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歸一
歸一 連載中

歸一

來源:google 作者:風御九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中元 黃萍

胸前神秘的金龍刺青,墳中詭異的人形屍骨,說著奇怪語言的瀕死乞丐,遠古石碑上的現代文字,所有這些都深深的困擾着吳中元,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展開

《歸一》章節試讀:

王院長的聲音透着強烈的震驚,電話那頭兒說的什麼吳中元也聽不到,只聽到王院長又說道,「多了一對還是一個?哪兩個?不說了,你馬上把檢驗報告傳真給我,對了,送檢的樣本也拿回來。」

說完這些,王院長掛上了電話。

見吳中元一臉疑惑,王院長也沒有藏掖隱瞞,「你的血液檢驗結果出來了。」

「怎麼樣?」吳中元緊張的問道,王院長今年有六十多了,能讓他震驚的檢驗結果肯定不是什麼好結果。

王院長拿起手機將吳中元胸前的紋身拍了下來,轉身向外走去,「我馬上去拿檢驗報告,你再坐會兒,我很快回來。」

王院長離開之後,吳中元看向李主任和張護士長,二人雖然強作鎮定,卻仍能看得出她們很緊張。

「李主任。」吳中元看着李主任。

聽到吳中元喊她,李主任眼中透着驚慌。

「王院長說的24對,是不是染色體?」吳中元又問。

李主任沒回答,卻也回答了,因為她驚訝的表情說明吳中元猜對了。

確定自己猜對了,吳中元反倒平靜了下來,「這也不難猜,除了染色體,別的檢查項目好像都不是用『對』來形容。再說你們這是縣醫院,除了DNA,別的應該都能查。」

吳中元說完,李主任不自然的說道,「染色體和DNA不是一個概念,不過你不用緊張,染色體異常的病例並不罕見。」

「你好像比我更緊張,」吳中元強打精神,擠出一點笑意,「如果是常見的異常,王院長不會這麼驚訝。」

李主任沒有接話。

「我不是小孩子了。」吳中元又補充了一句,這句話一語雙關,言外之意是你們別想糊弄我。

王院長離開的時間比吳中元預料的長,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鐘,王院長才回來了,手裡拿着幾頁傳真紙。

王院長一進門,三人都緊張的看着他,確切的說是看着他手裡的檢驗報告。

王院長並沒有把檢驗報告給李主任和張護士長看,而是沖她們說道,「你們迴避一下,我想單獨和他說話。」

王院長的話說的很直接,李主任和張護士長只能走了,實際上她們並不想走,至少在看到檢驗報告之前不想走。

等他們離開,王院長走到門旁,準備關門,想了想,又回頭沖吳中元說道,「外面挺涼快,咱們出去走走吧。」

「好。」吳中元點頭同意,病房裡的環境令他感覺很壓抑。

王院長脫下白大褂,與吳中元一起下了樓,司機還在樓下等着,王院長揮了揮手,讓他走了。

這時候天還沒黑,但下班的高峰期已經過了,街上人不多,醫院門口有幾個賣冷飲水果的小販還沒收攤,見到王院長,都站起身跟他打招呼。

王院長禮節性的沖他們點着頭,「中元,你要有點心理準備。」

「你們要把我關起來?」為了沖淡心中的緊張,吳中元半開玩笑。

「那倒不會,」王院長搖了搖頭,「但你血液樣本的檢驗結果非常奇怪,我從未見過類似的情況。」

「我的染色體異常?」吳中元問道,他只是一個高三學生,知道有染色體這東西,卻也僅限於知道。

「對,」王院長點了點頭,醫院旁邊就是一處圖書館,圖書館已經關門了,王院長沿着台階上行,自高處台階坐了下來,待吳中元坐下,將手裡的檢驗報告遞給了他。

吳中元接過了檢驗報告,由於是傳真文件,幾張報告是連在一起的,上面的數字和文字也不是特別清楚。

吳中元沒有詳細翻看,看了幾眼就將檢驗報告又還給了王院長,「您說給我聽吧。」

見吳中元這麼信任自己,王院長很是欣慰,他的真誠換來了吳中元的信任。

「這個說起來比較複雜,我盡量簡單些,」王院長乾咳兩聲,清了清嗓子,「染色體是細胞核里的一種物質,主要作用是承載遺傳信息,通過對一個人染色體的檢測,可以對這個人的種族,血型,血緣關係等信息作出相對精準的判斷,正常的染色體是成對存在的,普通人都是23對染色體,22對為男女共有,餘下一對決定性別。」

吳中元沒有打岔。

王院長又說道,「常見的染色體異常,通常是23對之外又多出了一條,也就是47條,誘發的原因也很多,父母患有疾病,藥物的濫用,大齡生育都可能導致染色體異常,染色體異常通常伴隨着智力障礙和發育障礙……」

王院長說到這裡,停下了話頭,有人從下面的人行道上來了,是一個賣冷飲的小販,殷勤的送來了兩瓶礦泉水,「王院長,喝點水。」

王院長起身推辭,小販兒放下礦泉水,一溜煙的跑了。

等小販走了,王院長繼續說道,「剛才說47條染色體是最常見的染色體異常,48條的也有,但不再是成對出現的了,你的情況與以往病例最大的不同不是多了兩條染色體,而是23對染色體之外的那兩條染色體是成對出現的。」

「為什麼會成對出現?」吳中元急切追問。

「不清楚,你的這種情況沒有相似的病例可供參照。」王院長緩緩搖頭。

「您剛才說通過檢測染色體,可以確定一個人是什麼民族。」吳中元說道。

「種族和民族不是一個概念,」王院長出言糾正,「通過對你正常的23對染色體的檢測,已經確定你是狹義的漢族人。」

「什麼叫狹義的漢族人?」吳中元不太理解。

「就是歷代祖先都沒有與少數民族通婚的那一部分漢族人,這部分人數量已經不是很多了,但也不算少。」王院長耐心解釋。

聽完王院長的解釋,吳中元心頭略輕,「那我多出的一對染色體是怎麼回事兒?」

王院長擰開一瓶礦泉水,遞給吳中元,「你失血過多,我們一開始考慮要為你輸血,正規醫院的輸血程序都是非常嚴格的,輸血之前需要進行詳細的血液化驗,我們所化驗的血液樣本是自你傷口採集的,化驗指標與正常指標差異很大,受檢驗設備的限制,我們沒辦法進行進一步的分析,只能派人去省城進行檢驗,為的是找出你血液異常的準確原因。」

見吳中元想要打岔,王院長抬了抬手,「我們醫院的檢驗設備不是最頂級的,無法區分出你血液里的異常成分是自身固有還是外傷混入,我舉個例子,被瘋狗咬傷的患者,傷口流出的血液就可能混有狗的基因成分,這時候就需要更精密的檢驗設備的介入才能區別分辨。」

「我的頭是被鐵管打傷的。」吳中元說道。

王院長點了點頭,「這些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檢驗結果已經出來了,你的染色體異常來自先天遺傳,而且不是一種病變。」

「什麼意思啊?」吳中元疑惑。

「你很健康,也很正常,但這種健康和正常只是相對的。」王院長說道。

「什麼叫相對的?」吳中元一頭霧水。

王院長沒有立刻回答。

吳中元盯着王院長,等他回答。

猶豫良久,王院長終於說了,「所謂相對指的是你雖然發育正常,但由於你基因的特殊性,你體內的XY染色體如果與女性的XX染色體結合,後代可能會產生不可預測的變異。」

吳中元愕然瞠目,「你的意思是我要是結了婚,生出的孩子會是怪物?」

「不是,不是,」王院長連連擺手,「變異並不一定就是壞的,也可能是往好的方面發展,要知道我們人類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也是經歷了多次變異的。」

一下子接受這麼多難以接受的事情,吳中元有點懵,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王院長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堅強點。」

吳中元點了點頭,喝了口水。

「對於你多出來的那對染色體,我們也進行了檢測。」王院長主動說道。

「有什麼結果?」吳中元問道。

「你多出來的這兩條染色體分別遺傳自你的父親和母親,這兩條染色體分別屬於兩種不同的未知生物,與省里記錄的已知物種基因圖譜都不完全契合,另外,跨物種之間的遺傳繁育,在遺傳學上也是說不通的。」王院長臉上也是疑雲濃重。

吳中元茫然點頭,折騰了一天,他早已經筋疲力盡了,「王院長,你能說的簡單點兒嗎,我有點糊塗了。」

「我也想解答你的疑問,但我自己也理不清頭緒,今天到此為止,我讓司機送你回去。」王院長拿出手機給司機打了個電話。

「王院長,我還有個問題。」吳中元說道。

王院長歪頭看他。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這些事情你完全可以不告訴我。」吳中元說道。

「我的確可以不跟你說,但我希望獲得你的信任和配合,」王院長很是坦誠,「你的情況極為罕見,不管對於醫學還是遺傳學,都有極高的研究價值。」

雖然王院長說的真誠,吳中元心裏還是感覺有點疙瘩,畢竟被人研究總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很快,司機把車開了過來,王院長站起身,陪着吳中元走下台階,「你學習成績怎麼樣?馬上就要高考了,有把握嗎?」

「還行吧。」吳中元隨口回答。

「報考的專業想好了嗎?」王院長又問。

吳中元搖了搖頭,他最想報考軍校和警校,不用交學費,畢業之後就是軍官和警官,可惜也只能想想,因為這兩類學校都不會錄取有紋身的考生。

「回去注意休息,安心學習,如果基因圖譜比對有了新的進展,我會設法通知你。」王院長說道。

吳中元點了點頭,點頭過後忽然想起一事,「您剛才說我多出來的兩條染色體和已知物種並不完全契合?」

「對。」王院長說道。

「那有沒有相似的?」吳中元問道。

「你對基因缺乏了解,」王院長搖頭說道,「很多物種的基因都很相似,我們與大猩猩的基因就非常相似,有時候只是很細微的一點基因差別,就可能導致個體和形態的巨大差異。」

「哦。」吳中元茫然點頭。

見吳中元很是沮喪,王院長又說道,「比對的確沒有具體結果,現在很難確定這兩條染色體的確切來源,只能判斷出所屬種類。」

「什麼種類?」吳中元追問。

「你多出來的這兩條染色體分別來自於哺乳類和鳥類……」

《歸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