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始皇帝,我真沒有忽悠你啊
大秦:始皇帝,我真沒有忽悠你啊 連載中

大秦:始皇帝,我真沒有忽悠你啊

來源:google 作者:秦王繞豬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嬴政 荊軻

【論語+爆笑+腹黑+輕鬆+政哥+奪筍+不幹人事兒】秦風莫名穿越到秦朝一統六國前,被秦始皇偷聽了心聲於是兩人開啟了鬥智斗勇的搞笑日常「秦風,朕問你,子不語怪力亂神是什麼意思?」「夫子不想和你說話,並用怪力將你打到神志不清!」「朝聞道,夕死可矣呢?」「早上知道了去你家的路,晚上就過去弄死你」「.......」簡介無力,詳情請移步正文展開

《大秦:始皇帝,我真沒有忽悠你啊》章節試讀:

【老子可不能弱了氣勢!不然以後就給這倆人當小弟了!】

聽到這話,嬴政不禁莞爾。

少年人爭強好勝,最是有趣。

聽到大殿外邊的爭吵聲,一旁的黃門不由得抹了把冷汗,正想要出門呵斥,卻被嬴政阻止。

「無礙,寡人正好看看,這三位年少英傑誰更優秀!」

秦風呀秦風,這次你可遇到麻煩嘍!

李家的小子鋒芒畢露,蒙家的小子城府深沉,都不是好對付的。

這次看你不吃癟!

一時間,嬴政似乎對秦風愈發的感興趣。

蒙恬聽到秦風如此說,頓時忍不住皺緊了眉頭。

還好他生性沉穩,並沒有發作。

但李信年少輕狂,性格急躁,當即喝道:

「你是何人?竟敢如此出言不遜?」

秦風輕笑一聲,將手中長劍拄在地上,斜倚着牆,瀟洒道:

「我是何人?大秦六級爵官大夫秦風!」

【我去!這劍,這鐵甲,也太沉了吧!累死我了!】

【以後要跟着扶蘇多多鍛煉身體呀!】

李信與蒙恬頓時一愣,懷疑的看着秦風。

秦風當即輕笑一聲,從懷中掏出自己的腰牌,淡淡問道:

「說說,你們是何爵位呀?不會是靠着父輩恩蔭,陛下恩典,才來這當郎中吧?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還有人這麼大歲數啃老吧?」

一番話,給李信和蒙恬鬧了個大紅臉。

他們的父輩都是十五級爵位以上,但子承父業,要等父親死了才行。

如今他們還真沒有什麼爵位在身,只有郎中這個職位。

秦風眼見如此,當即站直身子,提起長劍,嘴角泛起一絲輕蔑的笑意。

「噌」的一聲,寶劍出鞘:

「我,秦風,沒有你們那麼顯赫的家世,但靠着自己的努力獲得陛下賞識,成為郎中值守禁中,封爵官大夫!」

說著,他斜睨了一眼李信和蒙恬,道:

「你們知道殺多少人才能成為官大夫吧?」

蒙恬和李信面面相覷,眼神之中滿是不可思議。

此人看上去也就剛剛成年的樣子,怎麼可能會達到如此成就?

蒙恬不再說話,他不想自取其辱,同時看向秦風的眼神,也平靜了許多。

他很清楚,對於一個白身之人,獲取爵位到官大夫是多麼的不容易。

無論他是靠着怎樣的機會,達到如此成就,都說明他不是一個凡人!

當然,賣屁股不算…….

李信猶自不服氣,梗着脖子說道:

「我是沒有機會!若是能夠上戰場,成就必不小於你!」

「哈哈哈哈!」秦風仰天大笑了起來。

「你笑甚麼?!」李信急的脖子都紅了。

秦風玩味的看着李信,道:

「吹牛皮誰不會?更何況,你若是上戰場,怎麼會像普通人那樣,從公士坐起?怕不是靠着祖上的恩蔭,直接成為將軍吧?

比家世,我還真比不過的,但是未來,靠着我的努力,未必不如你!」

一番話說的李信啞口無言,瞪大了眼睛,良久說不出話來。

蒙恬看李信吃癟,也是偷着樂。

畢竟他們兩家關係也不好,軍事貴族之間,搶功爭功很常見,嬴政也不希望他們鐵板一塊。

尤其是李信,簡直傲上了天,平日里都拿鼻子看着蒙恬。

三人各自站在一個角落,但隱隱的,秦風的氣勢已經壓過了他倆。

畢竟在大秦,軍功爵位第一!

什麼世家大族,都比不上這等榮耀!

過了良久,秦風才看向李信,淡淡笑道:

「打個賭如何?」

李信微微皺眉:

「你說。」

秦風笑道:

「此番伐燕,你李信當會建功立業,至於成就嘛,自然會高過我,但也僅限於目前。」

李信與蒙恬對視一眼,眼神滿是疑惑。

這不是扯淡嘛?

伐燕遠在數千里之外,而李信現在還在給大王看大門,建功立業?做夢都不敢想啊!

秦風激將道:

「怎麼?不敢賭啊?那就算了,世家子弟,不過如此。」

什麼啃老啊、菜比、廢宅啊,雖然兩人聽不懂,但很受侮辱。

「我們賭了!」

秦風面上不動聲色:

「好啊,若是我說對了,你們就認我做大哥,你倆給我當小弟。」

「好!若是你輸了,你給我倆當小弟!」

「一言為定!」

就在此時,殿門打開,一個黃門從中走出,尖聲道:

「宣,李氏子李信覲見!」

李信與蒙恬當即震驚無比,人都傻了。

秦風斜靠在牆上,嘴角微微上揚,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

【始皇大大!好助攻呀!哈哈哈哈哈!以後我就是兩個名將的大哥了!那還不是吃香的喝辣的,想咋划水就咋划水?看誰還敢惹我!】

「助攻?大哥?什麼意思?」

嬴政有些摸不着頭腦。

他看着隴西李氏遞上來的請戰奏章,輕輕叩擊着桌面:

「平衡啊,秦軍之中王氏威望日深,王翦老將軍滅趙後,蒙氏一族已經無法制衡,是時候讓隴西李氏也站出來了。」

就在此時,李信直挺着腰桿,大步走了進來。

「微臣李信,拜見大王!」

「起來吧。」

「謝大王!」

嬴政看着英氣勃勃的李信,滿心歡喜。

這便是大秦的未來啊!如朝陽一般,旭日東升!

「李信,你可願意為大秦效力,征伐東方四國?」

李信等這句話,已經等了好幾年。

按理說,應該會有苦盡甘來的欣喜若狂。

可是現在聽着,卻感覺哪裡不對勁,有些奇怪啊!

等了良久,沒等到回復,嬴政不禁有些煩躁,威嚴道:

「可是不願?」

李信這才回過神來,嚇出一聲冷汗,猛地拜服於地:

「李信願意!李信願為陛下,為大秦肝腦塗地,死而後已!」

嬴政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可正當他想要說幾句勉勵的話語時,李信突然抬起頭,滿臉尷尬的說道:

「只是……」

「只是什麼?」

李信哭喪着臉,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來。

「只是大王,是不是您和秦風串通好了的啊?」

《大秦:始皇帝,我真沒有忽悠你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