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
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 連載中

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

來源:google 作者:楊志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志軍 許婉婷

王牌特種兵不幸隕落,回到東漢末年三國亂世殺張楊占上黨,滅丁原降呂布,戰董卓平西涼……天下紛爭非所願,那就帶着大軍征天下!北起遼東之地、南到交州蠻荒,大軍過處,且看諸侯化成塵土飛揚!展開

《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章節試讀:

「興兒啊,黃泉路上你慢些兒走,回頭再看看苦命地娘……」

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中,楊志軍隱隱約約聽見有女子哭泣的聲音,這聲音彷佛近在咫尺,又好似遠在天涯。

意識漸漸蘇醒中的楊志軍腦袋還昏昏沉沉地,記憶中全是炸彈爆炸那一瞬間灼眼的光和無窮無盡的熱浪。「原來挨炸彈的感覺就是這樣啊,轟!一聲巨響,然後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見……」

漸漸蘇醒過來的楊志軍想起了被炸之前的事情。「唉,功虧一簣啊,不知道人質有沒有被解救出來,那名卧底有沒有跟我一起爆炸了?」

「嗚嗚嗚……興兒啊,我的苦命地孩兒啊,你才十四歲啊,老天就要收了去,你讓無依無靠的娘今後可怎麼辦啊?!」

「咦,真有女子啼哭的聲音?興兒是哪個?肯定沒有哭我啊!」意識已經清醒的楊志軍心中一陣納悶。「不會是躺在太平間裏面吧?難倒是在開追悼會?卧槽!我到底是活着還是犧牲了?誰來告訴我!」楊志軍做着激烈的思想鬥爭——「我要是活着,怎麼什麼也看不見,渾身沒有感覺。要是掛了,怎麼還能聽到別人的聲音?難不成真成了靈魂體?」

忽然,外面傳來一陣急沖沖的腳步聲,只聽得一個凶神惡煞般的聲音由遠及近響起:「趙四家的,欠我們家黃老爺的租子準備好了沒有,今天是最後日期,若再抵賴,燒了你家房子再賣你的身!」

「是啊,若再敢拖欠,現在就拉你去見官!」另外一個公鴨嗓子響了起來。

「卧槽,這他媽的是什麼地方的惡霸,怎麼像是舊社會黃世仁家的狗腿子呢?」,楊志軍聽到兩個男人的聲音之後一陣驚訝。

「刑管家,還求你再寬限幾天」女子苦苦哀求着,「興兒爹去年過世,家中為了葬他四處舉債。今年年景又不好,收得糧食尚不夠我和興兒度日,苦些也就罷了,奈何我這苦命地兒染了風寒,三五日間竟隨他爹去了。為安葬興兒,我連活命地黃牛都賣了,眼下實在是拿不出租子來……」

「棺木?」,身體逐漸恢復了知覺的楊志軍慢慢能夠抬起手了,他正在四處摸着。「原來是在棺材裏頭,難怪摸着四四方方的」,已經睜開了眼睛,但卻什麼也看不見的楊志軍有點明白自己的處境了。

「趙四家的,聽你說地也是可憐,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們這些下人要是不問你收租,回去沒法向黃老爺交差啊」公鴨嗓子陰測測地說道。

「看你家徒四壁,現如今又成了寡婦一個,不如在這張賣身契上劃個押,以前的債咱們一筆勾銷,以後進了黃老爺家門,做個填房,錦衣玉食地,卻也好過整日挨餓受凍。」刑管家繼續慫恿道。

棺材外頭,兩個狗腿子唾沫亂飛,繼續威逼利誘着那女子。棺材裏面的楊志軍已經調整呼吸,看是否能夠頂開棺材蓋子。「尼瑪!居然被釘上了!」費儘力氣也頂不開棺材蓋子的楊志軍悲哀地大嘆一聲。

楊志軍真地有點急了,棺材雖然不是全密封的,從木縫之間還有空氣透進來,可他需要馬上出去弄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躺在棺材裏真地很危險,萬一被人抬出去埋了,那就太悲催了。

「趙四家地,今天你要是不同意,我們只好先拿這口棺材抵債了!」一進來就惡神般的那個聲音又響起。

「不要!我家興兒還在裏面!你們這些殺千刀地,敢動我家興兒一下,我就死在你們面前!」那女子忽然發了瘋一般大喊起來。

這邊兩個人一時愣住了,不敢做下一步動作。可棺材裏面地楊志軍不幹了。「快動手啊!」楊志軍大聲吼道,「放老子出去!」

「砰!砰!砰!」楊志軍拚命地用手拍打着棺材內壁。

在這寂靜地夜晚,棺材外面幾人都聽到了身後傳來的砰砰聲!

「刑……刑管家……,好像有什麼聲音,你……你……聽到沒有?」剛才還凶神惡煞一般的男子忽然磕巴着牙齒,戰戰兢兢地問道。

「砰!砰!砰!快放老子出去!」身後的聲音還在繼續……

「什麼聲音?誰在說話?」刑管家兩腿一陣哆嗦,有點心虛地望着狗腿子家丁,雖然他也聽到了那「砰砰」聲,可實在沒有膽量轉身往棺材那邊看。

「我操你大爺!快放老子出去!」楊志軍在棺材裏面放聲大罵,外面的人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這一聲。

「詐屍啦!」刑管家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叫之後,屁滾尿流地跑了,後面緊跟着一樣屁滾尿流的家丁。

「興兒,是你嗎?」一個怯生生的聲音在棺材外面響起,「不要嚇唬娘,娘聽到你的聲音了」。

「唉,先出去再說吧,可不能再把外面的女子給嚇跑了」楊志軍心裏想着,剛才他聽到外面兩個男子大呼小叫地跑了,生怕又把這女子也嚇跑了,只好客客氣氣地說道「外面的女士,麻煩你找人幫忙把這棺材蓋子打開好嗎?我還沒有死啊!」

「真的是我的興兒,真的是我的興兒……」棺材外面的女子顫抖着不停念叨,渾然沒有發覺楊志軍並沒有喊她娘,說話的用詞也不太一樣。「興兒,你且忍耐片刻,娘這就去喊人來幫忙!」

過了好一陣子,楊志軍躺在棺材裏面都要絕望了的時候,終於聽到了一群人聲。「趙四家地,你家興兒確實活着?不是詐屍?」幾個男人的聲音雜七雜八地響起。

「我家興兒確實活着,他還說話來着,不是詐屍!求你們幫幫忙,快把他起出來吧,我這苦命地兒啊……嗚嗚……」那女子哀求着說道。

「趙四家地,莫要痛哭,我趙大膽幫你!平日里興兒見了我還要叫一聲叔呢,我不信他還能回來害我!」一個粗壯的男子聲音響起。

「就是,我們這麼多人,有什麼好怕!大家動手!」又是一陣七嘴八舌過後,在眾人的努力下,本來已經被釘上的棺木被起開了蓋子。

「我滴個娘啊!終於再見天日了!」看到頭頂漏下的月光,楊志軍長呼一口氣,感慨着說道。然後,他就看到了一群好奇加害怕的臉把自己頭頂的光線給遮住了。

當楊志軍被一群穿着古代衣服的人從棺材裏抬出去之後,他沉默了。他來不及為自己沒有死而歡呼,便被現在的處境給弄懵了。

面前圍着的是一群說著明顯有別於現代普通話,穿着奇裝異服地人,趙興不停地問自己,這是個什麼情況?可他想破了腦袋,也難以作出準確地判斷!這些人,明顯是黃種人,說地話雖然難懂一些,還是能聽得懂,絕對是漢語。可這衣裝除了在電視電影中見過,現實中還從沒有看見別人穿過。

「各位,你們把我弄來當群眾演員,我的上級知道不?」趙興有點心虛地問道。因為他清楚,沒有那家公司有權利動用特種兵來做群眾演員。

「啥?什麼群眾演員?這孩子被燒糊塗了吧?」那個叫趙大膽的中年漢子把手放在趙興額頭上,念念自語地說道。

「興兒啊,還不快謝過你趙叔,是他救你出來地!」趙興已經有些耳熟地女子聲音終於再次響起。

「你們管我叫什麼?誰是興兒?」楊志軍做着最後的努力,他在心裏祈禱着,「天啊,千萬不是鬼上身吧!我不要變成另外一個人啊!」

「唉,趙四家地,看來你家興兒雖然沒有夭折,可腦子還是一樣糊塗啊」趙大膽嘆口氣,「鄉親們,咱回去吧,讓他娘倆好好說說話……唉……」

到了此時此刻,一貫不相信穿越和神鬼之說的楊志軍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情了。他在心裏大喊一聲:「賊老天,真跟我玩穿越啊!穿就穿吧,人家穿出去大富大貴,不是王爺就是公子,輪到老子怎麼就成了棺材瓤?還是最窮的那種!你叫我可怎麼活啊!」

「唔,我好累,我要睡覺……」楊志軍彆扭地對着面前的女子說道。一聽到從自己身體裏面發出來的,明顯帶着變聲期特點地嗓音,楊志軍就忍不住想抓狂。

「哦,興兒,那你趕緊睡下吧!」女子手忙腳亂地為趙興蓋上一床露出棉絮的破被。

這一夜,望着漏下星光的茅草房頂,楊志軍怎麼都睡不着,心中的糾結與迷茫,也許只有穿越過的人才能體會。

犧牲前的楊志軍,是一名職業軍人,帶領着一支很有戰鬥力的偵察營。在金三角地區營救人質,打擊毒販的一次戰鬥中,楊志軍不幸與身綁炸彈的匪徒同歸於盡。在那個時空里,楊志軍成了烈士;而在這個時空中,楊志軍佔據了已經夭折的趙興身體,成功地完成了一次穿越旅程。

《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