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之我活了萬萬年
都市之我活了萬萬年 連載中

都市之我活了萬萬年

來源:google 作者:翩然煙雨中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吳墨靈 林飛 武俠修真

我曾馴服霸王龍,徜徉於史前侏羅紀;我曾傳道靈山十巫,睥睨洪荒四海;我曾駐足泰山之巔,始皇帝率群臣叩首來拜......林飛帶着過去萬萬年的經歷降臨,輕鬆縱橫都市長生萬萬年,不敗天地間!展開

《都市之我活了萬萬年》章節試讀:

次日清晨。

姬瑤光從昏迷中蘇醒過來,發現自己正躺在熟悉的卧室之中,一時有些錯愕。

在短暫的失神之後,她慌忙起身,猛地拉開卧室房門。

「墨靈,你沒事吧?!」

「那群殺手——」姬瑤光的話音戛然而止。

因為她發現卧室多了一個男人,正在打量桌上的一個古董花瓶。

並且這個男人聽到動靜後轉過頭來,還微笑着提醒道:「走光了。」

姬瑤光的俏臉爬上一抹紅霞,這才驚覺自己渾身輕薄的睡衣緊緊地貼合在曼妙身軀上,內里的風景都若隱若現。

她惱羞成怒地瞪了林飛一眼,慌忙用雙臂護住飽滿的胸口。

事實上,這樣的遮掩並沒有什麼意義。不僅如此,本就極具規模的地方還被擠得快要蹦出來似的。

「滾出我家,否則我打電話報警了!」姬瑤光認定林飛是入室盜竊的小偷,當即警告道。

事實上她已經拿出手機,準備撥通報警電話了。

聽到動靜的吳墨靈及時趕到,急忙上前挽住姬瑤光的胳膊,制止道:「瑤光姐,他不是小偷。」

姬瑤光這才停下手上的動作,疑惑地問道:「他是你朋友?」

吳墨靈搖了搖頭,解釋道:「瑤光姐,他叫林飛。先前就是他解決了那群殺手,還治好了你中的劇毒。」

姬瑤光啞然失笑:「又跟我開玩笑?」

就這個平平無奇的年輕人,能解決一群持槍的殺手,處理世界頂級醫療手段都無效的劇毒?

吳墨靈眼見她不信,小聲爭辯道:「瑤光姐,我說的都是真的…」

「嗯嗯,好,我知道了。」姬瑤光敷衍地笑了笑,便略過這個話題,讓吳墨靈開車送她出行。

林飛聽到這話,便微笑着問道:「正巧我也要出門,不如帶我一程吧?」

姬瑤光看了他一眼,冷漠道:「我趕時間,你還是自己打車吧。」

話音落下,她便拉着欲言又止的吳墨靈離去。

吳墨靈向林飛報以一個歉意的眼神,後者只是淡淡一笑。

在兩人離開別墅之後,林飛輕輕豎起食指。

一縷紫黑色霧氣憑空出現,纏繞在他的指間,又在他輕輕揮手間消弭於無形。

林飛要做的事,便是揪出給姬瑤光下毒的幕後黑手。

姬瑤光所中的毒名叫「千蛛萬毒」,在如今看來不可能有此毒,因為此毒源自於萬蛛之母。

林飛認識一個苗疆氐族人,他養的一隻母蛛就能辦到。

夏啟年間,苗疆氐族曾面臨滅族危機,其族人青雲天在林飛門前跪求三月哀求其拯救,林飛賜其一只萬蛛之母,氐族人日夜供養萬蛛之母,方才幸免於難。

毋庸置疑,這件事和他的後人脫不了干係。

氐人有宗家青氏、分家白氏,現如今都各自在蓉城成立了集團公司。

林飛露出了一絲冰冷的笑容:「有意思。」

之後他離開姬家別墅,很快便抵達青氏集團大廈,然而在入口處卻被攔了下來。

聽到兩個保安宣稱他沒有工牌不讓入內,林飛當即如閃電般出手。兩個保安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便被放倒在地。

他閑庭信步,如入無人之境一般走進了電梯,按下了最高樓層的按鈕。

與此同時,監控室的保安都驚呆了。

他慌忙拿起對講機,急聲道:「有人打傷保安闖進了電梯,好像是要去頂樓!」

「快去攔住他!」

頂樓是什麼概念?總經理、總裁、董事長的辦公室都在那一樓,要是出了什麼差錯,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

聽到這個消息,一窩蜂的保安便風風火火地往十樓趕去。

「叮咚——」

電梯門緩緩打開,林飛走出電梯便看到一個走廊的保安。

他們手持電棍,氣勢洶洶地圍了上來。

「上,電暈了再說!」保安隊長一聲令下,頓時有一群保安沖向林飛。

「滾!」林飛冷聲開口,率先動手。

他的動作已經快得超乎想像,在他們的視網膜中留下一大片殘影,隨後便是一連串「砰砰砰」的打擊聲響。

幾乎只在剎那,這群保安便感覺一陣劇痛,如同天女散花般倒飛出去,狠狠撞在牆壁和地板上。

保安隊長無力地捂着胸口,看向林飛的目光如同見了鬼似的驚懼。

打翻這麼多人,總共用了一秒嗎?

卧槽,這尼瑪真的是人嗎?!

然而林飛就像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緊不慢地走在走廊上,推開了最近的辦公室大門。

總裁辦。

辦公桌後坐着一個美女,身穿白色襯衣和黑色包臀裙,將玲瓏有致的身材完美襯托出來。

青立雪眼看不速之客闖入,當即秀眉一擰,冷臉對他呵斥道:「給我滾出去!」

林飛淡淡一笑,直接拉過凳子在她面前坐下:「你知道千蛛萬毒嗎?」

青立雪臉色一變,但很快便故作鎮定:「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哦?」林飛笑得戲謔,「氐族能保全血脈至今,全靠萬蛛之母。沒想到時至今日,氐族後人竟然不知千蛛萬毒,青雲天那小子若是黃泉之下知曉此事,只怕棺材板都按不住了!」

青立雪拉開抽屜,將手緩緩伸了進去,雙眼卻在死死盯着林飛:「放肆!你是什麼人,竟然敢污衊我青家先祖!」

林飛看到了她的小動作,但卻絲毫不以為意。

他輕輕嘆了口氣,充滿感慨之意:「區區四千年,想不到氐人後裔竟然不認識我了!還真是滄海桑田,世事變遷啊!」

而就是這一剎,青立雪猛地拔出手槍,對準了林飛。

儘管她的手在輕輕顫抖,遠不像看上去那麼堅定,但威脅之意是毋庸置疑的。

可面對槍械的威脅,林飛卻依舊淡然得讓青立雪難以置信:「你應該慶幸自己是氐人後裔,否則就憑你現在的行為,此刻你已經全族盡滅!」

青立雪感覺自己受到了挑釁,有些惱了:「你以為我不敢開槍?」

而就在此時,走廊上傳來了一陣皮鞋踩在地板上的急促腳步聲。

很快,一個渾身名牌西裝、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了門口。他的面容粗獷而富有野性,看上去並不像是漢族人。

正是青氏集團董事長,青奮。

青立雪眼見父親趕到,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神色:「爸,你來得正好,這個人竟然敢污衊雲天先祖!」

「放肆!我倒要看看何人竟然敢污衊我青家先……」青奮話未說完,看到林飛正臉之後,瞬間臉色大變,「您是……」

「你認得我?」林飛笑道。

「爸,你怎麼了……」父親的話讓青立雪有些懵。

「快把槍放下,你知道他是誰嗎?!」

青奮嚴厲的聲音中,還充斥着無法掩飾的惶恐。

青立雪懵了,一臉難以置信地看着青奮。

林飛只是衝著青奮淡淡一笑,後者便渾身一個激靈。

隨後他快步衝上前去,一把奪下青立雪手中的手槍,「啪」的一聲砸向牆壁。

在青立雪震驚的目光中,青奮「噗通」一聲跪在林飛身前:「青家當代家主青奮,拜見林仙師!」

林飛不輕不重地「嗯」了一聲,坦然受此大禮。

青立雪只感覺腦子裡炸響了一道驚雷,瞪大了一雙秋水明眸,精緻的嘴唇也張成了「O」形。

她實在無法理解眼前這一幕!

身家幾十個億的父親,為什麼會向這麼一個囂張跋扈的年輕人下跪,還稱之為什麼仙師?

瘋了吧!

「爹,你快起來!」青立雪急忙去攙扶青奮。

不料後者萬分執拗、不願起身,甚至拉着她的手臂,頗為急眼地說道:「還不給林仙師下跪?」

青立雪忍無可忍,當即掙開青奮的手,惱怒道:「爹,我不知道你把他當成誰了!」

「但你丟人不要拉着我行不行?」

「我們不跪天不跪地,只跪祖宗祠堂。他算個什麼東西,憑什麼讓我跪?」

他算個什麼東西?

青奮聽到這句話,頓時嚇得臉色煞白:「你個不孝女,混賬東西!」

他連忙起身,一耳光就要往青立雪臉上打去,卻被林飛「啪」的一聲攥住手腕。

「無妨。」林飛古井無波,平靜開口。

青奮眼見林飛沒有生氣,頓時心頭一松,而後再度板著臉呵斥青立雪:「還不謝謝林仙師寬宏大量?」

青立雪真的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不可理喻!

簡直不可理喻!

「我不!」她漲紅着臉,撂下一句話,奪門而出。

青奮訕訕一笑,頗為尷尬地替青立雪向林飛道歉:「小女一直寵壞了,也不知道仙師您的存在,還請不要見怪。」

林飛隨意擺擺手,示意並未放在心上,直入正題道:「萬蛛之母,如今在何處?」

《都市之我活了萬萬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