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當精神病人加載了驚悚國度
當精神病人加載了驚悚國度 連載中

當精神病人加載了驚悚國度

來源:google 作者:遙看紅日西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木

【劇情向+無限流+殺伐果斷+持刃瘋子+驚悚元素】「我叫林木性別男,愛好女,是個普通人」「不知道為什麼,周圍的人都很怕我,都躲着我」「還稱呼我為——瘋子??」「這外號可真難聽!」「我僅僅是一個患有精神病的刀術愛好者,僅此而已~」站在鏡子前,林木看着鏡中冷峻的男人,嘴角牽動,神色平靜一滴滴黑血自滲出了鏡子表面,鏡中的男人微笑的看着他,嘴角開始撕裂,直至耳根……惡魔的呢喃聲回蕩在四周:【歡迎來到……驚悚國度】(註:本文主打輕鬆、治癒風格,如閱讀本文時有強烈感官不適,請收看《瑪卡巴卡》)展開

《當精神病人加載了驚悚國度》章節試讀:

昏黃的路燈孤零零的橫在馬路上,總感覺上面缺了什麼掛件。

兩邊的高樓黑幽幽的,偶爾有一兩家燈火亮着,不僅給不了他安全感,而已有一股子怪異和突兀。

林木的心跳不知何時快了些許,

他繼續往前走,下意識的加快步伐,

頭也不回的往前走。

給人一種,身後有什麼東西在追逐的感覺!

「咚咚咚……」

沉重的腳步聲響起,他踢踏着步子,本能的想離開這個陌生的街道,

但此時的林木並沒有害怕,臉上帶着怪異的笑,腳步沉穩,帶着富有節奏的韻律行走。

身後的黑暗如影隨形,可他卻一丁點恐懼的感覺都沒有!

「這個世界上——有鬼嗎?」

多年來始終盤旋在腦海的疑問響起,

這時,

林木富有節奏的腳步聲,漸漸的雜亂……

「咚咚……踏踏……咚咚!」

奇怪的腳步聲自身後響起,給人一種有東西在學着自己走路的怪異之感!

貼的很近很近!

林木眼角的餘光看向腳下。

影子被前後矗立的路燈分成兩個,後面拉的很長,隨着跑步縮短,前方的影子很短,像是被什麼東西抓住,慢慢拉長。

「等等,為什麼前面的影子留着長發?一點都不像林木,而是像~~一個女人的腦袋……」

「鈴鈴鈴!鈴鈴鈴!」

急促的鈴聲響起,將周圍詭異的氛圍打破,尾隨的黑暗陷入沉寂,同樣消失的,還有林木影子里的女人。

「前面……?」

林木下意識的抬起頭,

才發現,他來到一座橋前,橋頭有一個孤零零的老式電話亭。

電話亭很老,表面銹跡斑斑,像是年久失修,很少有人使用般,如一個枯朽的老人。

「鈴鈴鈴!鈴鈴鈴!」

電話鈴聲嗡嗡作響,在林木出現的一刻它就突兀響起,似乎是專門是等待他的一般。

為什麼公共電話亭的電話會響?

林木好奇走了過去查看。

可當他靠近時,電話亭中電話鈴戛然而止,沉寂下來。

「什麼意思?」林木咕噥着,看了看恢復正常的影子,

又回身四顧。

街道還是那個街道,一切如往常。

「切,白激動了!還以為真能撞鬼呢!」

他心中咕噥着,伸手摸了摸吉他盒中的一把剛帶着血腥味的短刀,和修長的唐刀。

似乎為剛才的詭異遭遇有些遺憾!

他叫林木,一個患有殺人癖的富二代,兼任青城大學,刀劍社社長,父母在五年前車禍去世,留下偌大的家業給他繼承。

「沒意思,」

林木站在橋頭的欄杆上,下方是奔騰的江水:「這人啊,可真沒意思,一點挑戰都沒有。」

似乎除了殺人能讓其興奮起來,

財富,物質,**等等都無法引起他丁點注意。

誠然,繼承偌大遺產後,物質生活的極大滿足的人會不自覺的追求精神生活。

但誰讓林木是個患有殺人癖的精神病呢!

你讓一個骨子裡藏着暴戾因子的人,去追求精神飽滿?

秋夜的寒風吹過,只穿了薄薄的襯衫的林木並沒有感到一絲寒意,脊背挺直,整個人如收鞘長刀般。

「鈴鈴鈴……」

急促的鈴聲再度響起,

鈴聲自橋頭的電話亭內傳來,林木皺了皺眉,不耐煩的走了過去,

一把抓過電話亭內掛着的話筒,接了過來。

他倒要看看,

到底是什麼人,這麼閑!

大晚上的~搞惡作劇!!

拉開嘎子作響的玻璃門,林木進入陳舊的電話亭,鈴聲依舊玲玲作響。

咔嚓……

電話亭的話筒被取下,剛湊在耳邊,

「喂?」林木詢問道。

可沒人回應。

「沒人嗎?」他又問了一句。

還是~沒人回應。

一分鐘過去了,

兩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過去了,

依舊沒人回應。

「無聊的把戲!」林木啐了口唾沫,搖了搖腦袋,

剛想放下電話,

這時,這是傳來輕微的聲音。

幽幽切切的,像是一個女人嗚嗚咽咽的哭泣,

很輕很輕,輕微到林木以為自己聽錯了。

有聲音?

林木沒有立即湊近耳朵,他的目光看向電話熒幕的左下角。

那裡是顯示來電的號碼。

184……59

林木擰緊了眉頭,覺得這串電話莫名的熟悉,

腦海中突然響起一道靈光,

這——這不是白女士的電話嗎?

她……她不是死了嗎?

驚悚的念頭剛出現的腦海中,林木下意識的放下話筒,

電話被掛斷,電話機屏幕暗了下來。

見電話沒有接着打來,林木鬆了口氣。

剛想轉身離開,

這時,後腦勺傳來輕微的呼吸聲。

「噓!」

一股子陰冷自腳面襲來,直衝頭頂,濃郁的危險感突然籠罩在他的心頭。

「鈴鈴鈴……」

深夜的電話亭再次響起,

這次,它還沒被接通,便外放出了聲響。

細微的聲音響起,彷彿無數人同時在耳邊低語,帶着歇底斯里的瘋狂:「驚悚國度,歡迎你。」

「新人!這是一場見面禮。」

「希望……你喜歡!」

話音落下的瞬間,這條街安靜下來。

什麼情況?

林木微醺的神色立刻清醒,身子與標兵般挺直,伸手摸向吉他盒中的長刀。

「驚悚國度?**?」

古古怪怪的詞彙令他感到詫異,但真正令他難以忽略,汗毛直豎的,是一股濃郁到極點的危機感。

來自四面八方的殺意!

林木擰緊了眉頭,

苦練刀術五年,利用身份的便利,見過不少黑暗,可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驚人的殺意!凜然的殺機!

整條街道都寂靜下來。

這時林木才發現,面前的電話亭不知何時消失了,

更恐怖的是,周圍行人都消失了,就連路上的來往車輛不見了,只有孤零零的路燈一閃一閃的發光。

這已經不是靈異現象能解釋的了。

空蕩蕩的街道,高樓上所有窗口漆黑一片,如一隻只雙眼,不安的窺視着他。

「嘶嘶……」

街道燈光的陰影處,一個臉上蒼白的女人緩緩走出,心臟處有一道猙獰的傷口,淌着血,一步一個血印。

蒼白病態的臉上帶着怨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林木。

「白……白艷艷!」

林木驚了,半小時前死在自己手上,確認沒有呼吸的女人居然出現在這裡。

窸窸窣窣……

細密的腳步聲響起,陰影處更多的人影走出,有衣冠楚楚的白領,有紋着過江龍的大漢,有憔悴枯朽的癮君子……

身上帶着各種傷口,體表呈現大大小小的屍斑,甚至年歲過長,開始腐朽發臭。

林林總總加起來七人,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

殺死他們的人,

是林木!

《當精神病人加載了驚悚國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