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皇上別寵了,貴妃她只想當鹹魚
皇上別寵了,貴妃她只想當鹹魚 連載中

皇上別寵了,貴妃她只想當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兔子打老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兔子打老虎 古代言情 閔執宜

閔執宜穿越到大秦朝,還成了天啟帝的後宮之一,卻只想當條鹹魚,還是不用翻身的那種可偏偏某人不同意,皇帝:閔貴人,你要爭氣啊,撥亂反正,肅清後宮風氣就靠你了閔執宜:不,請讓我當條安靜鹹魚皇帝:閔嬪,你要加油啊,傳宗接代,皇位繼承就靠你了閔執宜:不,請讓我當條安靜鹹魚皇帝:閔貴妃,你要撐住啊,統領嬪妃,管理六宮就靠你了閔執宜:不,請讓我當條安靜鹹魚展開

《皇上別寵了,貴妃她只想當鹹魚》章節試讀:

閔執宜按照計劃,帶着琥珀和昨日準備好的禮物,前去長春宮主殿拜會慧嬪娘娘。

天啟帝的後宮不多,長春宮更是只有慧嬪和閔執宜,稍需注意的便是慧嬪宮中的三皇子。因為宮中規定一宮主位,至少是嬪位,才有資格養育子嗣。所以,三皇子能在慧嬪身邊長至六歲,才會遷入祥福宮居住。

主僕二人入的主殿來,只見內里陳設並不奢華,空間卻十分開闊,內設棕黃江綢彩綉蝠紋寶座床,後面掛着紫檀琺琅花鳥掛屏,周邊兩個白玉瓶裝着盛放的金盞花。

閔執宜看見端坐在上首的慧嬪,便道: ”嬪妾給慧嬪娘娘請安。 ”

”快起來吧,我們姐妹之間不用如此多禮。 ”慧嬪坐着客氣道。

閔執宜行完禮,才站起來,從琥珀手中接過禮物,雙手遞上, ”這是嬪妾準備的一點心意,還請娘娘娘笑納。 ”

慧嬪卻不接,只道: ”這如何好意思,妹妹太客氣了。 ”

閔執宜便解釋道: ”只是小小心意罷了,並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且我第一次拜見娘娘,怎可空手而來。 ”

慧嬪聽罷,便收下了禮物,馬上接着道: ”翠兒,把我的迦南香嵌金絲福字鐲拿來,並今年的雲錦緞一起給閔貴人帶回去。 ”

”我送姐姐一點半點,姐姐卻繞給我這麼多東西。 ”閔執宜示意琥珀接下, ”我可不會和姐姐客氣,這便收下了。 ”

”我們姐妹之間本不需這麼客氣的。 ”慧嬪又和閔執宜客氣了幾句,閔執宜便乾淨利落的告退,回去了。

等閔執宜走的不見人影后,慧嬪才問: ”翠兒,你說這閔貴人是個什麼路數? ”

翠兒搖搖頭, ”奴婢也不清楚。 ”

”我還以為她要給本宮送禮,請本宮幫忙說情了。現在看來,又不像。 ”慧嬪沉吟道, ”她在這長春宮禁足一個月,出來,黃花菜都涼了,皇上哪還會記得她這號人啊! ”

”那娘娘可要幫忙? ”

慧嬪淡淡笑了笑: ”我為何要幫她啊?一個我宮裡的小小貴人,我何必要為了她得罪宸妃呢? ”

翠兒給慧嬪邊按着頭邊道: ”娘娘說的是,雖說宸妃娘娘無子無寵,比不上娘娘,但在宮中還是不宜處處樹敵。 ”

”是啊。不管她要如何,只要不礙着咱們,就行了。 ”慧嬪拍拍翠兒的手,示意翠兒停下, ”將我給三哥兒還未做完的衣服拿來,我今日再趕趕功,明天便可穿了。 ”

”娘娘對三皇子可真好……。 ”

光陰匆匆,一個月的光景一晃而過。新人之中曾芷柔曾嬪最得寵愛,她又有太后照顧,隱隱有和容嬪,愉妃分庭抗禮之勢。其他新人也就開始時,多見了幾次皇上。現下,除了鍾香君,有曾芷柔的提攜,都泯然於眾人。

閔執宜一個月的禁足才剛剛解除,她能這樣坐的住,除了想避開風頭,還想試探試探皇上的行事作風。如果她稍有沉寂,皇上便把她丟到一邊,任她自生自滅,有這樣一個上司,閔執宜就得好好的為自己打算打算了。

閔執宜邊練着字邊想:但現下也該活動活動了,沉寂太久可就沉底了,便道: ”琥珀,宮中眾人如何了? ”

琥珀幫着閔執宜磨墨,答道: ”雲兒和小林子倒是一直勤勤懇懇的,其他人也就平日偷懶耍滑些,卻不曾做什麼賣主求榮的事。 ”

”那便把他們倆提上吧,不過,還得再看看。其他人好好敲打敲打就行了。 ”閔執宜放下手中的筆, ”收拾收拾,我帶雲兒去逛御花園,你看好家裡。 ”

”是,小主。 ”琥珀便把閔執宜寫的字都攤開晾乾。

六月入夏,火傘高張,除了清晨和黃昏還有些涼爽,其他時候可沒什麼人想出去行走。閔執宜便趁着太陽西沉之時,出來走走。御花園裡百花盛放,荷花開的正好,正是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

閔執宜打發了雲兒去摘幾朵好看的荷花荷葉來,自己坐在池塘邊賞花,便聽到身後有鬼鬼祟祟的聲音靠近,輕輕一笑,趁着身後的人發力想把她推下去之時,往旁邊一避,順着她的慣性把人摜了下去。

便聽見宮婢的呼喊: ”小主,劉小主,來人啊,快來人啊,救救小主! ”

”喊什麼喊! ”閔執宜呵斥道, ”不過及膝的水,淹不死人的。想讓更多的人來看看你家小主這狼狽樣,就繼續喊吧。 ”

宮婢便不敢再叫了,那位入水的嬪妃爬了起來,站在水中便破口大罵: ”閔貴人,你好大的膽子,竟把我推入水中,我要告訴皇后娘娘,讓她嚴懲於你。 ”

她本想以氣勢壓人,但跌入荷花池中,以臉着陸,渾身都是污泥,除了一口白牙,隨着說話,時隱時顯,臉上都是黑的,十分好笑。

閔執宜憋着笑,問道: ”這位是? ”

”鍾粹宮劉貴人,貴人快上來吧,小心着涼啊! ”宮婢說罷,便把手伸出去,努力將她家小主拉了上來。

雲兒聽見這邊的動靜,也趕了過來,閔執宜便示意她不要說話。

”閔貴人,今日你若不給我磕頭認錯,我絕不罷休。 ”劉貴人一上來,迫不及待的說道。

閔執宜故作無辜狀, ”劉貴人,難道不是你自己不小心跌下去的嗎?我何錯之有啊? ”

”采月親眼看見的,你竟然不認! ”劉貴人氣憤難忍,要不是采月攔着她,可能已經衝上來找閔執宜算賬了。

閔執宜云淡風輕的道: ”采月是你的婢女,當然向著你說話啊。 ”

”是非對錯自有公道,你和我去見皇后娘娘,難道我會為了冤枉你,自己跳下荷花池。 ”劉貴人伸出手來,想要抓住閔執宜。

雲兒自是攔在前面,不讓劉貴人得逞,閔執宜便道: ”只要劉貴人願意頂着這一身淤泥,橫跨半宮去見皇后娘娘,嬪妾自當奉陪的。 ”停了一停,像似想起什麼來,又道: ”哦,就算貴人願意這樣去見皇后娘娘,除了你的婢女,還是沒有證據證明是我推的你啊。也許是你自己想要推人,卻不小心跌了下去,也未可知啊! ”

劉貴人辯無可辯,咬牙切齒指着閔執宜, ”你,你……,你好樣的,咱們走着瞧! ”只能帶着婢女氣沖沖的走了。

”小主? ”雲兒看向閔執宜,閔執宜再也忍不住, ”噗嗤 ”一聲笑了出來, ”天晚了,咱們也回去吧。 ”

等這荷花池的一角安靜下來,從旁邊假山後面走出一個穿龍袍的男子,正是當今陛下天啟帝,他長着一雙丹鳳眼,丰神俊朗,溫潤如玉,正符合他淑人君子,溫柔多情的評價。

皇帝向身邊的大太監李安問道: ”方才和劉貴人說話的是哪一位嬪妃? ”

”回皇上,正是今年入宮的閔小主,閔貴人。 ”李安恭敬回道。

皇帝向前走去, ”閔貴人,就是被宸妃禁足的閔貴人? ”

”正是……。 ”

《皇上別寵了,貴妃她只想當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