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悍妻難當之重回80許卿周晉南
悍妻難當之重回80許卿周晉南 連載中

悍妻難當之重回80許卿周晉南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歸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重生歸來

三年的婚姻生活,洛卿卿知道自己只是個替代品,步淵也以為她只是個不合格的替代品……展開

《悍妻難當之重回80許卿周晉南》章節試讀:

許卿甩了甩髮脹的腦袋,不再去細想那天的事情。
現在她要去調查這件事是不是李大勇做的,還有那個水杯,當初她問過周瑾軒,周瑾軒說水杯在教室里丟了。
許如月和周瑾軒在一個大學,所以水杯應該是許如月偷走的。
現在李大勇的嫌疑最大!
許卿決定明天先去辭掉售票員的工作,然後暗中調查李大勇。
畢竟這兩年大量知青返城,想要一份好工作很難。
許卿已經想好,辭了工作她就去幹個體。
上一世她能把許家的生意從一個小作坊做大,這一世有着前世的經驗,做起來更得心應手。
他們住在這裡離車站不遠,她可以先做一些熟食挑着去賣。
等政策再好一些,她再把生意做成規模。
不過當務之急,她還要從這裡搬出去。m.
許卿抬頭看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小房間,曾經的自己真是單純又天真。
…………
另一邊,許如月腫着一張豬頭一樣的臉,嗚嗚的哭個不停,邊哭邊放着狠話:「我跟許卿沒完,她竟然敢打我,看我回頭怎麼收拾她。」
方蘭欣趕緊捂着她的嘴:「你小聲一點,你爸還在外面呢。」
許如月頓時變得嗚咽起來。
許治國氣的心臟疼,緩了一會兒才進來,看見抱頭痛哭的母女倆,感覺太陽穴疼:「你在她面前說什麼了?這兩天她真鬧脾氣呢,你們還去招惹她幹什麼?」
方蘭欣委屈了:「許治國,你講不講道理,她心情不好就能打如月?這麼多年我一直小心伺候着她,生怕別人說我對她不好。可是到頭來,她卻這樣對我!你是不知道,如果你再晚回來一會兒,她能掐死我。」
許治國皺眉:「你別胡說,最近都別招惹她,還有你是不是說她媽媽的事情了?」
方蘭欣直接搖頭:「沒有,我沒事說她媽媽幹什麼。你口口聲聲都說別招惹她,你看看如月的臉,明天怎麼去上學?她是你女兒,如月就不是了嗎?」
許治國瞪了方蘭欣一眼:「你小點兒聲,行了行了,我去借兩個雞蛋回來,煮熟了給如月在臉上滾滾。」
等許治國出去了,方蘭欣在門口看了一眼,過去點了點許如月的頭:「你也是真笨,她打你就不知道還手,還有,你回頭去跟瑾軒說說,讓他回去跟周晉南好好說一下許卿是什麼樣的人。」
許如月不吱聲,眼中閃過狠戾的光,她能毀許卿一次,就能毀她兩次。
她就不信,許卿變成那樣,周晉南還會娶她。
晚飯,方蘭欣還是強忍着去廚房做了飯,在街坊鄰居眼中,她好繼母的形象不能垮了。
因為月底家裡也沒剩多少麵粉,加上方蘭欣每個月都要偷偷接濟娘家。
所以晚飯方蘭欣就熱了幾個是雜麵饅頭,一鍋稀的能照出人影的粥,還有一盤素炒小白菜和涼拌黃瓜,至於熬的雞湯也跟也沒端出來。
猶豫着要不要再裝什麼都沒發生,去喊許卿出來吃飯。
許卿就自己走了出來,冷眼看着餐桌前的三人,徑直過去坐下。
二話沒說,拿起一個饅頭先吃起來,她重生回來之前,確實因為自殺鬧情緒絕食。
她現在必須要補充體力,繼續跟方蘭欣和許如月斗到底。
許治國見許卿跟個刺頭一樣, 氣的皺眉卻沒吭聲。
方蘭欣和許如月更是壓着一肚子火,沉默的吃飯。
許卿連着吃了兩個饅頭喝了一碗稀粥,頓時感覺精神很多,放下碗筷看着方蘭欣:「我下午那會兒說讓你把我三年的工資給我,我剛也算了下,除去我吃喝的那一部分,你給我四百八十塊就行。」
工資也是去年漲起來的,之前一個月才二十一塊錢。
方蘭欣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扭頭看着許治國。
許治國氣的一摔筷子:「你鬧個沒完了是吧?你要錢幹什麼!」
許卿面無表情的看着他:「我說了我要錢準備嫁妝,而且那是我的錢,我為什麼不能要?」
許治國太陽穴又開始突突的疼了, 以前怎麼就沒看出來許卿長着反骨:「你要什麼嫁妝,讓你媽給你置辦。」
許卿依舊堅持:「我就要錢,如果你們覺得我要的多,我們可以拿出紙和筆,一筆筆來算。這中間還不包括我給人做衣服掙的錢。」
方蘭欣一分錢都捨不得往外拿,氣的緊緊咬着牙才忍住那股想罵人的衝動。
這個小賤人,怎麼自殺一次醒來跟換了個人一樣。
許卿挑釁的看着方蘭欣:「你要是不給我錢,我就去跟廠子領導說,找婦聯的人說,我工作三年,月月工資上交,現在我要結婚,你們不給我錢。我看到時候誰更丟人。」
許治國啪的一拍桌子站起來:「許卿!你是不想在這個家裡待了!」
許卿也跟着站了起來,像個小松柏一樣挺直腰背,不卑不亢的看着許治國:「對,只要你們把錢給我,我就從這個家裡搬出去!」
許治國氣的揚手朝許卿揮去。
對上許卿一雙充滿仇恨和冷意的眼神時,揚起的手落不下去了。
這樣的眼神,在葉楠去世的前一天他見過,當時葉楠也是用這種眼神看着他,並詛咒他:「你和方蘭欣,終有一天會一起下地獄!」
許卿梗着脖子看着許治國,上一世她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許治國對她還算不錯。
死前還把股份留給了她,一直到進了監獄,她才想明白。
許治國把股份給她,就是為了讓她給許家賣一輩子的命!
因為公司最大的股東還是方蘭欣!
「我現在就要錢,我不信你們手裡沒錢。」
許卿不想再糾纏浪費口舌,很直接的開口。
方蘭欣還真沒錢,娘家立不起來,哥哥方坤也是個無賴,天天遊手好閒養着三個孩子,有事沒事就找她打秋風。
她哪裡能攢下錢!
許卿自然清楚,前世不計較,是她覺得看重親情是對的。
方蘭欣忍不住又去看許治國,希望他能開口管一管許卿。
許治國皺着眉頭剛想開口,客廳門敲響。
萬萬沒想到是周晉南和父親周承文還有周家小姑周麗紅過來……

《悍妻難當之重回80許卿周晉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