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劍道
都市劍道 連載中

都市劍道

來源:google 作者:濤聲也依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少洛 莫北笙 都市小說

天才劍修少洛,因為二十年前犯下了不可磨滅的過錯,道心崩壞,天界會長懲罰少洛收集十萬魂魄,在這個妖魔鬼怪橫行的都市,少洛憑藉著長劍問鼎,守護着一言九鼎的承諾(暴力文,全場打架,膽小勿入)展開

《都市劍道》章節試讀:

「媽的,給老子老實點。」人傀嘴上惡狠狠的喊到,但畢竟活人的氣血才能施展秘術,這個女的現在還不能死,只要讓她暈過去,不打擾自己就行。

少洛站在百米之外,朝着人傀招了招手說道。

「我退了百米遠,該輪到你放人了。」

「你當我是傻子嗎,把這柄長劍給收了。」人傀氣急,他怕少洛,但更怕少洛這把長劍啊。

你退去百米遠,但是這把劍還在我眼前晃來晃去,跟你沒有退百米遠有差別嗎。

少洛搖搖頭沒有妥協說道,「你把人放了,我就把劍收了。」

「你要是不把劍收了,我就殺了她。」人傀威脅,手指再度用力,刺的更加深入。

少洛不為所動的回道。

「殺就殺吧,反正你手裡人命多,也不在乎這一個,不過她要是死了,你肯定會死,而且還是魂飛魄散的那種。」

「呵呵,老夫是被嚇大的嗎,反正也是死,大不了拉一個上路,還是個嬌滴滴的大美女,值啦。」人傀手中力道加大,半截指甲都刺入少女脖子,鮮紅的血液流在人傀手上,被人傀吸收一空。

少洛見此不慌不忙的說道。

「你若是殺了她,你還怎麼逃,鬼影秘術可是要活人血祭的。」

人傀聞言臉色一變。

「什麼,這種秘術他都知道。」

剛剛對戰杜封就是使用了鬼影秘術離開,以身上的這具肉身做為祭品,施展的秘術,知道少洛了解鬼影秘術的奧秘,又怕少女被不小心刺死,手中力氣少了幾分說道,「既然如此,你是執意不退了。」

少洛觀察人傀的一舉一動,包括人傀手中力道的鬆緊,心中不停的盤算着說道。

「我還是那句話,放了她,我讓你走。」

人傀同樣打着小算盤,他現在不需要少洛收回長劍,但需要附身的時間,只要少洛的長劍遠離自己,給自己附身的時間,就萬事大吉了。「少洛,我不會相信你的,你讓長劍退十米,我可以不傷害她。」

少洛故作猶豫之色,片刻後答應道。

「呵呵,想附身啊,行啊。」

人傀看少洛知道自己的目的,還答應的如此痛快懊悔不已,十米的距離看來太短了,格局小了啊,看到長劍緩緩後退,人傀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再退十米。」

少洛冷嘲熱諷說道。

「這麼沒下限,現在的智鬼都只學會了無恥嗎。」

人傀知道少洛的強大,乾脆破罐子破摔了吼道。

「你知道我是鬼,跟我談什麼下限,我就無恥怎麼樣。」

少洛一口回絕道。

「既然知道你言而無信,我何必再退。」

二十米的距離是少洛的極限,自己能否附身就看這距離了,人傀看少洛拒絕的如此果斷,把握住這種信號,你不退,我退就是了。

人傀牢牢的抓住少女,朝後退去,二十米,他要拉開二十米的距離,但是人傀退幾步,少洛就指揮長劍進幾步,這不是個事啊。

「停停停,這樣下去沒完沒了了。」人傀站住不動,長劍浮空不動。

「哪裡會沒完沒了,再退一段距離,你就來到我身邊了,這樣事情不就解決了。」少洛提議。

「我看沒下限的是你吧,這樣吧,既然我們都不肯相信對方,那不如都退一步,我可以放開這個少女,但是你必須讓長劍遠離我三十米。」人傀說道「你先退,我放人。」

少洛不動聲色,點頭道。

「好,你先放人,我再退。」少洛一開始就挖了坑,想讓人傀往裡跳,可這人傀極其謹慎,根本不為所動,以少洛的手段,長劍距離二十五米之內都是來去自如,剎那之間,只要長劍距離人傀二十五米之內,都可以在他附身的瞬間,將其斬殺,少洛故意讓人傀覺得自己只能掌握二十米的距離,想要慢慢逼迫人傀附身,但是這人傀卻是有點嚇破膽子了,將距離提高了三十米,三十米的距離,不可能阻止附身。

人傀守住自己的底線說道。

「不行,你先退,我再放。」

少洛不為所動的說道。

「你先放。」

「你先退。」

少洛的實戰經驗何等的豐富,一眼就看穿了人傀在拖延時間,他為何拖延時間,要知道自己是可以叫外援的,杜封此刻早就已經在巷子的另一堵牆的後面,只要少洛發出信號,杜封就以破牆而出,給於雷霆一擊,少洛所要做的就是吸引人傀的注意力,並且讓他放鬆警惕,杜封不動手則已,動手之後勝負就必須見分曉,可惜杜封不精通魂魄控制,不然直接隔牆控制住少女,給人傀稍微製作一些麻煩,少洛都可以瞬間拿下。

他為何要拖延時間,少洛目光停留在少女流血的傷口,這些血液正在不停的被人傀吸收,雖說速度緩慢,但要是再拖延一時半會,少女絕對會失血過多而死,若人傀僅僅只是吸收血液,就算吸干少女也不可能脫離困境,一個普通人類的血液給智鬼帶來的就像是飢腸轆轆的人喝了一杯水,最多讓疲憊的精神緩上一緩,少洛盯着早已昏厥多少女,心中驟然一動「這血,有問題。」

人傀拖時間的目的少洛心中已經瞭然,自然不會執行原先的計劃,讓杜封出手還是有些冒險。

「人傀,我還有點急事,懶的拖下去了,我給你三秒的時間考慮一下,要麼殺掉這個女的,然後被我殺掉,要麼放了這個女的,我不會去追你。 」少洛覺得不能再繼續拖延,當機立斷說道。

「三」

人傀一驚,來不及思索說道「少洛,你當真要魚死網破。」

「二。」少洛話語一落,雙手合十,體內真氣流轉如瀑布,長劍嚶嚶作響,地面無故掀起一陣狂風,氣息死死地鎖住人傀。

「居然這麼快就看穿了。」人傀大為惱怒,原本人傀想要附身施展秘術,但少洛所給的機會,卻又讓他不敢犯險,結果在僵持之中意外的發現這個女生的血液極其純凈自然,不光能讓自己的鬼氣恢復,還隱隱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僅僅只是血液就能達到這種效果,要是吃下一口血肉,那絕對會讓自己實力恢復如初,人傀知道若是自己咬下此女的血肉的一瞬間,少洛必定會動手,所以就忍着,一直慢慢的吸收少女血液恢復,雖說緩慢,但只要時間足夠,自己實力恢復,還是能夠脫離少洛掌控,畢竟這裡是鬧事街口,只要突破出去,任意附身一人,少洛都難以擊殺。

「好,我放了這個少女,給你。」人傀從極致的劍意殺機中讀取了少洛的果斷,他是來真的,絕對不會顧及此女的性命,不過在此之前,我可是要撈一點好處的,人傀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笑容。

人傀一手拍向少女後背,將其打向長劍,一手朝着少女背後一刺,一根指甲剝離而出,刺入少女脖子,巨大的衝擊力,讓少女離長劍越來越近,人傀這樣做的打算有倆種,一種是逼迫長劍繞行,增加自己逃離時間,一種讓指甲進入少女體內,吸收血肉,所得到的能量都會透過這個指甲傳遞而來,最終目的就是想讓少洛投鼠忌器。

「少洛,這是老夫的鬼液甲,快去解毒吧,哈哈哈。」人傀轉身離去留下話語。

「還真是天真啊。」少洛根本就沒有顧忌少女,長劍絲毫沒有要繞過少女的意思。

噗嗤一聲,長劍驟然變小,穿透少女腹部而過,巨大的雷電光芒席捲全身直接就震碎了鬼液甲,穿透而出的飛劍變回原來大小,緊接着一道閃光一晃而過刺穿了人傀的身軀。

快,太快了 。

幾乎是人傀轉身,話語剛說完,就被少洛一劍斬殺。

人傀緩緩倒地,漆黑的面龐逐漸變成人類的正常形狀,一股股黑煙不住的從身體的各個角落裡飄出,一代威風凜凜的智鬼便隨風消散。

少洛沒有理會人傀的消散,手指輕點少女幾處穴道,將止血住喝到「杜封回春符,快點拿出來。」

杜封此時翻出牆頭,抬眼一掃,人傀已經魂飛魄散,少洛雙手按住少女腹部一直都在灌輸真氣,略微心疼的拿出一張白色符紙貼在少女眉心,白色符紙隨着杜封念決,發出光暈籠罩住少女全身,腹部和脖子上傷口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癒合起來。

少女蒼白的臉上多了一些紅暈,表情不再那麼痛苦。

少洛懸着的一顆心緩緩的落了下來,能夠果斷的控劍刺穿少女,一是足夠有自信能夠避免致命傷,二是有杜封的回春符在,只要不是當場死亡,一般傷勢都可以恢復。

「這女孩很像恬馨姐,我一直覺得有你在,為什麼場面會變成這樣,看到了這個女孩,我才明白過來,也虧得你下這麼重的手,回春符都沒讓她醒來。」杜封嘴裏嘟囔着,神色不由的感傷起來「恬馨姐的事情你還沒忘記嗎,那麼需要消除她的記憶嗎。

「我下手有分寸的,只是皮外傷,沒有傷到內臟,她,她畢竟是個普通人,只是長像類似罷了,還是消除她的記憶吧。」少洛深深的看了女子一眼。

杜封點點頭,手上閃過一抹光暈,朝着女孩頭頂拂過,語氣低落着說道「丁錢那小子,走了。」

「自從二十年前,十大鬼王主宰聯手發動陰陽大戰之後,修鍊者人數越來越少了,更不要說我們這些城市的保衛者,向來都是鬼怪的眼中釘,能夠修鍊的人太少了,死一個都是損失,鬼怪只會越來越多。」杜封心情沉重起來,「怪我沒有照顧好他。」

整個修鍊界誰不知道你杜跑跑的大名,少洛有心吐槽,在旁沉默不語,二十年前的陰陽兩界大戰死的修鍊者豈是太多能夠概括,如今的修鍊界幾乎是青黃不接的狀態,就是因為這場大戰讓自己修為凝滯不前,就連對自己最重要的人都沒有保護好,修鍊界資源匱乏,人才更是凋零,猶如杜封所言,修鍊者越來越少,然而妖魔鬼怪卻越來越多。

「人死不能復生,我們保衛者的職責就是為了不顧一切的保衛城市,丁錢做的很好,這個城市會記住他的。」

「這裡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去收拾一下丁錢的屍體,去天界復命,少隊,這女的就交給你了。」杜封長呼了一口氣,似乎想吐出心中的憂鬱,朝着來時的道路奔跑而去。

少洛下意識點點頭表示答應,隨後才反應過來,想要拒絕的時候,杜封早已消失不見了,少洛嘴角微微抽搐一下,看向少女臉龐。

經過回春符的效果,少女臉上除了髒兮兮的以外,原本臃腫的臉龐早已恢復,清秀的五官極為精緻,面目猶如桃花盛開,富有彈性的皮膚凝脂如雪,只是那緊閉的雙目,與時不時皺起的眉頭,隱約透露出一股懼意。

少洛看着少女的容顏,不由的回想起二十年前陰陽二界大戰的時光。

那時候的他還是十五歲的少年,意氣風發,被譽為百年中的劍道天才,任何劍道招式看一遍就會施展,融會貫通,出山即是巔峰,做為保衛者的隊長大戰在前,自當以身作則,死在少洛劍下的妖魔鬼怪,沒有以一千也有八百了,就連鬼王見到也要懼上三分,可就這樣的一個人,大戰中卻沒有保護好師姐,犯下了嚴重的錯誤,雖然打退了陰界入侵,但這種痛苦一直存在少洛心中,宛如一根刺深深的扎在心窩,拔不出來,也毀之不去,整日以酒消愁,醉生夢死,自甘墮落,少洛修為凝滯不前,無法寸進一步,希望離開天界,遠離紛爭,可天界會長卻不同意,親自見了少洛,只說了一句話,「懦夫不配擁有問鼎。」

拿出一個魂瓶,讓少洛收集冤魂魂魄十萬道,作為懲罰,離開天界之事日後再議,,十年的時間,少洛收集了幾乎一半的冤魂,也看清了世間百態,明白了會長的良苦用心,想要讓自己為了世上不平之事,為了超脫萬千冤魂拔去心中刺,拿起手中劍,重啟劍道道心,然而少洛卻一直放不下,放不下那個多次出現在腦海的那道倩影,以及一個一諾千金的承諾。

《都市劍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