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殿下快逃:我家王妃下山了
殿下快逃:我家王妃下山了 連載中

殿下快逃:我家王妃下山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宴宴于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朱廷玉 蕭卓

蕭卓在回京的途中施展了離魂術,不小心弄丟了自己的肉身,機緣巧合之下附在喬首輔的嫡女喬卓的身上,從此什麼黑心的繼母、手辣的庶妹那都不是事眼瞅着京城裡有名的草包像是突然換了一個人,要顏有顏,要才有才,趙王不淡定了,他抓住喬卓的手深情道:「本王心悅你許久,姑娘可願與本王共度餘生?」喬卓嚇壞了,試着往回抽硬是沒抽動,她對着趙王的身後喊:蕭姐姐,救我!某女站在不遠處饒有興味地道:聽說你心悅喬卓?展開

《殿下快逃:我家王妃下山了》章節試讀:

浮煙好像被嚇到了。

蕭卓抬起手抵住嘴咳了一聲,「那個,現在幾時了?」

「呃,小姐,現在剛到卯時,」浮煙回過神,麻利地給蕭卓披了一件外衣。

「雖然還早,但也可以起了,咱們早點過去慈安堂請安,老太太也能高興些,以後小姐在府里還得仰仗老夫人,多注意些總沒有壞處。」

正說著青鸞一撩門帘走了進來,看見蕭卓竟然起來了,緊走了兩步也上去幫忙。

「怎麼這早起了,也不讓小姐多睡會子!」

這話青鸞是對着浮煙說的。

浮煙瞪了一眼青鸞,昨個太晚沒去稟告老夫人也就罷了,今個再不早早地去請安她想怎麼著?

覺得她們在府里的日子太好過了?

青鸞豈會不懂浮煙的意思,可小姐病了這麼長時間都沒見有人來關心一下,怎麼著,現在小姐醒了,還得巴巴地早起去請安?

兩個丫鬟的眼神在空中較量,手卻一直沒有停下。

蕭卓一把抓住兩個人還在忙乎的手,一指鏡中的自己,「我才剛剛醒來,你們倆確定這樣打扮沒問題?」

浮煙和青鸞停下來同時看向蕭卓,如果忽略那一道疤的話,小姐肌膚白皙,美目流盼,桃腮帶笑,烏髮輕挽。

呃!確實不像是一個剛剛醒來的病人。

浮煙看了看自己的手,都三年沒給小姐梳妝打扮了,怎麼自己的手藝還是這麼精絕?

蕭卓就知道這兩個丫鬟不靠譜,抬起手擦去了腮紅,去了嘴上的丹朱,除了娥眉黛,解開鬢髮,只在上面挽了個髮髻,鏡中的人瞬時就變得柔弱起來。

可能是剛剛醒來的原因,這具身子還很虛弱,就這麼捯飭兩下子蕭卓只覺得全身無力。

蕭卓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點了點頭很是滿意,站起來就向門外走去。

回頭看兩個丫鬟還傻站在原地,眉目一挑,「不是吵着要去請安嗎?怎麼還不跟上?」

浮煙首先反應過來,哦了一聲馬上跟上,青鸞也緊跟其後。

三個人走得很慢,中間還歇息了兩氣,蕭卓蹦了幾蹦,真心覺得這具身子太弱了。

就這樣子還能幹什麼?看來還得加緊恢復身體才行。

兩個丫鬟跟在後面,一邊走一邊在後面偷眼打量蕭卓,她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好像小姐醒來以後就不一樣了!

似是變得更傻了!

大概一柱香的時間三個人才來到慈安堂。

慈安堂的大丫鬟桃紅才剛剛伺候老夫人鄧氏起床,昨個老夫人貪涼不讓關窗,今個早早地頭疾就犯了,她正要去請府醫過來給老夫人瞧瞧。

唉,老夫人這頭疾最近可是犯得有些頻繁,只是這麼些年了,京城的大夫都請遍了,就是宮裡的太醫也都來過,只蕭太醫還能控制。

如今聽說蕭太醫竟是不在了,這可如何是好?

桃紅這樣邊走邊想着,這一抬頭就看見了這主僕三個。

她首先看到了走在前面的蕭卓,桃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是府里的二小姐嗎?

三年前二小姐一直是天之嬌女,那時候夫人還在,真真是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以至於二小姐一直以為自己是只應天上有地上無的一個存在,跋扈無腦又自戀。

也幸好這人在夫人過世不久就暈迷了,要不就憑這草包,在京城裡早就死了八遍了!

浮煙一看是桃紅,慈安堂的大丫鬟,趕忙走過去見禮,「桃紅姐姐好!」

「我家小姐突然就醒了,這不就來給老夫人來請安了,還煩請姐姐往裡通稟一聲。」

桃紅收起眼裡的驚詫,不冷不熱地道:「二小姐醒來這可是好事,只不過老夫人的頭疾犯了,我正急着去請府醫,這可耽擱不得。」

醒來又怎麼樣?還不是那個草包!

犯了頭疾好啊!

蕭卓上前走了兩步,臉上適當地現出幾分焦急,「那正好,我正是為這事來的呢,快去稟告祖母,我能治祖母的頭疾!」

納尼?

不止是桃紅,連浮煙和青鸞都嚇了一跳。

兩個丫鬟對視了一眼,她們剛剛沒有聽錯吧?

小姐竟然說能治老夫人的頭疾?

那可是蕭太醫都治不好的,小姐這不是瞪眼胡說呢嗎!

浮煙使勁地給蕭卓使眼色,青鸞則更直接,伸手就去摸蕭卓的額頭,昨晚她看着小姐還挺正常的,怎麼才過幾個時辰小姐就傻了呢!

桃紅心裏一陣鄙夷,這二小姐剛醒來就瘋了,還治老夫人的頭疾,她怎麼不上天呢!

「二小姐這種玩笑可開不得,這話我也就當沒聽到,二小姐才剛剛醒來就來請安,一會老夫人頭疾好了我會跟老夫人說的,」

「現下我勸二小姐還是先回去吧,老夫人正在病中,恐怕不會見你的。」

「怎麼,你這是做了老夫人的主了?」

「自己的孫女暈迷了三年,一醒來就去給自己的祖母請安,」

蕭卓上下打量了一下桃紅,「祖母的丫鬟連問都不問就打發了,知道的是祖母頭疾犯了,不知道的還以為祖母早有授意,不待見自己的孫女呢!」

桃紅一下子慌了,雖然老夫人不待見二小姐是府上人人皆知的事,可誰敢把這話明晃晃地說出來?

老夫人最重名聲,要是讓二小姐這麼歪歪下去,她怕是沒法在府里呆了!

「二小姐慎言,我……」

「你,你,你什麼你?身為奴才在主子面前不守本分也就罷了,還一直大呼小叫的,祖母就是這樣教導身邊的人的嗎?」

桃紅愣在原地有些沒反應過來,誰來告訴她,剛才發生了什麼?

自從夫人去世以後,二小姐就成了府里的小透明,混得連一個下人都不如。

她還記得當年大小姐的丫鬟把二小姐從假山上推了下去,二小姐愣是一個屁都沒敢放,哭唧唧地就回了自己的院子,現在臉上的疤還在呢。

現在這人一醒來倒是學會頂嘴了?她不會以為還在夢裡吧!

至於蕭卓的那兩個丫鬟直接被自家主子這撥騷操作雷焦了。

誰能告訴她們,她們小姐這是怎麼了?啊喂啊!

這時慈安堂的門開了,張媽媽走了出來。

一看本來去請府醫的桃紅竟還站在門口,怒聲道:「你這個作死的丫頭,老夫人的頭疾是耽擱得起的嗎?讓你去請府醫你卻在這裡磨蹭什麼?」

桃紅萬分委屈,「張媽媽,我正要去請,可二小姐攔着我不讓去,偏還說她能治老夫人的頭疾。」

《殿下快逃:我家王妃下山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