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帝尊狂寵:神醫特工廢材妃
帝尊狂寵:神醫特工廢材妃 連載中

帝尊狂寵:神醫特工廢材妃

來源:google 作者:佟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佟初嫣 佟顏 現代言情

佟顏:「王爺,我需要你澄清一下,有謠言說你喜歡我」某王爺:「嗯……我澄清一下,那不是謠言」佟顏;「……」她只想低調低調再低調,做個混吃混喝的米蟲渣渣找到時機回現代奈何某腹黑大佬總喜歡順帶着她升級打怪,再加上她的逆天好運,一不小心就成了最強全能師了好吧,既然這樣那隻能強勢出擊了「王爺,不瞞你說我是軍情九處王牌特工,你躺好,我帶你!」「哦,是嗎?我是軍九高級顧問,你是哪屆學員?」「……王爺,你特么也是穿越?!!」展開

《帝尊狂寵:神醫特工廢材妃》章節試讀:

「咚!」的一聲,佟顏從天而降。

她吃痛的揉着腰,只覺得天昏地暗,眼冒金星,髮型爆炸。

暈間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到一群人將她圍了起來。

「呦,還沒死呢?」

「學別人逞強出頭,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武根竟然敢到這來,看二姐將她打的,這模樣真是難看呢。」

看着眼前一個個穿着古裝美貌端莊的少女們,佟顏怔了一下,有些傻眼。

這是夢還沒醒么?

「五姐姐,你沒事吧?」佟顏還在那發愣中,一個似林妹妹的少女到她身邊眼淚汪汪的,「都怪我不好,是我不該來參加這次的才藝大賽的,若不是因為香凌五姐姐也不會被教訓了,五姐姐……嗚嗚。」

聽聞此話的佟顏心中一個激靈。

五姐姐?她?

她家就她一個啊,啥時候成老五了。

這個夢似乎……有點真啊。

突然一條鞭子甩到了她身上,疼的佟顏直接跳了起來,「丫的,咋這麼疼啊。」

做夢會感覺到疼么?

「知道疼下次就別學人家出來逞英雄。愣着做什麼,還不把他們兩個給我關起來,丟人現眼的東西。」一個女人走了出來,身穿白色用金線綉着鳳凰的雲錦,身上散發著猶如千年冰山的冷氣,眉毛高挑,眼神里滿滿都是厭惡,斜睨了佟顏一眼,很是不屑,「今天這是什麼場面,各個達官貴人都來了,看看你現在的模樣!」

「香凌知道錯了,求二姐姐不要再責怪五姐姐了。」

「知道,我看她這模樣根本毫無悔改!」佟初嫣冷冷的勾了下唇,眼底閃過一抹精光,「既然五妹這麼想替人出頭,我看五妹必然是做好了才藝展示了。也罷,誰讓本小姐熱心,那下一個請咱們五妹登台表演。」

「二姐姐不行啊,五姐姐她什麼也不會,再者這個模樣……」

佟香凌急得眼淚又要開始掉了,拚命的想攔住那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

佟顏腦子尚未清醒,使勁掐了自己幾下,總算是明白了一件事。

原來這不是做夢啊,她是真的穿越了,

腦子迅速回想了一下剛才這些人的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給我放開,不就是才藝表演嗎。」

她一甩頭髮,頭上跟鳥窩一般的髮型徹底的崩裂了,似菜花一般,「可別被姑奶奶嚇着!」

說著她三兩步的瀟洒的走上台,留下一臉狐疑的佟初嫣和佟香凌,這個不學無術遊手好閒的佟顏莫不是偷偷在哪學了什麼才藝么?不然怎麼會這麼自信?

她摔了一下,一瘸一拐的上台,看見台下人山人海,心裏炸開了鍋。

穩定了一下心神,扯起那故作鎮定的笑容,她就這麼直愣愣的站在了舞台**。

「接下來是佟家五小姐的才藝表演,有傳言說佟家五小姐武根殘缺沒有天賦,終日遊手好閒不思上進。沒想到這次的才藝大賽她竟然也會參加。想必是有備而來。」

佟顏站在台上目光掃了下面一圈,一時間神遊,一旁主持這次大賽的人咳嗽了好幾聲,她才反應過來。

不就是才藝表演么,佟顏昂起頭清了清嗓子,一旁的主持人連忙說道:「看樣子咱們的五小姐是準備為我們獻歌一曲了。」

佟顏抿了抿唇,斜睨了那主持人一樣然後抬起兩個爪子。

「哦?看這個姿態莫不是要跳舞,聽聞佟家小姐各個舞姿驚人。不知道佟家這位不學無術的五小姐是不是會憑藉這次軒王舉辦的才藝大賽打個漂亮的翻身仗呢,她動了,她動了!好,接下來……」

佟顏兩個爪子放在面前再次清了清嗓子後開口說道:「我們一起學土撥鼠叫,啊!」

場面一度寂靜,她轉了個角度再來一次,「我們一起學土撥鼠叫,啊!!」

好,漂亮,再附送一個側面的,「我們一起學土撥鼠叫,啊!!!」

「噗……」

在場除了一個人笑了,其他人滿臉黑線,愣在了原地。

佟初嫣眉頭一挑,她還以為……

呵,真是多想。

廢物還是廢物,廢鐵怎麼可能會變成珍寶。

「二哥,你竟然笑的出聲,她這是在侮辱我們!」軒王不滿的撇了撇嘴,眼角餘光看着抿着嘴在笑的二哥,有些驚奇。

他唯一一次看到二哥笑還是五年前的事了。

「就她了。」

「哈?」

龍炎軒看着身邊冷冰冰的二哥,露出一抹不明所以的壞笑:「二哥,你莫不是看上這土撥鼠了吧?」

「二哥,二哥,你別走啊。」

佟顏側躺在放滿了棉花團的搖椅,揉着她上次被摔的不輕的老腰。

一旁的石桌擺放着大賽獎勵冠軍的源石。

「五姐姐真厲害,隨便一個才藝表演就能力壓群芳,這塊源石做功可真好,用它來修鍊,能夠達到武根三階了。」佟香凌小心翼翼的捧着那流淌着藍色光芒的源石,眼底帶着一抹羨慕。

誰能想到,這次軒王爺龍炎軒舉辦的才藝大賽,那些個十八般武藝都驚為天人的選手,竟然讓一個學土撥鼠叫的人給奪了冠軍。

眾人都炸開了鍋,佟初嫣更是氣的直跺腳。若不是有人鎮守着,怕是早就出事了。

「你喜歡送你好了。」

「啊?送我?」佟香凌不敢相信的看着大咧咧的佟顏,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佟顏撐了起來,笑眯眯的看着她:「不白送哦。你做的桂花糕這麼好吃,這塊石頭換你給我做十次桂花糕成不?」

「使不得使不得,五姐姐說笑了。這是五姐姐費勁千辛萬苦得來的獎品。也是軒王看中了五姐姐的潛力,香凌不敢奪人所愛。」

佟香凌低垂着頭,眼裡有些失意。

對佟顏而言這就是一塊石頭。

「放心放心,我遲早是要回去的,留着也沒用,還不如順幾個古董花瓶還升值些呢。」

「回去?」

這段時間的五姐姐有些古怪啊,說的話也是那麼的怪,佟香凌不解的看着她,

佟顏尷尬的咳嗽兩聲,用笑來敷衍過去,幸得管家及時來了。

「五小姐,軒王送過來一封信。」

佟顏看着手中金絲鑲邊的信件,鼓鼓囊囊的裏面好像有個什麼。

「這個……怎麼打開啊?」

「竟然用了血印符封印,五姐姐你滴一滴你的血在這信口即可完成認主。」

「滴血?」佟顏低頭看了眼自己的纖纖玉手,臉上一片汗顏,「那什麼……要不還是送回去吧?」

看着佟顏這幅怕疼的模樣,佟香凌一陣好奇又好笑,「五姐姐,軒王送的還加了血印符必然是好東西。」

好東西?

佟顏挑了挑眉,可一想到要戳破自己的手指,她那小眉毛就,擠成了一團

在佟香凌幽幽的眼神中,佟顏屈服在了她的桂花糕下。

一根小銀針讓她嚎了不知道多少嗓子方才消停。

酒樓上龍炎軒撐着下巴幽怨的看着旁邊的某人,「哎,我好心疼我的擬神戒啊。一萬兩啊,一萬兩就這麼白白送人了。」

「一顆赤炎丹。」

「赤……嘿嘿,好二哥,你看你說什麼見外的話,不就一顆小戒指嘛。」龍炎軒揚起一抹瀲灧的笑,瞬間狗腿了起來,一顆赤炎丹可不是花錢就能買到的。

「聽這聲音,那小丫頭應當也進入擬神界了,二哥咱們準備準備也進去吧。」

「這真的是那戒指里的世界?」

佟顏不敢相信的揉揉眼,只見一隻只仙鶴飛躍,周圍一片雲霧繚繞,桃花飛舞,不是仙境更似仙境。

周圍站滿了各種奇形怪狀的人。

「這不是佟家的五小姐嗎?她沒有武根不應該進的來啊。」

「聽聞上次的才藝大賽她是冠軍。」

「真是可笑,隨便吼兩嗓子竟然就能奪冠了。來到擬神界還敢不偽裝,也是自信的過頭了,看我不教訓她一下!」

「五姐姐,你快跑,這些人都是來找你麻煩的,這裡雖然不是真身,但背後都是真人操縱,所有受到的傷害都是實打實的」

一個清秀的小公子站在了佟顏旁邊,聲音生疏,語氣不難能聽出是佟香凌。

「你……為啥,不早點說……」

佟顏欲哭無淚,她才到這異界沒多久好多東西都還沒明白,更別說這新玩意了。

奪冠本來就不是她初衷,她刻意沒有展現自己,誰知道評選人那麼瞎……

佟香凌身子顫抖了一下。

一道白光閃現,隨着的還有那頗為清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閉上眼。」

佟顏傻愣愣的站在那,只見那縹緲的白色長衣在空中飛舞着,手中的劍也是使的出神入化。

剛剛圍她的人,瞬間全部化成了一道白光被趕出去了。

在擬神界死亡者三個月後才會恢復元氣重新進來,這群人還在初入之境,相必是剛進來就徹底隕落了。

外面一聲聲哀嚎響起,他們只恨自己怎麼就這麼「幸運」地遇到了他了呢!

這人是擬神界不可招惹的大人物啊!

一紅一白兩人就這麼站在眾人隕落之處,紅衣女子身材極好,神情之中透露出一股傲慢。一旁的男人臉上帶着一層薄冰純銀的面具恰到好處的遮住了容貌,只露出一雙深邃的眼眸,氣質淡漠卻透着無人能匹敵的高貴之氣。

他看了佟顏一眼,丟下一句話就走了,「跟我來。」

佟顏還在發愣,佟香凌倒是反應過來了,激動的抓住佟顏來回晃。

「天啊,五姐姐,你走狗屎運了。竟然是荒蕪大人,荒蕪大人!」

佟顏的身子被她搖的厲害,心裏藏着疑惑,腦子轉不過來彎,「荒蕪大人可是擬神界傳說般的人物,神秘莫測,一把青銅刀玩的是出神入化。」佟香凌直跳腳,

「沒有人見過他真容,卻因為他的氣場迷倒無數少女。他可是這裡的第一金源師啊!你可知道要成為金源師有多難,他還是擬神界第一啊。他旁邊那個是目前修為最滿的火源師火火大人。骨頭傘玩的是出神入化。我……很崇拜她。」

佟香凌一向內斂,這個時候竟然跟只麻雀一樣,嘰嘰喳喳個不停。

佟顏心底唯一的感受就是。

完了,惹上大佬了。

她只想低調低調再低調啊。

原諒一個一心想要找到回現代路的小透明的心啊。

「五姐姐,快點跟上。我能不能也成為火源師成為最強就靠你了!」佟香凌現在是鐵了心要緊緊抱住佟顏的大.腿了。

她發現自從五姐姐生病好了之後,運氣就開始逆天了。

先是隨意一個才藝表演就奪了多少人夢寐的源石,接着收到重金難求的擬神戒,再接着一進來就遇到了擬神戒的兩大人物。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醜人有丑福?

佟香凌一臉的羨慕和欽佩的盯着佟顏。

佟顏的肚子餓的直叫,她哀怨的看了佟香凌一眼,就回到了現實中。

「五姐姐,你都吃了五盤桂花糕了。咱們進去吧?」

佟香凌可憐巴巴的看着她,「荒蕪大人還在等着你呢。」

填飽肚子,佟顏嘆了口氣,望着迫不及待的佟香凌。這才慢悠悠的拿出戒指擦了擦哈了口氣,還沒念出那進入戒指世界的咒語,忽然一把利箭穿過她耳側的發直接射中身後的樹。

霹靂吧啦的火星將整棵樹都點燃了。

這要是落在她身上,乖乖,那還了得。

這不成烤豬了么?

佟香凌驚魂未定嚇得臉色蒼白,佟顏倒是很快恢復了鎮定,微微凝眉朝着門口看去。

一身黃衣的佟初嫣身上還披着外出狩獵的戰服,手上拿着的正是一把火紅的明月弓。

剛剛那一箭就是她射出來的。

佟初嫣踏進佟顏的院子,趾高氣揚的掃了他們一眼,厲聲道:「軒王爺讓人給你送了什麼過來,給我。」

「二姐,那是軒王送給五姐姐的……」

「那又如何?源石本該是我的,佟顏你個賤人,一定是使了什麼狐媚子之術,不然軒王也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昧着良心給你大賽源石。」

佟初嫣臉上一片扭曲,那天她就想出手,若不是娘親攔着,她定要這廢物好看。

沒想到那天過後她被爹爹派出去馴服魔獸了,等她回來得知了軒王派人來過。

她的一切都該是她的,這讓她如何能忍?

然而佟顏卻是十分的淡定,她挑了挑眉,嗯……昧着良心,這個詞用的不錯。

「二姐姐,爹爹有規定不能在家中鬥毆,你莫不是想要違抗家規嗎?」佟香凌顫抖着說著,佟家二小姐佟初嫣實力最強,她若是要教訓人,沒人敢開口。

「爹爹?爹爹這個時候怕還在狩獵場上,我看今日之事誰敢說出去!」

佟初嫣冷哼一聲,她就是算準了爹爹暫時回不來,這才準備好好教訓一下佟顏,滅滅她的風頭。

佟香凌小臉蒼白了,「五姐姐,你快逃,二姐這次是動真格的了。爹爹不在,沒人能壓制的了她。你本來武根就殘缺,若是再……」

「我說荒蕪大人,到底要等多久啊。那小丫頭怎麼還沒跟上來,就算是爬也該爬過來了吧?」

一身火紅着裝身材好到爆的少年,叉開兩腿大咧咧的抖着腿,漂亮的小臉上寫滿了不悅。

荒蕪衣袂飄飄,站在斷橋上,身上背着一把青銅刀,淡雅之中又透露着一股霸氣,烏黑的眼眸如浩瀚一般深邃。

「出去了。」

「什麼?咱們在這等了半天她就這麼出去了?」帶着衝天的火氣,火火大大不愧這個名字一拍石桌,頓時身後的骨頭傘都飛起來了。

荒蕪眉頭微皺,目光沉沉,不知在看向那邊,「應當遇到事了……」

「事?什麼事?哎,你去哪!」

佟家內院。

一群身材魁梧的人將佟顏佟香凌兩個小丫頭緊緊包圍住,他們面前站着一高挑的女子。

佟初嫣嘴角浸着一抹張揚的笑:「畢竟都是一家人,可別說我這個做二姐的欺負你們。誰讓這裡是武曜大陸,是以武根修鍊為主。爹爹怎麼說也是龍國的鎮元將軍,我們佟家也以天資著世。」

「偏偏生的你這麼個廢物,武根殘缺,天生不適合修鍊。真是給佟家丟臉。」

佟初嫣邊說著,腳邊浮現了一個三星法陣。

「如不是你,本小姐也不會受到牽連遭人恥笑。我苦心修鍊為的就是擺脫有你這麼個廢物妹妹的標籤,好不容易世人都快要忘記你的存在了。偏偏……」

佟初嫣說著臉都變得越發的猙獰了,「偏偏你不識好歹,竟然敢出現在台上!」

最可氣的是還讓這麼個廢物醜女給奪了風頭,這是她無論如何都壓不下的一口氣。

「二姐,若不是那日,你逼着我不讓我上台,五姐姐看不下去才會替我出這口氣,又怎麼會……」佟香凌一臉急切,顫抖的聲音中帶着一絲指責。

「閉嘴!」

「啪。」一巴掌打了過來,頓時佟香凌臉上印上了深深的巴掌印。

佟初嫣一腳踹開佟香凌冷着臉說:「你這賤婢之女也配用這種語氣同我說話?」

佟初嫣怎麼說武根也比佟香凌高出一截,這帶着武氣的一腳讓佟香凌吐出血來。

相比較身體的痛,那直接被人戳中的痛楚是更加難以癒合的。

「呵,真是給我們佟家抹黑!」佟初嫣朝着佟香凌又踢了一腳。

佟香凌是佟將軍在一次醉酒後與其生母所生,輩分排第九,雖然是九小姐地位比佟顏高不了多少。

她痛苦的捂住臉,忍受着佟初嫣的打罵,轉過身看着佟顏淚如雨下:「五姐姐……你快走。這裡,交給我……我……」

「可笑,都自身難保了,還想要保護別人,我最看不慣像你這種不自量力的行為。真噁心。」

佟初嫣抬腳,帶着武根三階的武氣值,主修火源周圍飄着淡淡的紅色光暈。

「聽說你也在修鍊火源?就憑你?像你們這種低賤的人,根本不配修鍊!」

佟初嫣一腳猛然的落下,腳下的火焰也越發大了,這一腳下去,就算不死也會終生殘疾,眾人有些不忍心的閉上眼。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那一剎那間,忽然火滅了!

三階武者的源火竟然滅了!

眾人詫異的看着剛剛一直不說話的佟顏,萬萬沒有想到在這節骨眼上,她竟然一腳踹開了佟初嫣!

一群人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這是……真的踹開了。

「怎麼可能!一個武根殘缺的醜女,竟然一腳踹開了三階武者佟初嫣的源火踢!」

一個下人詫異的瞪大眼,他顫抖的指着佟顏,

佟顏微抿唇看着地上的佟香凌問道:「還能站起來嗎?」

佟香凌瞳孔震動,她看着佟顏和其他人一樣布滿了震驚。

「你……」佟初嫣盯着那有些縹緲的背影,是她的錯覺嗎?剛剛一瞬間她竟然感受到一股極其恐怖的氣場……

不像是武氣,倒像是……殺氣!

怎麼可能,這廢物醜女佟顏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強勢的氣場,是她多疑了。

「能。」佟香凌站了起來,看向她眼底仍舊難以置信,「五姐姐,你……你沒事吧?」

「沒事?怎麼會沒事,疼死了,疼死了。」

佟顏滿地直跳,「為什麼她的腳那麼硬啊,還那麼燙,燙死我了。」

佟香凌額上一陣黑線,完全沒法把眼前這個抱着腳到處跳的人同剛剛一瞬間氣勢大變的五姐姐混在一起。

剛剛……是錯覺吧。

「敢踢我,佟顏,你好大的膽子!」

佟初嫣臉色鐵青,更是忍到了極點,抽出一條火靈鞭,火紅的靈鞭一抖,空氣也燃燒了起來。

「鬼火術!」

有人顫抖的指着停在空中的火焰說道,「早年二小姐拜入了,湮羅閣門下。湮羅閣主以修鍊火源術為主,這招必定就是湮羅閣的鬼火術。」

佟初嫣冷笑一聲,盯着佟顏,「替人出頭是需要本錢的,可惜,這種本錢你沒有!」

「是嗎……」

佟顏目光微垂,那細長的睫毛遮掩下卻是一雙似地獄一般陰沉的黑眸。

她按了按手指關節活動了一下,抬眼盯着她,冷冷說道:「隨便否定一個人的夢想,你,不配。」

「自古以來弱肉強食,弱者天生就是該被欺負的命!什麼夢想,弱者連這兩個字都不配提!」

佟顏微眯起眼來,那深沉的黑眸里透着一抹鋒利的暗芒。

弱者天生就是該被欺負的命?

呵,真是可笑。

佟初嫣拳頭打在了鬼火上,立馬拳頭彷彿也有了火源的力量一般,她大喝一聲朝着佟顏一拳打了過來。

凌厲的掌風將佟顏擊退了七八步,直到背被堅硬的樹抵擋住這才停頓下來。

「五姐姐!」

佟香凌大叫一聲。

下人們紛紛搖頭,這廢物怕是徹底完了。

「五姐姐,你沒事吧?」

佟香凌緊緊抱住佟顏,小臉上充滿了慌張的神情。

佟顏按了按胸.前,吐了口血,「沒事,斷了兩個肋骨而已。」

「呵,還笑的出來,我會讓你知道,為什麼弱者不配有夢想,痴人說夢這幾個字怎麼寫!」

佟初嫣拳頭縮緊,那上面的鬼火帶着火源的威力,不容小視。

佟顏目光一沉,推開佟香凌,這一下又是結結實實的挨着了。

「五姐姐!」

佟香凌捂着嘴,顫抖的落着淚,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弱者,天生就是被欺負的嗎?

「二姐姐,求你,快住手!」佟香凌想要上前拉住佟初嫣,卻被佟顏抬手打斷。

她勾着唇邪肆一笑,目光盯着佟初嫣,那深沉的黑眸里,布滿了同情。

沒錯,是同情。

佟初嫣臉變得更加難看了。

「你笑什麼!你這個廢物,我看你還笑的出聲!

佟初嫣氣極了,火拳如雨般朝着佟顏鋪天蓋地打了過來。

身旁佟香凌想要上前卻抵不過她一拳,就被擊飛,只能無助的看着佟顏被佟初嫣狂虐。

「住手,住手……」

佟香凌哭的嗓子都啞了,她顫抖的咬着唇,如果自己能夠再強一點就好了,如果再強一點,就能夠保護身邊的人了。

只要再強一點。

可是……

弱者是不配有夢想的。

佟香凌眼底布滿了深深的痛苦。

微風吹過,樹枝一陣抖動,不知何時,那上面站着一紅一白兩個少年。

「這佟家的二小姐下手也真是有夠狠啊,再不救人,她都要被打死了。你別說我忘恩負義好歹拿了你一顆赤炎丹,放心她這條小命我保了。」紅衣少年叫囔着就要跳下去,然而卻被身旁的男人伸手攔住。

「二哥,你做什麼,不救人嗎?」

「你看,她像是想被我救的模樣嗎?」白衣男子嘴角微微上揚,那張俊臉上三分儒雅,七分邪氣。

雖然他倒是很想出手。

龍炎軒聽他這麼一說猛的發現,不知何時,那醜八怪一直盯着這看。

「不會吧,這裡隱蔽這麼好,別說她一個廢物,就算是有些武根的,也不一定能夠察覺到我們的氣息啊……」

話雖然這麼說,但那雙彷彿能夠直攝靈魂的黑眸確實是在盯着這的。

怎麼會?

莫非,是偶然嗎?

白衣男子扯了扯唇,那雙冷情的眸子闔上了,慵懶的靠着樹,低沉道:「等吧。」

「她會被打死的吧,剛剛明明都能夠抵擋的住,雖然不知道她是用的什麼法子,不應該一點反擊之力都沒有,二哥,你這次真的看錯人了。」

龍炎軒搖了搖頭,不屑的說。

相比較一點反抗精神都沒有的佟顏,他倒是看她身邊那小丫頭挺順眼的。

做人嘛,就是要懂得反抗不是嗎?

「廢物就是廢物,弱者不配有夢想,痴人說夢。」佟初嫣站在一旁喘着氣,打的她手都酸了,她盯着佟香凌拿着的那枚擬神戒,目光一微,搶了過來。

「像你們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擁有。」

當著他們的面,佟初嫣將那擬神戒踩碎,她冷哼一聲,用力的再踩了幾腳甩手離開,「這廢物打的我手酸。」

「二小姐辛苦了。」手下趕緊遞上帕子,恭敬的跟在佟初嫣身後。

他們同情的瞥了一眼佟顏等人,搖了搖頭。

修為廢物,背景全無,這樣的人每天不知道死去多少。

庶出終究還是庶出,這是誰也無法改變的命運。

弱者,天生不配擁有夢想,活在世上就是多餘。

「擬神戒……」

佟香凌痛心的看着那破碎的擬神戒,她才燃起來的一點希望也這麼沒有了。

佟顏勉強站了起來,拍了拍佟香凌的肩膀:「沒了,就沒了吧。」

「怎麼可以就這麼沒了,五姐姐,是不是弱者天生就不配擁有夢想?」

佟香凌肩膀顫抖着,眼淚不止。

佟顏忽然莞爾一笑,「她的話,本身就是可笑的。」

「什麼是弱?什麼是強?」

佟顏搖了搖頭,這種人,讓她連手都不想出。

「我一定要變強,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一定要變強。」佟香凌握緊拳頭,擦乾淚跑了出去。

樹上的龍炎軒盯着那跑出的人影立馬也追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話,「二哥,你這次真的是看走眼了,我選的人絕對會比你的強。」

那白衣男子神情慵懶靠着樹上,眼仍舊沒有睜開,那舉手投足間都帶着一抹無法睥睨的霸氣。

「絕,不會錯。」他微微抿唇,鮮紅的唇帶着三分妖嬈,七分冷艷。

這種自信,也是無人能敵。

佟顏揉了揉胸口,看着跑出去的佟香凌無奈的嘆了口氣。

「年輕人,不要這麼衝動嘛。」爬起來扶住石桌,嘆了口氣,這身體的素質真是差突破了她的想像啊。

不過也罷,反正她也只是打算做個小透明,找到回去的路就行了。

「樹上公子,還準備睡多久?戲散場了。」

佟顏倒了杯水,清澈的水裡倒映着那頭上的一抹嫩綠。

「還真是不客氣的看戲,先說好,要收費的,一分鐘一兩銀子,客官你是分期呢,還是全款?」

「呵呵~」

低沉的笑聲響起的瞬間,她背後一涼,一陣清淡的香味纏繞在她頭上。

佟顏微微垂眸,遮掩住眼底一瞬間的慌亂。

「我一沒錢,二沒所謂的資歷,三沒相貌,公子劫財劫色劫什麼都好,反正我這是滿足不了你了。你真的找錯人了。」

佟顏淡定自若的抬起茶杯,幽幽說道。

然而茶杯還沒入口,卻別人接了過去,那冰涼的手指觸碰到她手上,彷彿有細小的電流划過。

佟顏眼底划過一抹不悅,下意識的弓起身子。

「想動手?」

身後的男人嗓音低沉,從她手中將茶水奪了過去,抿唇一笑,傾國傾城,隨之一把刀駕到了她的脖子上,傳來的寒涼遍布了全身。

佟顏忽然轉頭朝着他送去了一個明媚燦爛的笑:「公子,人家不過是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你說你較什麼真啊。刀拿遠一點,咱們有話好好說,這刀劍無眼的,要是一不小心讓我的血髒了你刀那多不好啊。」

「呵呵。」

龍延荒低頭盯着眼前的小人,這小丫頭一如既往的有趣。

佟顏手指小心翼翼的捏着他架在脖頸的刀,保持着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繼續笑着。

明明說著掐媚的話,眼底卻平淡如水,這樣的人要是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

街上那些女人們真的該找個地洞了。

「你可不弱。」龍延荒收起刀,慵懶的靠在樹上,掏出一個藥瓶丟給她。

「你說你,怎麼就這麼客氣,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佟顏打開藥瓶,一瞬間香味瀰漫,她察覺到了這是上好的葯。

只怕裏面的成分也是極品。

「多謝……」這種好葯下肚,身上的傷也能很快好吧。

「十萬一顆,你是打算分期,還是全款?」龍延荒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問道。

「……」

佟顏嘴角抽抽,她就知道,這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啊。

一向只有她打劫別人的份,誰知這次被鷹啄了眼。

「就含了一口,你要不收回?」

佟顏一臉無奈的看着他,攤開舌,上面的葯已經化開了一點,清香撲鼻。

「哦?」龍延荒盯着她,忽然莞爾。

佟顏心底只能感慨,這年頭長得好看的叫莞爾,像她這種不好看的嗯……叫比哭還難看。

「好啊。」

忽地一隻手穿過她的發,絲毫不嫌棄她身上還有樹葉灰塵,那雙深邃的黑眸有着令人看不懂的光芒。俊臉的面容宛如雕刻一般,精緻的每一筆都很細膩。

絕美的似謫仙一般的人物,竟然對她這個醜女絲毫都不介意的吻了下去。

幫她融了那葯丹,還纏綿了一下。

這要是讓龍國的女人們知道,那還得了,畢竟這可是龍國第一美男,有着冷閻閻王之稱的二王爺龍延荒啊!

「這樣,算半價嗎?」

龍延荒嘴角掛着一抹戲謔的笑,那張禁慾的臉卻能說出十分痞氣的話,氣的佟顏真想殺人了。

「你!」

佟顏眼底布滿了惱色,怎麼也沒想到這麼個絕色美人竟然對她下的了口。

「你……是有多飢不擇食?」畢竟這張臉她照照鏡子,自己都難以多看一秒。

這人全程盯着她,能下嘴也是厲害。

不遠處的樹上貓着一群黑影跌了一下,這是這個醜八怪被強吻後該和自己主子說的話嘛?

黑影暗衛們紛紛表示很想打人啊。

天殺的,這可是他們絕情冷艷的冰山主子啊,這是怎麼了,主子,莫不是真的是從沒碰過女人,所以飢.渴了么?

這醜女,他們反正是多看一眼都受不了啊。

「我想殺人。」

「我也是。」

樹上貓着的暗影們紛紛握緊了拳頭。

佟顏打了個寒顫,伸出去的手訕訕的收了起來,眨巴了下眼,一臉無辜且無賴的盯着龍延荒,繼續厚顏無恥的說道:「你早說你看上我了,你說跟倫家客氣啥啊。要不,你勞駕順帶娶了我?幫我解決一下衣食無憂,讓我做個渾天度日的大米蟲?」

「我的刀有些**了。」

「我的拳頭也有些**了。」

「兄弟們,拉住我,我怕我忍不住拆了這,怎麼會有這麼厚顏無恥的女人啊!」

暗影們是龍延荒的手下,一直以來都以影子的形態護衛着龍延荒的安危。

但是今天卻是他們有史以來最不想呆在這的時候了。

這是打算讓主子負責?

一個千金小姐就這點修養?

當主子是傻子嗎?這可是龍國大名鼎鼎有着冰山王爺之稱的龍延荒啊!

「好啊。」

眾人集體從樹上掉了下來,全部震驚臉的看着龍延荒,一個個欲哭的模樣,「主……主子,你說啥?風太大我們沒聽見。」

龍延荒薄情的紅.唇微微上揚,那深不見底的黑眸帶着一抹暗芒,「準備聘禮,擇日相迎。」

《帝尊狂寵:神醫特工廢材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