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風吹過灼思
風吹過灼思 連載中

風吹過灼思

來源:google 作者:妖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昭王 現代言情 顧傾顏

眾人皆知,相府嫡女顧傾顏就是一個傻子,因此當她被賜給人人懼怕的貌丑鬼王時,大家皆展開

《風吹過灼思》章節試讀:

「來人,將二小姐帶走。」
顧豐怒吼。
要不是顧忌臉面,顧豐現在就想一巴掌扇死這個丟人顯眼的傻子。
周圍文武官員同情地看着顧豐。
顧豐官運亨通兒子出息女兒漂亮,唯一不滿意的就是顧傾顏,實在是太丟人了。
一側,賢王擦乾身上的茶水,侍衛更戒備了,防止顧傾顏過來,就算碰了賢王衣角,他們王爺都要噁心好幾天。
唯有昭王蕭炎淡漠地坐着,沒有反應。
顧傾顏將周圍人的反應看在眼裡,她接受了顧傾顏完整的記憶。
顧豐這個渣爹對顧傾顏,還不如路邊衝著她吼的野狗。
這十五年顧傾顏沒死,可不是他的愛護,而是因為蔡媽媽護着,昨天蔡媽媽病逝,今天顧傾顏就被打死了。
顧傾顏抓住顧豐的衣襟,將他錦袍抓的又皺又臟,噴着口水喊:「爹!
今天是您的壽宴,我要是被打死了,以後您的壽宴就是我的忌日了!」
顧傾顏喊着:「以後我們父女一起過節,有紙錢一起拿。」
顧豐衣服被揪着,臉上噴着口水還被詛咒死,他氣到頭暈目眩,想推開顧傾顏,卻發現她手勁大的很,怎麼都掰不開。
「放肆!」
顧豐毫無形象地地喝斥,追着顧傾顏的小廝終於趕到了,去拉顧傾顏的肩膀,「二小姐,這不是你來的地方,快走吧。」
聲音聽着客氣,可落在顧傾顏的手臂上的力道,重的能要她命。
「滾!」
顧豐嚇她,顧傾顏被幾股大力往外拖,她目光四掃,心裏電光火石般轉動着,她要自救,否則被拖出去後肯定要被顧青雪帶人圍攻,她不怕,但她現在急需幾日養傷,否則真得再死一次。
她視線掃過在場所有人,賢王撇過視線不想對上她,他的侍衛已經跳出來,要拔刀了,因為他們肯定,顧傾顏一定會求救賢王。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賢王肯定要說一句好話做樣子,可這個顧傾顏太噁心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顧傾顏要求救賢王的時候,就聽到顧傾顏大喊一聲:「王爺,救我!」
看吧,顧傾顏果然求賢王了。
賢王真倒霉。
賢王忍住噁心,正預備要開口隨便說一句圓場話,卻接着聽到顧傾顏又再喊一聲:「昭王爺,救命啊!」
所有人一怔,就連拖她的小廝都停頓了一下。
不求賢王,求昭王?
賢王正要張嘴說話呢,顧傾顏喊出的名字,生生嗆了他一下,他凝眉看着顧傾顏目光錯愕。
求昭王,找死呢?
對面,昭王坐着像一尊煞佛,隔着簾,沒有人看得到他的神情,一點反應都沒有。
昭王不理她,是在顧傾顏的預料之中,要是他如沐春風隨便發善心,他就沒有「鬼王」的外號了,小兒夜啼也靠不住他治了。
但顧傾顏是誰,她衝著昭王喊道:「昭王爺,還有十天就是您我婚期啊,您要不救我,您可就得打光棍兒啦。」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發出一聲吸氣聲,禮部尚書撫掌大呼:「對啊,禮部定的三月二十的日子,這……都忘記了。」
「對對對,是這個日子。」
「這不提,都、都不記得了。」
滿朝沒有人記得!
連昭王自己都已忘了,他眉頭略簇了簇。
顧豐也驚了一下,眉頭緊鎖,他不想和不得寵也不可能當太子的昭王結。
他一心想要把顧青雪嫁給賢王,可惜皇上一直沒有鬆口。
現在顧傾顏一提,一下撕了好幾個人傷疤,疼的很還不敢嚷。
「王爺!」
小廝發愣,顧傾顏趁着機會掙脫,衝過去一把抱住了昭王的小腿,哎呼一聲,「王爺喂,我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您可得幫我啊。」
眾人:「……」 往常你追着賢王跑的時候,可沒少喊這句話。
也不曉得到底是誰的人誰的鬼。
顧傾顏的臉很臟,皮膚粗糙頭髮像枯草,要說能瞧,就只有那一雙眸子,烏黑澄澈乾淨得能照出人影來,但昭王卻沒有在她眼裡看到自己,就只看見深潭一般,不見底。
「王爺,嗚嗚!」
顧傾顏仰頭看着他,搖着他的腿,撒嬌,「嗯?」
眾人一抖,一位年紀大官員道:「尿急,失陪!」
腎虛的人一尷尬就尿急。
反正顧傾顏不尷尬,她看着昭王接著說話:「王爺,好男不娶二女,好女不侍二夫,您救我,我好您好大家好!」
聽着這話的人,有的人捂臉,有的人喝茶,總之各式各樣的動作掩飾此刻被煽情的尷尬,唯獨昭王,冰山一樣板坐着不動。
要不是抱着的小腿肌肉漂亮,大腿有力,顧傾顏都要懷疑自己抱的是不是個衣架子。
兄台,給點反應啊!
所有人都跟着顧傾顏一樣,等着昭王的反應,顧豐也暗暗打了手勢,讓小廝退下。
場面一靜。
「救你?」
昭王開口,聲音低沉猶如琴弦撥弄,這一把嗓子讓顧傾顏眼睛一亮,老天爺多公平,奪走了昭王的容貌卻給他磁性的嗓音,也算是補償了。
將來成親後燈一關…… 想遠了!
顧傾顏回神,衝著昭王使勁點頭:「對對,救我!」
「二哥,你應該護着的,畢竟是你即將過門的王妃哦,噗……哈哈……」寧王蕭閬本來想調侃,但沒忍住笑出聲了。
周圍也有人跟着笑了。
顧傾顏回頭衝著寧王白了一眼,罵道:「有病!」
寧王:「……」 「你這個傻子,你、你居然罵我?
!」
寧王怒道。
旁邊有人勸他:「王爺,別生氣,這是傻子,您跟傻子生氣,犯不着。」
寧王氣呼呼地說晦氣。
沒想到昭王又開口了,對顧傾顏道:「那你要好好準備,本王等你過門!」

《風吹過灼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