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惡魔交易,重生影后是學霸
惡魔交易,重生影后是學霸 連載中

惡魔交易,重生影后是學霸

來源:google 作者:暮春墨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梁雨涵 現代言情 雷蒙

【娛樂圈】【重生】【現代言情】少女用靈魂與惡魔做交易,祭獻靈魂換取願望本以為已經死掉的梁雨涵卻發現自己重生在全網黑的糊女愛豆周欣雅身上!惡魔要求梁雨涵幫周欣雅達成夢想作為交易條件可是梁雨涵既不會唱又不會跳更不會演戲,該如何是好?不怕!有什麼能難倒堂堂學霸?自身學霸buff加上惡魔經紀人加持,踏平娛樂圈只是遲早!就在她事業步入順利,愛情剛剛起步時,死去的周欣雅居然回來了…展開

《惡魔交易,重生影后是學霸》章節試讀:

「這個人要格外注意。」戴納放出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笑容甜美的女生,大眼睛小短臉,笑起來露出的兔牙十分可愛,他嫌棄地看着照片說,「這個人叫林軒兒,是個高級綠茶白蓮花!自封Diosa的笑容擔當,我呸!她從頭到尾都在欺負小雅!自己膀大腰圓的樣子居然還污衊小雅霸凌她!另外兩個雙胞胎也是牆頭草,吸血鬼!」

戴納突如其來的粗魯和密集的話語讓雷蒙一怔,他們兄弟兩個從小在惡魔莊園里學習紳士禮儀,而且戴納一直是個內向話少社恐的人,整日都不喜歡出門,不喜歡與人交流的,怎麼……

現在的他是雷蒙從未見過的樣子。

「戴納。」雷蒙皺起眉頭忍不住出聲,「你哪裡學來的這種粗魯的話?」

看到哥哥的表情,戴納垂眸有些心虛,不服氣地小聲說:「本來就是,我又沒有說錯。」

聽着戴納的描述,再結合梁雨涵腦海中周欣雅的記憶,那些關於林軒兒的畫面慢慢清晰,平日里原身在宿舍里為隊友們洗衣做飯打掃衛生,還被迫住到儲物間,狹**仄的房間盛不下一個女孩兒的夢想和心酸過往。

而且看着屏幕上的四人海報,明顯周欣雅與其他三個人之間的風格不一樣。其他三個人都是甜妹風,而周欣雅屬於明艷美人,一眼就會被吸引,難怪被其他三個人排擠了。

坐在沙發上的雷蒙完對於弟弟的表現還沒有反應過來。這真的是戴納嗎?不知道的還以為被換了靈魂的不是周欣雅而是戴納!

平日里乖巧可愛,見到生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話的人,此刻居然站在這裡長篇大論,一口氣說了這麼多。

一旁的梁雨涵顧不上他們兄弟兩個的氣氛,認真的模樣微微點頭。

思索之後,梁雨涵舉手看着戴納,像課堂上舉手回答問題的樣子。

「什麼?」戴納問。

「我的腦海中沒有關於她為什麼選擇死亡的記憶。」梁雨涵仔細尋找過,確實沒有那部分的記憶。

戴納垂眸看着懷中的玻璃瓶,裏面的白色半透明煙霧狀的,就是周欣雅的靈魂,原本純潔無瑕的靈魂好像摻雜了一縷黑色。

她的靈魂生病了。

「小雅她……」戴納眼含淚光哽咽着說,「她從小就沒有父母,被奶奶撫養長大,奶奶病重,自己被全網黑每天看着那些惡毒的詛咒,無良公司還壓榨她,不給她安排工作,半雪藏狀態。各種折磨下,小雅患上了抑鬱症,她被逼得走投無路。沒有心的經紀人給了她一個地址,讓她去……獻身……」

戴納說著一陣心痛來襲,蹲下來抱着玻璃瓶,低聲地抽泣着,淚水大顆大顆地掉落,嘶啞着聲音說:「她去了,她去了!結果,結果就是她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聽到這些,梁雨涵意識到這副身體上的那些青紫痕迹,原來……

梁雨涵雖然只有十九歲,倒也不至於什麼都不懂。對於周欣雅的遭遇,她沒有經歷過,也沒有目睹過,不好評價什麼。

雷蒙最見不得弟弟哭了,心裏的氣頓時消了大半,剛想出聲安慰,戴納就自己擦擦眼淚抬起頭。

他仍然蹲在地上,目光灼灼地看向梁雨涵,堅定地說:「所以你的任務,就是用小雅的身體,完成她的夢想,把那些欺負過小雅的人都踩在腳下!小雅真正的夢想是想做演員,當影后!這是小雅的日記本,你可以拿走,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周欣雅。」

最後這句話,這幾天里梁雨涵已經聽了很多遍了,她看着茶几上放着的深紅色牛皮日記本,莫名其妙的,一種使命感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也許是戴納哭紅的雙眼太過於可憐,也許是周欣雅的遭遇太令人唏噓。

也許是自己根本就沒有能力去反抗眼前的兩個惡魔,只能接受他們的安排。

梁雨涵拿起日記本,點點頭,隨後皺眉看着戴納感覺哪裡不對,遲疑地問出口:「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還有她的日記本?包括她去哪裡……獻身,還有她的屍體為什麼會出現在你家裡?」

這太奇怪了,難不成他們是朋友?

「我……」戴納面對這一系列疑問,心虛地吞吞吐吐,眼睛瞟一眼面色陰沉的雷蒙,臉色瞬間紅了起來,眼神躲閃着說,「我是小雅的粉絲,當然知道的更多了,你,你做好你自己該做的事就行了。」

剛剛還慵懶靠在沙發上的雷蒙此刻已經坐直了身體,認真嚴肅地看着戴納,開口問道:「我也想知道,你究竟為了這個女人做到了什麼地步?」

「她不是什麼這個女人。」戴納眨眨眼睛小聲強調,「她叫周欣雅,周欣雅。」

「戴納!」雷蒙緩慢地叫着弟弟的名字,身上散發出一股威壓感,下頜角緊繃。

坐在一旁的梁雨涵都感覺到雷蒙身上的氣場,微微縮起了脖子,目光悄悄在兩個惡魔身上遊走,這兩兄弟不是感情很好嗎?

怎麼……

不管怎麼樣,只求不要波及到自己。

戴納也看出來哥哥有些生氣了,蹲在地上抱着玻璃瓶把自己縮得更小了,委屈的樣子說:「我只是喜歡她,想保護她而已,她值得……我不會放棄的。」

「所以她的屍體為什麼會在這裡?」雷蒙心裏這個問題也疑惑了很久,礙於戴納這幾天心情狀態都不好,而且現在知道他為了周欣雅所做的事,應該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多。

聽着哥哥低沉的聲音,戴納下意識打了個寒顫,眼神顫抖,說不出話。

氣氛一瞬間降至冰點,梁雨涵有種想要逃離的衝動,下意識抱緊了懷裡的日記本企圖尋求一絲安全感。

她的目光默默在房間里尋找着,尋找着如果他們打起來了自己藏在哪裡好,畢竟現在是有痛感的,而且惡魔打起來應該很恐怖吧。

雷蒙的眼眸緊緊盯着戴納,緩緩吐出一個字:「說。」

這一個字,彷彿不是哥哥對弟弟的「說」而是一位君主對臣下的審判,是一個「殺」字。

《惡魔交易,重生影后是學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