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嬌萌小甜妻
嬌萌小甜妻 連載中

嬌萌小甜妻

來源:google 作者:路邊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謝瑾 路邊草

【單女主+高甜+種田+日常】身為二十一世紀的新青年,謝瑾一朝穿越,卻無奈得了個天崩開局父母雙亡,一貧如洗,這可怎麼是好?可再一看,身邊這個穿越贈送的小可人兒,兩隻大眼水靈靈的看着自己,頓時又幹勁十足!「相公,家裡沒米了……」「沒關係,相公給你吃肉!」「相公,有人欺負我們……」「沒關係,相公替你出頭!」【書有點慢熱,屬於日常文撒撒狗糧什麼的,圖個高興】展開

《嬌萌小甜妻》章節試讀:

謝瑾帶着自己的東西,又重新回到那片野河溝。

細心尋了一段葦桿,用作浮漂綁在線上。

掛上半條蚯蚓,就扔到河裡做釣。

像這種野河溝,應該是有魚的。

而且村裡也沒有打漁的,所以魚類資源不會很稀缺。

果然,在等待了一會兒後。

葦桿做的浮漂突然動了一下。

緊接着又動了一下。

等到浮漂又一個大幅度被拉下水時,謝瑾趕忙提桿。

隨着一陣清脆的擊水聲,一尾七八寸長的大板鯽被拉了上來。

因為自己的做的魚鉤畢竟質量不過關。

謝瑾連忙提到岸上,就把魚鉤取了下來。

看到魚鉤還算耐用,這才鬆了口氣。

又經過幾次垂釣後,分別又收穫了兩尾差不多大的鯽魚。

最後甚至還釣到了一條一尺長的大鯉魚!

但是在把鯉魚拉到岸上後,魚鉤也最終不堪重負,被拉直了。

看來今天的垂釣是沒望了。

好在已經釣了不少,夠那小姑娘吃兩頓了。

心裏這樣想着,他就不自覺得想要趕緊回家去。

「我這是怎麼了?」

一邊着急收拾東西,一邊覺察到自己竟然有些戀家?

謝瑾苦笑着搖搖頭。

知道家裡有個人在等着自己,感覺是不一樣……

謝瑾將魚鉤和線取下來,剩下的木棍就隨意丟在了河邊。

用葦草將幾條魚依次穿起來。

他一手提着三尾大板鯽,另一手提着那條大鯉魚,很是滿足的朝家走去。

想起小姑娘那瘦瘦弱弱的樣子,他就覺得有些心疼。

「鯽魚給婉兒煲湯,鯉魚紅燒,要不,再做個剁椒魚頭?」

一邊在心裏盤算着,腳下的步子就不禁邁大了些。

不一會兒,就到了家門口。

還沒進門,就聽見裏面除了容婉兒的聲音細不可聞外。

似乎,還有許多人嗚嗚泱泱的說話聲。

謝瑾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

門沒關,謝瑾雙手提着東西,直接就用背擠開了門。

看到十幾個村民在自家院子里圍了一圈,唯獨沒瞅見小姑娘的身影。

家裡有口水缸,他就隨手把幾條魚丟了進去。

緊跟着來到眾人身邊。

就看到被圍在人群**的,是一個戴着粗布裹頭巾的中年女人。

薄片嘴,一臉嫌棄的樣子。

一看就不是個好相與的。

謝瑾只看了一眼,就認出了這女人。

劉氏,正是小姑娘的娘親。

準確來說,是養母。

就是她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把小姑娘賣給原主的。

眼下這又是幹什麼?難不成要反悔?

只見這女人叉着腰,一臉的潑婦相。

用手點指着一旁蹲在地上,因為害怕而蜷縮成一團的容婉兒。

「大家給我評評理啊,我養了這小東西十幾年,現在她為了一個剛認識不到兩天的野漢子,就要不認娘了!」

劉氏每說一句,小姑娘的肩膀就顫慄一下。

娘親從來都是這樣的,她也絲毫不敢反駁,只有受着的份。

而且第一次這麼多人盯着自己看,她心裏更是緊張,就越發說不出話來。

小姑娘滿腹的委屈,卻只能強忍着淚水,默默承受着一切。

「別說是賣她賣了三兩銀子,就是三十兩,我也不同意啊!」

看到這小東西沒犟嘴,劉氏心裏很滿意,繼續大聲嚷嚷着。

原本她是不願意來的。

但今天早上進城,碰到了那鳳儀樓的老鴇兒。

聽說自己把這賤丫頭三兩銀子就賣了,老鴇兒很是可惜。

說她們鳳儀樓的姑娘,只要是模樣不錯的,可都是值十兩銀子的。

要是還是個雛兒的話,價格就更貴了。

劉氏這才覺得,自己那三兩銀子好像賣的賤了。

於是想着趁剛賣沒多久,這賤丫頭片子還沒失貞,早早的把人再要回去。

大不了她強勢點,再不濟乾脆就撒潑打滾。

只要能把這丫頭片子帶回去,送到鳳儀樓里,指定還能賣個好價錢!

自己來的路上,就故意喊的聲音賊大。

目的就是為了多吸引些人,好給那漢子製造壓力。

一想到十幾兩銀子就快到手了,劉氏氣勢更加強硬。

「我養她養了十幾年,就按一年一兩來算,那也不止三兩銀子啊!」

「可她倒好,自己把自己看得賤了,三兩銀子就跟個野漢子跑了。」

容婉兒鼓起了勇氣,小臉憋的通紅。

淚珠在眼眶裡直打轉,有些緊張的抬起頭,聲若蚊蠅的說了一句。

「相公他,不是野漢子……」

而且婉兒也沒覺得自己三兩銀子賣的賤了。

娘親現在又想把自己找回去,不就是因為鳳儀樓里的老鴇兒開價又高了嗎……

但後面的這些話,她不願也不敢再繼續說了。

自己早就習慣了,被怎樣罵都無所謂。

但相公對自己那麼好的人,是不該被罵的。

「相公他,不是野漢子……他對我很好的……」

但容婉兒剛抬起頭,就迎上了娘親那雙狠厲的眼神。

當即揚起的小腦袋,又迅速低了下去。

劉氏見她居然敢頂撞自己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好啊你,你個小浪蹄子,還沒兩天,就學會犟嘴了?!」

「我說他是野漢子還有錯了?怎麼,還要護着那野漢子?」

但這裡的村民畢竟還是向著本村人的。

就像旁邊一直拄着拐杖的王氏。

剛才因為沒看到瑾小子,所以對這個突然出現又來路不明的丫頭,一直沒發表看法。

但眼下聽到這女人一口一個野漢子,王氏就有些不滿的勸道。

「這位大妹子,你說這話可不中聽,你找女兒就找女兒,可別無緣無故就詆毀旁人!」

這話,明顯是維護謝瑾的。

「對啊對啊!大妹子還是說正事吧!」

有不少同村人也陸續說道。

聽到眾人的話,劉氏這才稍稍收斂。

但是一想到城裡老鴇兒的話,那可是十幾兩銀子啊!

省吃儉用的話,那可能讓她們家花上三四年呢!

劉氏越想越激動,也不管三七二十一。

既然見不到那野漢子出現,她就直接要帶容婉兒走。

「起來,跟我回家!」

劉氏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她以為,按照這丫頭片子以前一直逆來順受的脾氣,是不敢忤逆她的。

但她卻驚訝的發現。

這次容婉兒竟沒有聽話立馬起身。

而是攢足了勇氣,小腮幫子鼓鼓的。

好像是用出了吃飯的力氣,這才辛辛苦苦吐出半句話來。

「我、我不走,相公對我很好的,我不要去……」

劉氏心頭有些惱火。

這賤丫頭,沒想到一天不見,竟然敢三番五次的反抗自己了!

劉氏抬手作勢要打。

吃慣了打的容婉兒,身體條件反射的向後縮了縮。

低着頭,有些緊張的等待落在身上的痛感。

但那兩隻淚汪汪的大眼睛,卻第一次充滿了堅定。

她不想走。

相公還沒來呢……

他已經答應了婉兒,不讓婉兒走的。

容婉兒咬着嘴唇,一直等待的痛感卻遲遲沒有襲來。

容婉兒有些疑惑的抬起頭。

發現劉氏那伸來的手,還沒來得及落下,半路上就被另一隻胳膊擋下了。

容婉兒看到來人後,全是淚水的小臉上先是一滯。

謝瑾朝她笑了笑,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

小姑娘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頓時滿腹的委屈都傾瀉出來了。

「相公……」

謝瑾隨意扒開劉氏,向前把容婉兒攙了起來。

用手輕輕撫摸着小姑娘的後背,輕聲安慰着。

「婉兒不怕。」

然後把小姑娘擋在身後,面向劉氏,謝瑾眼神陰沉。

「她不想走,我看今天誰能帶走她!」

《嬌萌小甜妻》章節目錄: