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巔峰先鋒
巔峰先鋒 連載中

巔峰先鋒

來源:外網 作者:岑寨散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岑寨散人 都市言情

一邊是高冷女神,一邊是霸道御姐。兩個同樣身世成謎,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展開

《巔峰先鋒》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其實對於方晟,兩天後韓書記已差不多忘了,也沒想過要提拔任用。從他的角度出發,這次突襲考察意在立威,在全縣幹部面前豎立強勢書記的印象,暫時沒有刻意培養某個人的想法。
不過方部長能揣摩、迎合自己的態度倒讓韓書記很滿意,組織部長是幹部隊伍建設的核心崗位,這個位置上的人關鍵就是要聽話,無條件服從縣委書記的決定,否則韓書記就要想辦法打壓甚至搬掉他。
任免一兩個鄉鎮幹部,韓書記真沒什麼感覺,雖然不是自己真實意圖,方部長這樣做了也行,能給外界釋發出縣委書記不拘一格降人材的新思路。想到這裡韓書記微微頜首,道:
「這份意見先拿給童縣長溝通一下,明天上午召開常委會。」
與此同時,三灘鎮應黃副鎮長的要求正在召開黨委擴大會。三灘鎮經濟落後、規模小,幹部職數配備方面也相對少些,除了書記、鎮長兼副書記,鎮副書記兼紀檢書記,一名組織委員,一名黨委委員兼常務副鎮長,兩名副鎮長。好歹也算鎮領導班子,總不能每次硬生生把兩名副鎮長排斥在外吧,因此就以黨委擴大會的名義將他倆拉進來。
這兩天黃副鎮長相當鬱悶。眾目睽睽下被縣委書記趕下車,何止是丟臉?等於政治生命判了死刑!
原以為縣裡第二天就會有處理意見,提心弔膽等了兩天沒動靜,第三天上午托朋友了解同樣被趕下車的張局長的情況,得知張局長正四下活動,有可能從輕處理。黃副鎮長鬆了口氣,覺得自己與張局長一樣都是沒回答出韓書記的問題,又一樣被趕下車,既然張局長能從輕處理,自己也差不到哪兒去。
或許韓書記本意就是樹立威信,真正處理起來也就高高舉起,輕輕落下,防止挫傷基層幹部的積極性。
黃副鎮長緩過勁來,滿腔怒火又指向方晟:你個吃里趴外的小兔崽子,當眾給我難堪是不是?分管鎮長回答不出來,要挨罵大家一起挨罵,你非要站出來侃侃而談,不是在領導面前形成鮮明對比,自我表現嗎?你這才工作幾個月的小蘿蔔頭,敢跟我較勁?反正這次事件後提拔是不想了,我就專門在三灘鎮玩死你!
聽到召開黨委擴大會的建議,丁書記心知肚明黃副鎮長是要打擊報復。從內心講,丁書記有點感謝方晟,要不是他的出色表現,三灘鎮沒準跟海佑鎮的下場一樣,可以說是因為方晟而躲過一劫。話雖如此,醋意和忿恨也在所難免,畢竟一個工作幾個月的小夥子搶了所有人風頭,鎮領導們也臉上無光,所以丁書記覺得不如借黃副鎮長敲打一下方晟,免得他尾巴翹上天。
九點整,鎮黨委擴大會議準備開始,七個人全部到場,朱正陽坐在後排做會議記錄。
按規定套路,每個領導先對照韓書記視察過程中暴露出的問題和不足進行自我剖析,表態下一階段整改的主要方向,根據縣委意見討論下一步推動三灘鎮經濟發展的方案。
兩個多小時後,所有議題基本結束,丁書記環顧四周,笑眯眯說:「大家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沒事就散會。」
黃副鎮長乾咳一聲:「這個……我說個事兒,鑒於方晟同志對基層村組情況熟、工作能力強、工作責任心重,為加強三灘鎮社會治安穩定,強化對綜合治理方面的管理,我提議調整方晟同志的工作,從經發辦調到社會事務辦公室,大家覺得如何?」
社會事務辦公室主要負責民政工作和社會救助、移風易俗工作,麻煩事多,矛盾集中,稍不留神就會發展成群體事件,甚至爆出熱點話題,例如土葬、孤寡老人救助、社區安全管理等,是最容易捅漏子,出亂子的工作。黃副鎮長想把方晟置於這個火山口上,然後成天盯住不放,稍有過失就拿出來上綱上線,將方晟徹底邊緣化。
胡委員猶豫一下道:「方晟同志在經濟工作方面的能力獲得韓書記認可,三灘鎮也將迎來一輪經濟發展浪潮,這個節骨眼上調整他的工作,會不會造成負面影響?」
分管社會事務的秦副鎮長低頭抽悶煙,不發表意見。從內心講他很欣賞方晟,不願一個好苗子遭到排擠打壓;但從私心出發,他很想方晟當助手,分攤自己的工作,畢竟社會事務這一攤事太複雜太難纏了。
「我認為可行,」牛鎮長出人意料道,「鎮黨委領導下的各個辦公室並非分割獨立,自成體系,而是相互配合、共同進步。發展經濟是全鎮、全體人民的大事,所有黨員幹部都要積极參与,奉獻自己的力量。方晟同志到社會事務辦公室,同樣可以對經濟發展獻計獻策,充分發揮自身優勢和特長嘛。」
丁書記老奸劇滑,不急於拍板,笑着問:「還有反對意見嗎?」
大家都看出書記表面上態度曖昧,實質持贊同態度,鎮長和黃副鎮長則一心要給方晟好看,誰願意為個小夥子出頭頂着干?於是喝茶的喝茶,抽煙的抽煙,都不吱聲。
「那就算一致通過了,回頭胡委員找方晟談談,不要有思想包袱,不要有情緒,在哪兒都是工作,是金子總會發亮,對不對?」丁書記作了總結性發言。
散會時黃副鎮長突然想到什麼,回頭陰惻惻道:「正陽同志,我知道你跟方晟私交不錯,但工作歸工作,不要泄露黨委會上討論的內容啊。」
朱正陽可不會被他唬住,況且人事局同事已暗示這回姓黃的沒好果子吃,遂軟中帶硬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黃副鎮長懷疑我的黨性和人格,以後換人做會議記錄好了。」
黃副鎮長一窒,暗想臭小子倒是個硬茬,以後有機會再收拾你!
胡委員接到命令也很鬱悶,獨自坐在辦公室里暗暗將丁書記等人的祖宗十八代依次問候了一遍,又抽了兩支煙才轉到經發辦,方晟正埋頭寫振峰紫菜廠的改制方案。
「小方,跟你聊件事兒……」胡委員坐到他對面,硬着心腸把調整工作的決定,以及班子成員那些冠冕堂皇的話重複了一遍,邊說邊罵自己睜着眼睛說瞎話!誰不知道經發辦的重要性遠在社會事務辦公室之上,而且根據不成文的規定,公務員編製的辦事員一般都安排在黨政辦和經發辦,其它辦公室的辦事員通常是事業編製或從企業抽調來的人員。
出乎意料的是方晟倒很平靜,事實上他也有心理準備,兩天前自己風頭出得太高了,遭到打壓應在常理之中。關於去向,昨晚他跟朱正陽也分析過,無非是計生辦或社會事務辦公室,畢竟是正式編製的公務員,再穿小鞋也不可能太離譜。
「我接受組織的工作調整,保證做好工作交接,儘快到秦鎮長那邊報到。」方晟說。
秦副鎮長兼社會事務辦公室主任,因此直接找他報到。
胡委員看着方晟年青堅毅的臉,暗嘆一聲鋒芒太露啊,隨後鼓勵安慰了幾句才離開。隔了半個小時王主任到了辦公室,一進門便破口大罵黃副鎮長不是東西——他從別人嘴裏聽說方晟在韓書記面前替自己撒謊,心裏十分感激。象這種拎不上檯面的股級幹部,韓書記要處理他比捏死只螞蟻還容易。而最重要的因素自打方晟到了經發辦,包攬了所有工作,從報表到報告,從數據到材料總能在規定時間前一天妥妥帖貼放到王主任面前,他真正成為甩手掌柜。這樣勤勉能幹的好部下到哪裡找?
「不用怕他們,小方,你暫時別過去,這邊由我擋着,不管誰問起我就說還沒交接好,」王主任怒氣沖沖說,「我馬上找丁書記去理論!」
「沒事的王主任,我真的不介意。」方晟說。
「我決定了!」說罷王主任轉身匆匆出去。
這件事的後果是王主任輪流找每個黨委委員吵了一架,其中吵得最厲害的就是黃副鎮長,王主任罵到最後撂下一句話:
「要動方晟,先把我搬開!」
黃副鎮長氣得雙手直哆嗦,可還真拿王主任沒辦法——經發辦主任的任命權在人事局,鎮黨委只有人事建議權,按中國國情,建議權等於沒權。
鎮黨委會的決議就算被擱置下來,方晟第二天繼續晃悠悠到經發辦上班,下午碰到黃副鎮長還笑着打了個招呼。
黃副鎮長徹底火了!
他心甘情願被韓書記指着鼻子罵,卻不能容忍方晟騎到他脖子上撒野,隨即就到牛鎮長面前添油加醋狠狠告了一狀,牛鎮長聞言大怒,當即拉着他到丁書記辦公室,要求再次召開黨委擴大會,討論嚴肅處理方晟拒絕執行黨委會決議,不肯工作交接。
丁書記暗想交接工作哪有這麼快,有時兩三天,有時一個星期都正常,你頭一天才做出決定,第二天就急吼吼指責人家沒交接,穿小鞋也要講點職業道德好不好?遂軟綿綿說:「太倉促了吧?經發辦一大堆統計報表,一張張點數還得大半天,再等兩天怎麼樣?」
「關鍵是態度不端正!年紀輕輕耍滑頭,欺上瞞下,拉幫結派,還唆使老同志出面打抱不平,我看他就是害群之馬!」黃副鎮長憤憤道。
牛鎮長說:「對,我們不能聽之任之,一定要讓他知道組織紀律的嚴肅性。」
兩人決心要開黨委擴大會,丁書記也不反駁,始終面帶笑容跟他們周旋,心裏卻打定主意不讓兩人胡鬧——為個小辦事員的工作調整開兩次黨委擴大化,傳出來不是笑話么?
正在糾纏不休之際,辦公室猛地被推開,三個人一見來人全都驚得站起身,忐忑不安地叫道:
「黃部長!」

《巔峰先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