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從宋朝開始修仙
從宋朝開始修仙 連載中

從宋朝開始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張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張千里 張迪

【fqxs】開寶四年,雲中縣雪未消,汴京城春已來這是趙婉靈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九年今天,是她的生日整座汴京城的人都知道:沒有長樂郡主去不了的地方,沒有長樂郡主不敢做的事等到巳時,這個郡主就會變成公主,...展開

《從宋朝開始修仙》章節試讀:


開寶四年,雲中縣雪未消,汴京城春已來。

這是趙婉靈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九年。今天,是她的生日。

整座汴京城的人都知道:沒有長樂郡主去不了的地方,沒有長樂郡主不敢做的事。

等到巳時,這個郡主就會變成公主,雖然她早就具備超越公主的特權。

當今陛下對郡主的寵溺早已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乾德五年,趙婉靈五歲,策馬直入宰相府邸,割去宰相趙普蓄了多年的鬍鬚,宰相一月未上朝。

開寶元年,趙婉靈六歲,與魏王趙廷美之子趙刈楚於興寧坊比試,趙刈楚半月未下床。

從開寶二年開始,趙婉靈每年都會挑釁晉王趙光義。或是把晉王嫡子趙元佐騙出來打一頓,或是誣衊晉王營私結黨,密謀造反。

當朝皇帝付之一笑,以郡主年幼為由不予追究。

辰時,旭日初升。

和煦的陽光散落汴京城外的護龍河中,粼粼的波光在河中緩緩流淌;春風拂起兩岸新柳,吹開南薰城門,穿過繁華的興寧坊,來往商販的叫賣聲和豐樂樓的美食並沒有留下它的腳步,悄悄地,它來到了皇宮,叫醒宣德門的守城侍衛,從大慶殿中穿堂而過,徑直來到紫宸殿。

和春風一起到來的是一塊巨石。

巨石被一個長寬各兩米的四塊特製木板做成的箱子籠罩,箱子上方覆蓋著紅色的羅緞,箱子內部摻入細沙,防止巨石有任何磨損,透過羅緞,可以看到八條拇指粗的鐵鏈纏繞在箱子四周,從八個方位把箱子禁錮在車身上。六匹馬在車前,馬前二十餘禁軍侍衛開道,馬車周邊各有士卒奮力地向前推進。

馬聲嘶吼,車輪隆隆,在行人小聲地議論中,馬車緩緩駛進皇宮。

紫宸殿內,大太監王績恩正在指導宮女侍衛布置宴席規模。

「輕點放,輕點放,要是壽石有半點磨損,你們可擔待不起。」

待侍衛走後,王績恩環顧大殿一周,剛想對宮女交代一番,卻突然轉向大殿門口,深揖一躬,頭顱低垂,高聲恭迎:官家·····話還沒出口就被一道洪亮且威嚴的聲音打斷:「王內侍不必多禮」。

大步踏入殿內的男子身着一襲方心曲領絳紗龍袍,腰束金玉大帶,頭帶一頂通天冠,冠上綴卷梁二十四道,玉犀簪導之,皮膚黝黑,身材魁梧,面容粗獷。

大宋開國皇帝趙匡胤繞壽石一圈,面帶微笑:「王都知有心了,如此奇珍送與婉靈,不心疼?」

王績恩連連擺手:「官家折煞小的,長樂郡主自幼聰穎,深得官家喜愛,些許俗物,或許入不得郡主法眼。」王績恩輕瞄皇帝一眼,頗有幾分自得:「但天佑郡主,天佑大宋,竟誕下如此奇珍,相信郡主見到巨石上的天然紋理,定能消除與小人的誤會,稍時煩請官家幫小的美言幾句。」

趙匡胤聞言哈哈大笑:「這塊壽石確是至寶,王內侍從何處尋來?」

「回稟官家,小的從遼國邊境雲中縣找到的。」

「哦」,趙匡聞言胤面色微冷,轉頭看向王績恩:「時間不早了,王內侍就留在這招待百官吧!」說罷便走出紫宸殿。

趙匡胤抬頭看向北方,反覆呢喃:「雲中縣,雲中縣,燕雲十六州,等朕收拾了北漢和南唐,就輪到你了!

······

遼國邊境,雲中縣內。

一場大雪抓住冬的末尾盡情舞落,彷彿要掩蓋整個春天。

雲中村頭,兩個黑點在雪中蹣跚前行,細看之下,原來是一對少男少女。

少女名為張迪,年芳十四,身形消瘦,破舊棉襖上背着的是一簍黃紙香燭;

少年是少女的弟弟,名為張千里,年僅九歲,卻高出姐姐一個頭,兩人出村前往十里外的雲門山腳祭奠雙親!

兩年前,正月初三,她們的母親沒能熬過凜冬,撒手人寰。

父親出門給母親找尋大夫,等眾人找到時,早已長眠雲門山腳。

土為炕,雪為衣,天地為棺,青山作冢。

兩個身影一前一後在雪地上行走。走在前面的弟弟揮舞着剛撿到的枝條,姐姐則在後面提醒弟弟不要弄破新換的棉襖。

「阿姊,放心吧!我要練成絕世武功,行俠仗義,打爆劉老三的狗頭。」

劉老三是雲中村的地主,父母去世時,家中一貧如洗,村民看姐弟兩孤苦伶仃,紛紛出錢向劉老三求得一塊墓地,把姐弟的父母一起安葬在雲門山腳。而姐姐張迪,則做起了地主家的長工,想着攢夠了錢償還好心的村民。

弟弟張千里突然想到什麼,停下揮舞的枝條,轉頭滿眼期翼:「阿姊,我們現在這麼有錢了,幹嘛不把欠村民的錢全還了,然後去縣城裡買座大宅院。姐姐就待在家裡享福,我先找個高手教我武功,然後賺錢娶媳婦。」

弟弟想到這裡,就嘿嘿傻笑。

姐姐看着正在傻笑的弟弟,伸手拂落弟弟肩上的雪花:「虎娃,我們突然這麼有錢,村民不會懷疑嗎?如果劉老三知道我們有一百兩黃金,我們還能走出村子嗎?我們怎麼解釋這黃金的由來,就算如實跟他們說,是把我阿公賣了,他們會信嗎?如果官府知道我把東西賣給宋人,我們怎麼辦?」

張千里看着神色嚴肅的姐姐,心裏萬分忐忑,一怕姐姐生氣,二是認識到自己的冒失言語。於是仍掉手中的枝條,大眼睛瞄向姐姐:「阿姊,我知錯了,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會說這個了,誰都不說!」

張迪看着快哭的弟弟,不禁一笑:「虎娃啊,你可真是個虎娃,虎頭虎腦的。放心吧,等我們再長大些,我們就找機會去別的地方。我再給你買把趁手的兵器,讓你這個大俠名揚天下。」張迪說完,眼神堅毅。

「哈哈哈,阿姊,我愛你,我要一把寶劍」說完張千里便重新拾起雪地上的枝條,虎虎生威地耍起來。

巳時,太陽失約,風雪凌凌!

雲門山早已披上白衣,天雲山水俱一白。姐弟兩跪在父母墳前,黃紙寸寸成灰,青煙縷縷消散。

沉默,沉默,張迪一語不發,淚眼婆娑。

心中多少苦楚,身受多少磨難,風不聽,雪不聞,天地寂然!

張千里也止不住留下淚來,大聲朝墓前吶喊:「阿爹,娘,你們不要擔憂,阿姊把我照顧得很好,我們現在很有錢,沒有任何人敢欺負我們······」

吶喊聲在風中飄蕩。一道人騎鶴落在雲門山頂,只見其身披陰陽雙魚道袍,腰佩一柄青雲劍,三十齣頭,雙目如電,不見半點道家天人歸一的氣象,卻是滿身殺伐氣,活脫脫一位沙場悍將!

道人按劍自語:「中氣十足,是個好苗子,尋個機會見他一面,若是根骨不錯,便帶到宗門交與掌門,五六年後也能為宗門所用!」

姐弟兩祭拜完後就要原路返回。弟弟張千里卻扯住姐姐衣袖:「阿姊,去見見你阿公吧!」

「阿公都被我們賣了,有什麼好見的。」張迪轉身就走,卻被弟弟硬生生扯着往山裡走,邊走邊嚷嚷:「石頭阿公,我和我阿姊來見你了。」

雲門山高千丈,方圓五里,山南多松林,山北怪石嶙峋,陡峭異常。

姐弟兩沿着小路走到松林深處,停在一塊石壁前,石壁前原先還有一塊巨石,巨石上有天然的紋理,看着就像兩個字,雖然張迪一家都不識字,但是並不影響他們對巨石的尊崇。

雲中村有一習俗,若是哪家有孩子出生,往後幾天里,第一個到家裡的人便會被認定為孩子的阿公,兩家就要結為親家,互幫互助。

可張迪出生後,整整兩個月,沒有一個村民願意來到張迪家,張迪家實在是太窮了,別說互幫互助,到時候恐怕是單方面扶貧!父母無奈之下在雲門山找了塊石頭,跟石頭結為親家,讓張迪把巨石認作阿公。

就是這樣一塊長着奇異紋理的巨石,在三個月前被張迪賣了。

其實也不是賣,那個一身盔甲的男子直接從懷裡拿出一百兩黃金遞給張迪,整整兩錠黃鋥鋥的金子,就這麼擺到姐弟兩手裡。對方那位將軍看着不說話的姐弟,微微皺眉:嫌不夠的話說個數,我明天帶足銀兩過來!姐弟兩哪是嫌不夠啊,從小到大都沒見過這陣仗。最先反應過來的張迪馬上說道:

賣!現在就賣!

接下來這一幕則讓張千里徹底陷入瘋狂。將軍活動了一下手腕,快步走到巨石前,轉身背對巨石,身體微蹲,雙手往後分別按住巨石左右,就這樣,巨石被將軍扛了起來。將軍稍微調整角度,便準備走出松林。

張千里立馬雙膝下跪,抬頭祈求道:「師父,收我為弟子吧!」

背負巨石的將軍扭頭,似笑非笑地看着張千里:「師父?」

張迪馬上擋在弟弟身前:大人見諒,我弟瞎說的。

將軍不再停留,迅速消失在松林中。霎時飛鳥俱散。

張迪耳邊卻響起了將軍的聲音:小丫頭,記住我說的話,不要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你弟弟根骨不錯,等我有時間會過來考校一下他······張迪頓時臉色慘白。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張千里天天嚷嚷着要練絕世武功!姐弟兩對着空曠的石壁拜了三下,起身就往山下走去。

那塊紋理天然的巨石,此刻正安靜地躺在紫宸殿內,等着它的主人來掀開它神秘的面紗。

······

歸德軍節度使高懷德為大宋開國名將,深受皇帝趙匡胤賞識。

大宋建國第一年,始為建隆元年,趙匡胤封高懷德為殿前副都點檢,掌管禁軍;

同年,更是把自己的親妹趙美容下嫁給了高懷德,加封駙馬都尉,並賞賜給了高懷德興寧坊中的一處宅院。

而高懷德也不負皇恩,同年率軍南下平定李筠叛亂,攻破揚州。

建隆二年,燕國長公主趙美容誕下一女,節度使府張燈結綵,而初為人父的高懷德更是紅光滿面,意氣飛揚。趙匡胤的到來則把氣氛推向了最頂峰。

當日,聖旨傳出:

駙馬都尉高懷德平叛有功,加封歸德軍節度使,鎮守宋州;高懷德之女,賜姓趙,名趙婉靈,封長樂郡主,出入宮廷無忌。

皇都震動,人們驚訝於高懷德的升遷速度,更羨慕這個剛誕生的女嬰。

此後多年,即便趙婉靈早已不在,都城中仍舊流傳着這樣一首童謠:

李家兒,孫家女,

你讀書,我經商,

賺不得汴京城一分地;

興寧坊,趙婉靈,

你投胎,我投胎,

出入宮廷無禁忌!


《從宋朝開始修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