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嫡女風華之盛世無雙
嫡女風華之盛世無雙 連載中

嫡女風華之盛世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七點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淮九卿 古代言情 宮彧修

「聽說那南淮家的姑娘病弱快不行了……」「是啊,我家鄰居的侄子的三舅母就在那南淮家當差,聽說吶,那家主夫人每天以淚洗面……可憐吶」「那皇帝下旨讓其入宮,不去就滅其九族,真是……」「噓,你不想活了,在這地方亂說……」傳聞中病弱將死的南淮家女兒,卻在某一天出現在了眾人眼前,眾人無不感嘆風華絕代!與世無雙!「我南淮家上對得起國家,下對得起百姓,從未做過違背良心之事,世代忠良,今日卻反被扣上通敵賣國之名實屬令人寒心我南淮九卿今日在此以南淮家少主、影城城主之位告知諸位:我南淮家族此後不屬任何一國,自成一派,若有結盟者,驗其正心自會以真心待之;若有人膽敢再犯吾族,誅其後嗣,滅其種族,管你是鬼是魔,天涯海角必殺之!諸位若有心試之,那本尊歡迎諸位的到來!」展開

《嫡女風華之盛世無雙》章節試讀:

隔天南淮九卿依舊早起鍛煉,剛沐浴完,察覺到幾股氣息,於是揮手讓綠衣下去,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的好。「主子,我們回來了。」回來了三個影子,其餘人都留在了找到的地方。「那隻小狼呢,怎麼樣了?」南淮九卿隨手倒了一杯水淺酌起來。「回主子,內傷有您出手現在基本好了,外傷還得一段時間,不過可以下地走路了。」黑衣男子彎腰恭敬的回道。「哦,好。」女子再無言語,只用手指輕輕的敲打着桌面,一聲又一聲,彷彿充滿了壓迫感,讓人心頭一震一震。「地方找到了?」清泠的聲音再次響起,彷彿壓在人的心頭,影子也很鬱悶,明明是個小姑娘,這壓迫感……要死喔!不過作為一個下屬,還是做好自己的本分為好。「回主子,找到了,就在郊區三十里處的天子峰。其中有一谷地,適合生存。外圍林子茂密,一般人不會注意到裏面,且外圍有一層毒障,很好的天然防護。且這天子峰是一無主之地。」回答完一片寂靜。片刻之後,南淮九卿再次說道:「你們先去找地方休息,戌時你們在府門口等我,我安排一點事情。」「是」。一次簡單的會面結束。

南淮九卿吃完早餐開始構思,培養自己的人首先得有後勤的保障,好在還有一些本事傍身,不至於走投無路。哎,人生啊!片刻之後,一個青衣公子出現在了朱雀大街上。手持竹扇,風流倜儻,不知迷了多少少女的眼。她徑直走到了一家轉讓的店鋪,這家店她上次出來就發現了,只不過那時候計劃還沒有成型,現在沒辦法咯,為了生活,走一步看一步,那就同時發展吧。「客官,我們這裡不賣餐食,還請移居他家。」小二哥客氣的說著,「無妨,我不吃飯,你們老闆呢?」青衣小哥問道,「請稍後。」半刻鐘後,一個身着灰衫,腳踏黑靴,頭髮花白,膚色黝黑,眼神黯然的男子緩步走來。值得注意的是這人腿有缺陷,右腿一瘸一拐的,不仔細看發現不了。在這朱雀大街上能開店,說明要麼有錢要麼有勢,那麼現在這是……南淮九卿眼睛閃了閃,微笑的看着店老闆。「客官您好,請問有何事要老朽前來?」話中沒有過分的謙卑,平靜如水。「我看您這店要轉讓,可還算數?」她邊說邊走到一張桌子前坐下,不得不說這店面的位置極好,二層小樓,坐在窗邊一面鄰水,一面鄰街。且只有左邊挨着一家米店,也就是說這是這條街的最後一家店。「是的,這店是要轉讓,」老頭的話裡帶着濃濃的不甘又帶着一絲無奈。「哦?那你準備賣多少錢?」青衣男子輕搖摺扇,嘴角微揚,眼神淡漠。「十萬,不過只要現錢,如果您同意,我們馬上就能離開。」男子似乎很着急很迫切。「這樣子啊,十萬我能接受,也能立馬給你錢,但是我有一個要求,不知道你想不想聽一聽?」輕抬眼帘,看向男子。「不知客人有什麼要求,」男子再次說道,「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轉讓店鋪,但我能肯定你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十萬對這個店來說,遠遠不夠,不過那是你的事,我不管,不過我這店要是買了,缺一個掌柜的啊,畢竟我總不能自己管理,你覺得呢?」清泠的聲音,無所謂的語氣,但卻能帶給人壓迫。「不瞞客人說,我這店啊,是早些年別人補償給我的,我也一直在經營,但是現在我妻兒有難,我也沒有時間精力再來經營,索性轉讓了。所以客官所說的掌柜,恕在下難以勝任。」男子說完微微抱拳一拜。「你身上有暗傷,且腿疾加重,你身上有淡淡的草藥味,說明你有家人生病,你要現錢,說明你急需用錢,你着急離開,說明你所遇到的事刻不容緩,稍晚一點便會有變故,我說的可對?」一個挑眉,目光灼灼的看着男子,男子臉色驟變,不自覺的開始冒汗。不用回答,已然知道了結果。「你的暗傷我可以治,腿疾我也可以治,至於你得病的家人,我想我也可以醫治。」戛然而止,再無下文。但是男子卻是大喜,「真的可以嗎,若是公子可以醫治好我的家人,那你此後便是我的主子,唯你命是從。」男子說著跪了下來。

在一個偏僻的巷子里,老人敲響了一戶大門。看起來平平無奇但寂靜無聲。「請,」只簡短的一個字,卻彷彿能聽出欣喜。一進的院子,一個正廂房,左右兩個耳房,院子里種的花草快要枯萎,可以看出主人原來的用心,花草邊上擺着一個大水缸,外邊長了綠苔,看起來好久沒有清理。南淮九卿隨老人走進了卧房,一股濃濃的中藥味撲面而來,一左一右兩邊的床上躺着一男一女,看來是母子。母子髮絲精緻,雖一樣的花白,但一絲不苟,面色蒼白,眼窩凹陷,眼角有絲絲皺紋。見人進來,試圖睜開眼睛,微微轉過頭視線與南淮九卿碰撞在一起。「老婆子,這位小公子說可以醫治好你們。」老頭很開心的說道。南淮九卿只是微微頷首,手指便放在了女子的手腕上。沉默……南淮九卿面色不變又走到一旁男子邊上,開始把脈。半晌過後,就在老頭着急不已的時候,彷彿是救世主又彷彿是一束光的聲音響起:「能治」。老頭的眼淚不自覺的流出,走到老婆子面前:「老婆子誒,天不絕我們啊。有救了有救了。」

《嫡女風華之盛世無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