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鬼滅:從只狼入門到入土開始
鬼滅:從只狼入門到入土開始 連載中

鬼滅:從只狼入門到入土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彩虹屁屁俠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只狼 遊戲動漫 鬼滅善逸

鬼滅之刃?我妻善逸?刪號重開?以不死之軀,斷不死之縛?!『鬼』?不死?這個世界也有不死的詛咒?稀血?是指龍胤血脈嗎?無慘?不死實驗?是那個師徒同體的道順?一體雙魂?遭了,這次我成了替身...蝴蝶香奈惠?錆兔?真菰?要不我開「少主的守護鈴」穿越回三年前救救?雷之呼吸?看我「雷電奉還」!絕技·飛渡浮舟!絕技·魁忍落殺!秘傳·龍閃!秘傳·一心!焚燒吧!忍義手·琉璃之凈火!!還免疫斬首?秘傳·不死斬!!!展開

《鬼滅:從只狼入門到入土開始》章節試讀:

「…嗖!」

黃髮少年如箭一般,破水而出。

甩離水面時,他身上的衣物與頭髮亦是乾燥如初,就像是被從污穢泥沼中剝離出來一般。

隨着少年脫離水中,聚集而成的黑色漩渦頓時土崩瓦解。黑色的消散也讓水下恢復到原本的清明透徹。水面上的陽光射下,關於黃髮少年一些相對溫暖的回憶,則勻速的流進葉決明腦中。

「呼…」

還浮在水下的葉決明呼出一口氣,緊張地心弦終於鬆了下來,道:「原來只是針對你小子的,我還以為是無差別攻擊呢…」

爬回岸上的葉決明看着不遠處,被自己用力過猛掛在桃樹枝頭的少年。有些滑稽模樣,讓葉決明忍俊不禁,自語道:

「真是出水芙蓉,入土為安啊,不是,是自掛東南枝。」

沐浴暖光的葉決明回頭望了眼看似平靜的水面,又轉頭看着藍天白雲。一半明媚,一半陰霾,不免有些許的心有餘悸。

這時,一張紙質古樸的信,從水底漂浮到了水面上…

【系統信息】:獲得「神秘人的信」。

神秘人的信:〔某人投擲至水面的書信。給身負『不死龍胤』之人。

「千年以降,閣下之宿命機緣,如在此子。務必帶其逃出崖底,前往其所願處。即便手無寸鐵,依你的身手應能抵達才是」。

以不死之軀,斷不死之縛。〕

看着有點眼熟的信件內容的葉決明心想道:「某人投擲的…宿命機緣…即便手無寸鐵?這不是在《只狼》里,開局時『永真』老婆給我的不是情書嘛…可是我為什麼會很有不好的預感啊…」

葉決明不知道的是,如果他選擇不去水的另一面,也就是封鎖的意識海中救起這名黃髮少年。那他便可以頂替少年,獨立完整的鳩佔鵲巢,自由的控制其身體了。少年的意識就只能一直存在沉睡之中,對外界的信息只有些許模糊的感受。天生膽小的他,即便某天因為外界的重大刺激而驚醒,也無法獨自脫離封閉住他自己內心的意識海。

而現在因為葉決明救人的選擇,使得本是一正一負的倆人,現在卻是協同驅使,一體雙魂了。

被葉決明從樹杈間托舉下來,放置於桃樹旁的少年,就像是一隻出生不久,還未睜眼的幼獸,他手腳依舊曲着,將身體蜷縮起來。只是緊皺的眉頭舒展了些,呼吸亦是趨於舒緩、綿長,身體不再因為情緒而顫抖。

葉決明看着少年平靜沉睡的臉,怔怔出神。腦海中梳理着關於這個名為『我妻善逸』少年的記憶信息,耳畔由遠漸近的傳來瀑水沖石的聲響…

【少年回憶】:

幽鳥啼聲近,源泉響溜清。一派飛虹起,千層白浪飛。

在漫山皆是桃樹的『桃山』,斷崖上掛着一道瀑布飛泉。

臨近斷崖處,一個小青年慵懶的坐在樹枝上,單邊腳曲起,手臂搭在膝蓋上,另一隻自然下垂。青年脖子與手腕上戴着奶綠色的勾玉狀掛墜;身披黑羽織;一頭黑色的短髮下,有着一雙青色的妖異瞳孔,透着驕縱乖戾。

青年名叫『獪岳』,是黃髮少年我妻善逸名義上的師兄。

「…我說真的,你不應該上山的,你最好直接給我滾。」

獪岳伸手摘了邊上的桃子咬了口,含糊道:「就不要讓我重複第二遍了,離開『桃山』吧。你也明白的吧?要想加入『鬼殺隊』,只能是和我一樣有天賦的劍士,像你這樣的廢物,再怎麼努力也是沒有用的。」

站在樹下的我妻善逸,面對師兄的挖苦,只能低着頭,深深地握着手裡的木刀,委屈巴巴,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嘁。」

獪岳不屑地啐了口果皮,抬眉瞥了眼善逸,譏諷道:「一天到晚動不動就嚶嚶嚶的,委屈到你了?又要哭了,你就不害臊嗎?滾出去了,也別說是在『桃山』呆過,老師可丟不起這人。」

我妻善逸只是默然無語僵在原地,牙齒緊咬嘴唇,強忍着眼眶打轉的淚珠不讓其掉下。

見其還是未與自己回話,獪岳繼續道:「蠢貨!老師可是很厲害的人,你要讓他把時間浪費在你這種垃圾身上嗎?!」

善逸立刻抬頭,滿臉脹紅,終於忍不住的衝著樹上那人大聲道:

「垃圾、廢物!你怎麼說我都可以!但是爺爺他…」

善逸剛攢了些的氣勢,不過才憋出半句話,便又自我泄氣了。

「爺爺,爺爺,別這麼親密地叫他『爺爺』!老師他曾經可是『鬼殺隊』的〈柱〉!你知道什麼是〈柱〉嗎?那是得到『鬼殺隊』最強稱號的劍士!」如同因為對我妻善逸所說出的「爺爺」這個字眼的極度不滿,獪岳也提高了音量,大聲怒道:「而你,你只是個來老師身邊這麼久了,卻只學到了「雷之呼吸」的最基礎一之型,你這樣只會讓老師蒙羞!」

「可是聽爺爺無意間嘆息說,師兄你好像還沒學會…一之型…」

善逸越說越小聲,最後細若蚊吟…

————

————

《鬼滅:從只狼入門到入土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