沈吟師徒,一行四人出發前往石青縣。

蘇璃暈車比較嚴重,本來準備自己騎馬的,但是沈吟說他有葯可以治暈車,非常好用。蘇璃高興道謝後,毫不懷疑地吃了,然後就直接睡倒了。確實很好用哦!!!!

一路上大家除了上廁所停車,吃喝都在車裡。連夜馬不停蹄的先往漓州趕,終於在第三日清晨到了漓州的首府,上安城門口,而蘇璃直接睡了兩天,骨頭都要散架了。

「沈吟!我掐死你!」蘇璃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掐着沈吟的脖子吼道。

「咳咳咳,蘇姑娘…….」沈吟被掐得話都說不出來。

「蘇姐姐,你饒了師傅吧,啊!我師傅翻白眼了!」白蘇在旁邊着急的給自己作死的師傅求情。

蘇璃放開沈吟,一直拿眼睛瞪着他,如果目光可以殺人,沈吟此刻已經被蘇璃戳成刺蝟了。

沈吟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一臉委屈的說:「沈姑娘,我當時話沒說完,你就直接塞嘴裏了,這也怪我嗎?咳咳咳,但是你現在感覺精力旺盛,甚至一點都不餓。」

蘇璃想了一下,現在好像確實不餓,難道真是葯的原因?蘇璃將信將疑地警告他:「你敢騙我,我一定掐死你。」

沈吟連忙搖頭擺手表示不敢。

江淮書把車停了,掀起門帘問:「現在進城嗎?」

沈吟疑惑的問:「你能進去?」

蘇璃從懷裡拿出東方宸斐給的玉牌,說:「我有這個啊。」

沈吟吃驚的瞪大了眼,指着蘇璃手裡的玉牌問:「你,你,你怎麼會有這個?」

蘇璃看智障一樣地看着他說:「當然是你家王爺給的啊!凈說些廢話。」

沈吟複雜地看了她一眼,說:「他連這個都給你了。」

蘇璃看着玉牌奇怪地說:「這玉牌怎麼了?不能送人嗎?」

沈吟老神在在地說:「何止厲害,你用它在這裡想幹什麼都行。」甚至調動軍隊都行,他在心裏默默接了一句。

蘇璃雙眼放光地看着玉牌說:「這麼厲害啊,那我是不是買東西不給錢也行啊,哈哈哈,你家王爺真大方。」

沈吟:「……」

你也就這麼大出息了。

進城後,蘇璃跳下了馬車,看着街道兩邊店肆林立,旭日初升的光淡淡的灑在紅磚綠瓦或者亭台樓閣上,讓這座城市充滿了活力。耳邊到處是街邊各種小商販地叫賣聲,還有各種遊客行人駐足買東西地討價還價聲,每個人臉上都是恬淡愜意的笑臉,看得出來,管理者很用心。

幾人朝着目標里的六穀倉走去,把令牌給老闆一看,老闆當即就說要多少糧食都行,並且會安排人送,蘇璃給錢,對方也不收。蘇璃看着手中的令牌,小聲嘀咕道:「乖乖,沈吟說的是真的。」

買好糧食後,蘇璃又去了酒鋪,買了很多烈酒,又去成衣鋪子買了點女子和孩子的衣服,雖然不多,先買了再說吧。準備得差不多了,才帶着幾馬車的東西往石青縣趕。

《穿越之為何擺爛這麼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