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漢末之豬腳光環
漢末之豬腳光環 連載中

漢末之豬腳光環

來源:google 作者:人三歲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人三歲 任易 軍事歷史

要是能重來,我要學李白………不對,跑題了,一個奇異的夢,讓高三學生任易穿越到了東漢末年,穿越到了漢末一個普通草根的身上,通過不一樣的外掛,覺醒了雄心壯志,從此一步一步屌絲逆襲,走上了人生巔峰兒女情長,蕩氣迴腸,爾虞我詐,情比金堅,盡在漢末之豬腳光環展開

《漢末之豬腳光環》章節試讀:

「不過主公,」馮婉貞話鋒一轉,道,「暗勁和化境主公就先不要考慮了。」

「你現在的水平,明勁都用不利索。」

「什麼時候主公能和我打二十合了,基本上明勁就算用明白了。」

「說直白點明勁就是全身的力量,不需要配合氣息的導引。」

「暗勁就是在每一次攻擊的時候,氣息自然的配合身體力量的運行而運行,使威力強大數倍甚至十數倍。」

「今天天色也不早了,主公還是早些睡為好,明天的訓練要加倍了。」

春去冬來,很快就到了農曆183年年根,公元184年1月23日。

黃巾之亂,就在不久後的3月5日爆發。

這九個月間,雖然說馮婉貞允許任易帶人下山,可終究由於種種原因,任易並沒有選擇下山去逛一逛。

經過一年的訓練,任易身上的肉由瘦癟癟的肉練成結塊的腱子肉,再練到微微凸起,光滑潔白的腱子肉。

吃過早飯後,馮婉貞道,「主公,今日就不必訓練了,今日進行整年的體能考核。」

「若是考核通過,則進行下一個階段的訓練。」

「考核的內容也很簡單。若主公能夠在一個時辰內,完成跑步三十五圈,打拳和踢腿各一千次,再舉起三百斤的石頭,即為考核通過。」

「好了,老規矩,話不多說,現在計時開始。」

一個時辰過後,任易累成狗了,不過總算順利的通過了考核。

「不壞不壞,」馮婉貞道,「我原以為主公通過不了考核呢。」

「通過了考核,主公就大體上具備精銳士兵單兵的實力了。」

「精銳士兵單兵差不多也就剛剛能夠在我手裡走一個回合吧。」

「所以,接下來的訓練,一天的訓練內容,除了練氣以外,其他內容在上午訓練完畢,下午則訓練基礎體能以外的其他的內容。」

「相應的,葯浴也該在午飯之前。」

「規矩還是老規矩,達不成訓練效果,不許吃飯。」

「不過主公也辛苦了一年了,下午就不訓練了,咱們去山下轉轉。」

午飯過後,三人稍稍午休了片刻,就下山了。

「一年多了,」任易道,「也不知道山下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

「主公去看看就知道了,」花木蘭道,「現在的主公再也不用害怕地主家的豪奴了。」

「我想先回家看看。」任易道。

「好。」二女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三人從山上抄小路,避開村口豪奴的的盤查,潛入了村裡。

田間地頭,村民們在為袁大戶辛勤的勞作,旁邊站滿了監工的豪奴,只要村民稍有懈怠,豪奴上去就是一通劈頭蓋臉的鞭子。

任易無奈的嘆了口氣,避開眾人,來到了離開了一年的家。

草屋由於一年沒有住人,已然荒廢,門口還長了蜘蛛網。

透過門洞向里看,裏面破破爛爛的,沒有絲毫的煙火氣,裏面的鍋碗塌等物什凌亂的的躺在一邊。

「我們走吧。」駐足良久,任易緩緩開口道。

三人按原路從小路出村,來到了下曲陽縣城裡。

滿大街時不時有頭裹黃巾的精壯漢子在路上經過,路人們的臉上並沒有表現出驚恐。

「婉貞,木蘭,」任易道,「你們有沒有喜歡的綾羅綢緞,今天可以狠狠宰我一頓。」

「還是算了吧,」馮婉貞道,「我生來又不是公主命,對那些貴小姐穿的衣服也不怎麼感興趣。」

「而且若是買了這些衣服,就沒錢為主公打造兵器了。」

「若是能買些你們心儀的物什,」任易道,「我的兵器遲打兩天也無關緊要。」

「主公的心意我們領了,」馮婉貞道,「打造兵器這事事關主公下一階段的訓練,不可片刻延遲。」

馮婉貞又沉吟了片刻,道,「主公的資質不太合適走大開大合的剛猛路線,所以刀對主公來說,不太合適。」

「有道是月棍年刀一輩子槍,槍法越練至精深處,越走更高深的領悟。」

「雖然木蘭姐姐的槍法也未能領悟暗勁,可教授主公基本功是足夠了。」

「主公是有身份的體面人,妾等看看下曲陽這小縣城中有沒有神兵利刃吧。」

三人邊說邊走,不多時就來到了鐵匠鋪。

「店家,」馮婉貞道,「有沒有上好的鑌鐵?我們要打造兵器。」

「庄稼人打造兵器還用鑌鐵,」鐵匠輕蔑的嗤笑了一聲,道,「何不用鐵石?」

花木蘭冷哼一聲,把褡褳放在桌子上,道,「俺要為俺弟打一桿四十九斤的鑌鐵槍,勞駕店家了。」

鐵匠聽花木蘭言語還算和善,但語氣中有不加掩飾的威脅。

「對了店家,」馮婉貞指着角落處一塊隱隱散發紫光的鑌鐵塊,道,「就用那塊發著紫光的鑌鐵打。」

「這是我祖上傳下來的鎮店之寶,」鐵匠道,「豈可用來為外人打兵器?」

「我又不是不給你錢,」任易道,「這好玩意在你這放着吃灰,豈不是暴殄天物?」

「今天,就算你不給我打兵器,你這塊鑌鐵,我要定了。」

「我勸你還是乖乖給我打兵器,不僅能免受皮肉之苦,還能與我結個善緣。」

「小東西好大的口氣!」鐵匠怒了,「我自己家祖傳的東西,我想放在哪就放在哪,與你何干?」

「你若再胡攪蠻纏,看爺爺不狠狠地揍你們一頓,再把你們轟出去!」

「這塊鑌鐵形狀不錯,」任易道,「這世道,兵荒馬亂的,搶了也白搶。」

「婉貞,把那塊鑌鐵拿過來,褡褳嗎,給了店家好了,裏面怎麼也有幾十兩散碎銀兩。」

「就憑這個男人婆?」鐵匠笑出了眼淚來。

「老娘最煩別人叫我男人婆!」馮婉貞怒吼一聲,一個箭步,單手把鐵匠提了起來,摜在地上。

鐵匠被摔了個七葷八素,見馮婉貞上前就要搶奪鑌鐵,連忙出聲哀求道,「壯士,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婉貞,先住手吧,」任易道,「看看店家有什麼話要說。」

《漢末之豬腳光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