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刀道絕響
刀道絕響 連載中

刀道絕響

來源:google 作者:盧莜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盧莜 盧莜御

白九真,天龍末期,與獨孤求敗齊名的刀者因命外機緣,重生到一個高手如雲,神人輩出的大神武世界「我刀不出,白衣飄飄;我刀若出,神魔折腰!」——這是一個睥睨寰宇的刀者的宣言······(小女子阿九的第一本網絡作品!)...展開

《刀道絕響》章節試讀:

  冰蠶、朱蛤,一者至陰一者至陽,皆是天龍世界裏難得的靈物,用之輔助練功,若方法使用得當,效果自不用敷言。

  冰蠶是白九真的第一選擇,因為前世有過經驗。

  朱蛤不在冰蠶之下,若遇不到冰蠶,也可代替,當然若兩者都能得到那就更妙了。

  「世界太大,單我一個人,靈物不好找到,還是去武神殿發佈任務吧。…但願能有意外的驚喜。」

  懷着美好的願望,白九真心神沉寂下來,緩緩休養起這些時日奔波所損耗的心力。

  一夜無話。

  ……

  「吱呀。」

  次日清晨,美美睡了一晚的白九真走出客房。

  而今看去,他已去了昨日的風塵與疲憊,全身衣着雪白無暇,帶着面紗,雙鬢青絲朝後挽,繫上一根銀絲帶,兩額劉海順着眉尖隨意飄灑,圍巾點綴裝飾,玉靴如雲託身,氣質飄逸出塵。

  「貴客早,按你的吩咐,四名女僕、一位穩婆已在偏房等候,請貴客移步驗收。」

  「不必了!」

  白九真一揮衣袖,聲音溫潤如清風拂耳:「我先去處理幾件小事,大約一個時辰後,會回來接她們走。」

  「是!」

  步入一樓大堂。

  「哇塞,大小姐快看,一個新鮮出爐的大帥哥…」

  靠窗的餐桌上傳開一聲驚呼。

  「嗯?」

  那『大小姐』聞言,將觀賞窗外景色的目光轉回,順着丫鬟的手指迎上白九真,眼中驚艷之色一閃而逝,爾後淡然道:「你呀,真是少見多怪!…此人氣質是不錯,但帶着面紗,或許是個醜八怪,所以不敢真面目示人呢?」

  她說話時,表面若無其事,眼角餘光卻在觀察着白九真的一舉一動。

  白九真對此自是充耳不聞,他的心境早已圓潤剔透,塵世間的讚譽與詆毀皆如過眼雲煙,已不能破壞其心情。

  「叮!叮!」

  手一翻,又是一袋金幣,隨意扔到掌柜的收銀台,白九真也不多看半眼,人依然朝着出門的方向邁去,神色悠然地落下一句:「另給我準備五匹上等好馬,一個時辰後我要用。多餘的金幣是你們的跑腿費。」

  「呃……」

  身後留下一群愕然的人,其中尤以那位『大小姐』為甚。

  武神殿!

  這片世界中,最神秘的一個組織。

  沒人知道它存在的歷史,因為自人類有歷史之前,它便屹然存在。

  也沒人知道它的執掌者是誰,而知道的人無一不是它的高層。

  它地位超然,矗立在種族之上。

  整個神武世界,無論是人類城市,還是妖魔的聚居地,都有它的分部。

  它不參與任何爭鬥,永久扮演一個絕對中立的角色,所以上至超級大宗派下至九流王國,都客套地默許它的存在。

  武神殿永久為任何武者,提供非暴力形式的有償服務。

  「先生,前面路口左轉六千米,就是武神殿。」

  白九真優雅一禮謝過指路人,朝着目的地輕步而去。

  儘管已有心裏準備,但當白九真直面武神殿時,仍感到一種難以自抑的悸動。

  整座武神殿佔地寬廣皆有百米,高度絕對超過五百米,其流露出的絲絲氣息,如一位絕世武者,氣勢磅礴且鋒芒畢露,似要撕破天地般,沖霄入雲,震寰宇內。

  尤其是頂部的百來米,越往上武道的意志越濃烈,以白九真化神巔峰的心神修為嘗試攀越而上,竟有一種隨時被粉碎抹殺的錯覺。

  「呼…如此窮山惡水之間,竟有如此偉大的一座殿堂,絕對稱得上是神跡。武神殿的底蘊,到底有多強大?」

  一陣震撼與沉默之後,白九真輕舒一口氣,下意識地喃喃自語道。

  「哼,原來是個鄉巴佬,少見多怪!武神殿在哪個城市都有分部,而且建築款式幾乎都是一個風格。」

  身後傳來一個傲嬌女子的嘲笑聲。

  白九真感應細微,早就察覺到其人,正是先前在客棧大堂,靠近窗邊用餐的那位『大小姐』。

  當然,她身邊仍緊跟着,那時不時發出驚呼聲的丫鬟。

  「兩位姑娘,從客棧開始,你們便一路跟着我,不知意欲何為?」

  「……」

  那『大小姐』一滯,爾後臉面微紅,強撐着道:「大路朝天,又不是你家開的,我們想去哪就去哪,你管得着?」

  白九真微微搖頭,手一擺不再理會,往武神殿走去。

  「你…哼,這人毫無風度,實在無禮至極。」

  「大小姐,要不要跟上?」

  「你傻呀,進入武神殿,不管辦不辦事先繳一百個金幣,我們手頭上現在哪有這般闊裕?」

  「那…在這傻等?」

  「他是誰啊?一個鄉巴佬有什麼值得我等?哼,咱們回客棧。」

  「嘻嘻,我懂,回客棧等嘛。」

  「你個死丫頭,膽兒越來越肥了……」

  武神殿內。

  **一個巨大的客廳如一個廣場,內有花園、水潭,以及諸多休閑設備。最矚目的是**位置,豎著七塊巨大的夜明石,一字排開,分別散發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柔和的聖光,這裡不管日夜,均是燈火通明,奪目迷人。

  穿過夜明石,迎面撲來無數武者,來來往往熱鬧之極,大多是武士,偶有幾名武師,男女老少均有。

  暗自感慨一番神武世界的武者之多,白九真迎着『任務發佈大廳』走去,步入其內,一個巨大的方形屏幕映入眼帘!

  「這是什麼東西?竟能顯示滾動的文字?」

  除了滾動的屏幕,最讓白九真驚奇的是大廳中間有七道巨大的光柱,也是一字排開,每一個約佔地三十平米,有幾個武士進入光柱之中,稍等數個呼吸,馬上會在光柱一陣怪異的波動籠罩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神秘、不可思議,種種奇異奧妙的設備,充斥着白九真的視覺,徹底震撼他的心靈。

  「喂,小子,你到底是不是來發佈任務的?不是的話就別擋道,老子正急着傳送上去辦理手續呢。」

  就在白九真不斷打量那七道光柱時,一個不爽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傳送?」

  捕捉到關鍵字眼,白九真心思數轉,暗道:「這些莫非是一種交通工具?…先不管,既然來了就試一試。」

  武神殿內不許殺人,他還是比較能信得過這裡的信譽。

  在身後之人的連聲催促下,白九真一步踏入最中間的光柱,精神感覺一陣恍惚,整個人如墜懸崖,幾個呼吸後腳下一踏實地,眼前景物陡然大變。

  「歡迎光臨,貴客請先填表。」

  一個悅耳的聲音傳來,白九真抬頭看去,一張很氣派的談判桌映入眼帘,桌子正位上坐着一名精緻的少女,正笑意盈然地將一張表格遞到白九真面前。

  「多謝!」

  白九真拉開椅子端正坐下,優雅地接過表格,一目掃過,心中的疑問頓時瞭然。

  輕手拿起桌上隨時準備着的鵝毛筆,略一沉吟,白九真便快速填寫起來。

  任務發佈人:白九真。

  任務發佈地:青霄國。

  任務名目:高價收購冰蠶或者朱蛤一隻。

  詳細說明:

  1.冰蠶。

  靈蟲類,至陰至寒,體積小,雪白無暇,形若春蠶,喜居常年積雪的北冥高山之巔!柘葉為食,可九變,喜戰好鬥,十丈之內莫靠近,遇之則凍斃!欲捕之,可使硫磺圈圍,留一缺口,以葫蘆嘴堵路,其必入瓮中!

  2.朱蛤。

  靈昆類,至陽,萬毒之王,形似蛤蟆,長不逾兩寸,全身殷紅勝血,眼睛閃閃發出金光,聲若牯牛,全身朱紅,故名莽牯朱蛤。欲捕之,先於三十丈外輕手擊昏之,厚布裹手,攝入琉璃玉盒之中!

  完成任務獎勵:(三選一)

  1.完整高階師級功法一套(罡功+戰技+身法);

  2.中品宗級戰技一篇;

  3.二級極品療傷丹藥三枚。

  備註:任務有效期,自發佈日起,三個月內。

  「姑娘,請!」

  再三確認無疑,白九真將表格遞到正在好奇打量自己的少女面前。

  精緻少女客氣地接過表格,細看了一遍,抬起笑臉對白九真說道:「按貴客給出的獎勵額度,此任務可列入兩種梯次。第一種為師級;第二種為宗級。不知貴客想將之列為那種梯次?」

  「哦?這裏面有什麼不同?」

  白九真不解地問道。

  「顧名思義,如果列入第一種梯次,主體接手任務的人,修為多在武師一級,偶有不自量力的武士也可能選擇接手,但應該沒有武宗會對它感興趣;而列入第二種梯次的話,不僅能吸引大量的武師,徹底拒絕武士,還有可能引起武宗的關注。」

  「…貴客要知道,每一位武宗強者,不僅見多識廣,而且門下弟子從人無數。只要有這麼一位武宗對貴客的任務感興趣,那麼便意味着有無數的武士、武師,甚至於一般的武宗,都會絞盡腦汁為他服務,如此一來貴客的任務達成率便能大大提高。」

  「呵!」

  捕捉到少女眼中閃過的一絲狡黠,白九真會心一笑,贊道:「姑娘的口才真好,難怪能在武神殿工作。…那麼請你報一下這兩種梯次,我各需要出什麼樣的價錢來上線?」

  「嘻嘻,好說!」

  少女展露一排潔白的牙齒,喜吟吟道:「按貴客三個月有效期的時間長度,第一種梯次的上線費,需要你交付一百萬枚金幣;而第二種么,呵,需要你…一千萬。」

  「一千萬?」

  白九真眉頭一縮:「這個價錢也太高了吧?」

  「哈哈…」

  正在此時,少女的身後,突然光華閃耀,伴隨着一陣爽朗的笑聲,一位雄壯嶙峋的大漢,忽然無中生有地現身,一來目光便迎向白九真,笑道:「小子,一點兒都不高。要知道我們的任務發佈系統可是全國並聯的。」

  「小青見過祝長老。」

  看清來人,精緻少女芳容大驚,連忙站起身,恭敬地行禮問候,隨後錯開一旁主動讓出位置。

  「嗯?」

  白九真看向來人,心神無意識一掃,恍如直面一片浩瀚無垠的汪洋大海,頓即神經反應之下,迅猛飛身而起,飄渺閃退數丈,身體本能地擺出如臨生死的戰鬥姿態。

  「好敏銳的小子!嘿嘿!」

  大漢朝白九真一揮手,笑贊兩聲,爾後聳聳肩,施施然坐下:「小子別多心,本座對你沒有任何惡意,來,請坐!」

  「呼…」

  白九真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要知道他的境界是化神巔峰,即武宗巔峰,一位突然出現在他面前,而他卻不能察覺到修為的武者,絕對要超出這一個境界,也就是說面前這位大漢的修為,最低都是武尊期!

  這等強者通常無意俗事,別說一個武士,便是一名武宗前來也未必能驚動得了他。而這名大漢如此顯然地為自己而來,白九真不免浮想聯翩。

  回過神,長舒一口氣,為掩飾內心的驚訝,他輕拂擋眼的一縷青絲,很庄正地坐好,朝大漢一抱拳:「不知前輩有何見教?」

  「見教么?沒有!」

  大漢一眼似看穿了白九真的小心思,未免交談無趣,於是收斂一身氣息,如常人般開始對談。

  「哪么?」

  「本座此來,目的有二。」

  不待白九真開問,大漢便開門見山道:「一、送你一場造化;二、和你結一個善緣。」

  「哦?」

  白九真眼中精芒一閃,驚奇地問道:「是何種造化?又是何種善緣?」

  「咔嚓!」

  大漢隨手一揮,一枚紅色的牌子突然出現在白九真的面前。

  「這是?」

  「你且先看,稍後本座再為你解答。」

  白九真頷首,依言拿起牌子。只見其正面精緻無比,中間刻着一個恣意飛揚的『武』字,神秘花紋環繞,底部一隻威猛的龍頭栩栩如生。另一面刻着『五品』二字,下有雲彩翩浮,給人一股青雲直上之意。

《刀道絕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