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
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 連載中

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

來源:google 作者:楊志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志軍 許婉婷

王牌特種兵不幸隕落,回到東漢末年三國亂世殺張楊占上黨,滅丁原降呂布,戰董卓平西涼……天下紛爭非所願,那就帶着大軍征天下!北起遼東之地、南到交州蠻荒,大軍過處,且看諸侯化成塵土飛揚!展開

《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章節試讀:

「興兒啊,黃泉路上你慢些兒走,回頭再看看苦命地娘……」

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中,楊志軍隱隱約約聽見有女子哭泣的聲音,這聲音彷佛近在咫尺,又好似遠在天涯。

意識漸漸蘇醒中的楊志軍腦袋還昏昏沉沉地,記憶中全是炸彈爆炸那一瞬間灼眼的光和無窮無盡的熱浪。「原來挨炸彈的感覺就是這樣啊,轟!一聲巨響,然後什麼也看不見,聽不見……」

漸漸蘇醒過來的楊志軍想起了被炸之前的事情。「唉,功虧一簣啊,不知道人質有沒有被解救出來,那名卧底有沒有跟我一起爆炸了?」

「嗚嗚嗚……興兒啊,我的苦命地孩兒啊,你才十四歲啊,老天就要收了去,你讓無依無靠的娘今後可怎麼辦啊?!」

「咦,真有女子啼哭的聲音?興兒是哪個?肯定沒有哭我啊!」意識已經清醒的楊志軍心中一陣納悶。「不會是躺在太平間裏面吧?難倒是在開追悼會?卧槽!我到底是活着還是犧牲了?誰來告訴我!」楊志軍做着激烈的思想鬥爭——「我要是活着,怎麼什麼也看不見,渾身沒有感覺。要是掛了,怎麼還能聽到別人的聲音?難不成真成了靈魂體?」

忽然,外面傳來一陣急沖沖的腳步聲,只聽得一個凶神惡煞般的聲音由遠及近響起:「趙四家的,欠我們家黃老爺的租子準備好了沒有,今天是最後日期,若再抵賴,燒了你家房子再賣你的身!」

「是啊,若再敢拖欠,現在就拉你去見官!」另外一個公鴨嗓子響了起來。

「卧槽,這他媽的是什麼地方的惡霸,怎麼像是舊社會黃世仁家的狗腿子呢?」,楊志軍聽到兩個男人的聲音之後一陣驚訝。

「刑管家,還求你再寬限幾天」女子苦苦哀求着,「興兒爹去年過世,家中為了葬他四處舉債。今年年景又不好,收得糧食尚不夠我和興兒度日,苦些也就罷了,奈何我這苦命地兒染了風寒,三五日間竟隨他爹去了。為安葬興兒,我連活命地黃牛都賣了,眼下實在是拿不出租子來……」

「棺木?」,身體逐漸恢復了知覺的楊志軍慢慢能夠抬起手了,他正在四處摸着。「原來是在棺材裏頭,難怪摸着四四方方的」,已經睜開了眼睛,但卻什麼也看不見的楊志軍有點明白自己的處境了。

「趙四家的,聽你說地也是可憐,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們這些下人要是不問你收租,回去沒法向黃老爺交差啊」公鴨嗓子陰測測地說道。

「看你家徒四壁,現如今又成了寡婦一個,不如在這張賣身契上劃個押,以前的債咱們一筆勾銷,以後進了黃老爺家門,做個填房,錦衣玉食地,卻也好過整日挨餓受凍。」刑管家繼續慫恿道。

棺材外頭,兩個狗腿子唾沫亂飛,繼續威逼利誘着那女子。棺材裏面的楊志軍已經調整呼吸,看是否能夠頂開棺材蓋子。「尼瑪!居然被釘上了!」費儘力氣也頂不開棺材蓋子的楊志軍悲哀地大嘆一聲。

楊志軍真地有點急了,棺材雖然不是全密封的,從木縫之間還有空氣透進來,可他需要馬上出去弄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躺在棺材裏真地很危險,萬一被人抬出去埋了,那就太悲催了。

「趙四家地,今天你要是不同意,我們只好先拿這口棺材抵債了!」一進來就惡神般的那個聲音又響起。

「不要!我家興兒還在裏面!你們這些殺千刀地,敢動我家興兒一下,我就死在你們面前!」那女子忽然發了瘋一般大喊起來。

這邊兩個人一時愣住了,不敢做下一步動作。可棺材裏面地楊志軍不幹了。「快動手啊!」楊志軍大聲吼道,「放老子出去!」

「砰!砰!砰!」楊志軍拚命地用手拍打着棺材內壁。

在這寂靜地夜晚,棺材外面幾人都聽到了身後傳來的砰砰聲!

「刑……刑管家……,好像有什麼聲音,你……你……聽到沒有?」剛才還凶神惡煞一般的男子忽然磕巴着牙齒,戰戰兢兢地問道。

「砰!砰!砰!快放老子出去!」身後的聲音還在繼續……

「什麼聲音?誰在說話?」刑管家兩腿一陣哆嗦,有點心虛地望着狗腿子家丁,雖然他也聽到了那「砰砰」聲,可實在沒有膽量轉身往棺材那邊看。

「我操你大爺!快放老子出去!」楊志軍在棺材裏面放聲大罵,外面的人清清楚楚地聽到了這一聲。

「詐屍啦!」刑管家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叫之後,屁滾尿流地跑了,後面緊跟着一樣屁滾尿流的家丁。

「興兒,是你嗎?」一個怯生生的聲音在棺材外面響起,「不要嚇唬娘,娘聽到你的聲音了」。

「唉,先出去再說吧,可不能再把外面的女子給嚇跑了」楊志軍心裏想着,剛才他聽到外面兩個男子大呼小叫地跑了,生怕又把這女子也嚇跑了,只好客客氣氣地說道「外面的女士,麻煩你找人幫忙把這棺材蓋子打開好嗎?我還沒有死啊!」

「真的是我的興兒,真的是我的興兒……」棺材外面的女子顫抖着不停念叨,渾然沒有發覺楊志軍並沒有喊她娘,說話的用詞也不太一樣。「興兒,你且忍耐片刻,娘這就去喊人來幫忙!」

過了好一陣子,楊志軍躺在棺材裏面都要絕望了的時候,終於聽到了一群人聲。「趙四家地,你家興兒確實活着?不是詐屍?」幾個男人的聲音雜七雜八地響起。

「我家興兒確實活着,他還說話來着,不是詐屍!求你們幫幫忙,快把他起出來吧,我這苦命地兒啊……嗚嗚……」那女子哀求着說道。

「趙四家地,莫要痛哭,我趙大膽幫你!平日里興兒見了我還要叫一聲叔呢,我不信他還能回來害我!」一個粗壯的男子聲音響起。

「就是,我們這麼多人,有什麼好怕!大家動手!」又是一陣七嘴八舌過後,在眾人的努力下,本來已經被釘上的棺木被起開了蓋子。

「我滴個娘啊!終於再見天日了!」看到頭頂漏下的月光,楊志軍長呼一口氣,感慨着說道。然後,他就看到了一群好奇加害怕的臉把自己頭頂的光線給遮住了。

當楊志軍被一群穿着古代衣服的人從棺材裏抬出去之後,他沉默了。他來不及為自己沒有死而歡呼,便被現在的處境給弄懵了。

面前圍着的是一群說著明顯有別於現代普通話,穿着奇裝異服地人,趙興不停地問自己,這是個什麼情況?可他想破了腦袋,也難以作出準確地判斷!這些人,明顯是黃種人,說地話雖然難懂一些,還是能聽得懂,絕對是漢語。可這衣裝除了在電視電影中見過,現實中還從沒有看見別人穿過。

「各位,你們把我弄來當群眾演員,我的上級知道不?」趙興有點心虛地問道。因為他清楚,沒有那家公司有權利動用特種兵來做群眾演員。

「啥?什麼群眾演員?這孩子被燒糊塗了吧?」那個叫趙大膽的中年漢子把手放在趙興額頭上,念念自語地說道。

「興兒啊,還不快謝過你趙叔,是他救你出來地!」趙興已經有些耳熟地女子聲音終於再次響起。

「你們管我叫什麼?誰是興兒?」楊志軍做着最後的努力,他在心裏祈禱着,「天啊,千萬不是鬼上身吧!我不要變成另外一個人啊!」

「唉,趙四家地,看來你家興兒雖然沒有夭折,可腦子還是一樣糊塗啊」趙大膽嘆口氣,「鄉親們,咱回去吧,讓他娘倆好好說說話……唉……」

到了此時此刻,一貫不相信穿越和神鬼之說的楊志軍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情了。他在心裏大喊一聲:「賊老天,真跟我玩穿越啊!穿就穿吧,人家穿出去大富大貴,不是王爺就是公子,輪到老子怎麼就成了棺材瓤?還是最窮的那種!你叫我可怎麼活啊!」

「唔,我好累,我要睡覺……」楊志軍彆扭地對着面前的女子說道。一聽到從自己身體裏面發出來的,明顯帶着變聲期特點地嗓音,楊志軍就忍不住想抓狂。

「哦,興兒,那你趕緊睡下吧!」女子手忙腳亂地為趙興蓋上一床露出棉絮的破被。

這一夜,望着漏下星光的茅草房頂,楊志軍怎麼都睡不着,心中的糾結與迷茫,也許只有穿越過的人才能體會。

犧牲前的楊志軍,是一名職業軍人,帶領着一支很有戰鬥力的偵察營。在金三角地區營救人質,打擊毒販的一次戰鬥中,楊志軍不幸與身綁炸彈的匪徒同歸於盡。在那個時空里,楊志軍成了烈士;而在這個時空中,楊志軍佔據了已經夭折的趙興身體,成功地完成了一次穿越旅程。

「興兒,你慢些喝,鍋中還有。」第二天一覺醒來,趙興娘便把早已煮好的菜粥,端到了趙興床前。

看着眼前眼睛還有些紅腫,面容憔悴但仍難掩姣好容顏的年輕婦人,楊志軍心裏有些糾結。

「這就是重生後地親人,我楊志軍地娘?她可真年輕啊!估摸着也就三十二三歲的樣子……」,楊志軍在心裏默默想着。

上輩子楊志軍已經過了三十歲,這一世,他也不知道現在佔據的身體年齡有多大。扭頭看看四周,整個簡陋的家中,窮的只剩下四面牆壁,哪裡有鏡子來照一番。

心裏嘆口氣,楊志軍埋頭繼續喝着有些青澀的、難以下咽的菜粥,不經意間擰緊了眉頭。這玩意雖說是純天然無添加,可味道實在是有些難以下咽,估計家裡能吃的東西也就剩下這些了,大魚大肉更是想都不用想吧。

「興兒,你先將就着吃些粥,明日我把你爹留給下的那桿長槍和金雕大弓變賣了,買些肉菜回來給你好好補補身子。」趙興娘一臉關切地看著兒子,有些諾諾地說道。

「娘啊,我病了多久?」楊志軍硬着頭皮輕身喊了一聲娘,開始詢問自己的身份。

「你發燒已經五天了,到了第三天晌午,就開始說胡話,昏迷不醒。郎中來看過之後,讓家中給你準備後事。昨天娘才把家裡的老黃牛賣了,換回來一副壽材,昨晚請鄰居幫忙,把你斂了,準備今兒個就下葬……」趙興娘低着頭輕聲說道,也許她的心裏正在為草草把兒子收斂而愧疚。

「咦,這張草席鋪在屋裡做什麼用?」趙興看着堂屋中間棺材旁邊的一張草席好奇地問道。

「是娘為自己備下的,原等把你葬了之後,娘用來裹身子用的」,趙興娘眼淚在眼眶裡打着轉,哽咽着說,「你爹走了,你也走了,娘活在這世上也就沒了意思,不如投到黃泉路上,走得快些兒,也能趕上去照顧你……」

「娘……」,趙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淚如泉湧,不論前世今生,他還從來沒有這麼悲慟過。從眼前女子身上,楊志軍能感受到深深的愛意,那就是世間最無私的母愛,世間最偉大的情懷——就算是死,也要把棺材留給自己兒子!

就從這一刻起,楊志軍開始對陌生的新身份有所接受,對面前慈愛的婦人,也從心底里嘗試着接納。

…………

「娘,孩兒這次醒來之後,以前的事情都記不得了,可能是被燒糊塗了」為了防止以後被人問起「趙興」生前之事,趙興給他娘打着預防針,生怕趙氏問起來之後「穿幫」。

「只要你還認得娘親就好,你能醒過來,已是上天的眷顧」趙興娘輕快地說道,「只要你還在,娘就有依靠,娘就不孤單。」

其實,趙氏心裏早已經樂開了花,重生前的趙興,因為前幾年患了一場怪病,救過來之後就成了個痴兒,除了會喊娘,會說自己餓,別的什麼都不知道,那像現在趙興言語之間口齒清楚,有條有理。也許,真是天開眼了,兒子這次一病醒來,明顯是聰慧許多。

楊志軍要是知道轉生的這個趙興前生還是個白痴,保准又會淚牛滿面——自己穿越過來一窮二白不說,生前居然還是個白痴!

「娘,昨日夜間來逼迫你的兩個是什麼人?」

「是鎮子上黃員外家的管家和家丁,今年的租子還沒有交,已經來過三五回了。」

「咱們家自己沒有田地嗎?」

「你爺爺那輩時還有幾畝田地,到你爹這輩時發生過幾次旱災。為了養活你,你爹把幾畝田地變賣了,現在我們家是黃員外家的佃戶。」

「我爹是怎麼去世的?」趙興問道。

「這孩子以前不知道他爹爹為了護他,被黃員外家的家丁打成重傷去世的事情。現在清醒了,我也不能提,免得他去找人拚命。」趙氏心裏暗暗地想着,嘴上卻說:「你爹爹進山打獵,被大蟲傷了,回家不久就撒手而去,只剩下咱孤兒寡母相依為命」。

抬頭看着屋頂依稀露下的陽光,環顧家徒四壁的兩間草房,趙興心裏一陣茫然,這日子沒法過了啊!

「娘,昨夜刑管家和家丁以為兒子詐屍被嚇走了,估計今天他們還會再來。他們催租是假,想強迫你賣身到黃家才是真!」趙興緊鎖眉頭,恨恨地說道。

「原來我想的是再應付幾日,等你下葬後,一條麻繩了結殘生,也省得被人糟踐……」趙興娘凄苦地說著。

「娘,有我在,以後誰都不能欺負你!」趙興緊握拳頭,在心中暗暗發誓:「今日之後敢欺吾母者,必教他血濺當場,如違此誓,則天人共棄!」

在趙興娘的指引之下,趙興挖開了自己所睡床鋪下面的地面,從中起出了用麻布包紮的很仔細的一把長槍和一柄大弓。雖然上輩子趙興玩地是熱兵器的「槍」,但他也從兩把武器所用的材質上感覺出了不凡。

趙興很認真地收好了兩件武器和一套描述武功的秘籍。今後,沒有了前生的槍炮,趙興只能依靠手中的兵器,捍衛自己和自己娘親的安全與尊嚴。

等了一天,不見欺負人的黃家家丁上門,趙氏揪着的心總算緩和下來。

到了晚上,趙興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娘,這裡不能再待下去了!黃家人不會放過我們的。」

「倒是有一處地方可以去得,只是路途較遠,娘只怕你的身體挨不住……」趙興娘猶豫地說道。

「我的身體沒有事,已經好多了。娘說的地方是何處?」趙興一聽有地方可以轉移,來了精神。

「娘的老家在并州上黨,家中也有一些田地,可以前去投靠。」

「好!我們去!不能再這麼耗下去了。娘,咱們連夜動身,不然明日黃家惡賊又來索要田租,兒只能跟他們拚命了!」趙興擰緊眉頭沉聲說道。

「一切都依興兒的。」趙興娘輕聲允諾。

《回到三國的無敵特種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