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官途
官途 連載中

官途

來源:google 作者:劉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飛 現代言情

劉飛是北大的高材生,因為神秘的身世走上為官途,但宦海生涯,博大精深,危機四伏,始終以民為本的劉飛面對各路官場高手,談笑風生,淡定自若,輕描淡寫之間,各路腐敗分子談劉色變,實實在在的保證了國家利益和老百姓的利益!展開

《官途》章節試讀:

「咣當!」審訊室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從門外迅速衝進兩個人,風馳電摯般衝到女孩前面,把女孩保護起來。與此同時,兩人迅速出手,把幾個已經衝到眼前的**摔倒在地!動作乾淨利索,絕不拖泥帶水!等他們站定,劉飛便已認出,這兩個人正是先前和女孩說話的老者身邊的兩個中年人。他的神情放鬆了許多,按在手錶上那顆按鈕的手也收了回來,他知道,現在自己已經不需要出馬了,想必那個老頭就能解決眼前的一切。 等這些**從地上爬起來,門外已經走進來幾個人,為首的正是女孩的老爹,他身後跟着一個戴着眼鏡穿着西裝的男人,四十多歲,看起來十分精明的樣子。 老者笑着轉頭說道:「胡律師,這裡就交給你了。」 那個戴眼鏡的男人點了點頭,「薛老闆,你放心吧!」 胡律師走到吳觀生面前,從口袋中掏出一張名片遞給他說道:「吳所長你好,我是燕京中正律師事務所的胡大海,我想知道我的當事人犯了什麼事,還有,你們剛才準備做什麼?是不是準備虐待百姓,我想我有權對你們**提出控告。」 吳觀生接過名片,心中料定事情要糟糕,他沒想到這個老頭能量居然如此之大,在這個時候還能喊出一個律師來,而且還是燕京城最有名的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他皺起了眉頭,沉默不語,尋思着怎麼應對眼前這種狀況。 這時,旁邊的宋老六可急了,他宋老六可是一個急性子,天不怕地不怕,更何況只是一個律師,於是兩步竄到胡律師的身邊,揚手就給了他一巴掌惡狠狠的罵道:「媽的,真是反了你了!你是律師就了不起啊,我告訴你,我宋老六可是道上混的,如果你不趕緊給我消失,回頭我找人砍你全家!」 胡律師挨了一個巴掌之後,左臉頓時腫了起來。方才他光顧看**了,卻忽略了宋老六。宋老六的大名他可是早有耳聞,這傢伙以前是混黑道的,以心狠手辣而聞名,最近幾年不知抱上了誰的大腿,開始慢慢的發展起飲食業來,有逐漸漂白的跡象。不過今天遇到他,算是觸了眉頭,再聽這傢伙話裏面隱含的殺機,他便有些恐懼了,略一思索,便決定退出這件事,即便報酬豐厚,也不如性命寶貴,於是他走到老者面前,面露慚愧之色道:「薛老闆對不起了,這件案子我不能接了,有些人我惹不起!希望您見諒,律師費我明天就退還給您。」 薛老闆看到眼前發生的一切,沖胡律師點了點頭,微微笑道:「胡律師辛苦了,我理解你的苦衷,不過既然你人都來了,我看律師費就不用退了,以後我還準備在國內發展呢,沒準什麼時候還得麻煩你呢,希望下次找你的時候,你能好好發揮!」 胡律師尷尬的點頭稱是,然後夾起包走了。 這時,宋老六便猖狂起來,但礙於剛才那兩個中年人不凡的身手,他也心有餘悸,想必這兩人也是箇中高手,不過他可不是一個肯吃虧的主,拿起手機撥了一串號碼,在電話中囂張的吼道:「邱三,你給我召集50個小弟,帶着傢伙來白塔寺派出所!」 放下電話,宋老六鄙視的看了薛老闆一眼,用手指着他的鼻子狂妄的說道:「薛老闆,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的好,帶着那個女孩趕快走人,否則一會我的人來了,你們想走都走不了了。」 薛老闆氣質儒雅,神情自若,對於宋老六的行徑視若無睹,只是淡淡一笑:「我撥個電話!」說完,輕輕的按動鍵盤調出了一個號碼撥了過去,過了一會電話接通,他用略帶失望的語氣說道:「老同學啊,我在祖國的大地上遇到點小麻煩啊?事情是這樣的……」薛老闆三言兩語,便把眼前的形式說了一個明白,在最後的時候還說了一句:「老同學啊,你的人可得快點來啊,要不我可就要被幾十個人給砍死了!」 電話掛斷,薛老闆臉色沉了下來。看向宋老六的目光中多出几絲憐憫和不屑。如非必要,他還真不想和這種地頭蛇糾纏到一起,只是剛才那幾個年輕人對女兒如此照顧,他也不能忘恩負義不是。他們老一輩人最講究的就是一個忠孝禮儀廉恥這一套!有恩必報,憂愁不饒!這時,那兩個中年人已經帶着女孩回到薛老闆身邊,宋老六忙不迭避到一邊,他可是見過這兩個人的厲害的。他心道:你們等着吧,等一會我小弟們來了,砍死你們!你們是厲害,但是好漢架不住人多啊! 劉飛看到剛才發生的一切,已經猜到,眼前這個薛老闆恐怕是一個牛人,非常牛的人!於是對劉臃說道:「劉臃,恐怕這次宋老六有難了!」 劉臃疑惑道:「怎麼說?」 肖強這時接過話頭來說道:「你沒看見現在那個吳觀生滿頭冒汗,雙腿在發抖嗎?」 劉臃放眼望去,果然發現吳觀生臉色慘白,身體不停的顫抖着,最搞笑的是,他身下的地上居然多出了一灘水漬,好像是被嚇的尿了褲子。 吳觀生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剛才老者撥打電話的時候,他偷眼看了一下老者的手機屏幕,只見上面的中文字幕顯示的是國務院孫總理,看完之後,他當場就嚇得尿了褲子!完了,完了,這次恐怕官位難保,弄不好還得進監獄啊!這老頭到底是什麼人啊?他現在感覺自己就像坐在熊熊燃燒的火爐上被炙烤一般。 審訊室突然之間變得靜悄悄的,牆壁上,石英鐘錶針轉動的聲音滴滴答答的,顯得格外清晰。 屋子裡的人分成了三股勢力。兩個中年人已經為薛老闆找了一把椅子讓他坐下,只是他的嘴角上掛着一絲冷笑;劉飛他們幾個依然被靠在暖氣片上,顯得有些可憐,但是他們臉上明顯沒有任何擔心,反而露出一種看熱鬧的表情;宋老六知道自己的小弟很快就會過來,心態高傲,也就懶得搭理其他人,吳觀生則只能像一隻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在宋老六身邊走來走去的,他不知道剛才那個薛老闆撥的電話是真的還是假的,此時他是又擔心卻又心存僥倖。 「咣當!」審訊室的門突然之間被人一腳踹開。 在這一剎那,屋子裡的人形態各異。宋老六以為自己的小弟來了,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眼中充滿期待的看向門口,薛老闆身邊的兩個中年人則在一瞬間便站到了他的前面,面向門口方向,臉上充滿警惕,薛老闆卻面色沉穩,看不出任何錶情,甚至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只是默默的坐在那裡。劉飛他們幾個則抬頭看向門口,想知道來的到底是哪方面的勢力。 「六哥,我們來了!」門口處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說話之人的嗓子好像破鑼一般,聲音難聽之極。 邱三仰首挺胸大步邁進審訊室的大門,帶他進來之後,審訊室那破爛不堪的大門終於不堪重負,轟轟烈烈的倒地,濺起漫天煙塵,把後面跟進來的人嚇得一跳。 幾十個人呼啦一下子全部沖了進來,原本寬敞的審訊室頓時變得有些擁擠起來,邱三來到宋老六跟前恭敬的問道:「六哥,我來了,要弄誰你說,小弟我一定砍得他媽都不認識他!」

《官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