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荒島求死
荒島求死 連載中

荒島求死

來源:google 作者:夏筆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筆腩 都市小說 陸明

陸明,三十四歲,離婚八年,賣餛飩,空難,穿越,荒島,求生,羈絆......求死......開啟一段奇幻的人生......展開

《荒島求死》章節試讀:

在電閃雷鳴,狂風暴雨的傍晚,一架日航的波音787迫降在海面上。

飛機瞬間斷成兩節。有的乘客被連人帶座甩出機艙。幸運的會掉在海里。不幸的,直接撞擊飛機,一命嗚呼。

更悲慘的是,大多數乘客,都與飛機一起沉入海底。

也有幾個水性好的,後來浮出了水面。一時間,海面一片狼藉,哀嚎遍野。

陸明解開安全帶,掙脫了拖着自己沉向海底的座椅。剛從海面露出頭,被一個巨浪拍得七葷八素。周圍除了有喊叫聲,烏漆嘛黑,什麼也看不見。

經過風雨交加,波濤洶湧的海浪洗禮。他仍然頑強地與死神作鬥爭。

陸明在海上漂了一夜。漸漸的,連別人的喊叫聲也聽不到了。

他牙齒不停的打架。渾身止不住的顫抖,像癲癇發作似的。鼻子不由自主地發出哭泣般的悶哼聲。

若不是穿着救生衣,恐怕他早就見龍王了。

陸明,沒房沒車,離婚八年,三十四歲了,一事無成。除了父母,倒也沒什麼可留戀的。

可即便如此,他也實在不想就這麼窩窩囊囊的死去。

本就感覺生活過得很凄慘了,像一座山一樣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

可厄運還是接踵而來。人倒霉,喝涼水都塞牙縫。第一次出國旅行,就遇到了空難。

本來想着出去浪一把,散個心。回去繼續過着了無生趣的日子。

誰承想,現在連活下去,都成了奢望。

雨過天晴後,天蒙蒙亮,陸明的意識逐漸開始模糊。

就在這時,他隱約看到了陸地的黑影。

確定不是幻覺後,感覺上天還是眷顧了他一次。頓時燃起了生的希望。

好在勉強還能動彈。他拖着僵硬的身體,緩慢地向陸地游着。

在起起伏伏的波浪中,胳膊腿有些使不上力氣。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向前游。

天越來越亮了。陸地兩頭看不到邊際,陸明完全搞不清楚這是哪裡。

可這太陽似乎要從陸地的後面升起。他糊塗了。

心想着,按時間來算,就算飛機故障,在海上迫降,不也是應該在東京附近嗎?

「難道這是日本的西海岸?可這個季節,海水怎會如此冰冷?」陸明一邊賣力游,一邊琢磨着。

他這會兒也沒心思考慮太多。因為擔心自己還沒上岸,就已經被凍死。所以他不斷地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

他還擔心會碰上鯊魚。作為站在食物鏈頂端的人類,被活生生地吃掉。那恐怕是人類最凄慘的死法了。

可他總感覺離岸邊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這可真是望山跑死馬,慾海萬丈淵。

不過在面對死亡時,人的潛能是巨大的。陸明足足遊了四五個小時。他還是游到岸邊了。

只是他不知道,即使什麼都不做,他也是在向陸地的方向漂着。

陸明已經疲憊不堪了。憋着最後一股勁兒,不敢泄氣。腳下終於踩到了陸地。

由於水的浮力減小,讓他感覺,越往岸上走,身體越是無比的沉重。身上像扛着兩袋水泥。

最後的這十幾米,他只能藉著緩緩的海浪推着自己,艱難地往岸上爬着。

當陸明翻過最後一塊礁石。他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一頭栽在溫暖的草叢裡。完全放鬆了自己。

「呵呵!」他眼裡含着淚水冷笑了聲,感覺人是多麼脆弱和渺小。

離開了冰冷的海水,一切都是暖洋洋的。感覺就這樣睡一覺,都不用蓋被子。

他的身體已經被抽空了。爬在岸邊動彈不得。困意也隨之而來。

不知睡了多久,背面的衣服已經幹了。陸明緩緩睜開雙眼發出一絲**聲:「啊……」

他頭痛欲裂,渾身肌肉酸痛。鼻子也不通氣了,就連眼珠子都疼的要命。昏昏沉沉的。

陸明忍着疼痛翻了個身。衣服正面還是濕的。他艱難地坐起來,搖搖晃晃地站起身。

嘴裏不時地發出:「嗯,啊,嗯」的聲音。因為每動一下,都會牽扯到酸痛的肌肉組織。

抬頭看了下太陽。約么着剛過正午不久。摸了下褲兜,手機還在。掏出一看,還能滴出水兒,已經打不開了。

他愣愣地站在海邊,就這麼愣着。等待大腦可以進入思考的狀態。貌似一時半會還無法接受現實。

他左瞧瞧,右看看。環顧一周,沒看到半個人影兒。即便慶幸自己還活着,可也高興不起來。

「這到底是哪兒啊?路呢?」陸明出門時,專門在網上看了下地圖。日本環島沿岸是有公路的。

「難道在森林裏邊?」陸明看着悠悠的森林嘀咕道。

他聲嘶力竭地朝森林喊了兩嗓子:「有沒有人啊?有人嗎?救命啊……」可惜無人應答。

除了海風的呼嘯聲,海浪衝擊岩石聲,樹葉草叢凌亂的摩擦聲以外,再沒別的什麼聲音。

他一籌莫展地望向大海,沒有看到船隻。也不知道救援隊能不能找到這裡。臉上露出了無助的表情。

陸明不是野外生存專家,物理化學生物地理,上學的時候也沒好好學。他想儘快找到有人的地方。

他沿着樹林邊緣,慢慢地往前挪着雙腿。沿途的海邊偶爾還能看到一些飛機里的殘骸。

除此之外,一點海洋垃圾都沒有。感覺日本還真乾淨。

陸明耐心地找尋着。走了半小時,感覺頭不是很痛了。在沒有醫療條件的情況下,這絕對是件值得慶幸的事。

可走了這麼久,還是一個人也沒有。哪怕是一座房子,一條公路也行啊。

直到前邊沒路了,眼前就是峭壁。陸明才停下。

他不斷地安慰自己:「沒關係,可能救援隊很快就能來。」

他也知道,這種情況下,有個樂觀的態度,很重要。

可現在都中午了。從墜機到現在,也差不多有十二個鐘頭了。可海面上,一艘船也看不到。

當他正打算往回走時,眼睛掃到礁石旁邊的水面上,飄着一個黑色的書包。

書包里也許裝着有利用價值的東西。陸明決定把它撈上來。

剛走到礁石上,準備蹲下拿書包。餘光看到礁石後面有個熟悉的顏色。「救生衣?」

《荒島求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