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鎮國小王爺
大明:鎮國小王爺 連載中

大明:鎮國小王爺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下一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宸濠 朱拱樽

(無系統,無後宮)回到明朝當王爺,聽上去是不是很棒?朱拱樽就穿越成了明朝王府中的一位小王爺而且還是唯一嫡子,鐵定會繼承王位的那種然而,他穿越後的便宜老爹,卻是寧王朱宸濠……就是歷史上突然造反,而後僅43天就被平定,害得寧王一系爵位被削的那個笑話王爺!……且看穿越者小王爺朱拱樽如何保全寧王爵位又如何與自封「鎮國大將軍」的朱厚照一起,將16世紀的整個世界,攪得天翻地覆!展開

《大明:鎮國小王爺》章節試讀:

華貴大氣的園林里,有一汪湖泊。湖水引自山上的清泉活水,光是這一汪池水,便不知動用了多少能工巧匠,造價不知凡幾。湖水清可見底,隱見有鯉魚群聚遊盪,翩翩然如若招展着的紅綢。湖心處有一小亭,出自園林大匠之手,造型古拙高雅,貴氣凜然。

亭中有一位身穿蟒袍的少年,正凝神端詳着湖面。清澈的湖面上倒映着一張俊秀的臉,他獃獃的看着,有些不敢置信的伸出手,捏住了自己的臉……

會疼……不是夢!

自己居然真的……穿越了!

他本是一位從事金融行業的社畜。在某次加班時突然眼前一黑,就此猝死……誰知醒來之後,自己就出現在了這個比後世某市區公園還要大的大宅子里,眼前還多了一位當王爺的爹和一位當王妃的媽。

是的,他穿越成了明朝一座王府的世子,而且還是唯一的嫡子,將來註定要繼承封號當王爺的那種!

這種夢幻一般的展開讓他一度懷疑自己在做夢……然而距離穿越已經是第二天,自己睡了一覺醒來,卻依然還在這間佔地大的可怕的豪華王府里。他這才確定,自己真的是穿越了,穿越成了這個叫做「朱拱樽」的王府世子。

明朝的皇室都取的什麼破名兒……

只是,還不知道是哪家王府……

「世子殿下!」身後傳來了侍女的聲音。朱拱樽回過頭,只見一位小侍女從岸邊的桃花叢里轉了出來。見朱拱樽在湖心亭里,小侍女嚇的跳了起來:「啊呀,殿下,您怎到那兒去了!您病才剛好,若是不慎掉進了水裡,那可怎麼好?」

「呃,沒事……」朱拱樽撓了撓頭,順着木橋走回了岸邊。「我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怎麼沒大礙,殿下尚記不得前事哩。」見朱拱樽踏上了堅固的青石板路,小侍女才鬆了口氣。「殿下不好好養病,若是被王爺知道了,又該訓斥我們下人了。」

「倒是給你們添麻煩了。」朱拱樽微微一笑。

小侍女看得一呆,驟然間紅暈上臉,有些害羞的轉過身去。

「話說找我有事么?」朱拱樽問道。

「啊,哦。」小侍女這才回過神來。「王妃正找您呢。現在正在堂內等您。」

「好。那麻煩你領我前去。我不認得路……」朱拱樽道。小侍女展顏一笑:「本就該奴婢帶路的。殿下您前事盡忘了嘛……」

於是二人便一前一後往前走去。朱拱樽沿路張望,只見這一路上雕樑畫棟,富貴豪奢,竟是無一處不精緻的。更兼佔地之廣,自己逛了一上午,似乎還沒逛完後宅的一半……

明朝的王爺,居然如此富貴……後世那些首富,單論房產,怕是也沒有這房子這麼奢華的吧?

而我,則註定會成為王爺,這些以後都歸我繼承……

莫不是因為我前世工作刻苦,兢兢業業,因此上天特地給了我這個穿越上上籤,讓我在明朝好好享福么?

回到明朝當王爺……可是比當皇帝還更快樂的啊!

要知道,當皇帝可不是什麼好活計。一輩子都被關在深宮之中,做什麼事都得看看文官的臉色:總有文官們拿着放大鏡尋皇帝的錯處,讓文官們稍有不滿,立刻便是一堆吃飽了撐的沒事幹的「諍臣」「諫臣」哭天搶地的勸諫,打了他們,他們反而引以為榮;殺了他們,那就捅了全天下讀書人的馬蜂窩,這輩子別想有寧日了。

而在明朝當王爺就不一樣了:明朝的王爺,那都是被朝廷當作豬養的。國家好吃好喝的供着,送個封地給你造作着,還啥都不用管。唯一的正事就是給老朱家造人。若有某個王爺想給自己找點正經活計,辛辛苦苦想為人民群眾操勞一番。馬上就會有文官跳出來:王爺為何勤政愛民?莫不是想圖謀大寶?還是快去欺男霸女,好好造人罷!

可謂是生即摸魚,奉天擺爛的最棒職業!

而且,還是在整個世界的巔峰處擺爛!

墮落,太墮落了!

熱愛工作並且在崗位上干到猝死的大好青年朱拱樽,腦海里義正嚴辭的抨擊着王爺這個封建社會獨有的蛀蟲職業,嘴角卻已經不自覺的彎了起來。

「殿下,便是這裡了。」小侍女領着朱拱樽,來到了一處軒敞屋室前。裡頭傳來一位婦人的聲音:「樽兒,可是你么?」

朱拱樽還沒有習慣自己的新名字,尚未反應過來,小侍女已幫着答道:「稟王妃,是世子殿下到了。」

「啊。」珠簾掀開,裡頭走出一位身穿華服的美婦。美婦見了朱拱樽,先是捉着他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見朱拱樽面色紅潤,美婦眼角含淚:「列祖列宗保佑,樽兒氣色甚佳,可見病是大好了!」

這美婦正是昨日見過的王妃婁氏,朱拱樽這一世的便宜老媽。婁氏欣慰的看着朱拱樽,開口問道:「可記起了一些前事?」

「呃……不曾。」連靈魂都換了一個,能記得起來就怪了。

婁氏臉上閃過一縷失望。但她馬上又打起了精神:「那也無妨,身體康健便好,這失魂之症,想來也不是一朝一夕之間便……」

朱拱樽不敢在這個話題上聊的太久,便打斷道:「不知母妃喚孩兒來,可有什麼要事?」

「啊。險些忘了正事。」婁氏回過神來。她微笑着給朱拱樽捋了捋領口:「你的父王正在花廳宴請你的兩位先生,想是不日就要繼續給你授課了。母妃想着你既已記不得前事,那也該重新見見兩位先生為好。小桃,你便再走一趟,領世子過去吧。」

「是,王妃。」小侍女福身一禮。

自己居然還有老師……朱拱樽心裏一跳。莫不是……還要被逼着讀四書五經不成?

那些駢四儷六的文言文……光是想一想,便夠讓人頭痛的了。富貴且悠閑的摸魚生活就在眼前,他可不想有兩個老學究拿着戒尺盯着自己,一天到晚被逼着搖頭晃腦的背古文。

得想個什麼法子逃學了才好。

但王妃已經開了口,古人又最是尊師重道,看來這一趟會面是免不了了。於是朱拱樽又隨着侍女小桃走出了屋子,往花廳而去。

前宅見客的花廳倒不甚遠,不一會兒就到了廳前。王爺在廳中議事,小桃不敢靠近,向朱拱樽示意了廳門方向,放輕聲音道:「殿下,王爺和兩位先生便在裏面了。奴婢不敢近前打擾,您從那處進去便好了。」

自己這便宜老爹規矩還挺大。朱拱樽看了看有些瑟縮的小侍女,點了點頭。

裡頭三人似乎正談些什麼,不時傳來爽朗的笑聲,似乎相談正歡。朱拱樽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

「……王爺此番喜得一員大將,小王爺又病癒無恙,真可謂是雙喜臨門。學生為王爺賀!」一個聲音道。

「哎,還不是多虧了兩位先生出謀劃策?犬子不才,日後也需兩位先生多多教導才是!此子未來擔責甚大,若不嚴加教導,如何能夠成器?」另一個聲音道。正是自己的便宜王爺老爹。

「哈哈哈哈,王爺多慮了!小王爺天資聰穎,何須用棍棒教之?此番雖忘卻些許前事,但只需尚餘一二分靈智,也亦稱得上人傑了!」一個聲音笑道。「說來。學生此前偶得一首好詩,正該獻給王爺!」

「哦?是何好詩?快快念來。」王爺老爹好奇道。

居然遇上了古人吟詩作對。朱拱樽也是好奇心起。他不自覺停下了腳步,站在門邊的屏風後觀望。

只見一位留着山羊鬍子的中年文士放下了手中的羽扇,將手伸進了衣袍中,掏出一張紙來。

他一副頗有風度的模樣,向上首的便宜老爹和另一文士點了點頭,而後展了展手中的紙,朗聲念道:

「百草蕭蕭天地怒,民不聊生國傾頹。」

「只盼賢王順天心,匡扶社稷慰祖宗!」

「哈哈哈,果然好詩,好詩!」上首的王爺老爹撫掌大笑,另一人也暢快的大笑起來。那名念詩的中年文士一臉的志得意滿,拿起了桌上的羽扇,一臉「我很有才」的高人模樣。

「卧……卧槽。」朱拱樽卻是嚇得面色發白。這……這他娘的是反詩啊!

《大明:鎮國小王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