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鴻蒙造化決
鴻蒙造化決 連載中

鴻蒙造化決

來源:google 作者:天藍色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武星君 燕老六

一代仙帝逆天重生,執掌至尊神器造化珠,走出一條逆天殺伐之路什麼是天才?在我的面前,沒有天才!什麼是妖孽?在我面前不配提妖孽二字!我即重生,當橫推萬古,成為萬古第一帝!展開

《鴻蒙造化決》章節試讀:

「什麼人?」

這慕容家主忽然之間神色一動,金丹期的氣勢也一下子釋放了出來,向著一處角落所在籠罩了過去。

「慕容家主真是好手段,沒想到這麼快就發現了我,原本我還以為可以再隱藏一會兒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森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接着,便從那角落處,走出一個被黑袍籠罩的人來。

「你是什麼人,來我慕容家有何貴幹?」

「敢擅我慕容家,找死不成?」

這個時候,慕容家的眾人也才反應了過來,一個個冷喝一聲,紛紛站起身來,將來人圍了起來。

「呵呵,慕容家主,你就是這麼對待客人的嗎?」

那黑袍人淡淡一笑,聲音淡淡地開口說道。

「你算什麼客人,藏頭露尾的東西,有本事把黑袍取下!」

「就是!」

「肅靜!」

這個時候,慕容家主大手一揮,吩咐一聲道。

聽了這話,所有人都閉口不言了。

「你是什麼人,來我慕容家所為何事?」

慕容家主一雙虎目冷冷地盯着來人,神色冷然地開口說道。

「奉我家主人的命令,來找慕容家主合作的。」

黑袍人神色平靜地開口說道。

「你家主人是誰?」

「七月七,紅花亭,我家主人是誰,慕容家主想必心裏有數了吧?」

黑袍人淡然一笑道。

「七月七,紅花亭?」

聽了黑袍人的話之後,慕容家主眼前不由一亮。

那一天,他去見了血家的大長老,所以這一次和自己合作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了。

「呵呵,原本是貴客上門,還請上座,來人啊,看茶。」

慕容家主臉上滿是笑意,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那黑袍人也沒有絲毫客氣,直接在慕容家主的下首坐了下去。

很快,便有丫鬟端上了香茶。

「不知道貴主人打算怎麼跟我合作?」

慕容家主也沒有繞什麼彎子,直接開口說道。

「你想要的東西,我家主人都可以提供給你,他只有一個條件,只要你能做到,咱們的合作便算達成了。」

黑袍人端起了香茶來,略微聞了一下,一股淡淡地幽香之氣傳來,是上好的靈茶,沒有猶豫,直接輕輕地品了一口。

「好茶,茶水入口,幽香綿長。」

「呵呵,不知道貴家主提出的是什麼條件?」

慕容家主呵呵一笑道。

「幫我家主人除掉一個人。」

黑袍人神色淡淡地開口說道。

「哦?敢問是什麼人?」

慕容家主眉頭微微一挑道。

「血家,血河!」

黑袍人將手中的茶杯放下,發出一陣砰響。

「血河?他不是死了嗎?」

聽了這話,慕容家主的神色不由變了變。

要知道,這血河的死訊可是自己女兒親自告訴自己的。

難道消息有誤?

「他死了,又活了,被人所救。」

黑袍人神色淡淡地開口說道。

「好,這件事交給我好了,血河必死!」

聽了這話之後,慕容家主的虎目之中閃過一陣殺意。

這一次自己家好不容易攀上武家這顆大樹,如果抱好了,便可以扶搖直上,可不能讓一個區區的血河給毀了,所以血河必須死!

「好,既然這樣,那就看慕容家主你的了,希望不要讓我家主人失望。」

說完這話之後,那黑袍人也沒有絲毫要留下的意思,直接站起身來,化做一道黑光消失在了大堂之中。

「這裡沒你們的事了,都散去吧。」

慕容家主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揮了揮手道。

「是!」

這些慕容家的人自然不敢有絲毫怠慢,一個個恭敬地施禮,便向著大堂之外走去,很快,整個大堂便只有慕容家主一人。

「來人,去把小姐請來!」

「是!」

大堂之外,傳來丫鬟的回應。

沒一會兒功夫,大堂的門便被推了開來。

一個模樣美麗,身穿白衣的少女走了進來。

「爹,你找我什麼事兒?」

慕容雪兒來到大堂的時候,臉上還滿是笑容。

這一次君哥派來的煉丹大師十分了得,沒多久便給自家帶來了這麼大的利益,所以慕容雪兒的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所有族人看到她之後,都是恭恭敬敬地施禮,就算是一些長輩見到她,說話也是客客氣氣的。

「雪兒,血河真的死了嗎?」

慕容家主的目光落到了慕容雪兒的身上,淡淡地開口說道。

「自然是死了,爹你為什麼這麼問?」

慕容雪兒臉上露出疑惑地神色。

「他沒死。」

慕容家主神色平靜地開口說道。

「他沒死?這怎麼可能?是我和君哥一起出手打死他的,怎麼可能沒死?」

慕容雪兒的臉上露出不敢相信地神色。

「他被人給救了。」慕容家主繼續開口說道。

「什麼?爹,你一定要讓他死,他絕對不能活着!」

慕容雪兒一雙美麗的雙目之中閃過狠毒地神色,那美麗的面容也在這個時候變得扭曲了起來。

「放心,他活不了太久,我會送他上路的,不過在這之前,你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慕容家主的臉上露出一絲冷笑的神色。

「什麼事兒?」

慕容雪兒臉上露出疑惑地神色。

「去退婚,我要狠狠地打血家的臉,我要讓我慕容家站在他們血家之上崛起!」

慕容家主森然一笑道。

「好!」

慕容雪兒也是森然一笑,父女二人對視一人,好像看到了那一天的到來。

血家主堂之地,一副風雨欲來的模樣。

主坐之上,血飛龍的身上散發著濃重的威壓,四周的空氣也變得沉悶。

那一雙虎目之中閃爍着冷芒,整個人的眉頭緊緊地皺到了一處。

「一個月,不過一個月的時間,這慕容家竟然蠶食了我血家三成的生意,真是可惡!」

良久之後,那一雙鐵拳狠狠地砸在了身旁的木桌之上。

「卡嚓!」

木桌便直接被一拳頭給砸得四分五裂,碎屑橫飛。

「族長,這慕容家竟然敢招惹咱們血家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讓我帶人去滅了他們!」

話音落下,只見左側下首的位置,一個三十許左右,長得虎背熊腰的漢子站了起來,那一雙銅鈴一般的眼眸之中更是閃爍嗜血的光華。

血厲,血家主掌邢罰之人,手段狠辣,不論是對內還是對外,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

在血家,他便是血家的一把刀,敢斬一切敵!

「不妥,這慕容家敢這麼囂張,便是得了清雲派的勢力,如果我們動了他們,便是得罪了這清雲派。」

血厲的下方,只見一個白衣儒士緩緩開口了。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要白白失去這些生意嗎?白白便宜了那慕容家?真是可惡!」

血厲是個暴脾氣,一聽這話便不爽到了極點,因為太過憤怒的原因,整張臉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依老夫看,不如就算了,咱們血家家大業大,這點損失還是承受得起的,如果得罪了那清雲派,損失更大。」

就在這個時候,坐在右側上首位置的大長老血飛雲神色淡淡地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

一聽這話,血飛龍的雙目之中冷芒閃爍,雙目死死地盯着血飛雲。

一旁的血厲和血飛目光同樣落到了血飛雲的身上,神色同樣冰冷至極。

「這個開子不能開,如果我們就這樣退了,那慕容家肯定會得寸進尺,一步步將咱們血家給吞了,連骨頭都剩不下!」

《鴻蒙造化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