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回檔1983
回檔1983 連載中

回檔1983

來源:google 作者:騎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惠軍 都市小說 騎驢

中學老師李惠軍酒後重生到1983年高考前夕,為了不讓親人再受委屈,他當過狀元,賣過鹹魚,收過古董做過官,猥瑣發育成富豪,且看站在財富之巔的男人攪動天下風雲……展開

《回檔1983》章節試讀:

直到七月十五,全國高考來臨。

和前世一樣,李惠軍依然被安排在本校內考試。

如今的高考,莊嚴、肅穆,但不過度重視,沒有陪考一說,沒有封路一說,也沒人因為高考,而不捏響單車的鈴鐺。

李惠軍看了看語文試題,和前世一樣,沒有出現變化,一切都在自己的記憶中。

一考完語文,李惠國激動的抱着李惠軍蹦蹦跳跳。

「老大,你是不是知道考試題目?」

李惠軍的臉色微微一變,「胡說八道什麼,我要是知道題目,我幹嗎要告訴你?我是根據前兩年的試題,自己預測的。沒想到這麼准。」

「要是後面幾科也如此精準就好了。」

後面的幾科,除了英語,都應該非常精準,但李惠軍不能承認。

「想的美,要是都精準了,我回家就去上墳,除了祖宗保佑,沒有別的可能性。」

「咱倆一個祖宗,要保佑,也是保佑咱倆。」

兄弟倆勾肩搭背的往宿舍走。

「李惠軍,你等等。」

兩人回頭一看,是楊小翠從外校考完回來了。

李惠國奸笑着朝李惠軍眨了眨眼,自己跑回宿舍,把空間留給李惠軍兩人。

「李惠軍,你怎麼能預測出作文題?好像那些文言文和詩詞,也都是你經常掛在嘴邊上的。」

李惠軍一驚,楊小翠可比李惠國細心的多,雖然給楊小翠說的題目不多,但楊小翠依然從李惠軍不同尋常的背誦內容里,發現了不正常。

「楊小翠,你啥意思?你是說我偷了高考試卷?」

楊小翠白眼一翻,「就你?還偷試題,你連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我只是好奇,為啥考試題里,這麼多你複習過的內容呢。」

李惠軍很裝逼的,把頭仰望太陽四十五度,「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我長的帥。」

楊小翠再翻一個白眼:「臭不要臉。」

楊小翠轉身要走的時候,李惠軍說道:「下午一起加油。」

後面的五科,順順利利的考完了。

李惠國感覺自己想給李惠軍磕個頭,頂禮膜拜。

「兄弟,這次哥哥要好好感謝感謝你,我感覺我能考上大學。」

李惠軍沒搭理他,李惠軍實在不想繼續討論這個話題,生怕別人聽到後,產生不必要的麻煩。

李茂前再次來縣城接兩人回家。

楊小翠追過來,「李惠軍,我爸爸想見見你。」

李惠國在旁邊起鬨:「這是老丈人要見新女婿?」

李惠軍沒搭理李惠國,對楊小翠說:「你爸爸見我幹什麼?」

「我把你猜中試題的事情和我爸爸說了,我爸爸想當面感謝你一下。」

「嗨,胡亂猜的,有啥值得感謝的,我還要感謝你呢,要不是你,我也找不到大卡車。咱倆扯平了,歡迎你來枯河村做客。」

楊小翠對李惠軍喊:「你真不去我家?」

李惠軍裝逼的一甩腦袋:「填報志願的時候,朕親臨你家。」

說完,李惠軍不待楊小翠說話,催促着李茂前趕緊趕路。

楊家,是必須要拜訪的,後續很多事情,要楊小翠的父親楊科海幫忙,自己要趁熱打鐵,讓楊科海承了自己幫他閨女的人情。

七月十七考完試,李惠軍的鹹魚大業,又要如火如荼展開,錢,再多,也不嫌多。

「大爺,鹹魚收購的咋樣了?」

李茂前一邊趕車,一邊說:「方圓十里的都被收購光了,這十天,只收到了不到兩千斤,再過半個月才會多起來,聽說小雜魚能賣錢,大家鉚足了勁出海打漁呢。」

兩千斤,李惠軍已經看不大上了。

經過三次大量收購,鹹魚的收購價格已經漲到了九分錢,賣的價格卻跌到五毛錢,差價僅有四毛錢,有點雞肋。

唯一值得慶祝的是,到現在,誰也不知道李惠軍是如何操作的,這個獨家秘笈,李惠軍還能吃一段時間。

泉城已經飽和,是時候開闢新的市場了。

三人剛走到城郊,前方路口,站着十幾個年輕人,領頭之人,李惠軍和李惠國認識,他們同級的同學鄭源,學校有名的痞子。

對方十幾人,拿着鋼筋,在手裡不停的掂量。

李惠國和李惠軍對視一眼,感覺不好。

「李惠軍,下車,老子有話問你。」

李惠軍偷偷在李惠國耳邊說:「一會你和大爺趕緊跑,我一個人對付他們。」

李茂前當了十年的村支書,眼光很毒,一看就知道這十幾人目光不善。

李茂前剛想問話,李惠軍已經跳下車。

「鄭源,有事?」

鄭源在學校橫慣了,一看李惠軍竟然裝傻,拿着鋼筋就往李惠軍的腿上招呼。

李惠軍沒來得及躲開,正要被砸到腿上時,李惠國往後一拉李惠軍,才讓李惠軍躲過了這一鋼筋。

「鄭源,你瘋了。」

鄭源用鋼筋指着李惠軍,「我沒瘋,全校誰不知道我和楊小翠是青梅竹馬,李惠軍竟然敢橫插一杠子,今天,老子要廢了他。」

李茂前已經停下驢車,把自己的褂子一脫,露出古銅色的皮膚,健碩的腱子肉,走到鄭源面前,面露不屑的問道:

「你要廢了誰?廢了李惠軍?你也不打聽打聽,枯河村李家,也是你能惹得?」

鄭源面色赤紅,滿嘴酒氣,斜楞着眼睛看李茂前,「枯河村李家?沒聽過,你們聽過沒有?」

鄭源身後的年輕人哈哈大笑,「沒聽過,誰知道枯河村是哪個犄角旮旯的地方。」

「老小子,別管閑事,我爹是鄭雙求。」

「縣糧食局副局長鄭雙求?」

鄭源面露得意之色,「怕了吧?」

「打死你這個死孩子,打死你這個死孩子,不學好,竟然敢劫道了。」,李茂前邊打邊罵。

鄭源雙手抱頭,鋼筋也掉在地上,李茂前的巴掌繼續往鄭源的身上招呼。

身後十幾人傻眼了,一言不合就開干,劇本不是這樣安排的啊。

「媽的,鄭雙求的兒子,膽子大的很,回家問問你爹,枯河村的支書是誰,我在枯河村等着。」

畢竟是剛出社會的小青年,被眼前的巨變弄傻了。

鄭源顫抖着,忍着要哭的表情問:「大爺,您是誰,我真不知道,您叫啥?」

「老子李茂前。」

鄭源一哆嗦,李茂前的大名,他是如雷貫耳,當年,他爹的班長,曾經在訓練中,救過鄭雙求的命。

只是因為李茂前文化程度不高,提前轉業,鄭雙求因為上過初中,在部隊提干,轉業後,擔任了縣糧食局的副局長。

「哎呀,李大爺,我不知道是您,您見諒,今天是找李惠軍的麻煩,沒想到惹了您老人家。」

「媽的,李惠軍是老子的侄子,以後要是再讓我知道你打李惠軍的主意,老子弄死你。」

「是是,以後不敢了。」

李茂前回到驢車上,繼續往村裡趕去。

鄭源眼睜睜的看着驢車往前走,影子越拉越長,直道逐漸模糊。

「老大,這老頭是誰?這麼牛逼。」

鄭源吐了口吐沫,「媽的,我爹以前的班長。」

戰友關係,是人生四大鐵之一,何況還是一個班的,如果讓鄭雙求知道了,估計鄭源的一頓毒打是跑不了了。

「過幾天李惠軍還會來填報志願,到時候弄死他。」,鄭源不可能因為李茂前就放過情敵。

「大爺,您這麼牛?縣裡的大人物您都認識。」

李茂前吐了一口煙,說道:「鄭雙求這小子,以前是我的兵,要是鄭源再找你麻煩,你提我的名號,好使。」

《回檔1983》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